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bl校园小说强攻强受

2021-02-04 09:59 · 新商盟

原本平静的心像被扔进去一颗炸弹,掀起滔天巨浪,怔怔地看着梁天,好半天才问道:“你……看清楚了?确定那个人是我老婆唐佳?”

“当然确定,嫂子那么漂亮的大美人我怎么会看错。我从她正面走过去的,一定不会看错。”梁天信誓旦旦地说道。

如果梁天说的是真的,那就是唐佳在撒谎了。我看着梁天信誓旦旦的嘴脸,恨不得一个嘴巴子抽死他。

“那个男人呢,你认识不认识?看清楚长相了吗。”我继续追问道。

梁天努力回忆了一下,摇摇头说道:“那个男人我不认识,长得很富态,身高跟嫂子差不多高,穿一身高档西装,一幅成功人士的派头,应该是个土豪。”

梁天越是这么说,我的心越往下沉。如果梁天没看错,那这个陪她去医院流产的男人绝对是奸夫,孩子肯定是他的。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越来越强烈,巨大的屈辱感再次涌上脑门,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吓得梁天把后面的半截话都咽了下去。

“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我知道你是好心,不会怪你的。”我强忍着内心翻江倒海的屈辱和愤怒说道。

梁天斟酌了一下,说道:“方哥,你说嫂子会不会在外面有人了?孩子是那个男人的,所以背着你偷偷去医院做掉了。”

这他妈还用你说吗,我心里的怒火差点绷不住发出来,深吸一口气才把这口恶气咽下去,家丑不可外扬,在单位里传得沸沸扬扬,别人只会嘲笑我没本事,连自己的老婆都看不住,除此之外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别胡说,你嫂子那么贤惠的女人怎么可能出轨,出轨也要找个高富帅,怎么会找个土鳖大款。这事她跟我解释过,她刚升了职,我们家房贷压力太大,我挣得又少,现在怀孩子就得辞职安胎,经过我同意后决定把孩子打掉。那天我正好有事去不了,就让她表哥帮忙带她去一趟医院,没想到被你这家伙碰上了,闹出这个误会。”他妈的,被老婆戴了绿帽子,老子还得替她打掩护,心都开始流血了。

这话梁天将信将疑,很古怪地笑了一下,刺激得我真想一脚踹死狗日的。

我转移话题道:“你小子每个月就那么点钱,还把女朋友肚子搞大了,流产的钱你还是借的吧,这个月指望你还钱怕是指望不上了。”

梁天摸了摸脑袋,尴尬地笑道:“方哥,钱我这个月肯定是没办法还给你,现在我是一屁股烂账,每个月工资领到手就没了,给我再缓两个月吧。”

“行了,钱先不着急还,你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给都行。只是别在公司里乱说话,损害了你嫂子的名声,我可饶不了你。”我笑笑说道,其实心里在流血。

梁天赶忙保证道:“我保证不乱说,怎么能损害嫂子的名义呢。方哥,一旦手头宽裕了我就还给你。”

我低下头默默吃饭,心脏抽得疼痛难忍,差点沧然泪下,心里的屈辱感让我痛不欲生,感觉自己最珍爱的东西大踏步弃我而去。

下午上班我完全没有心思工作,脑袋里全是一个男人陪着唐佳去医院引产的景象。真是难以想象,唐佳这么贤惠的老婆竟然也会劈腿出轨,她是怎么想的?她和那个男人在床上翻滚的情景不断在脑海里闪现,她跟我做永远要戴套,可跟那个野男人居然连安全措施都不做,竟然导致了受孕,真是巨大的耻辱啊。

“喂,方文,你傻坐着干什么呢?我交给你的活干完了吗?磨磨蹭蹭三天了,我等着你主动干完活交给我,可你却坐在这里发呆。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就辞职走人。人头猪脑,这点事都干不好,公司养你有什么用!”一个女人忽然出现在我身后,冷冰冰看着我说道,一脸的严厉。

这个女人是我们公司的市场部总监刘莉,长得很漂亮,身穿一身职业小西装,包臀裙将她的前凸后翘的身材包裹得曲线分明。刘莉工作能力强,做事风风火火,对下属十分的严厉,以苛刻闻名业内。她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特别狠,所以深得老板器重,据说跟我们老板还有那么一腿。

我和刘莉是同一年进入这家公司的,大学毕业六年了,人家做到了市场部总监的位置上,而我还在原地踏步,被她死死压着几头,工资也始终涨不起来。可她当着市场部这么多同事骂我人头猪脑,让我十分的愤怒,差点就站起来回骂过去。

我心里暗骂:你他妈才人头猪脑,还不是仗着自己长得漂亮,靠着陪睡上位,牛逼啥。女强人心理也有点扭曲,普遍对下属十分的刻薄。

“刘总,活我马上干完,干完就发还给你,可以吗?”我强忍着内心地不快,无比屈辱地说道。

刘莉脸拉下来,凶巴巴地说道:“三天还没做好一个PPT,你整天到底在忙什么?老方,不是我说你,你怎么现在混成一个老油条了,到现在还干着最基础的工作,难道你就一点上进心都没有吗?”

这话说得我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太伤人自尊心了,差点当场就翻脸了。

妈蛋,人倒霉了真是喝凉水都倒牙,老婆刚给我戴了绿帽子,自己的顶头上司又整天找碴,这是要逼死人的节奏吗?我真想抄起凳子打人了,管他娘的,老子不干了!

心里问候了刘莉家所有女性亲属,可是嘴上却不敢顶嘴,憋得脸通红,握紧的拳头迟迟不敢打出去。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看来很有必要跟你单独谈谈了!”刘莉冷着脸说道,看我的眼神十分的轻蔑。

听到这句话我吓得浑身一哆嗦,难道刘莉对我的不满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要把我劝退吗?

我心惊肉跳,这份工作收入虽然不高,可是这个节骨眼上可万万不能丢了工作,真要是那样,我就成了吃软饭的,花销全部靠唐佳一个人,在家里我就更加没有尊严和地位了,唐佳如果跟我撕破脸,直接把奸夫带回家里来,我可怎么办?我有反抗的勇气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