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男朋友要了我,小受被小攻以外的人强了

2021-02-04 10:59 · 新商盟

熊建任连忙起身,上去就是一个熊抱,将对方给抱了起来。

袁哥?唐放眉头一紧,两人不但认识,看上去还好得很。

两人寒暄几句,熊建任就招呼对方坐下。这个厨子瞥了唐放一眼,好像是想让唐放坐里面去,好给他挪出个位置来。

见唐放迟钝的让出位置后,这个厨子还没好气的抽抽嘴角,很不把唐放放在眼里。熊建任几次想介绍一下唐放,可都被这厮给岔开话题。

总不至于这狗逼知道我是谁吧,不然怎么会这个逼样。

“袁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好朋友唐放,今天还是他请客带我来尝你的手艺的。”熊建任实在忍不住,强行介绍了一下唐放。

唐放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慕名而来。”

“小兄弟,我们认识?”袁子秋并不理会唐放伸过来的手,脸笑皮不笑的冷盯着他。

看着眼前这个痞气十足的老混子,唐放实在想不明白陈娇当初看上他什么。

“不管之前认不认识,今天开始就认识了。”见气氛如此尴尬,熊建任连忙打了个圆场。

袁子秋白了唐放一眼,和熊建任又继续喝了两杯,便说要回后厨工作了。

“唐放,今天这事儿有点不对劲啊。你俩有仇?”熊建任也是聪明人,看一眼就知道有事情。

唐放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给熊建任说说。

“那傻逼就是陈娇的前男友。”

“我靠!”熊建任往后一耸,十分不解的看着唐放:“你丫有毛病是不?没事找事啊?他俩都分了,你还闹个屁啊。”

唐放本想说点什么,可见熊建任反应这么大,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你俩关系很铁啊?”

唐放问完,熊建任呵呵一笑:“铁个屁,能有我跟你铁吗?”

“操!我看你们刚刚那样,还鸡巴以为你们一起嫖过娼,一起打过仗呢。”熊建任听完,哈哈大笑起来。

“我跟这里的厨子都挺熟的,那不是跟他假装客气一下吗?”熊建任吃了两口菜,又盯着唐放问道:“怎么?你今天过来,还真是来给别人找茬的?”

见唐放低着头喝闷酒,熊建任把筷子一扔道:“只要兄弟一句话,咱就把这破饭店给他掀咯!”熊建任那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倒是让唐放挺感动。

“那倒不至于,我只是想看看这个人长什么样。”唐放又吧唧一口酒,把他辣的够呛。

“呵呵,没你帅是不?”

唐放白了熊建任一眼:“那肯定没我帅啊。”

“老实说,你是不是怀疑他俩又有什么事啊?”唐放看着熊建任,之前有什么话都跟他说,这次也不例外。

“陈娇怀孕了。”唐放冷不丁的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熊建任倒是反应比较平淡。

“个把月吧也就。”唐放说着,又喝了一杯。

“嘿,别光着喝闷酒啊。怎么着,你怀疑不是你的,是那大彪子的?”熊建任一边说一边把唐放的酒杯抢了过来。

“这没凭没据的,你可不能冤枉人陈娇啊。你俩又不是没做过。”可能是被熊建任戳到痛点,唐放两眼一红,接着酒劲说道:“我做了什么手术你不知道吗?”

“那~只是矫正啊,又不是射不出来。”熊建任满脸焦急,倒是唐放把他给弄哆嗦了。

“我~”就算关系再铁,也不能承认自己射不出来啊,唐放说道:“我做了几次我不知道啊,每次都戴了,怎么可能是我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把人揪出来,问是不是他的?”熊建任又笑了起来,说:“我给你想个办法吧。”

唐放瞅了熊建任一眼,问是什么办法。熊建任贱笑到:“你不是有陈娇微信密码吗,你上她的微信,我拿那大彪子的号给你,你用陈娇的微信加回来,冒充一下,不就什么话都能套出来了吗?”

“大熊,你真是可以啊。”

唐放听完,说办就办,连忙登陆了陈娇的微信,加回了她的前男友袁子秋,对方居然也很快就同意了。

“怎么突然想加回我了?”袁子秋问。

“我怀孕了。”唐放直接了当,看对方什么反应。

“呵呵,跟我有屁关系。”

“难道不是你的吗?”

袁子秋发来一个愤怒的表情,说:“我俩处对象的时候,老子都没碰过你,更别说现在了!”

对方的态度,让唐放很是摸不着头脑,他继续试探道:“怎么,难道你还喜欢男人不成?”

消息刚发出,对方就骂了一句“去你妈逼的!”但又很快撤回消息说:“当初你不就是因为这个要跟我分的吗?操,你别老拿这事儿来激我,我喜不喜欢男人,跟你又没关系。还有,我听说你又处了个新对象,那我们以后更没有瓜葛了。你要是敢跟我老婆说三道四的,老子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看完消息,唐放愣在原地,熊建任凑过来看了两眼,也给惊住了。

那五大三粗的袁子秋,居然是个同志,而且还是个结了婚的同志,真替他老婆悲哀。搞不好,他老婆也跟陈娇一样,到现在都没有被他碰过,如果事情真这样,那陈娇的孩子也不会是这个厨子的。

正想着,袁子秋就把陈娇的微信给拉黑删除了。可不到两分钟,陈娇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怒气冲冲的问:“唐放,你登我微信干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