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小学生开嫩苞_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2021-02-04 10:02 · 新商盟

第一章

“对不起,我不能跟你结婚了。”

  白小乔觉得自个儿的耳朵瞎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高大帅气的易瞬。

  今天5月20号,在这个“520”谐音“我爱你”的日子里,

  在S城民政局这个领结婚证的地方,

  白小乔本来是要跟易瞬领证结婚的,至少,在一分钟前还是的。

  “易瞬。你站住。”

  白小乔踏着七厘米的大红色高跟,一路小跑地追着,前面是穿着黑色西装的帅气男人——易瞬。  

  他们相爱了三年,本来是想趁这个好日子来领结婚证的。谁知道还没走到登记的窗口,易瞬接了一个电话回来便神色慌张。

  她还没来得及消化他那句突如其来的“对不起,我不能和你结婚了”,就眼看着那个男人一路不带回头地走出了民政局,决绝地拉开了停在门口的劳斯莱斯商务车车门。

  着急之下她一时没踩稳,精致的鞋跟与粗糙的地面摩擦得不是很愉快,使得她重重地摔在了水泥路面上。

  “啊。”她的手臂擦到地上,疼得轻呼了一声。

  “易瞬,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白小乔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女人,事实上她的脾气性格和她的胸围一样的火爆。

  她家世美貌哪点不如人?

  如今被自己的未婚夫毫无理由地甩在民政局门口,起码得给个说法吧?。

  然而回应她的,只有扬长而去的车子留下的一屁股尾气……

  “易瞬,你个王八蛋。”

  白小乔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边哭边指着那辆远去的车大骂:“你有种。你走了就别再回来。”

  ……

  一个小时之后。

  白小乔坐在山崎会所豪华包间的沙发上,一边喝着澳洲的奔富407,一边看着对面的经理热情地为她介绍牛朗。

  白小乔一脸的嫌弃,为酒也为人。

  奔富407这种不够高端的新式红酒,她平时是不喝的,只是今天实在没有耐心等法国老式红酒的醒酒过程。

  反正,只是买醉。

  更不满的是人。

  怎么今天都是这些庸脂俗粉,还不如那个渣男易瞬……

  白小乔皱着眉连连摇头:“不好不好,再换一批。”

  说着打了一个酒嗝。

  对面站成一排的牛朗被她嫌弃的语气弄得一脸尴尬。

  她平时看母亲带回家的牛朗都还不错啊,怎么今天自己来挑就看不到顺眼的呢?

  对面的经理脸上的笑容终于挂不住了:“白小姐,这是我们会所最后一批了...”

  嗝。

  最后一批好像就是没有了的意思。

  白小乔晕乎乎地想着,端起高脚杯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包间。

  只见走廊另一边又来了一群牛朗,看起来年轻俊美,衣着贵气。

  尤其是为首的那一个,一身行头似乎比她的还值钱。

  这一批质量好多了嘛……按老妈的说法叫什么来着?对了,牛朗行里叫“时尚大牌”。

  看来这个经理是不想混了,居然欺负她年轻不识货把好的藏起来。

  她这样想着,顺手将酒杯放在了过路的服务生手中端菜的托盘里,不顾服务生一脸的惊愕,向着那一群男人走去。

  正从走廊另一头走来的男人,几乎可以说是S城最顶级的权贵。

  他们平时喜欢邀约在如山崎会所这样的会员制娱乐场所里,而今天最受瞩目的就是会所的持有者——裴越。

  裴越不仅生的一张让女人都嫉妒的俊脸,家世也最显赫。

  谁不知道,S城最顶级的权贵就是裴家?  

  所有人都若有若无地捧着裴越,唯独一个紫色西装的男人对待裴越亲密得像哥儿们。

  他也是今晚这场酒局组局的人,裴越自小的好友贺璋。

  他们家不仅是裴家的世交,贺璋本人也是山崎会所的老板之一。  

  两人有共同经营的产业,这份交情非同一般。

  此刻,众人正谈论着会所新来的美人儿,忽见一个身段妖娆的美貌女子径直向他们走来。

  她似乎已是微醺,一张清纯美丽的面庞上两腮微红。

  众人都十分感兴趣地看着,唯独裴越目不斜视,深邃的目光中带着习惯性的冷漠。

  擦身而过的瞬间,他却惊觉一只纤长白西的手臂已然缠上了他的脖颈。

  在他发愣之时,白小乔早已将他的头拉低,一双红润娇娆的唇贴上了他的唇。

  这个女人是疯了么了?

  裴越下意识产生一丝厌恶,手抓住女人纤细的上臂,试图推开侵犯自己嘴唇的醉鬼。  

  然而,两瓣温润香软的唇带着蒲萄酒的甜香触动着他明感的神经,湿软灵巧的丁香小舌撬开他的齿,勾起他的舌让他恍如触电。

  他竟不由自主地放弃了推开她的动作,任由她挑动他的舌,一次次勾起压下地撩拨。

  她似乎吻得越发忘情,高耸的双锋紧紧贴在他薄薄的衬衫上,摩擦着他胸膛的肌肤。

  感受到那里的紧实以后,她似乎得到了鼓励,更加情不自禁地抬起了一条修长的腿,跟着吸.吮他口中津液的节奏慢慢地摩擦着他腿的后侧。

  从小腿处一直向上攀援,直到感受到他两腿之间有一股坚硬的力量顶住了她的小腹,这才满意地将那条腿盘到了对方腰上,边吻边细细地感觉了起来。

  唔。

  这个尺寸真是不错,怪不得一个牛朗也能穿得起这样的行头。

  白小乔满意地放开了勾着裴越脖颈的手臂,对着空无一人的身后道:

  “经理,就是他了。”


  咦?负责带牛朗的那个经理哪去了?

  她再转头看向裴越一行人,才发觉众人的脸色都十分微妙。

  敢情他们都被人当成牛朗了。

  面对如此荒唐的事情,就连一向舌灿莲花的贺璋都愣在了当场。

  裴越从刚才的意乱请迷中恢复过来,听见她的这句话才明白自己竟然被人当成了牛朗。

  他一向是出了名的高冷,喜怒不形于色,此时此刻却也忍不住黑了脸。

  他头一次当着外人的面失控,而这个让他失控的女人却只把他当牛朗,这简直等同于把他的脸面踩在鞋跟下。

  贺璋一看他脸色不对,刚想替他出手教训这个女人,却听到一惯不爱亲自动手的裴越开了口:

  “来人。”

  一群黑色西装、黑色墨镜的会所保安立刻出现,裴越几乎咬牙切齿,“把她丢出去,就丢马路上。”

  立马有两个保安上前来,架住了一脸错愕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白小乔。

  “你们干什么,快把我放开。”

  被倒着拖行的白小乔终于清醒了些,看眼前男人的派头,明白自己是将他认错为牛朗。

  可是认错就认错了呗,难道被我吻了你还吃亏么?

  她愤愤不平,手舞足蹈地大喊,“至于把我丢到马路上吗?刚才硬了的人是谁啊。简直耍完流氓就不认账。”

  白小乔一心想着她今天怎么这么倒霉,丝毫没注意到她的话让裴越脸更黑了。

  “把她丢到,马路上,正中央,去。”

  什么?正中央?。

  “你给我等着。”

  白小乔恶狠狠地大喊,那个“着”字还没说完,她已被重重地丢在了路上。

第二章

会所外,大马路上。

  两位保安严格按照BOSS的吩咐,将白小乔给‘扔’在马路正中央,头也不回地离去。

  “白小姐,对不起啊,这个……我们也没想到老板和他的朋友们会出现在一楼,实在是抱歉了……”

  徐姐急匆匆赶出来,忙不迭地道歉,同时将白小乔给搀扶起来。

  “太过分了。没见过这样的人……太过分了……”白小乔先前地趾高气昂,气势汹汹早已不见,此时嗫嚅着嘴,委屈得不得了。

  “是是是,的确是有点……白小姐希望您别介意这件事,毕竟那位也被您亲了……”徐姐的解释正撞枪口上。

  “谁稀罕亲他啊。”

  白小乔瞬间炸了起来,“他以为他是太子啊?亲一下这么大反应。我还没说我这嘴被猪啃了,需要赔偿呢。”

  徐姐汗颜。

  裴BOSS他可不就是S城的太子么……

  他的嘴,还真是万千女人梦寐以求想要吻上的地方啊……

  “咳,那个白小姐,赔偿是没有的,这样吧,下次白女士来的话,我可以做主多给她安排一位S级的男公关。”

  ZY会所的男公关们,都是分品级的。

  S是极品中的极品,往下就是ABCDE五个等级,今天白小乔见到的第一批,都是B级的。

  徐姐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想尽量挽留住白女士这位大财神爷。

  至于自己面前这位白小姐,今后只怕是要躺在客户黑名单里,连进入ZY的资格都没有了。

  “哼。就你们这种对待客户的态度,谁还稀罕来?这哪里客户是上帝,分明就是客户是犯人。”白小乔仍旧气不打一处来。

  徐姐尴尬地陪着笑,支支吾吾解释,“也,也不是的,白小姐,我们的服务,您应该也是了解一二的,只不过……只不过今天……那位,是我们的老板。”

  “你们的老板不是那个姓贺的嘛。”白小乔白眼一翻。

  徐姐点点头,又赶紧摇了摇头,“是,贺总也是老板,但裴总他才是占着大股份的幕后大BOSS。”

  白小乔一愣,心中胡乱窜着的无名火,突然就被一个麻布袋子给罩住了似的,透不过气,闷在心口上烧。

  徐姐依旧陪着笑脸,心里倒是佩服起眼前这位白家小姐了。

  金字塔最尖尖儿上的人物,随便动动手指,就能让S城抖三抖的裴大少爷,她都敢扑上去强吻,真乃上下五百年来的真勇士也。

  这会儿站在大马路上吹凉风,白小乔的酒也醒了大半,想起刚刚在走廊上扑上去又啃又吻的自己,也是悔得肝肠寸绿。

  酒精啊,都是酒精惹的祸。

  不然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丢脸丢到外太空的糗事。

  徐姐看白小乔的气焰终于小了些,心里松了口气,笑着将她的手提包和鞋子递过去。

  “白小姐,这是您的私人物品。”

  “哦……谢,谢谢啊。”白小乔接过自己的东西,神情还是有些沮丧。

  徐姐看她这模样,忍不住又多嘴安慰了一句,“白小姐,凡事要看两面,您换个角度想想啊,今晚您亲的可是我们裴总,就算是ZY会所里所有S级男公关们加起来,都抵不上他一根手指头……”

  “他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白小乔打断她的话,眼神闪了闪,气哼哼地反驳,“皮相倒是不错,但那嘴,有口臭的好嘛。我那会儿要不是强忍着,当场就吐出来了。”

  那个男人,有口臭吗?

  当然是没有的。

  那是一种,淡淡的,像是薄荷,又像是海盐和鼠尾草融合的味道,很清雅,很好闻。

  可是,此时此刻的白小乔,满脑子就是自己被扔出来的屈辱和难堪,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徐姐本来是不太相信白小乔的话的,但看着她满脸鄙夷,一副真的是随时要吐出来的架势,也就忍不住去怀疑了。

  难道裴大少爷,真的是并非完美?

  两人随便又扯了几句,徐姐接到个电话,就先返回会所了。

  白小乔孤零零地站在人行道上,朝着路的两端张望,半个人影也没有。

  夜风哗哗地吹过树枝,路灯下的树影像是在群魔乱舞。

  “啊……阿嚏。”她揉了揉鼻子,也准备离开。

  但怎么回去呢?

  这破地方,人迹罕至,方圆几里内都没有出租经过,想搭个顺风车更是痴心妄想。

  “灰姑娘丢了水晶鞋,还有心地善良的王子给她送回来,而我呢……鞋倒是没丢,人被丢出来了……,不对,鞋也丢了。”

  白小乔这才发现,脚下高跟鞋早就落了单。

  另一只不用说,就在被丢出来的时候,一起丢了。

  她拎着落单的高跟鞋,眼睛胡乱瞟来瞟去。

  忽然,她的目光穿过铁铸的雕花大门,落在了一个地方,仿佛定住了一般。

  远处。

  一排挺拔高昂的松树,环绕着一个半弧形的露天停车场,里面停满了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的私家车,简直就像是一场豪车盛筵。

  这其中还不乏一些限量款的顶级跑车,尤其是在广场最左侧,靠近白玉石台阶的角落里,停着的某辆蓝色跑车的背影……

  “这百分百就是那个冷血腹黑冰山男的骚包跑车。

  放眼整个S城,这样的定制级跑车又能有几辆?”

  白小乔虽然没见过裴越,却也早就听说过裴家大少这辆顶级跑车,没少让人把羡慕无比的话灌满了一耳朵。

  等一下……车边上那是什么?

  是……是本姑娘的鞋啊。

  白小乔趴在雕花铁门的缝隙之间,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那辆车,以及旁边的鞋。

  喝得有点迷糊,她实在记不得被丢出来的时候,是怎么纠缠挣扎得把鞋给掉那的?

  总之,这一刻,白小乔像极了潜伏在夜色下,来不及变色的壁虎。

  她揉了揉眼睛,仿佛不确信般再次看了两遍,终于确定那就是她今天早晨亲自挑选,用来搭配这身连衣裙的新鞋子。

  啊哈。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白小乔心里激动地开了花,灵活地避开大门口的监控,轻手轻脚地再次摸进了ZY会所,直奔着停车场小跑而去。

  “哼,你以为整个S城你最大啊。竟然丢本小姐到马路上。

  “哼,让你开这种车横行霸道,让你害本姑娘掉了鞋,我踢,我踢,我踢踢踢。”

  她发泄似的,对着车轮胎狠狠踹了几脚。

  然后,才慢悠悠地转到车旁,捏着自己的鞋看了看。

  幸好,鞋跟没断,还能穿。

  白小乔微微眯着眼,嘴角勾着一抹得意的笑。

  “本小姐今天大人不记小人过,只拿回鞋子,你就好好感激我吧。”

  说完,她拿高跟鞋根,在车玻璃上敲着:“喂,听到了没有?”

下一刻,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  

眨眼之间,车窗上出现了一条裂缝,迅速呈蛛网般的放射状朝着四周扩散蔓延。

  咔嚓,咔嚓。

  碎裂的声音,像是被铁锤敲击后的冰面。

  嘭。

  紧接着的一声脆响。

  整面车窗玻璃,应声碎裂。

  ……不是吧?

  ……这也行?

  ……我怎么辣么倒霉?  

  白小乔一手握着一只高跟鞋,吓得整个人都白了。

相关文章:

【小说】《契约婚情腹黑陆少叛逆妻》全文免费阅读

欲乱全家小说_校花啊哦好猛好力啊哦_女的下面张开照片

h文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女同桌让我放学插她

夹住不要把按摩器掉下来,一个吃我奶一个吃我b

多肉小说很黄细节,快点,【完整】《邪性总裁的甜宠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