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霸道腹黑总裁文 巨好看的总裁小说推荐

2021-02-04 12:36 · 新商盟

“姐,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这一晚上你都去哪里了?”开门的是乔珊,一脸担忧地看着她问。

乔宁冷冷问:“爸爸呢?”

正说着,乔文渊和现任妻子马芳云走出来。

乔宁看到父亲立刻越过乔珊走过去,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即便是她父亲又能怎么样,天底下哪有这样禽兽不如的父亲。

“乔宁,你疯了。”乔文渊还没说话,马芳云就先惊叫起来。

乔珊也惊叫一声,连忙跑过来拦住乔宁道:“姐姐,你怎么了,你怎么可以动手打爸爸。”

“爸爸?哼,我没有这样的爸爸,你倒是问问他做了什么好事。”乔宁痛心疾首道。

乔文渊也气得脸色发,抬手就给了乔宁一巴掌。

本来乔珊在乔宁前面,可是偏偏这时候躲开了,那一巴掌准确无误地打在乔宁脸上。

“你这个不孝女,居然敢动手打父亲,你也太大逆不道了。”

“是我大逆不道还是你禽兽不如,你居然给我下药,让我被人侵犯,天底下有你这样的父亲吗?”乔宁厉声道。

“啊。”乔珊惊叫一声,吃惊地说:“姐,这么说你昨天晚上没回来是因为……因为你失身了吗?”

“哎呀,真是不要脸啊!昨天你爸等你去接他等了大半天,最后还是被客户送回来的。你倒好,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却把脏水往你爸爸身上泼。”马芳云在一旁说风凉话。

说着还一伸手拉开她的衣领,结果露出大半个肩膀,肩膀上尽是青红痕迹,非常醒目。

乔宁正打算开口争论,这时候卫生间的门开了,夏靖宇震惊地走出来问:“乔宁,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靖……靖宇,你怎么在这里?”乔宁震惊地看着他。

“哼,靖宇啊!这下你相信了吧!我早就跟你说过,乔宁就是这么一个不知羞耻又放荡的女人,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马芳云嘲讽道。

“叔叔,是这样吗?”夏靖宇看向乔文渊问。

马芳云的话夏靖宇并不相信,毕竟她不是乔宁的亲生母亲。可是乔文渊却是乔宁的亲生父亲,他总不至于诬陷自己的女儿。

乔文渊一言不发,沉着脸重重地叹息一声。却更像是认同了妻子的话,而表现出来的无可奈何。

乔宁哭着摇头,拉着夏靖宇的袖子哭道:“靖宇,不是这样的,你要相信我不是的。我们在一起那么久,难道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夏靖宇的目光落在她露出来的肩膀上,上面青红一片,是什么造成的惹人浮想。

夏靖宇只觉得心里一痛,厌恶地将她甩开道:“别拿你的脏手碰我,乔宁,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靖宇。”乔珊居然追出去了。

乔宁一看,也马上往外追。

可是没想到却被乔文渊一把拉住,马芳云连忙去将门关上,并且反锁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乔宁挣开乔文渊的手,痛心疾首地问。

这根本就是个局,但让她失身,更让她失去夏靖宇。

“夏靖宇是夏家的独生子,更是厉家的亲外甥。乔珊以后要嫁入豪门,夏靖宇无论是年龄、相貌和品性都十分符合,更何况乔珊也真心喜欢他。”乔文渊理所当然地说。

终于,他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

“乔珊是你女儿,我就不是了吗?”乔宁痛心道。

乔文渊沉着脸一言不发,像是根本就不想承认她这个女儿的身份。

乔宁笑的眼泪直流,果然如此。

从她还在襁褓中他就强行跟她母亲离婚,她就该知道,她的父亲已经死了,活着的是乔珊的父亲。

*************

酒吧里。

夏靖宇将一杯杯酒不停地往嘴里灌,很快喝的酩酊大醉。

乔珊坐在他一边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心疼地说:“靖宇,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样我会心疼的。她不爱你,我爱你啊!我才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

“乔宁,乔宁。”夏靖宇哭起来,嘴里还在不断地呢喃着乔宁的名字。

乔珊咬了咬下唇,将喝醉的夏靖宇扶起来,艰难地扶着他离开酒吧去了一家酒店。

当把夏靖宇放到床上,乔珊便跪在床上开始解自己的扣子……。

一个月后。

“乔宁,乔珊和夏靖宇来了。”同事徐萌走过来,表情古怪地对乔宁说。

乔宁皱眉,她已经从那个家搬出来,不知道他们来干什么。

“你们来干什么?”乔宁冷着脸问。

她去找过夏靖宇解释,可是夏靖宇非但不听,还从他卧室里走出穿着睡衣的乔珊。那一刻她就知道,她和夏靖宇之间结束了。

“姐姐,别这么冷漠嘛,我跟靖宇要结婚了。你是我唯一的姐姐,我当然是想让你参加我们的婚礼。”娇羞地靠在夏靖宇身上,笑的春风得意。

乔宁冷笑,讽刺道:“你们的婚礼让我参加?你脑袋被门夹了吧!”

“姐姐,你就这么狠心吗?”乔珊嘟着嘴问

夏靖宇眉头紧皱,冷着脸对乔珊说:“早就跟你说过不要来找她。”

“靖宇,别这么说。虽然是姐姐有错在先,跟别人苟且。可是我们现在在一起了,也算对不起她。她可是我的亲姐姐,我不想我们结婚了还让她恨我们。”乔珊越发楚楚可怜地说。

售楼处现在人也不少,虽然他们站的位置稍微偏僻些。可是乔珊那么大的声音,想要让人听不见都不容易。

所以立马围过来一些人,看八卦地看着他们纷纷议论。其中,不乏乔宁的同事。

乔宁气得脸色涨红,乔珊这根本就是故意的。

气得大骂道:“乔珊,你要不要脸。你们这样害我,还有脸说出来。”

夏靖宇黑着脸说:“乔宁,不要脸的是你吧!乔珊可是你亲妹妹。”

徐萌冲过人群来挡在乔宁前面。

“你们干什么,觉得乔宁好欺负吗?到底是谁不要脸,背着乔宁苟且,现在还有脸来找麻烦。”

乔珊委屈地对夏靖宇说:“靖宇,我们走吧!都是我的错,不该妄想姐妹情深。”

“哼。”夏靖宇咬牙切齿地对乔宁冷哼一声,搂着乔珊转身离去。

乔宁气得浑身直哆嗦,她和夏靖宇相识两年,曾经的温柔甜蜜历历在目。没想到,会有今时今日的情景。

“乔宁,你没事吧!”徐萌担忧地问。

乔宁摇头,这个班也上不下去了。让徐萌帮她请假,便提前下班去医院看望母亲。

母亲十五年前接她放学的时候被车撞了,从那以后就一直昏迷不醒,躺在病床上成了植物人。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她当年才不得不回乔文渊身边跟他们一起生活。

没想到,到了医院,却碰到从不出现的乔文渊。

“你怎么在这里?”乔宁一看到乔文渊就红了眼眸,恨不得和他同归于尽。

乔文渊冷冷地问“今天姗姗去找你了?”

“哼,以后管好你的女儿。”乔宁以为乔文渊是来道歉。

可是哪想到,乔文渊下一秒就说:“还有几天她就和靖宇结婚了,她想让你参加婚礼,你就参加,别让她扫兴。这一辈子才一次婚礼,我不想看到她失望的样子。”

乔宁愤恨道:“我凭什么为了讨好她委屈自己,你不想看到她失望的样子是你的事,我可没有必要哄着她。”

“你要是不去,你母亲的医疗费我可就要停掉了,你想想后果。”乔文渊冷哼说。

乔宁不可置信道:“乔文渊,你还是不是人。你就非要这样逼我吗?”

“你去参加婚礼不就行了,你是姐姐,满足你妹妹这个小小的要求,对你来说又是什么难事。”

乔宁气得吐血。

她以前就是太傻太单纯,她虽然工作时日短,才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可是业绩突出,工资也不低,却偏偏傻乎乎地把每次拿到手的工资留一小部分,其余的全部交给乔文渊。

他说他给她存着,一部分帮她给母亲治病,另一部分等以后她出嫁了当嫁妆。

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他威胁她的条件。

“好,我去,我一定去。”乔宁咬牙切齿地道。

乔文渊满意地走了,乔宁来到母亲病房。看到躺在床上骨瘦如柴的母亲,不禁眼眸一红,趴在母亲身上放声大哭起来。

**************

乔宁打车来到本市最负盛名的五星级酒店,送上请帖走进去。

门口摆放着夏靖宇和乔珊的婚纱照,更是用烫金的大字写着恭贺两人新婚之喜。乔宁看了这一切只觉得充满了讽刺,而这家酒店偏偏还是那日她被侵犯的酒店,仿佛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

婚礼该走的程序都已经走过了,她本就姗姗来迟。进去先找到乔文渊和马芳云,表示她来过。

两人倒是态度淡淡地,夏靖宇的父母看到她也略有尴尬,她只好苦笑一声尽量平静地说:“我公司还有事,帮我跟新人说,祝他们百年好合,我就先走了。”

“好,你先走吧!”夏太太马上说。

夏靖宇以前带着乔宁去过夏家,夏太太自然认识她。现在再见到只会尴尬,自然不想让她再留在这里。

乔宁暗暗地松了口气,快走到门口时突然眼角一瞥,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看到那个人,她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身体不由自主地发抖起来。

怎么会这么巧,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男人一步步走来,身体比思想更快一步,让她立刻转过身打算离开。

可是……。

“姐姐,你走什么,还没喝喜酒呢。”乔珊这个贱人居然出现了,还拉住她。

乔宁气得咬牙,背着身压低声音道:“乔珊,放开我,别让我做出让你后悔的事。”

乔珊一愣,下意识地松手。

乔宁松了口气,谁知道身后男人的声音却缓缓响起:“这位小姐是……?”

“厉先生,这个是我姐姐乔宁。”乔珊立刻拉过乔宁给厉承衍介绍。

相关文章: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学校:两个女的百合过程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在农村诱奷小姑娘小说

打破记录做的最多的仰卧起坐竟是一位七岁的孩子

同桌手在我的裤子里|男主把女主抱在窗户上做

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好湿用力啊进来轻点&无良邪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