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一进一出是什么感觉*生物课上插班花

2021-02-04 13:18 · 新商盟

尤其是这些天吃人家主人家的,刚才还看到了那种场景,心中有一股羞耻心在荡漾,所以我对外面喊道:

“我要睡觉了,你别敲门了。”

“不行!王虎你给我出来!你怕什么怕?一个大男人害怕我一个女人?!”

苏亚一个劲的踢着门,仿佛不把我叫出来不罢休似得。

我心中虽然有些羞耻,但脸上也生出了一股微怒之色,我反省自己:

‘对啊,自己是一个男人,为什么要怕苏亚这个高挑白嫩的女人呢?’

想到这里,我就缓缓呼了几口气,扭开了门锁。

门锁刚打开,苏亚就推门而入,指着我的脸,尖声气愤道:

“王虎,你个混蛋,你为什么偷看我!”

“我……”

我冷不丁的被苏亚这么一问,我还真说不出话来,红着脸支支吾吾的站在原地。

苏亚瞧见我说不出话来,指着我的鼻子,反手就是两个大耳刮子!

啪啪!

一瞬间,火辣辣的滋味在我的脸上发酵。

我整个人彻底懵逼了,站在原地,不敢置信的望着苏亚,甚至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和人打过架,虽然被人欺负过,但也没挨过打,结果现在……

此时苏亚还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神色,完全没有了面对白云飞时候的那种娇媚,反而高高在上如同女王一般的看着我,冰冷道:

“王虎!我告诉你,你这种下贱胚子,就是我花钱买来配种的一条狗,你拿钱办事,我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少在这里对我抱有幻想,否则,我有你好看的!”

苏亚的话语,就如同是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尾,让我彻底清醒了回来,我怒道:

“我是种狗?那你自己不就是一条母狗?!”

“你!”

苏亚面色一变,仿佛我的话语戳进了她的心里,她反手又是一巴掌打来!

这次我有了防备,挡了一下,但苏亚竟然直接一脚朝着我裆部踹来。

猝不及防之下,我整个人就如同被煮熟的大虾一样,弓着身子倒在了地上,我痛苦不已的揉着自己的扳手,心里简直气炸了,怒吼道:

“老子草尼玛,以后别想用我的人工豆浆,老子现在就走!”

我的话音刚落,高珊珊就穿好了衣服过来,她凝眉望着我冷笑道:

“好啊,你走人可以,定金二十万退还给我们,还要赔偿三倍违约金,一共八十万!”

轰!

这句话语宛如晴天霹雳一般,让我瞬间清醒!

自己毕竟是和苏亚她们签过合同的,如果自己现在走了,不仅拿不到尾款,还属于违约,要赔偿一个我难以承受的天文数字。

这一刻,我无声的沉默了,苏亚讥讽的嗤笑道:

“这两巴掌就是你这次的教训,如果你再敢偷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苏亚便仰着头,如同白天鹅一般,高傲的走了出去。

我不甘心的望着苏亚,看着她那妙曼的背影,以及挺翘的臀瓣,心中暗自发誓:

“丑女人,别给我机会,否则一旦给我机会,老子非要把你草哭不可!麻痹的!”

说真的,我感觉苏亚现在就是一个变态,她真的就是属于那种双面人,面对白云飞,她就是天底下最温柔妩媚的女人,但是白云飞却不把她当人看,总是蹂躏她。

所以,苏亚面对我的时候,都会把白云飞施加给她的负面情绪,转移到我的身上。

这让我心中极度不爽,我暗中发誓:

‘早晚有一天,我王虎要出人头地!’

……

接下来的日子,苏亚和高珊珊对我的态度,明显的变差了很多,她们看我的目光充满了浓浓的不屑和厌恶,仿佛我就是一条臭虫似得。

但是,我却把她们对我施加的一切,化作动力,每天拼搏健身,自从我见过白云飞那个病秧子后,我就特别的渴望健康,渴望拥有一个好身体。

因为我知道,一旦身体缺少了健康,那怕是拥有家缠万贯,也享受不到男人的乐趣。

然而今天,又迎来了苏亚的排阮期。

我正在屋内做俯卧撑,高珊珊直接推门而入,手里拿着无菌杯,居高临下的吩咐道:

“王虎,这次你要加大剂量,至少是以前的两倍以上。”

“两倍?”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高珊珊,坐在床上凝眉不悦道:“你是想让我撸死是吧?”

高珊珊根本就不在乎我的看法,反而不屑的讥讽道: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收了钱就要办事,况且你每天吃好喝好还锻炼身体,那么容易死?已经五点了,你抓紧撸。”

说完,高珊珊就扭着屁股走了出去,留我一个人待在房间内。

我看着手里的那个无菌杯,眉头紧皱,随后叹了一口气,打开了91秦先生的新作。

没过一会,高珊珊回来了,她拿走了我的双倍人工豆浆,我心中有一丝复杂,忽然想要知道,人工授精究竟是怎么做的。

想到这里,我就偷偷的跟了出去。

但是很可惜,或许是经过上次的事件,现在高珊珊和苏亚的房间都会关紧锁好,我刚走到走廊门口,就听到高珊珊关门锁门的声音,这让我有些郁闷。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你越不让我看,我就偏偏要看!’

此时我心中已经多了一丝,想要和苏亚这两个女人抗争作对的想法,所以我眼睛一转,便绕到了附近的阳台上。

别墅的二楼阳台都是整个链接在一起的,特别的开阔,风景视野什么的也特别好,我从二楼的楼梯钻进到了阳台上,随后猫着腰,蹑手蹑脚的靠近了主卧的阳台。

因为是夏天,所以苏亚的房间也没有关窗户,正好开着一丝细缝,我刚凑过去,就停苏亚这个臭女人说道:

“珊珊,门关严了吗?小心让那个王八蛋偷偷看到。”

王八蛋?

我心里顿时就有些不悦,这整个别墅内只有三个人,王八蛋说的岂不就是我?

随后,高珊珊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嫂子你放心吧,门关好了,我还反锁了呢。”

“那就行,希望这次双倍的计量能让我受孕,到时让那个王八蛋立马卷铺盖走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