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得深一点舒服死了 浓浆灌满花壶 多肉小说推荐排行榜

2021-02-04 14:37 · 新商盟

第12章 反了哪个天?

林树果然一直站在原来的位置,半步都没挪动。

身后的李嫣然母女早就惊讶的合不拢嘴,而对面,王二赖脸色惨白满脸惊恐,至于王大发,又一次艰难的挣扎着爬起身,可却再也不敢冲上去。

他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的佝偻站在那,眼睛眨眼不眨的盯着林树,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忌惮和难以置信;

如果说第一次出手是林树仗着身体变化力气变大的话,还算说得通,可当一次又一次的前冲都被随意踹回来之后,王大发彻底怯了;

他可不像林大志那种小混混,武校学习的经历让他多少有点眼力,开始是不信邪,可一次次使出浑身解数进攻,却都被轻描淡写的打回来,这特娘的明明是个高手啊!

曾经的高考状元,村里那个谁都敢欺负的黑瘦野小子,竟然是个高手?王大发一百个不能理解不敢信,但事实却摆在眼前。

“你,很好!你给我等着!”王大发咬牙切齿说着狠话,他自知不是林树对手了,只能回头再想办法出这口恶气。

“怎么,还不服?”林树说着踏出一步作势要动手,王二赖吓的也顾不上旁人了转身就朝门外跑去,王大发脸色微变,狠狠吐了口带血丝的唾沫,也转身踉跄离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林树撇撇嘴,仗势欺人恃强凌弱,这才是自然法则啊,还好,自己不再是弱的那个了!

“婶子,你没事吧?”回过神林树完全没了刚才的凌厉霸道,恢复了老实憨厚的模样,转身问道。

李婶娘俩都有些愣神,似乎难以接受眼前的林树跟刚才是同一个人,不过李嫣然很快恢复自然,长出口气拍拍初具规模的胸口道:“可算是走了!小树哥,你现在也太厉害了吧,连王大发都被你打跑了!”

李婶也回过神来,不禁有些担忧的道:“小树,你打了王大发,王德柳他们一家子回头恐怕会找你麻烦啊……”

“没事的婶子,我能打跑他一次就能打跑两次!”林树咧嘴笑笑说道,语气淡淡却信心满满,毕竟他已经不是从前的林树了。

李婶叹口气道:“唉,都怪我,我惦记着昨天卖了三千多块钱,准备去村委会开个贫困证明,回头好让然然从镇上办个助学贷款,这样学费和生活费就都有了;谁知道早上过去问时,不要脸的王大发非说然然许诺嫁给他,还追到家里来跟我闹。”

“那贫困证明也没给开?”林树挑挑眉问道。

“没能开成啊……”李婶无奈又气愤的道:“自从然然上高中,王大发就打然然的主意你是知道的,现在然然考上大学了,可不得趁机会卡着这事,他们爷俩仗着势大在村委会闹腾,非说我家不符合条件不能给办,还非说给足了我家彩礼钱,都怪我,净拖累然然……”

李婶说着话又红起眼眶,李嫣然赶忙安慰着,林树皱眉想了想道:“借的钱不还是不地道,不过助学贷款的事是国家政策,他王家就算想卡也说了不算!”

“小树你学习好,又在东云见过市面,这些事婶子跟然然都不懂,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啊?我去镇上问了,没村里的证明,他们是没办法给班里贷款的。”李婶面带请求之色说道。

李嫣然也眼巴巴的看过来,原本她因为没钱都快对上学的事绝望了,以为自己没可能去上大学了,但林树突然回来,让一切都变的又触手可及似的,心中自然满是期待。

“嗯,这事,我去跟村委会说道说道,然然跟我一块去吧。”林树上学的时候没人关心没人问的,当时学费生活费都是他自己假期辛苦挖山货捡破烂攒出来的,现在李嫣然上学有了扶持政策又肯定符合条件,当然不会看着被谁卡住。

李嫣然欣喜的点点头就准备跟着去,李婶却急忙道:“小树,你可刚打了王大发啊,现在就去?还有,我早上去村委会时,路过他们家见到林大志了,他们几个泼皮可都跟林大志他舅舅走得近,你可得留神啊!”

林大志的舅舅……林树咧咧嘴,昨天林大志还提过那么一嘴,霸占老宅的事应该也跟这个赵光明有关,那家伙也算镇上一霸了,跟他姐赵秀花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事婶子,我会小心的。”林树想了想,又道:“这样吧,然然你就不用跟着过去了,在家写份材料说明你们家的情况,回头好一起交给镇上,你先写着,我回来再帮你改改。”

“好的小树哥!”李嫣然没多想,她是完全信任崇拜林树的,自然他安排什么都听着。

林树笑笑转身离开,之所以改变主意不让李嫣然跟着,其实是想到,搞不好林大志跟王大发正商量对付自己呢,别到时候再动起手来惊着伤着她什么的。

既然不能回去上学了,林树想着干脆留在村里,至于以后干点什么他暂时还没想好,不过拥有了神奇的阴阳珠,他倒不担心未来,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再说;

正如李婶说的那样,林大志王大发他们都算是跟赵光明一伙的,这次是帮李嫣然弄学费的事,也是准备彻底解决老宅的事,解决完这些,再好好琢磨干点什么营生。

巴掌大的朝阳村总共不过百十来户人家,有个屁大的风吹草动很快也能传遍村子,林树出了胡同跟村民打招呼时,发觉大家眼神都怪怪的,估计是因为他打了王大发的事儿。

相比较于赵秀花母子俩没人愿意招惹的可恶,王大发兄弟俩和他们老子王德柳,那就是没人敢招惹的存在了,毕竟是这小山村土皇帝似的存在,惹了还能有好果子吃?

打了林大志娘俩大伙拍手叫好,可这回打了王大发,敢跟他热情打招呼的都不多了,甚至还有些胆小怕事的干脆躲着他走。

对于这些,林树很能理解也并不会太在意,毕竟谁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不是,不过,他林树现在可不怕麻烦。

径直到了村里那栋唯一的两层小楼前,望着那条直通村口的水泥路林树不禁冷笑,心道村霸家就是有能耐,愣是把该修在村口的路给修在了家门口。

院门外停着辆黑色小轿车,这在村里可是稀罕物件,远处几个皮孩子指着小轿车在吹牛皮,却没胆子揣着好奇上来摸一摸,怕回家挨揍。

村委会的院子就在王德柳家旁边,就跟他们家地盘似的,林树瞥了眼关着的大红铁门,抬脚进了村委会院子,朗声道:“有人吗?我来办点事!”

“哟,小树?”闻声出来的是村里的会计王金河,他抬了下眼镜,复杂的盯着变化巨大的林树,想起这个高考状元被开除了,登时皱着眉道:“吆喝啥呢,你要办啥事?”

“听说李嫣然来开贫困证明没开成,我过来打听打听为啥,她们家不算贫困的话,难道隔壁才算贫困?”林树笑的憨厚,可话却带着刺,扎得王会计脸色不太好。

只是不等他开口,隔壁突然传来开铁门的声音,跟着梳着大背头的王德柳出现在门口,上来就怒声骂道:“林树!打架被学校开除也不嫌丢人,回村里来还接连打人,我看你是要反了天了!”

林树笑呵呵转身道:“原来是王族长啊,被开除也是我的事,回来打的也都是该打的混蛋玩意儿,请问族长大人,我反了哪个天了?咱们朝阳村的天吗?”

王德柳万万没想到,当年的没人管没人问的野小子现在胆子这么大,都敢跟自己顶嘴了,他不由得愣住,随即才反应过来林树在骂他,不由大怒,气势汹汹。

往常王德柳发火,整个朝阳村都得抖三抖,可今天,他对面的林树却依旧面带貌似憨厚老实的微笑,眼皮都没眨一下。

他林树如今,还会怕一个仗势欺人横行乡里的村匪村霸吗?笑话!

第13章 贫困证明



村委大院里气氛有些僵硬,像是有个火药桶被点燃似的。

王金河连扶了几次眼镜,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怎么老林头捡来的这野小子跟换个人似的,面对发怒的王德柳都不待害怕的?好肥的胆气!

僵持间,村主任刘文军这个老好人小跑出来,看看场面微愣,随即笑道:“小树来了啊,不能上学了不打紧,你学习好回头再考一年就是了,来村委有啥事,都别站着了,进去说吧?”

“文军叔,我不打算再考嘞,就在村里待着了,现在全国发展三农呢,我也响应下号召!”林树对刘文军印象还不错,笑呵呵的回应着。

听他提这个,三人眼神都有些微微变化,刘文军更是笑道:“到底是上过大学还去省里见过市面的,就是不一样,开口就比我们这些大老粗强多了,进去坐坐吧!”

林树摇头道:“坐就不坐了,别耽误你们工作,我是来给李嫣然开贫困证明的,她们家情况咱们大伙有目共睹,听说早上来被卡了?”

“这个……哪有的事!”刘文军堆着笑,他算是看明白了,林树可跟原来完全不同了,不说别的,单单是对什么政策之类的了解,不比他们少,这样的人可没普通村民好糊弄搪塞。

王金河扶扶眼镜不说话,这时王德柳却冷笑道:“有这回事,她们家拿了我家的上万彩礼钱,上学足够了,怎么着,你小子有意见?”

“说对了,我还真有点意见!”林树笑呵呵看过去问道:“李婶体弱多病,借你家的钱都看病用了,就靠着点薄田没别的收入,完全符合申请助学贷款的贫困家庭标准,你说不符合难道就不符合了?”

“呵呵……”王德柳在朝阳村当了几十年土皇帝,哪能接受得了被个年轻后生跳出来质疑?他冷笑着点根烟,深吸一口道:“李嫣然是我未来儿媳妇,她上学需要钱来跟我要自然就有了,用不着贷款更用不着你小子指手画脚!”

“王德柳,你好歹是咱们村有头脸的人物,就因为你儿子相中了李嫣然,就以此来要挟人家孤儿寡母的,不觉得丢人现眼?”

王德柳啪得把烟摔在地上,瞪着眼怒吼道:“林树,你他娘跟谁说话呢,敢直呼老子大名,我看你小子不想再朝阳村待了,想无家可归是吧!”

“瞧你这话说的,我跟你非亲非故的,怎么就不能直呼你大名了?”林树眯眼笑道:“怎么着,想用封建残余的族长家法那一套吓唬我,可惜我也不姓王啊!真有威信坐上村长的位置,到时候再来吓唬我也不迟!”

王德柳彻底恼了,气得把牙齿咬得嘎嘣响,他这些年仗着本家人多势众,他又是个族长,在村里横行无忌,哪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过话?

朝阳村是个自然村,原本跟山棱北边的山阴村是一个行政村,之前村里的事几乎就他王德柳一个人说了算,毕竟人多势大的没人敢招惹反抗;

后来村子从山阴村脱离也要组建村委会,他王德柳本来信心满满要当村长,但却没被批准允许,最后只能选出了村主任和会计,算是简单的村委会了;

有钱有势的王德柳自然不死心,放出狠话他当不了谁也别想当,村长的位置一来二去也就空了下来,这些年他一直在折腾,但始终没能落实,这事已经成了他的心病。

如今被林树这么提出来,王德柳觉得简直是被羞辱了,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抄起院子旁边放着的扫帚就要动手打人。

“王哥王哥,别跟年轻人一般见识!”刘文军死死抓住扫帚,赶忙又道:“林树,李嫣然的情况我们会再商量的,你赶紧回去吧,这事别掺和了。”

“文军叔,这事我还真得掺和,今天我来不光是要给李嫣然开贫困证明的,开得跟村委会重新明确下老宅的归属权,规章条例都是现成的,有分歧我可以再去镇上问问。”

“哟呵,拿镇上来压我?小子你第一天来朝阳村?再特娘的不滚蛋老子这就废了你!”王德柳气势汹汹又要抢夺扫帚。

林树笑的有些冷,不但没走还直接转身走到门口倚在门上,笑道:“你废个看看,真觉得这还是旧社会呢,当个族长仗着人多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就凭你扰乱村委会工作,阻挠欺压贫困村民,捅出去你猜上面知道了会怎样?”

王德柳有些惊疑,他横惯了也没人敢有怨言,还不知道事情捅出去会怎样,下意识看向有些文化的刘文军和王金河,不料却看到俩人脸色都一言难尽。

“除非你能杀人灭口,可你有哪个胆子吗?不然的话,现在都网络问政时代了,你就算能拦得住我去镇上,也拦不住我在网上发帖曝光吧,到时候咱们村可就得上新闻了,放心,舆论压力下,县里肯定会直接过问的,别怀疑,我从不撒谎,很实诚的!”

王德柳听的莫名心惊,也终于意识到,这个跑去东云上过大学的小子,跟村里其他人已经不一样了,很不一样!

“这事啊,却是得从长计议,小树你也别太冲动!”刘文军也听的肝颤,心道这要是捅出去,连带他们都得跟着倒霉,赶紧出来和事,一边说着一边给王德柳使眼色。

王德柳一番脸色变幻,到底还是有点忌惮林树说的那些,说到底他跟村里其他人没太大区别,都是环境封闭落后的村民而已,哪懂那么多啊,真有点被林树给唬住了!

见状刘文军暗喜,也不再犹豫,转身去开了证明盖上章,不顾王德柳的吹胡子瞪眼,赶忙交给林树示意他赶紧走。

王德柳虽然恨得牙痒痒,可一时间也不敢横加阻拦,说白了还是忌惮林树说的,怕真惹急了这见过市面的小子,真给捅出去彻底坏了自己前程。

“哦对了!”在王德柳充满恨意的目光中,林树走到村委会院门口又突然停下,转身笑道:“我知道你欺负人欺负惯了,现在感觉很憋屈很不爽,不过还是提醒你,想报复的话,尽管冲我来就行!”

王德柳简直要气炸,恨不得现在就叫人弄死林树,可这里到底是村委会,他只得咬牙切齿道:“放心小子,很快会有人教你该怎么做人的!到时候,再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他把每个字都咬得很重,可见恼恨之深,然而林树懒得理会,憨笑着道谢出门去。

等林树前脚刚出门,王德柳朝隔壁自家二楼点点头,随即背着手拉着脸,叫着满头雾水的刘文军和王金河进屋喝茶去。

刘文军自然知道王德柳什么脾性,进屋之后犹犹豫豫道:“王哥,别的事我不好插嘴,但今天林树来办的这事,是合乎规矩的,而且,这孩子在东云见过市面了,以后说不定对村里发展有帮助,真不必要闹太僵。”

“哼!”王德柳重哼着把茶杯蹲在桌子上,瞪过来道:“文军,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无非是让我别跟他一般见识,可刚才你们都瞧见了,这小子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这事我能忍?野崽子,真他娘的欠收拾!”

刘文军闻言叹口气,他知道王德柳根本没听进去他的劝,其实这次他真不是为了和事,而是真觉得,如今的林树不管从哪方面,都不再是当初的那个黑小子,不好招惹了,而且又懂那么多,说不定是村里可用的人材。

王金河虽然也是王德柳的本家,但生性谨慎,犹豫一番才道:“林树这这孩子的确长见识长本事了,这对村里未必是坏事,哥你得从大局考虑啊!”

王德柳不知是不是会错了意,哈哈大笑道:“我当然会顾全大局嘛,今年还指着当你们领导呢,行了,年轻人的事让年轻人去解决吧,来喝茶喝茶不说了!”

王金河闻言怔了怔低头不语,刘文军却心道坏了,看这架势,王德柳铁了心要教训林树啊,这可如何是好?

暗叹口气,刘文军只能低头继续喝茶,该劝的也劝了,只希望是自己想多了,默默祈祷着千万别处什么事才好,不然可惜了林树这么好的人材……

相关文章:

不要舔了我还在做饭呢_不要太多了太大了

和老同学打友情炮 蝴蝶B在男人眼中排第几

他把我弄的水不断的流还发抖.腰身一沉 贯穿了那层薄膜

教练|啊轻点你好大_用力坐下去自己动

独家小说《青春期》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