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经典女强玄幻小说/全是h情节的玄幻小说

2021-02-05 10:52 · 新商盟

青衣少年原本挺拔的身躯摇晃了几下,跪了下去,双手深深的插在面前的山岩中。少年的前面是一个石碑,石碑上几个浅浅的字迹。字迹模糊,依稀的能够分辨出“素心”两字。

这个青衣少年正是吴悔,而这天星峰的山顶竟是吴悔的母亲白素心的葬身之地。

“唉……”

一声叹息传来,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吴悔的身后。来人三十而许,一身黑衣,双鬓间却有些花白,望向那石碑上的六个大字,却只有那一声叹息。

“父亲,孩儿不孝,让你失望了。”

吴悔没有回头,却知道来人是谁,正是自己的父亲,吴家家主吴海崖。

“悔儿,你想知道你母亲的事情吗?其实你的母亲并没有死。”吴海崖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仿佛在追忆往昔。

什么?母亲没有死。

听到父亲的话,吴悔的脸上一片惊喜。无数个日夜,吴悔都在想象这母亲的样子,想要了解母亲的事情。可是所有的人都对母亲的事情闭口不言。父亲也从来不提母亲的事情。只是告诉自己,母亲在自己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如今听到母亲没有死的消息,如何不让吴悔关心。

吴海崖仰望虚空,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我跟你的母亲也是只是相处了一年,遇到她时,她仿佛失忆了,所以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的来历。只是知道她叫白素心。”

吴悔呆呆的望着那孤零零的墓碑,目光被泪水模糊。

“一年的相处,却是在我的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一年,一年后,我们正式结为夫妻。”说到这里,吴海崖的脸上却是一片悲痛。

“一夜夫妻后,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她。”

“啊!”

吴悔吃惊的长大了嘴,刚刚结婚就分离,这对于父亲该是怎样的打击。

“又是一年后,一天早上,我在床边发现了你,旁边有一颗无色珠子,还有一个纸条,上面写着‘照顾好我们的悔儿’。我恨她,恨她不辞而别,让我如此痛苦。所以我立了一个墓碑,就当她死了。可是我也感激她,把你带到我的身边。我想要见到她啊!”

说到这里,吴海崖刚毅的面容泪水婆娑,一片柔情。

轰!

吴悔的心中仿佛响起一声巨雷,“母亲,你为何舍得抛弃你的悔儿。”吴悔摸上胸口,脸色苍白,艰难的喘着粗气,从怀中拿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无色明珠,阳光照射间流转五彩的光芒。

看到吴悔手中的无色珠子,吴海崖的脸上一片缅怀之色:“这颗珠子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唯一信物,也是你以后找到母亲的线索。我只是希望,以后你能够强大起来,帮我找到她,让我能够见她一面。”

噗!

此时吴悔的脸色从苍白直接变的通红,终于难以自持,一口心血喷洒而出,手中的无色明珠渲染成一片红色,吴悔终于支撑不住,昏倒过去,无色珠子已经变成淡青色。

……

吴悔的意识模模糊糊,不知身在何处。周围是一片雾蒙蒙的青色空间,空间气流涌动回旋,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吴悔的意识也跟着涌动的气旋往前飘去。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刹那,一副奇异的景象出现在吴悔的面前。

一团青色的气旋漩涡漂浮在空中,漩涡的中央是一颗青色珠子。

“这是。”吴悔已经意识到自己所在之处,震惊莫名。

这是一处丹田的武气气旋,而且分明是自己木灵根体质的武气气旋。可是在平常内视的时候,并没有这颗青色珠子,此时却在自己的武气气旋之中。

青色代表着木属性的灵根,在武气大陆中,有五种主灵根:金木水火土。每一个修炼者在开始的时候都有一种主灵根,只有在突破瓶颈时,会有极低的几率产生一种副灵根。

吴悔想要退出自己的意识回到自己的身体,他知道自己在天星山上,因为情绪激荡,武气逆流,遭到反噬,受了重伤,现在自己的意识又莫名的来到自己的丹田之中,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

可是当他按着原来的方式,收回意识时,却是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周围云雾朦胧,烟波浩渺,宛如仙境。而且让吴悔更为惊讶的是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从未见过的人。

此人一身白色长袍,年纪三十而许,身材挺拔如松,白面无须,目光威严,不怒自威,自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

“你是谁?”见到对方,吴悔大吃一惊,在对方的身上,吴悔感到天地神威,仿佛天地万物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呵呵,你终于来了,至于我是谁,我只是一个残留在五行珠内的一个神识,也是你的外公。”那人望着吴悔,微微笑道。

“啊。外公,那我母亲……”吴悔心头一震,没想到这人是自己的外公,而且在吴悔的潜意识中,竟没有一丝的怀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虽然你是我的外孙,可是现在我不能见你,你母亲也不能见你,这丝神识化身也是当年留在五行珠之中的,之后也会消散。若是你真的想要见到你的母亲,你最少也要修炼到武帝层次,才能够找到我们。”白衣人原本凝实的身躯慢慢的变的虚幻。

“武帝!怎么可能?”吴悔心头震惊,忍不住脱口而出。

武气大陆中武气繁衍无数年,早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天地玄黄四个阶段乃是基础,先天之上才是强者。而先天之上,又分为先天武者,武师,武王,武皇,武帝,武尊,武圣,还有那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天地至圣。

在新思城中,最为强大的不过是先天武者,即使在整个的天风帝国中,最为强大的不过是八大武王,连个武皇都没有,更何况武帝。修为到了先天之上后,修炼越来越难,很多人都一直停留在武者层次,难以突破到武师。当然没有突破到先天的修炼者更多。

而现在,从自己神秘的外公口中吴悔得知,要见到母亲,修为必须达到武帝才有可能,这简直就是绝了见到母亲的希望。况且最为重要的是自己的体质,无法突破,七年未曾突破玄阶。

“如今你已经拥有了五行体质,也利用精血开启了五行珠,想要达到武帝的高度,或许不是很难。”白衣人见到吴悔震惊的神情,面容却是微微一笑道。

“五行体质?五行珠?原来母亲留给自己的珠子名叫五行珠。”吴悔望着这个自称外公的白衣人,不解的说道。

“我的这丝意识在十五年前进入到这五行珠中,被你的母亲带到这里。在十五年,我利用五行珠一直改造你的身体,就是希望能够有一个人能够拥有五行体质,开启五行珠,揭开五行珠的秘密,而且这个人与我还有血缘关系。终于天不负我,七年时间,利用你修炼的木武气,加上你的精血,终于让你拥有了五行体质,五行体质原本不会出世,天地不全,五行缺失。只是五行珠实在太过神秘逆天,逆天到即使是我也无法承受。它必须是拥有五行体质的人才能够开启。”

“怪不得,我七年的时间,未曾突破玄阶,原来是因为这五行珠。”听到白衣人的讲述,吴悔也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何七年时间无法突破玄阶,原来都被白衣人用在了激发五行珠上,对于这逆天的宝贝,吴悔对它又爱又恨。五行珠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信物,自己一直带在身边,可是也是因为五行珠,七年未进,备受其他弟子的羞辱,更是连累了父亲。

五行体质是什么?吴悔并不关心,他所在意的是现在能不能够修炼,能不能够晋级。

“既然你已经开启了五行珠,五行珠不再吸收你的木武气,自然你能够再次修炼了。”仿佛知道吴悔在想些什么,白衣人开口说道:“五行珠开启,我的使命也结束了,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说完,白衣人的身影慢慢变淡,直到消失。

当白衣人的身影完全消失的时候,吴悔的意识一阵翻腾,一段金色文字出现在意识当中。

“五行诀,混沌初开天地生,阴阳五行转乾坤……”

洋洋洒洒近千字。

“五行诀,逆天地,转乾坤,开造化之法诀,非五行体质不能修炼。”

《五行诀》。吴悔面对突然出现的法诀有一丝愕然,难道这就是五行珠里面的逆天的东西,难道是天阶武诀?

武诀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层次,一般的大家族中存有的也只是黄阶和玄阶武诀,只有一些超级的家族或者势力才拥有地阶武诀。至于天阶武诀,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根本不可能现于世人面前。

若《五行诀》真是天阶武诀,那么自己在有生之年真的能够达到武帝也不一定。

吴悔正想着,突然一阵剧痛传来,不是意识的,是身体的疼痛,这一刻,吴悔的意识终于回到身体,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熟悉的房间,而吴悔此刻正是躺在自己的床上。

呼!刚才是丹田中的剧痛,吴悔立马盘腿而坐,运行功法修炼起来,而一修炼,吴悔一怔,自己下意识的是按着《五行诀》的功法修炼的,而自己原本黄阶九星到玄阶的那层隔膜若有若无,仿佛一捅就破。吴悔大喜过望,这代表着自己的修炼再也没有那莫名的阻隔了。自己能够更进一步,突破玄阶。正在吴悔想要一鼓作气突破玄阶时,吱嘎一声,自己的房门被人推开了,一个女孩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

女孩身穿碎花长裙,十三四岁的样子,头梳两根羊角辫,面容娇小白皙,有两个浅浅的酒窝,一双大眼睛明亮清澈,仿佛会说话一般。

当女孩伸进头来时,正好看到吴悔盘膝坐在床上,盯着自己。

“啊,吴悔哥哥,你终于醒了。”

看到吴悔醒来,女孩欢呼出声,两个可爱的酒窝越发的显现,眼中的喜色掩饰不住。

“可儿,你进来的时候,能不能先敲门,万一我在突破的关键时刻,那岂不是走火入魔。”吴悔满脸的无奈,对于这个父亲捡来的便宜妹妹,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儿是父亲不知道从何处捡来的,捡来的时候,不过七八岁,当时是一个脏兮兮的瘦小丫头,十分可怜,而且可儿也说不出自己的来历。而六七年的时间,如今出落的如此水灵。在吴家年轻一代中,大部分弟子都对可儿有着好感。而且可儿没有吴家的血脉,完全可以嫁入吴家。

吴悔对于可儿只有兄妹之情,很是维护自己的这个妹妹。只不过因为自己的修为无法进步,在实力为尊的世界中,自己感到越发的难以保护可儿。好在其他的弟子虽然觊觎可儿的美丽,不过可儿毕竟是家主吴海崖的义女,所以还没有出什么乱子。

“啊,吴悔哥哥,你要突破了,你到玄阶了吗?”

听到吴悔略带溺爱的轻声训斥,可儿展颜一笑,露出浩白齿贝,走到吴悔的床边,惊喜的望着吴悔。

“呃,我是说如果,万一……”吴悔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此刻若是可儿不闯进来的话,自己还真的要突破玄阶了。不过这也提醒了吴悔,如果要突破也要找一个没人打扰的时间。或许是因为瓶颈困扰自己太长了时间,有了突破的契机,自己就忍不住了,现在看来,还是太大意了一些。

“我昏倒几天了?这几天没出什么事情吧?”吴悔仿佛想到什么开口问道。家族的弟子测试已经结束,自己的修为仍然未能够突破玄阶,父亲肯定依旧维护自己,可是家族中其他人该如何向自己向父亲发难。自己的二叔吴海源可是一直觊觎家主之位。

“你已经昏迷两天了,吴家现在倒是没出什么事情,只是吴悔哥哥的名声已经在新思城中传来了……”可儿偷偷的观察着吴悔的神情,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悄悄的松了口气。心中暗怪自己多嘴。

吴悔心中也是一阵苦笑,“名声”,废物之名罢了。不过吴悔知道修炼瓶颈此刻已经不存在了,心情自然放的开了,并没有太过在意。

这时,可儿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拉起吴悔就往外跑。

“怎么了?”被可儿拉住衣袖,吴悔看到可儿脑后那不断跳跃的两个羊角辫,脸上露出一丝溺爱。

“今天,天华城苏家来人了,听说你的未婚妻也来了。”可儿一边拉着吴悔的袖子,一边解释道。

“啊。”吴悔的心中满是惊讶,苏家来人了,而且自己的未婚妻也来了。对于自己的这个未婚妻,吴悔没有任何的印象,他自是知道有这么回事,当年自己的爷爷曾经救过苏家的一位长辈,苏家在当时的实力没有吴家的大,苏家为了结交吴家,那位长辈与吴悔的爷爷也算是半开玩笑的定了一门孙儿亲事。

此事到如今也差不多十年了,虽然之间有过几次交往,不过那位未曾谋面的未婚妻却是从来没有来过,好像是比自己小一岁。

“他们现在在吴家大厅,我们快去。”可儿对于这件事情很是上心,她也想看看自己未来的嫂子到底长什么样子。

正当吴悔与可儿往吴家大厅走的时候,在走廊的拐角处,与吴家另外的几个弟子碰到一起。

“可儿,没想到我们真的有缘,在这里碰到了,来和哥哥亲近亲近。”一个獐头鼠目,贼头贼脑的少年看到可儿的身影,两眼放光,一脸谄媚的笑容,身体挡在走廊的中间。

“吴墉,你想干什么?”可儿秀眉紧皱,悄悄移动身子,微微躲在吴悔的身后。

感到可儿的身体甚至在发抖,吴悔的脸色凌冽起来,在几天前的家族测试中,这个吴墉十五岁达到玄阶一星,也曾大肆巴结吴泽君,极力的讽刺挖苦自己。吴悔并没有特别在意。而如今却又这般的纠缠自己的妹妹,却让吴悔无法忍受。

“哈哈,我的亲亲可儿,你还想让你的这个废物哥哥保护你吗?真是笑死我了。如今他连家族的核心弟子都不是,马上就要当小贩,做些铜臭商人的勾当。我说你还是跟了我,我现在可是玄阶高手了。绝不会委屈了你。”吴墉哈哈大笑,根本不把吴悔放到眼中,自己未曾突破之前,或许在吴悔的保护下,自己还不敢如此放肆,可是如今自己修为达到玄阶,与黄阶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如何还在意吴悔。

“好狗不挡道,滚!”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吴墉一怔,难以置信的望着吴悔,不敢相信这是从吴悔的口中说出来的话。

“你说什么?”吴墉的脸色涨的通红,手指着吴悔,脸色微微的狰狞,“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吴悔望着有些气急败坏的吴墉,轻轻的拍了拍可儿的肩膀,以示意她不用怕,一切有我。继而转过头来,走上一步,吐气开声。

“滚开!”

吴悔上前一步站在吴墉的面前,两个字如当头一棒砸向吴墉。

吴墉一时间不免为吴悔的气势所迫,不由的后退一步,眼中闪过一丝的惧意,继而一股羞辱爬上脸庞。

“吴悔,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天才吗?七年未进一步,你的废物之名已经传遍的整个新思城,更为家族丢脸,而我现在达到玄阶,你这个废物竟然让我滚,今天不给你一点教训,你还不知道你现在的地位。”

吴墉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欺身而上,一拳掏出。

哼,玄阶一星就了不起吗?吴墉说的是没错,自己七年未进,可是自己的修炼却从来没有停止过,身躯早已经达到玄阶层次,而且自己的木属性武气在黄阶阶段也是千锤百炼,运转纯熟。如今自己的瓶颈已破裂,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入玄阶,更是不怕吴墉。

吴悔伸出手掌,迎了上去。

看到吴悔以黄阶修为敢如此大意的接自己一拳,吴墉的脸上忍不住的冷笑,心中暗道这个废物不只修为不行,脑袋也傻了吗?难道他不知道黄阶九星与玄阶一星之间,武气的雄厚程度有三倍的差距吗?吴墉此刻虽然还未开始修炼武技,不过这单纯的力量也不是吴悔能够接得下来的。而且对方还如此的大意。

吴墉冷笑的脸上甚至带有丝丝的狰狞。拳上的力道又加了一分,他相信自己的这一拳最起码也能够让对方骨折。

一旁的可儿紧张的望着两人动手,目光中的担心流露无疑。

相关文章:

酒店经理让我陪两个外国人_老子要玩到你怀孕

什么时候恢复高考,恢复高考

超能木匠|啊水真多轻点好痛动,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

女搂男脖子男抱着女大腿/浪货真湿真紧

情寄锦时(宁希程锦时)免费阅读/情寄锦时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