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_办公室按摩棒桌椅惩罚

2021-02-05 10:17 · 新商盟

心碎的声音

  窗外星如点墨,夜色浓稠。

“你真美。”容磊的身子覆上白希,细碎的吻在她的颈间不住的滑落,他的呼吸喷吐在白希的耳际。

“你轻点儿……我怕。"白希的身子微微颤抖着。

“就痛那么一下,很快就好了。”容磊轻轻咬着唇,言语间带着诱哄的味道。

白希微微扬起头,水润的眸子看向容磊:“容磊,为了你,我背弃了一切,你不能负我!”

容磊微微勾起嘴角,不置可否的回答着:“若是负了呢?”

若是负了?

此刻所有的浓情蜜意,只怕都会化为刻骨钢刀。

……

时针一点点的划过午夜,钥匙开门的声音,将白希从十八岁的记忆里,拉扯了回来。

“怎么这个点,还不睡?”容磊一边进门,一边脱着大衣,略微有些心疼的看着白希。

白希略为有些羞涩:“你不回来,我睡不着。”

“嗯。”白希的身子突然一抖,容磊含住了她的耳垂,细细的吞吐着:“最近公司有点忙,以后不会了。”

白希的鼻子微不可查的动了动,容磊身上,有着莫名的香味。

这不是他常用的古龙水的味道,也不是车内清新剂的味道,有种说不上来的……女人香。

“我能相信你吗?”白希的声音很轻,仿佛下一刻就要飘散在空气里。

“我几时骗过你?”容磊舔舐着白希的耳垂,说的格外动情:“这辈子,我都不会骗你。”

白希深深的吸了口气,到这个时候了,容磊还把她当成猴子耍吗?

“可是报纸杂志上,容楚联姻的消息,传的铺天盖地。”

容磊的僵住了,动作停了下来。

白希和容磊在此刻四目相对。

“你要娶别的女人了,是吗?”说这话的时候,白希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容磊放开白希,语气坚定:“娶了楚玉筱,会对我容家有着莫大的好处,她会是我有力的臂膀,这个女人,我必须娶。”

字字诛心!

白希的脸色一下子开始泛白。

她不要,不要她爱的男人另娶她人。

“求你了,别娶她。”白希的声音有些沙哑,她执拗的抱住容磊的腰,卑微的哀求:“四年了,我们在一起整整四年,为了你,我放弃了所有,求求你,别娶她好吗,别娶她……”

白希整个人摇摇晃晃的,脸上的血色悉数退去。

容磊不悦的皱起眉头,口气有些冲:“你注意些分寸。”

“分寸?什么分寸,眼睁睁的看你另娶她人,我还要咬碎了牙恭喜你不成?容磊,你究竟把我当作什么?”白希感觉心空落落的,仿佛被人剜去了一块似的。

白希抱住容磊的双手紧了紧,趴在他的胸口,无声的哽咽着。

容磊额头上的青筋微微凸出,想将白希推离他的怀抱。

容磊的腰,被白希死死的抱住,执拗的不肯放手。白希觉得,放手就是一个征兆,预示着她和容磊再也回不到过去,眼前的男人,再也不会属于她。只有一直这么抱着,她的心,才不会这样的难受。

曾经有多幸福,现在就有多痛苦。

可容磊却掰开白希的手,一把将她推开。白希被推的狠了,没有站稳,一个趔趄就倒在了地上。

“我去公司睡,你自己想想清楚吧。”

被容磊推开的瞬间,白希觉得异常寒冷,冷到骨子里都泛着疼。

眼泪大滴大滴的掉落,肚子一抽一抽的开始痛起来。

“我怀孕了。”

我们结束吧

  轻若呢喃的声音,却让容磊的动作瞬间顿住了,他转过身子,眸色之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容磊进入的每一次,都有着防护措施。

因为今年的白希,不过二十二岁。

容磊觉得白希自己都没有长大,根本没想到让她孕育生命。

他的嘴唇蠕动了几下,脸上的神色复杂难辨。

白希咬了咬唇,倒在地上的她显得格外可怜,只是说出的话语还带着倔强:“你觉得我欺骗你?”

容磊伸手把白希扶了起来:“你不会。”

此刻的白希,宛若瓷娃娃一般被容磊对待着。容磊的眼神变的越来越柔和,他将耳朵小心的贴在了白希的腹部:“我们要有孩子了。”

看着这样温和的容磊,白希的嘴角扬起,脸上笑的瑰丽:“趁他还在,你多摸摸吧,明天一早,我就要去打掉了。”

容磊的眸光瞬时如同利剑一般,几乎要穿透白希。

“你说什么?”

“字面上的意思,难道你不明白吗?这种时候,这个孩子留不得!”

容磊死死捏住白希的手腕,她感到自己的骨子里都泛着疼。容磊的语气很冷:“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即便是留下他,然后呢?一出生他就要背负着私生子的名头,别人问他父亲是谁,你让他怎么回答?名不正,则言不顺!”

白希的话很毒,只是最先伤到的,却是她自己,痛彻心扉。

“他注定不能来到这个世上!”

“由不得你,他必须出生。”容磊的手越收越紧,周围的气息似乎在此刻凝结起来。

“你做梦!”

白希决绝的回答,让容磊感到一阵刺痛。

白希的手腕被容磊放开,一圈红痕从白|嫩的手腕上泛出,容磊面色阴沉,一言不发的看着白希。

这样的容磊,让白希心里生出微不可查的希冀,这些希冀一点点长大,扩散,渐渐的布满了她的整个心房,有了孩子,他是不是就不会娶楚玉筱了?

曾经的白希,也是天之骄女,可现在的她,简直卑微到可怕,容磊将她变成自己最不愿的模样。

为了他,她不惜以孩子相威胁。

逼迫容磊的同时,她又何尝不是在逼迫自己。

“我可以给你名份之外的一切,别试图忤逆我!”容磊狠狠的看着白希,说的咬牙切齿。

“名份,可以让我名正言顺的呆在你身边。没有它,我们的孩子会受尽冷眼。没有它,我将永远是你上不得台面的女人。与其让孩子和我一样,活在众人的歧视和白眼里,我倒宁愿不把他生出来!”

说完这些,白希心痛的难以自抑,为什么,哪怕是这样,他都不愿意娶自己。

容磊此刻沉默的站在原地,宛若一尊雕像。

月光透过窗棂,星星点点的照在容磊的脸上,使他看起来越发的沉郁。

这样的静默,到白希转身时,突然被打破。

白希的唇,被容磊毫不留情的吻上去,他避开了白希的腹部,将她揽入怀中。

容磊狠狠的吻住白希,似乎要掠夺着她的一切。

她死命的咬住齿关,不想让容磊得逞,却被他捏住下颚,无可抵御的被他吮|吸了去。

唇齿纠缠,身体相触……

容磊面色阴沉,动作疯狂的吻着白希,炽热而又滚|烫的吻,夺走了白希的全部思绪。

白希被吻的晕乎乎的,在他的啃咬侵蚀下,连意志也开始丧失了。

终于当白希再也站立不住,软倒在容磊怀里的时候,他止住了动作,轻轻抚摸着白希的眉眼,吐露出的话语温柔而又薄情。

“我娶楚玉筱,已经是即定的事实。虽然你做不了我的妻子,但只要她有的,我必定不会少你。白希,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不要贪得无厌,好吗?”

贪得无厌?

想当她名正言顺的妻子,就是贪得无厌?

谁在乎那些身外之物,白希把一颗真心挖了出来,容磊却把它踩到了泥地里。

就连这么卑微的祈求,都被容磊无情的拒绝,认为是她贪得无厌。

白希抑制住身体的冲动,内心一片荒凉。

她哀求过,挽留过,甚至想用孩子捆住他。

可结果,她不过就是个没了自尊的可怜虫罢了。

眼眶渐渐变的湿润,白希却倔强的不愿让它掉落。

相关文章:

【精选】萌宝驾到:爹地请宠我妈咪小说全集阅读

《国师在上:毒妃倾城》——(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高冷受被攻做到哭文.陌陌约到炮全程截图

尿液灌满肚子求饶bl_在车上一次比一次深入

老师上课尿急文章/跪趴含玉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