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古言:上海怎么找干磨的地方

2021-02-05 10:18 · 新商盟

李娜莉就解开了他的皮带,随后就张开嘴巴。

在自己丈夫面前竟然做出这种事!

见吴辉没有责怪,反而嘿嘿笑着,张业真的搞不懂吴辉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怎么会让自己的老婆干这种事呢?难道他连尊严也不要了吗?

尽管很诧异,可喝了点酒的张业也没有推开李娜莉,甚至不自觉的用上了双手。

一开始,张业还有所顾忌,但是李娜莉一只很主动,而且吴辉仿佛视若无睹的在看电视。

所以渐渐适应了这气氛的张业也就开始变得主动,他完全忘记了家里还有老婆和女儿正等着他。

吴辉完事后,他就坐在一旁喝茶抽烟,并看着正骑在张业身上的李娜莉,脸上还浮现一丝有些诡异的笑容。

完事后,在张业身上趴了一会儿的李娜莉就去卫生间冲澡。

听着那哗啦啦的落水声,看着一直笑眯眯,而且什么都没穿的吴辉,酒醒得差不多的张业就很不好意思,低着头的他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都担心吴辉和他老婆之所以会这么开放是因为被酒精麻痹了。

“要烟不?”

“谢谢,”接过烟,张业就自顾自地抽了起来。

吐出一个烟圈,吴辉就问道:“刚刚刺激不?”

“不好意思啊,我刚刚喝多了,我真的没想过那样子。”

“我就问你刺激不刺激。”

“刺……刺激。”

“是因为当着我的面弄我老婆?”

吴辉这问题让张业都有些难堪,但他还是实话实说:“差不多是这意思吧,我就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小吴,我问你,你到底是什么心态?竟然看到你老婆跟我那样子,你还笑得那么开心。”

“看到她那么爽,我干嘛不开心?”

“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她玩得开心的话,我们两个人也就处得开心,生活就更加美满,这有什么不好的?”用力抽了两口烟,吴辉道,“小张啊,还记得我之前经常跟你说的交换不?其实我们刚刚干的就很类似,只不过我将我老婆给你玩,我得到了更多,而你老婆没有给我玩,你反而得到得不多。假想一下,你看着你老婆跟我做,你会不会很兴奋?”

张业刚刚还有点感激吴辉,因为吴辉让张业玩了吴辉的老婆,可听到吴辉这句话,张业就不高兴了,他虽然对交换这有悖伦理的行为很感兴趣,可感兴趣归感兴趣,他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的老婆给吴辉玩的。

试想一下,如果他老婆那个洞被吴辉捅了,张业自己再去插的话,岂不是很恶心?

所以呢,张业一下就拉长了脸,道:“我总算知道你今天叫我来是干嘛了,原来是想让我跟你交换,这种事我可不会干,你算是打错如意算盘了。”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吴辉道,“我刚刚只是随便举个例子,怎么可能打嫂子的主意呢?你实在是想太多了。而且,我没有说我老婆给你上了,你老婆就一定要给我上啊!我老婆都被好多男人上过了,给你上一次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尽管吴辉这么解释,可张业就是一脸的不高兴,什么话也不说地抽着烟。

五分钟后,李娜莉走了出来。

让张业惊讶的是,李娜莉竟然穿着一件非常透的吊带睡衣。

见吴辉使了个眼色,李娜莉就坐在了张业腿上,并柔声问道:“张哥,要是你想要,咱们再来一炮吧。难得你上门吃饭,要是不多玩几次就太失礼了。”

张业确实很想再玩一次,可是智商不低的他感觉吴辉就是打他老婆的主意,所以看了下时间的他就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再来一次,应该很快的,”说着,李娜莉就趴了下去。

要是没有吴辉在场,张业可能还不会太兴奋,可是吴辉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仿佛很高兴一样,张业就很兴奋了。

跪在茶几上,李娜莉就道:“张哥,进来。”

“小张,我老婆让你搞她,还不快去,反正你搞完就可以回去了。”

张业现在已经被冲昏了头脑,所以二话不说的他就抓着李娜莉杨柳腰,狠狠捅了进去。

完事后,有些虚脱的张业就坐在沙发上抽烟,之后还和李娜莉去洗了个鸳鸯浴,而确实很会照顾人的李娜莉不仅拿着浴球帮张业擦身子,甚至还用嘴巴去清理张业下身。

穿好衣服,张业就离开了。

关上门,吴辉就嘿嘿笑道:“宝贝,你做得很好。”

勾着吴辉脖子,李娜莉就娇滴滴地问道:“假如我真的是你老婆,你还愿意让我随便给人上吗?”

拍了下李娜莉那弹性十足的屁股,吴辉就道:“只要你高兴,你想给谁上都可以。”

“我可不见你老婆有给别人上哦。”

“那是因为她不高兴啊,”搂着李娜莉走向卧室,吴辉就道,“睡觉之前赶紧再来一炮。”

被吴辉推倒在床上后,李娜莉就道:“看张业的反应,他貌似对你很有戒备,你真的有信心能玩到他老婆?”

“我一定要玩到!”吴辉使劲捏着李娜莉的胸,“他老婆可是人间极品,能玩上一次折寿十年都可以。”

“哎!在你玩到他老婆之前,估计我得被他干烂了。”

“反正你也很爽。”

“对了,你老婆回来的话,我是不是又要回到出租屋了?”

“反正她回来也就是待个一两天,她公司那边最近很忙,经常要跑外地,”说着,吴辉已往李娜莉下面吻去。

“她经常不在家,你不怕她乱搞吗?”李娜莉尽量将腿张开。

“她可不会乱搞,我相信她。”

“身为女人,我可不相信她哦。”

“别扯这些了,”压着李娜莉身上,吴辉就道,“夹着我的腰,小骚货。”

回去的路上,恢复理智,也差不多酒醒的张业就很怕妻子会知道他出轨,所以离家还有一段距离时,张业就让师傅停下车,付过车费的他就慢慢往家的方向走去。

走的时候,张业还不断闻着自己的衣服或者是手臂之类的。

张业身上是没有香水之类的气味,可是沐浴露的气味太浓了,周璐一定知道他在别人家洗过澡,所以不算笨的他就到附近的小卖铺买了一瓶二锅头,直接撒在了自己身上,还猛灌了几口。

到了家门口,张业就尽量装得很醉并按了门铃。

这时的周璐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门铃声,知道丈夫回来的她就急忙去开门。

门一打开,周璐就闻到了一股非常浓烈且呛人的酒味,这让她有些不舒服,不过见丈夫喝得烂醉如泥,她就急忙扶住丈夫,并让他坐在沙发上。

泡了杯参茶递给一直按着太阳穴的丈夫,周璐就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好多了,我现在先去洗个澡。”

“再等个十分钟。你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洗澡对身体不好。”

“谢谢你,璐璐。”

“说什么傻话呢?都老夫老妻的还说谢谢,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啊?”

“是啊,因为我喝太多了,把屋子都熏臭了。”

“反正你不要去女儿那屋就可以了,”说着,周璐就继续拿着报纸看。

和吴辉的妻子比起来,张业觉得自己的妻子长得更正点,胸也更大,只是下面没有李娜莉来得紧,不过长得更正点或者胸大并不能吸引张业,所以看着自己的妻子,张业却想着很骚的李娜莉,他甚至幻想着妻子被吴辉上,他在一旁看的场面。

如此一想,张业就觉得自己实在是恶心,所以就越来越脑袋疼。

见状,贤良淑德的周璐就绕到张业后面,并按摩着丈夫的太阳穴,道:“下次喝酒之前记得先吃个八成饱,那样就不会喝得这么醉了。”

妻子如此关心张业,张业却想着妻子被人干的场面,这让张业都有些内疚,而且他更加内疚的是,自己的妻子都这么完美了,他竟然还会对吴辉的妻子念念不忘。

给丈夫按摩了十多分钟,周璐就吻了下丈夫脸颊,轻声道:“老公,现在可以去洗澡了,我在床上等你哦。”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