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圣道(全章节)五行圣道小说(完结全集)

2021-02-05 13:55 · 新商盟

“怎么了?”被可儿拉住衣袖,吴悔看到可儿脑后那不断跳跃的两个羊角辫,脸上露出一丝溺爱。

“今天,天华城苏家来人了,听说你的未婚妻也来了。”可儿一边拉着吴悔的袖子,一边解释道。

“啊。”吴悔的心中满是惊讶,苏家来人了,而且自己的未婚妻也来了。对于自己的这个未婚妻,吴悔没有任何的印象,他自是知道有这么回事,当年自己的爷爷曾经救过苏家的一位长辈,苏家在当时的实力没有吴家的大,苏家为了结交吴家,那位长辈与吴悔的爷爷也算是半开玩笑的定了一门孙儿亲事。

此事到如今也差不多十年了,虽然之间有过几次交往,不过那位未曾谋面的未婚妻却是从来没有来过,好像是比自己小一岁。

“他们现在在吴家大厅,我们快去。”可儿对于这件事情很是上心,她也想看看自己未来的嫂子到底长什么样子。

正当吴悔与可儿往吴家大厅走的时候,在走廊的拐角处,与吴家另外的几个弟子碰到一起。

“可儿,没想到我们真的有缘,在这里碰到了,来和哥哥亲近亲近。”一个獐头鼠目,贼头贼脑的少年看到可儿的身影,两眼放光,一脸谄媚的笑容,身体挡在走廊的中间。

“吴墉,你想干什么?”可儿秀眉紧皱,悄悄移动身子,微微躲在吴悔的身后。

感到可儿的身体甚至在发抖,吴悔的脸色凌冽起来,在几天前的家族测试中,这个吴墉十五岁达到玄阶一星,也曾大肆巴结吴泽君,极力的讽刺挖苦自己。吴悔并没有特别在意。而如今却又这般的纠缠自己的妹妹,却让吴悔无法忍受。

“哈哈,我的亲亲可儿,你还想让你的这个废物哥哥保护你吗?真是笑死我了。如今他连家族的核心弟子都不是,马上就要当小贩,做些铜臭商人的勾当。我说你还是跟了我,我现在可是玄阶高手了。绝不会委屈了你。”吴墉哈哈大笑,根本不把吴悔放到眼中,自己未曾突破之前,或许在吴悔的保护下,自己还不敢如此放肆,可是如今自己修为达到玄阶,与黄阶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如何还在意吴悔。

“好狗不挡道,滚!”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吴墉一怔,难以置信的望着吴悔,不敢相信这是从吴悔的口中说出来的话。

“你说什么?”吴墉的脸色涨的通红,手指着吴悔,脸色微微的狰狞,“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吴悔望着有些气急败坏的吴墉,轻轻的拍了拍可儿的肩膀,以示意她不用怕,一切有我。继而转过头来,走上一步,吐气开声。

“滚开!”

吴悔上前一步站在吴墉的面前,两个字如当头一棒砸向吴墉。

吴墉一时间不免为吴悔的气势所迫,不由的后退一步,眼中闪过一丝的惧意,继而一股羞辱爬上脸庞。

“吴悔,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天才吗?七年未进一步,你的废物之名已经传遍的整个新思城,更为家族丢脸,而我现在达到玄阶,你这个废物竟然让我滚,今天不给你一点教训,你还不知道你现在的地位。”

吴墉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欺身而上,一拳掏出。

哼,玄阶一星就了不起吗?吴墉说的是没错,自己七年未进,可是自己的修炼却从来没有停止过,身躯早已经达到玄阶层次,而且自己的木属性武气在黄阶阶段也是千锤百炼,运转纯熟。如今自己的瓶颈已破裂,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入玄阶,更是不怕吴墉。

吴悔伸出手掌,迎了上去。

看到吴悔以黄阶修为敢如此大意的接自己一拳,吴墉的脸上忍不住的冷笑,心中暗道这个废物不只修为不行,脑袋也傻了吗?难道他不知道黄阶九星与玄阶一星之间,武气的雄厚程度有三倍的差距吗?吴墉此刻虽然还未开始修炼武技,不过这单纯的力量也不是吴悔能够接得下来的。而且对方还如此的大意。

吴墉冷笑的脸上甚至带有丝丝的狰狞。拳上的力道又加了一分,他相信自己的这一拳最起码也能够让对方骨折。

一旁的可儿紧张的望着两人动手,目光中的担心流露无疑。

“啪!”

一声脆响,吴墉的拳头与吴悔的手掌接触到一起,还未等吴墉脸上的笑意展开,一股剧烈的疼痛却从拳头上传来。

吴悔的手掌紧紧的包裹着吴墉的拳头,一阵阵骨骼摩擦的“咔咔”声音响起。

“啊!”吴墉终于忍不住疼痛,大叫起来,他感到自己的拳头仿佛被岩石挤压一般,脸上的冷汗唰唰的流淌下来。

吴悔的脸色却始终平静,眼神却微微的眯起,虽然一般的黄阶九星与玄阶一星的差距极大,吴悔却不在次列,吴海崖曾今对吴悔测试过,单纯的力量,吴悔已经可以比拟玄阶二星。如今对付一个没有修炼过武技的吴墉,吴悔自然不俱。

“别捏了,吴悔,啊,悔哥,小弟错了。”

望着脸色越来越平静的吴悔,吴墉终于害怕起来,开始求饶,他感到自己的拳头下一刻就要破碎一般。若是真的被吴悔捏碎了,虽然以后能够恢复,对于自己的修炼可是有大大的影响,自己刚刚突破玄阶,正想要开始学习武技,若是因此耽误了,必然对自己的实力大有影响。

而且在吴墉看来,吴悔虽然力量出奇的大,不过玄阶之下是无法修炼武技的。武技是利用武气形成的一种独特的技能,或者攻击,或者防御,还有其他的一些种种妙处。自己若是能够修炼过一种攻击性的武技,这个废物是一定挡不住的。

此刻在吴墉的心中,吴悔始终是废物,而现在自己正在向一个废物求饶,让吴墉更加的愤慨,他已经打定主意,以后学习武技之后,一定要找回场子。

吴悔如何不知道此刻吴墉心中想得什么。手上的力道丝毫不减,就在吴悔想要一鼓作气的捏碎吴墉的拳头时,一道蓝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吴悔与吴墉之前,轻轻的一抚,吴悔再也抓不住吴墉的拳头。吴悔顺势收回的手掌,面向来人。

在看清来人的样貌时,吴悔的脸色变的恭敬起来,不只是吴悔,可儿还有吴墉和几个吴家弟子都恭敬的向着来人行礼。

来人是一女子,大约二十五六,一身蔚蓝色的长袍铺撒在地,腰间束着米黄色的情丝带,一头秀发结成飞云髻,皮肤白皙中带有绯红,傅粉施朱,国色天香。

女子到来之后,转向吴悔,微微笑道:“我看你还是饶了他吧,若是真的把他的拳头捏碎了,免不了,那三长老到我那里要疗伤丹了。”

“是,吴悔谨遵海长老的吩咐。”吴悔对于眼前这女子却是由衷的恭敬。

这个女子名为海青蓝,不是吴家人,却是吴家的丹药供奉长老。在吴家中没有人不恭敬她,就连当代家主,吴悔的父亲吴海崖见到此女子,也要和颜悦色。因为海清蓝有个特殊的身份。

丹药师!

武气大陆中,最为特殊的职业,最为赚钱,最受人尊敬,也是最为稀少的职业。想要成为丹药师的一个先决条件就要拥有火属性的灵根。看似简单,却不知道那拥有火属性灵根人的稀有程度,说是万中无一也不为过。就拿吴家来说,全族近千人中,无一人拥有火属性。

一般人在开始修炼武气,达到黄阶一星后,会显现自己的主属性灵根,先天之下中,天地玄黄四个层次,每提高一个大层次,会有极小的几率增加副属性灵根,如果运气好,增加的副属性灵根是火属性,同样的可以成为丹药师,不过这种丹药师的成就一般都不会太高,只有那些天生主火灵根的人,才能够达到高级丹药师的层次。

丹药师分为九品,一到三品为初级丹药师,四到品级为中级丹药师,七到九品为高级丹药师。

而海青蓝正是一名一品丹药师。在新思城中,除了吴家外,也只有同是三大家族王家与林家拥有一名一品丹药师。一品丹药师可以炼制出对应黄阶与玄阶层次所需要的丹药,对于一个家族年轻一代弟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既然海青蓝亲自发话了,吴悔自然不愿意违逆,而且他也知道海青蓝的意思。吴墉是三长老一脉的弟子,如今刚刚达到玄阶,若是受伤了,肯定会求到三长老那里,让三长老再到海青蓝那里求疗伤药,炼制丹药本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即便是一颗一品的疗伤药,也需要很多材料,花上精力炼制。为了区区小事,不值当。

当然,吴悔看到吴墉畏缩的目光,也是大觉出了口气,也不想计较了。

“滚吧!”面对吴墉,吴悔随意的开口说道。这一次,吴墉莫说顶撞,头也不敢回的匆匆离去。

“哈!吴悔哥哥真厉害。”可儿一旁欢声雀跃,两个酒窝越发可爱。

“你们要去大厅吧,听说苏家来了个小姑娘,一块去看看。”海青蓝主动邀请吴悔同行。她看吴悔的目光,有些欣赏,还带有一些的愧疚。

吴家对自己不薄,她知道吴悔的情况,吴悔的修为卡在黄阶到玄阶之间,按说自己炼制突破瓶颈的破障丹能够帮助到吴悔,可是事实上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三个人边走边说,不知不觉到了吴家大厅。

吴悔走进大厅,发现大厅中吴家的主要人物都在。自己的父亲,吴家家主吴海崖正坐在大厅中央,左边一旁是吴海源,还有二长老和三长老,再往下则是几个小一辈精英人物,弟子测试出尽风头的吴泽君,还有年轻一代真正的天才弟子吴泽国。

如果说吴泽君是十五岁之前弟子的佼楚,那么吴泽国就是青年一代的领军者,以二十岁的年龄已经达到地阶一星,只比当年的吴海崖差上一些。

而坐在吴海崖右边的有三人,一个中年人,一个白衣面带轻纱的女子,还有一个闭目养神的红衣老者。

吴悔特意多看了一眼那白衣女子,十四五岁的样子,微微抬头,眼神望向空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吴悔进来的时候,白衣女子只是淡淡随意的看了一眼,又转过头去。

“难道这就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妻苏清雪?”吴悔心中暗道。

看到吴悔进来,吴海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喜悦,开口说道:“悔儿,你醒了,过来向你苏伯伯问好。”又点头示意可儿与海青蓝坐下。

与吴海崖并排而坐的正是那个中年人,四十左右,身穿一身黑色的丝绸长衫,体型微胖,一脸的富态。吴悔已经知道此人,正是当代苏家的家主苏浩然。

“见过苏伯伯。”吴悔走上前去恭敬的行了一礼道。

苏浩然看到吴悔走过来,呵呵一笑,原本就很小的眼睛几乎就看不到了。

“哈哈,不错,不错,样子很有当年海崖兄的风范,以后必定成为人中龙凤。”苏浩然的样子看起来真诚无比,毫无做作。

“切,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一个废物也能成为人中龙凤,”这时,一个极低的声音突然响起。一时间,整个大厅中弥漫着一股窒息的意味。

吴海崖的脸色变的阴沉,目光转向家族弟子中的一人。虽然声音极低,几乎可以说是喃喃自语,可是在场的人可都是高手,吴家家主吴海崖天阶三星,吴海源天阶二星,二长老与三长老也都是天阶层次,而苏家家主苏浩然也是天阶一星的修为。

一时间,所有的高手都望向了吴家的一位弟子,正是吴泽君。

“哦,不知道这位青年才俊口中的废物是谁,莫非是老夫真的瞎了眼。”苏浩然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而此时吴海崖却如同火山爆发的前一刻,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家族弟子当着外人的面,竟然如此的羞辱自己的儿子。转过眼去,望向吴海源,却见吴海源嘴角处却升起了一道弧度,丝毫不在意自己儿子所为。

被众多高手紧盯着,就连一向骄傲的吴泽君也有些的受不了,心中发虚,看向自己的父亲,发现父亲的目光中露出赞许之意,心中大定。

吴泽君站起身来,脸上的傲意丝毫的不加掩饰。

“苏伯父,晚辈吴泽君,刚才是晚辈言语失当,冒犯前辈了,晚辈向前辈赔罪了。”说完,深深一躬,直起身来,继续开口说道:“不过,晚辈还是要说,如果说一个七年都未曾进步的人都是人中龙凤的话,那么这龙凤也太不值钱了吧。”

相关文章:

巨大的灼热在身体里律动/戒尺打穴抖m走绳

《限制婚期,总裁大人宠上天》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乖握住它 放你自己两腿中间,和男友两个人去ktv

哦小妖精快吸吮肉木奉 葡萄用舌头推入深处h文(绝品医仙)

从后面掀开裙子进入:他抱着她在台上/办公室啊太大了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