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甜我下面好爽,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花开半夏动人心)

2021-02-05 14:14 · 新商盟

第1章病变

  酒店,婚礼后场。

男人走进化妆间的时候,柜子里一声低呼。

陆北业脸色阴沉到极点,沉稳的步伐走过去,“哗——”他拉开角落里柜子的门。

“啊!——”

米初夏因为惯性不小心从柜子里跌出来,脸上的惊慌显而易见,

“北、北业……”

陆北业目光阴沉地盯着她半裸的酮体,

以及,她身边年轻英俊的男人,

“米初夏,你什么意思?”

女人拉了拉滑落的婚纱,压下刚才被捉奸时的失措。

“陆北业,我们婚礼取消吧。”

“理由?”

“我不爱你了。”

“所以,你在我们婚礼的后场,跟别的男人做爱?”

“是——”

“啪!——”

一个耳光,毫不留情地扇在了米初夏的脸上!

米初夏愣了一秒,下一秒,整个人被他残忍地从地上拎起来,

“为什么!”她听见他愤怒的质问。

“因为我跟你从小捆了十三年,都没有过别的男人,我腻了!”

“腻了?”

米初夏捏紧拳头:“对,陆北业,我腻——啊!”

米初夏接下来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男人粗暴的大手已经直接把她反扣在了化妆间坚硬冰冷的桌子上,

她惊声:“陆北业,你干什么?!”

他一把掀开她长及拖地的婚纱:“你不是说腻了么?怎么,想玩新花样?”他冷笑,“现在喜欢这么刺激的了?”

“你疯了!”

米初夏终于慌了,

柜子里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吓得消失,化妆间门没有关,随时都会有人进来。

“陆北业!你放开我!”

陆北业一只手扣住她的双手把她整个上半身按在桌子上,另外一只手粗鲁地扯下她的裤子,毫不留情顶开她的双腿!

“想分手,等我腻了再说!”

说完,找到她身体最滑嫩的地方,直接顶入!

米初夏的身体还没有一点点湿润,立刻疼得青筋凸起。

他看着她受辱的样子,恶劣讽刺:

“怎么,他没把你弄爽?”

“陆北业,你给我出去!”

她屈辱的哭声,换来的却是他与之相反的动作。

他按着她的肩膀每一下,几乎都要把她的身体贯穿。

“陆北业!——啊!”

化妆桌上,瓶瓶罐罐剧烈摇晃,镜子里,是两个人疯狂交缠的身影,

这样的折磨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直到米初夏最后双腿发软地跪坐在地上,他才冷漠地重新扣上自己的皮带,

“米初夏,你会为你今天的出轨痛不欲生。”

陆北业说完,又揪起她的头发,把她整个人狠狠一甩!

米初夏的头“砰”撞在了身后的柜角上,

好像有血慢慢流了出来,她痛得浑身发软,闭上双眼,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刚刚收到的医院体检报告单。

肾实质泌尿小管上皮系统的恶性肿瘤——简称,肾癌。

所以,她悔婚了。

她制造了“出轨”的假象,让陆北业对她恨之入骨。为的,只是让陆北业不要娶已经半只脚步入坟墓的自己。

……

陆北业厌恶地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吐出一个字。

“滚!”

米初夏迷迷糊糊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收拾衣物,转身离开。

第2章梦魇

  五年后,朝阳幼儿园。

幼儿园这个时候刚刚放学,米初夏一只手牵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另一只手通着孩子家长的电话。

“您好,是陆睿同学的爸爸吗?我已经把他送到学校门口了,请问您的车牌号是多少?”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

过了几秒,一个熟悉的声音。

“米初夏,别来无恙。”

盛夏的天气,这个声音,却让她浑身上下像是被泼了一盆冰水,

陆北业的声音一字一句地从那头传来,“陆氏大厦,你亲自把他送来。”

“如果有什么闪失,你知道什么下场。”

……

一路上,米初夏浑身都没有停止颤抖。

五年了,陆北业……回来了。

而且,他还有孩子了。

他竟然……有孩子了。

想到这里,米初夏唇角扬起一抹苦涩。车子不知不觉到了陆氏大厦。身旁四岁的小包子很懂事地说,

“米老师,辛苦您了。我爸爸很忙,所以只能麻烦您送我。”

“没关系。”

米初夏强颜欢笑地领着他进了电梯。这个孩子的脸……嗯,很像他。

66楼,总裁办公室。

米初夏带着小陆睿刚上楼,就有秘书周到地接走了小少爷。

她立即落荒而逃,谁知刚刚转身,就撞进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啊……”

她痛得低呼了一声,头发被男人撕扯,迫使她抬头看他,

“米初夏,我说过,我会让你为你的出轨,痛不欲生!”

米初夏立即下意识躲开他的视线,谁知她一躲,下巴直接被男人用力地扣住!

“唔……”

女人柔嫩的嘴唇立刻被咬出血腥味,

“五年了,玩了多少个男人,玩腻了么,嗯?”

米初夏知道他还在为她那句“腻了”耿耿于怀,颤抖出声,

“北业,其实五年前……”

“少废话!”

说完,他直接把她用力地禁锢在桌子上。

这次却是不同的姿势,他强行把她的双腿环在他的腰上,炙热贴着她的下身,

“北、北业,不要,这里是你的办公室……”

陆北业低头看着她,“办公室怎么了,你不就喜欢刺激的吗?”

米初夏浑身发冷,嘴唇吓成白色,“你,你儿子还在外面……”

“重要吗?”

他一边说着,再一次毫无征兆地直接进入了她!

“啊!”米初夏疼得眼泪一下就掉了出来,可是,这一次,陆北业却不像上次那样粗暴。

他似乎故意要看她孟浪的样子来羞辱她,米初夏很快就失去了自己身体应有的防线,可是他却一脸冷漠,

“怎么样,开心吗?”

“北,北业,不要这样……”

“呵,都成这样了,还说不要?”

……

米初夏感觉自己掉入了地狱。

即便身体感官正在经受着极大的刺激,然而心灵却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摧残。

足足三次,陆北业在这个地方又一回毫不留情地羞辱了她。

终于当她以为一切结束,她总算能离开的时候,陆北业慢条斯理地拿出了一个硬盘,

“刚才我都已经拍下来了,以后只要我想要,你随叫随到。”

相关文章:

《爱如潮水小说》啊老板在开会含起来,老板办公桌上放什么

漫游和舌滑有什么区别#忠犬文男主自闭

花心男人的心理~我找50岁单身女人过夜

老人头上长出牛角 难道要变异吗

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