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下面可直湿,把腿在张大点自述我被3p的全过程

2021-02-06 09:58 · 新商盟

第18章 钟馗开大

“您,您老人家,怎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费平单膝跪得笔直,浑身上下不住地颤抖,说话也结巴起来了,永不离手的两个钢球也脱手掉在了地上,滚落到了萧逸的脚边。

萧逸刚要弯腰去捡,费平马上爬了过去,捡起钢球儿,双手托着举过头顶,毕恭毕敬地呈了上去。

这一幕令现场所有人全都震惊得目瞪口呆,如果下巴足够长,完全能掉到地球的另一边去!

这在他们眼中,可能是有生以来所见过的最大的反转和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如果说这件事情,跟这个世界上有鬼,二者非要选择一个去相信,那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世上有鬼!

尤其是南宫翎羽,此刻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珠子都要脱框而出了!

这特么什么情况?铁掌费平竟然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邋遢青年下跪,这也太特喵的科幻了吧?

要知道费平可是南宫翎羽的老爹南宫城花了老本,才请动的武修者,许下的金山银山自不必说,

为了请费平南宫城不惜将自己手中30%的股份,以干股的形式转赠,这才将其请出山。

可打死也想象不到,这样一位大人物,竟然就这样跪了,跪了!

话说回来,这个青年究竟是谁?为什么铁掌费平见了他会像耗子见到猫一样?难道说这个小子有什么更厉害的后台?强大到费平也惹不起?

穆语涵也同样有着这样的疑问,铁掌费平的实力她是知道的,别说自己家惹不起,即便是“云天武馆”的韩啸也要给礼敬三分!

虽然同为武修者,但是韩老却没有费平的影响力大。

这并不是说韩啸没有费平的实力强,而是韩啸没有杀过人。

而费平拳毙T国拳王,掌碎云鸿石碑的事迹几乎家喻户晓。

尤其是一掌劈碎“云鸿石碑”的事情,当时可谓是震惊了整个江湖!

所谓“云鸿石碑”是历代习武之人必参拜的石碑,因为石碑上刻着的都是武功卓绝的前辈高人。

只有被世人所认可的习武之人的名字,才能出现在云鸿石碑上面。

而费平前去参观之后,并未在上面找到自己的大名,一气之下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掌震碎了石碑!

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也有一些不忿费平此举之人,前去找费平挑战,结果不是被费平的铁掌打伤就是打残,更有一个直接被震碎了内脏,回家之后不久就死了。

自那以后便没人再敢找费平的麻烦了,铁掌费平也因此而名动江湖。

可就是这么一个令天下武者惧怕的人,如今竟然直挺挺地跪在萧逸面前,大气都不敢喘。

“你的功力貌似又精进了不少。”萧逸摆弄着钢球,平淡地说道。

“小的不敢,都是托您老的福。”费平诚惶诚恐地回答。

“我吩咐你的事情都办好了吗?”萧逸说话的口吻,就像是长辈在说教晚辈,奇怪的是,竟然听不出一丝不和谐。

“小的正在办理,只是从泰山取10米乘16米的巨石再运到华山之巅……”费平面露难色。

“怎么?有困难吗?”萧逸追问,手中的钢珠有意无意地撞击了一下,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这一声似是敲在了费平的心脏上一般,吓得他马上跪伏了下去,额头上已然见了汗。

“小的不敢,没困难,没困难,小的一定会在您规定的时限内,重塑云鸿石碑,并将历代前辈的名字原封不动的刻在上面……”

听到这里,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青年让费平办的事情,竟然是重塑云鸿石碑!

只是从泰山取10乘16米的巨石已是万难之事,再将这么大的一块巨石完整无损的运到华山之巅,这难度系数可想而知。

“你起来吧。”萧逸的口吻如同地府的判官,仿佛一张一翕之间,就能左右费平的性命。

“是。”费平应了一声,规规矩矩地站了起来,但是仍是不敢抬头。

“费庆尧近来可好?”萧逸突然提到了一个大家不熟悉的名字。

“托您老人家的福,家父身体硬朗,如不是您老人家当初的点化,我们费家……”

“那些不提也罢……”

“是是。”费平连连点头,不敢在再多说半句。

“我并不是反对你入世谋生路,只是你今后在选择合作伙伴的时候,最好把眼睛擦亮一些,不要去结交一些心术不正之辈,莫要犯了当初的错误。”

萧逸说着扫了一眼南宫翎羽,后者吓得一缩脖儿,差点没尿出来。

如果说刚才萧逸对费平说话的口吻只是像是长辈,那么现在已经完全是一个长者在告诫晚辈了。

费平一直以来喜欢以“老夫”自居,现在却像一个承欢膝下的孩童,认真地聆听着长辈的训诫。

“是,是,谨遵您老人家的教诲。”

“好了,你去吧,今后的路,你好自为之,有句话叫做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你懂我的意思吗?”萧逸说着将两个钢球递还给了费平。

后者恭恭敬敬地双手举过头顶接了下来:“小的明白,您老慈悲,已经放过小人两次了,小人以后再犯,不劳您动手,自会提头相见。”

萧逸“嗯”了一声,便不再理会费平,起身来到了穆语涵的身边,挽住了她的胳膊,从高高在上的地府判官,转眼变回了嬉皮笑脸讨人嫌的模样。

“女神,看来舞是跳不成了,我送您回去吧。内个,您能不能高抬贵手,就别炒我鱿鱼了好不好?如果丢了这份工作,我真的连泡面都吃不起了……”

穆语涵早已经进入了“死机”的状态了,木讷地跟着萧逸在众人的注目礼下走出了鼎益国际酒店。

呆立当场的名流贵族,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本以为能看到铁掌费平一掌拍死冒失青年的壮观场面,没想到青年直接开挂,变身钟馗开了大,一顿疯狂吸睛,最终抱得美人归。

“这个青年到底是谁?跟仁鑫集团穆语涵到底是什么关系?现在开始去巴结仁鑫集团还来不来得及?”

这,成了今晚所有在场名流大佬们,彻夜不眠所思考的重大课题。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编辑短信息,准备紧急召开股东大会了……

第19章 最高的评价



一直到萧逸完全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费平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当他发现手中钢球上面,两个足足有一公分深的指印的时候,心底油然而生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待众人散去,南宫翎羽怯生生地凑到了费平面前,犹豫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费先生,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您还要称呼他老人家……”

“他的身份你不配知道,我也不敢说,就连我父亲都尊他为先生,我能称呼他老人家已经是诚惶诚恐了……”费平看向远方,眼神之中流露着向往的光芒。

“难道这小子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或者后台吗?我就不信光凭他自己这么年轻,在永铭市能掀起什么风浪!”南宫翎羽不忿地说道。

“给我闭嘴!”

费平大喝一声,吓得南宫翎羽一激灵。

“这一次老夫姑且不跟你计较,下次再听见你对那位不敬的话,不劳他老人家动手,我先撕了你的嘴!”费平说着一掌拍在了大理石茶几上,坚硬的理石寸寸断裂!

南宫翎羽吓得后退了几步,再也不敢出声,浑身不住地颤抖,想着这一掌如果拍在了他的身上,恐怕早已经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回去跟南宫城说,我们之间的合约到此终止,我会把之前的合同派人送到府上,从此两不相欠不再往来。”

费平说完,不等南宫翎羽回话,起身走了出去,此时的他已经有了人生的方向,那就是追寻那个人的脚步一直走下去……

“呸!还特么什么铁掌费平,我看就是废铁一块!竟然让一个小屁孩吓破了胆,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哼!要不了多久,就让你们这帮废物通通跪在老子的脚下!”

南宫翎羽的眼神由气愤慢慢转为阴狠,最后发出了恶毒的笑声……

劳斯莱斯幻影的后排座位上,穆语涵总算是缓过神儿来了,仔细思考了一下刚刚所发生的事情,忍不住开口道:“你到底是谁?”

“女神,你不是这么健忘吧?我刚才已经当众介绍过了呀,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挺长的,不太好背……”萧逸单手扶着方向盘,笑嘻嘻地回答。

“我没有再跟你开玩笑!”穆语涵严肃道。

“好吧,我叫萧逸,是你们医院尚未入职的一个清洁工,如果你看上我的话,我不拒绝聊一下婚姻大事。”萧逸从后视镜看了一下穆语涵生气的俏脸,笑得越发有兴致了。

“谁跟你聊什么婚姻大事!说,刚才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闯进来搅闹宴会?那些保镖为什么打不到你?你是不是会武功?还有铁掌费平为什么那么怕你?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有什么后台?到我们医院工作究竟有什么目的?”

穆语涵双手环胸,满脑子的疑问,连珠炮一般问了出来,而后直直地盯着后视镜中的萧逸,貌似不得到满意的答复,便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

萧逸没有回答,继续面带微笑,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好像刚才的那些问题一个也没听见。

“我在问你话呢!”穆语涵提高了声音,满脸不悦地呵斥。

“求人呢,就要有个求人的样子,哪怕是se诱一下也算是让我尝点甜头,你这样大呼小叫的,我敢保证你永远也得不到想知道的答案。”

“你……”穆语涵气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一个漂亮的漂移甩尾,萧逸将车停在了路边的停车位上。

“女神,刚才没见你吃东西,想必饿了吧?刘婶儿还没收摊儿,这回你有口福了。”

说着不待穆语涵反驳,自顾自地开门下了车。

“这里是哪儿?你怎么把车停在这儿了?喂,你去哪儿?”穆语涵开门跟了下来。

“如果你想得到答案,就跟我来。”萧逸神秘地扔下一句话,便带头钻进了喧闹的夜市儿。

夜市儿是个神奇的地方,有着无穷的魔力,每当傍晚来临,无数无所事事的老百姓,学生族或者想搓一顿儿的民工老哥,便会来此奢侈一把。

这里物美价廉,几十块钱就能从头吃到尾……

“刘婶儿串串香”是杨柳巷夜市的一处地摊儿小吃。

太阳不等落山,摊主便用简易的塑料布临时搭建类似帐篷的小房子,里面摆上一趟儿桌子,桌子中间便是一直持续不断加热的火锅。

客人可以依照自己的的口味儿选择菜品,然后放在热气腾腾的锅里面煮,煮熟以后蘸着各自喜欢的料汁儿吃。

萧逸自从经济大权被霸占了之后,便寻觅到了这处物美价廉的圣地,每当馋了的时候就来此过过嘴瘾。

“小逸,来啦,快,里面坐,还是老三样呗?哟,今天怎么穿的这么讲究,难不成相亲去啦?”刘婶儿一见到萧逸马上热情地打招呼。

“嗯,刘婶儿,今天多加一双筷子,让你猜对了,人都带来了,您给把把关。”萧逸轻车熟路地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穆语涵姗姗来迟,几乎是捏着鼻子钻进了这狭小的空间。

“这什么地方啊?”穆语涵禁着鼻子用手扇风,赶着扑面而来的水雾。

“敢带大小姐来的地方自然是人间至味,保证你尝过刘婶儿的手艺之后,流连忘返终身难忘。”萧逸乐此不疲地打着广告。

自从穆语涵进来之后,刘婶儿的眼睛就始终没离她,不为别的,就因为自从她生下来除了在电视上,都没有见过这样漂亮而且穿着如此华贵的女孩子。

尤其是那一身闪闪发亮的水钻,在夜幕的灯光下,格外的耀眼。

“小逸,你捡到宝了呢,这女娃不赖,身段好,人也美,尤其好生养呢。”刘婶儿用过来人的眼光上上下下审视过之后,给出了极高的评价。

刘婶儿越说穆语涵脸越红,对萧逸的恨意就越发明显,眼神如果能吃人,后者恐怕早已经尸骨无存了。

但是穆语涵越是如此,萧逸就越是觉得兴趣盎然:“女神,没听见吗?刘婶儿夸你呢,这可是长辈最高的评价呢。”

相关文章:

在学校游泳池游泳泳裤掉了,污男污女情侣头像

高贵美熟妇泄身,乱 色 小说 撕掉她的衣服

三级很肉很黄的小说,男人一晚上不停的要我的身体

【热门精选】富豪继承人小说在线全文章节目录

一天接30个客人是一起上吗/摸女朋友下边时她会痒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