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尽余生去爱你|(完结篇)/用尽余生去爱你大结局TXT

2021-02-06 12:09 · 新商盟

星锐集团十周年晚会,自然群星云集,其中更是不乏一些商界大佬,媒体们几乎倾巢而出,长枪短炮全都集中在了季修靳的身上。

季修靳坐在主席台中央,和一些商界大佬并排而坐,面带微笑,不时低语两句。

闪光灯不断亮起,“咔嚓咔嚓”的拍照声不绝于耳。

安婉的独舞在中间环节,十几分钟后,她穿着一袭水蓝色的雪纺古装裙出现在了台上,数十道灯光连同众人惊艳的目光,瞬间全部聚集在她身上。

她墨发高束,两侧璎珞随着曼妙的舞姿轻轻摇晃,窈窕身段轻盈,风姿卓越,一双黑黝黝的双眸水光潋滟,魅惑风华,饶是见惯了各种美女的大佬们,一瞬间也挪不开视线。

季修靳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的看着台上,两根手指不缓不慢的在桌面上敲着,眼底透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表演结束后,安婉匆匆卸了妆,趁着季修靳被媒体们围住采访的时间,偷偷上了二十九层,潜进了总裁办公室。

星锐的安保是江城顶尖的,没有人可以随便溜进总裁办公室,但是今天不同,这场大型活动几乎把所有的保安都调走了,此刻二十九层空无一人,一片寂静。

推开面前沉重的玻璃门,安婉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她悄无声息的走在厚重的地毯上,缓缓打量着四周。

季修靳的办公室十分宽大,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将屋子里映照的明亮通透,左侧放着一排真皮沙发,后面的墙壁上嵌着酒柜,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红酒;右侧摆放着一个宽大的办公桌,旁边立着一个书架。

整体风格简约却不失格调,细节处透露着低调的奢华。

安婉快步走到办公桌前,在一堆资料夹里快速翻找着。

如果季修靳真的是那个魔鬼,就一定会留下痕迹,也许能从他生活或工作的地方找到蛛丝马迹。

资料夹里一无所获,安婉又走到书架前快速翻找,除了一大堆工作资料之外,没有任何收获。

时间紧迫,季修靳随时都可能回来,眼看着时间不多了,安婉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一转头,突然发现旁边有一扇小门,应该是季修靳休息的地方。

她毫不犹豫的推门走了进去,刚要打开衣柜,恰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安婉一惊,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没想到季修靳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个时候再出去无异于羊入虎口,看着面前的衣柜,她一咬牙,钻了进去。

黑暗中,她心如擂鼓,耳边满是自己的心跳声,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缩在角落里。

走廊里,季修靳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正迈着修长的腿大步向办公室走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年纪不大,二十七八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身米色的西装,如墨般的长发散在两侧,怀中抱着一个资料夹,整个人干练利落,又不失风情。

推门而进,季修靳坐在沙发上,疲惫的捏了捏额角,问道:“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

女人是季修靳的秘书,叫Kate,她条例清晰,不紧不慢的说:“接下来还有半个小时的采访环节,中午在凯德莱大酒店和商界各位总裁共进午餐,下午四点飞往德国,去谈艾米电子的收购项目。”

季修靳早就习惯了这样高频率的生活,他起身向办公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我不想再看见那群媒体,通知下去,采访环节取消,还有,不允许任何一家媒体把我的照片泄露出去……”

正说着,他突然顿住了。

Kate诧异的抬头望去,只见季修靳正一动不动的站在办公桌前,垂眸望着上面的资料夹。

Kate扫了一眼资料夹,没发现什么异样,心头升起一丝疑惑,迟疑的问:“季总,您没事吧?”

“没事,”季修靳淡淡的收回目光,瞥了一眼旁边休息室的门,眼底闪过一抹了然,玩味的笑了笑,问:“对了,上次在公司大闹的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Kate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谁,说:“她怀孕后入职,上班没有半个月就要求休产假,人事部已经驳回了她的要求,准备起诉她了。”

“吩咐下去,就说我批准了,”季修靳淡淡的说:“怀孕了也怪不容易的,咱们作为大公司,多担待一些。”

Kate眼底满是诧异,不明白今天季总怎么了。

别人不了解季修靳,她却再了解不过。

季修靳表面上一副温和的模样,实际上骨子里却冷酷无情,心狠手辣,仿佛是一条冷血的毒蛇,任何但凡敢算计他的人,最后下场都会很惨。

以前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他不但让人事部驳回了诉求,而且还让法务部起诉,不但让那个女人赔偿了巨额违约金,而且放出话去,谁要是敢雇佣她,就是和星锐作对。

最后逼得那个女人没了办法,只好出国去讨生活,听说过的很凄惨。

正是因为有前车之鉴,人事部才没有上报,直接按照上一次的流程去办,没想到季修靳竟然让放过对方?

Kate跟在他身边多年,还是头一次见他善心大发。

不过她可不敢多问,应道:“好,我马上吩咐下去。”

“嗯,”季修靳两指敲击着桌面,说:“给贫困小学捐献物资的事情也要尽快落实,最好这星期之内办妥。”

“好。”

季修靳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饭店。”

听到这话,安婉悬着的心这才缓缓落地,可是还没来得及喘气,又听季修靳说:“稍等,我换一件衣服。”

安婉的心瞬间重新提到了嗓子眼!

后背顿时冒出一层冷汗!

她这么大一个活人躲在衣柜里,季修靳怎么可能看不见?

安婉大脑一片空白,脑中只剩下三个大字:完蛋了!

季修靳是什么人?

要是被他发现了,后果可想而知。

一瞬间,各种凄惨的下场从脑海中闪过,安婉如坠冰窖,脸色苍白如纸!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衣柜前,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季修靳站在衣柜前,看着面前紧闭的柜门,嘴角缓缓扬起一抹嗜血的冷笑。

好似猫捉老鼠般,透着一丝趣味。

短短的几秒钟,对安婉来说,仿佛有一个世纪般漫长。

就在她以为自己这次肯定完蛋了的时候,突然听到季修靳的声音响起:“算了,时间来不及了,不换了,走吧。”

说完,脚步声向门口走去,渐行渐远。

直到外面彻底没了动静,安婉才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残余的恐惧,短短几秒钟,惊心动魄,可以说是险象环生也不为过。

她仿佛失了魂一般,怔怔的站在原地,好久回不过神来。

不可能,那个魔鬼睚眦必报,心狠手辣,绝对不可能如此善心!

如果是那个魔鬼,一定会对讹诈他的孕妇赶尽杀绝,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放过!

难道……真的是她认错人了?

安婉失魂落魄的回到家,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上,把自己缩成一团,脑中一团乱杂。

直到顾康宁回来,她才渐渐回神。

“我在电视上看到你跳舞了,”顾康宁把包放在桌子上,走过来将她揽进怀里,嘴角挂着一抹浅笑,骄傲的说:“我们婉儿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谁都没有你好看。”

安婉静静的靠在顾康宁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仿佛有一股清凉的泉水从心田缓缓淌过,瞬间冲散所有的烦躁。

她伸手搂住顾康宁的腰,习惯性的在他胸口蹭了蹭,撒娇的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顾康宁把她的手放在心口,笑道:“不信你摸摸,看我有没有骗你。”

安婉察觉到他今天心情不错,仰起脸问:“工作的事情办得怎么样?”

他朗笑道:“简直不能再顺了,你猜我这次去遇见了谁?我的大学同学,张安,那小子现在混得特别好,在星锐集团人事科上班,我还没有开口,他就主动递过来了橄榄枝,那可是星锐啊!”

说起星锐,顾康宁显然很激动,兴奋道:“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进星锐,可是却都进不去,进星锐工作简直难如登天,以前我连想都不敢想,没想到竟然天上掉馅饼,偏偏还砸到了我的头上!”

他哈哈大笑,前所未有的开心:“星锐的工资比现在这个公司高了三倍,等我赚了钱就给你买大房子,再也不让你住出租屋了。”

听到星锐两个字,安婉的心咯噔了一下。

那是季修靳的公司。

怎么会这么巧?

偏偏在这个时间,偏偏是星锐!

如果季修靳真的是那个魔鬼,现在应该已经认出她了,用点小手段摆布她身边的人,简直易如反掌。

可季修靳那一脸的茫然和疑惑,又不像是装的,况且,他为刀俎,她为鱼肉,他没有理由在她身上浪费精力。

可不知道为什么,安婉心里总是感觉有点不安。

“婉儿?”顾康宁疑惑的看着她:“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安婉抓住他的胳膊,迟疑了一下,说:“康宁,你能不能不要去星锐?”

“为什么?”顾康宁诧异的问。

她说不出理由,只好利用女人的优势,撒娇的说:“我不喜欢星锐……”

顾康宁失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进星锐上班吗?如果不是我有老同学恰好在人事科,以我的资历,恐怕这辈子都进不去。”

安婉也知道,这个机会对顾康宁有多珍贵。

他说的没错,像他们这种没有背景的小人物,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机会进星锐工作。

可是,她心里真的很不安,总觉得一切太过于巧合。

“康宁,”安婉拉住他的手,苦苦劝道:“我觉得你现在的工作也很不错,没有什么压力,不但轻松,而且时间又宽裕,能早点下班回来陪我,你不要换工作好不好?”

“赚的钱那么少,轻松有什么用?”顾康宁叹气道:“我不怕吃苦,就怕你跟着我吃苦,我想赚很多很多的钱,让你在家做全职太太,再也不用那么辛苦的去上班。”

“我不觉得辛苦,不管住在哪,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就知足了。”

安婉说着抬头看他,恳求道:“要不你再找找,看看有没有其他合适的地方,不要去星锐好不好?”

“婉儿,”顾康宁眉头微皱,不解的看着她:“你一向识大体,也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孩,为什么偏偏不让我去星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安婉心头一跳,脸上闪过一抹慌乱,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我怎么可能有事情瞒你,我只是觉得星锐人才济济,担心你压力太大。”

“不会的,”他释然的笑了笑,将她搂进怀里,说:“要是连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我还怎么给你想要的生活?放心吧,婉儿,我一定会给你最好的生活!”

安婉靠在他胸口,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心里涌起一阵前所未有的满足。

她心底喟叹一声,这个机会对他来说确实很珍贵,她不能太自私,因为自己的一点担忧,就让他放弃如此宝贵的机会。

算了,顺其自然吧。

但愿是她想多了。

接下来半个月,安婉都早出晚归,踏踏实实的工作。

尽管她迫切的想弄清楚,季修靳到底是不是那个魔鬼,但她知道,凡事不能操之过急,如果季修靳真的是那个魔鬼,任何一个细小的纰漏都会让她满盘皆输。

甚至,有可能重回地狱。

季修靳只手遮天,她绝对不能莽撞。

自从小刘的事情过后,就再也没有人敢乱嚼舌根了,这半个月来安婉过的异常顺利。

这天一大早,她刚到舞蹈团,就被团长叫进了办公室。

她一进去,陈铭就喜笑颜开的说:“你上次表现特别好,好几个舞蹈团都在打听你,还有几个电视台想邀你去做节目,你可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安婉笑笑:“都是团长栽培的好。”

“行了,咱们之间不用说这种客套话,你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全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陈铭起身走到她面前,迟疑了一下,说:“我叫你来,其实是有点私事找你。”

“您说。”

陈铭脸上闪过一抹不好意思,却还是直言道:“今天晚上有个晚会,我想邀请你做我的女伴。”

安婉脸上闪过一抹诧异,随即苦笑着拒绝:“团长,您知道的,我不喜欢那种热闹的场合,而且,今天晚上顾康宁会提前下班,我答应了他早点回去。”

提起顾康宁,陈铭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失落,他勉强笑笑,说:“知道你们恩爱,但今天的晚会你还非去不可,有好几家电视台的制作人会到场,我想把你介绍给他们,对你以后的发展大有帮助,机会难得,安婉,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如果放在以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可是想到顾康宁为了多赚一点钱,每日不辞辛苦的样子,她就开不了口。

她要是能多赚点钱,顾康宁也不至于那么辛苦。

想到这,她动摇了,犹豫了一下,点头应道:“那好吧”

见她答应,陈铭好似松了口气,咧嘴笑了,拿出一套黑色的晚礼服,说:“一会晚上你把这个穿上,让化妆师给你弄个造型,我开车带你过去。”

“好。”

安婉起初会以为顾康宁会不高兴,毕竟这段时间他们都很忙,早出晚归的,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却连一起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今天好不容易空出时间来,她却爽约了。

可是没想到一听说对她事业有帮助,顾康宁立马就答应了,而且还叮嘱她好好表现,如此,安婉倒也放心了。

夜幕徐徐降临,缓缓笼罩整片天空,漫天星辰仿佛洒落一地的银钉,在夜空中闪闪发亮,月光温柔,清风徐徐。

华灯初上,霓虹灯光次第亮起,将整座城市映照的宛若琉璃世界。

八点整,陈铭带着安婉准时到了白天鹅大酒店。

门前早已停放着各式豪车,巨大的喷泉中央,两只石雕天鹅交颈而卧,姿态亲昵。绕过喷泉,拾级而上,高挑的门厅与气派的大门出现在眼前,光华涌动,尽显雍容华贵。

虽然陈铭身价不低,但在这群大佬面前,仍旧显得微不足道。

上流社会阶层分明,每个阶层都有自己的圈子,像陈铭这种的,还不足以融进上流社会。

不过好在他们今天的目的是结识一些制作人,对上流社会的圈子并不感兴趣。

安婉跟在陈铭身侧,正在跟几个制作人寒暄,突然听到门口一阵喧哗,好似有什么大人物到了,混乱中,不知道谁高声喊了一句:“季修靳来了!”

她的呼吸顿时一滞,转头向门口望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在众人的拥簇下,大步走了进来,季修靳棱角分明的脸庞出现在视野里。

他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整个人越发显得修长挺拔,器宇轩昂,脸上依旧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意,整个人温和的仿佛暖阳,让人如沐春风。

季修靳众星拱月般,在一片闪光灯中,缓步向大厅里面走去。

见她盯着季修靳看,陈铭笑道:“季修靳真是老天爷的宠儿,实在是让人羡慕。”

安婉回头看他,轻笑一声:“你也不差。”

“比起季修靳可就差远了,”陈铭苦笑道:“季修靳年纪和我差不多,但是成就却比我大多了,年纪轻轻就身家百亿,更是把星锐集团拓展到了如今的规模,实在是让人钦佩。”

安婉的目光落在季修靳身上,沉默不语。

陈铭显然对季修靳很崇拜,滔滔不绝的说:“最重要的是,他跟那些追逐名利的商人不同,他不但捐助了很多贫困小学,而且还成立了慈善基金,用特定的一笔收入去帮助穷人,真的很有善心。”

人群中,季修靳单手持杯,跟一旁人的言笑晏晏,安婉目光复杂的望着他,心头思绪万千,难道真的是她猜错了,季修靳跟那个魔鬼无关?

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魔鬼,除了残忍和冷酷之外,绝对不会有善心这种东西。

她磨磋着手中的酒杯,脑中渐渐浮现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既然老天爷把这个机会送到了她面前,那她就绝对不能错过,今天无论如何,她都要弄清楚,季修靳到底是不是那个魔鬼!

安婉摸了一下随身携带的小包,指尖触到了一个粉末状的东西,心下稍安,还好,东西还在。

这包粉末状的东西是迷药,她很早之前在网上买的。

既然季修靳的后背看不出异常,那她就要亲自去证实一下,他的后背是不是如肉眼所见的平整光洁。

她要亲手摸一摸季修靳的后背。

就算是再完美的手术,也不可能一点疤痕都没有,只要用手一摸,她就能确定季修靳到底是不是那个魔鬼。

但季修靳是什么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让她去摸,虽然安婉还没有计划好这件事该怎么去实施,但她觉得自己需要一点辅助的东西,例如迷药之类的,所以便一早备好了,只缺一个合适的机会。

现在,这个机会来了。

相关文章:

bl双性爽浪受*打屁股沟,瓣,眼

美女菊门调教小说:趁我睡着的时候添下面

天猫上的家电怎么样,天猫精灵支持哪些家电

《盛世邪医混都市》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在农村玩娘俩小说 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_嫂子的秘密花园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