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要死了好涨太大太长了**耽美高h文|无敌魔婿

2021-02-06 14:07 · 新商盟

约见国民老公

  张鹏飞带着女大学生丁宁离开片场到了车上。

丁宁想着刚才张鹏飞为自己出头,心中感动不已。道:“张大哥,刚才谢谢你。”

“不用谢,没有你我也会打那个王姐。”张鹏飞道。

“这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和吴总吵起来,是我连累了你。”丁宁道。

“行了,你就别哭哭啼啼了。”张鹏飞道:“你有这功夫还不如给我想一下上哪儿去找林菲儿。”

“你真的要去找林菲儿?”丁宁惊讶的看着张鹏飞。

张鹏飞道:“不然呢?你认识她吗?”

丁宁摇摇头。

“那你知道她最近的行程吗?”

丁宁摇摇头。

“张大哥,你不会是想去堵人家吧?”丁宁惊讶道。

张鹏飞伸出手指认真道:“注意你的措辞,不是堵,是请。”

丁宁摇摇头。

张鹏飞正一筹莫展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鹏飞哥哥,你在哪儿呢?我去接你。”手机一接通,樊玲就高兴道。

张鹏飞道:“不好意思樊玲,我这几天有些事情,恐怕去不了了。”

“哦,这样啊。”电话里,樊玲有些失落,片刻之后,樊玲又问道:“那鹏飞哥哥你有什么事情,说不定我还能帮上忙呢。”

张鹏飞无奈,只好想找林菲儿拍戏的事情告诉了樊玲。

“娱乐圈的事儿啊。”樊玲语气有些迟疑。“不好意思啊鹏飞哥哥,我不太认识娱乐圈的人。”

“没关系。”

“不过,我认识一个人了,他可能帮得上忙。”

“谁。”

“王云聪。他最近倒是跟娱乐圈挺熟的。”樊玲道。

王云聪?

张鹏飞不太认识王云聪这个人,看向旁边的丁宁。丁宁兴奋的张牙舞爪,一个劲儿的点头道:“可以可以可以,就他就他就他。”

“鹏飞哥哥,你旁边是谁?”樊玲突然问道。

“等会儿我带她一起去,你先联系王云聪。”张鹏飞道。

“哦。”樊玲语气失落的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丁宁道:“张大哥,你不认识国民老公王云聪吗?”

“又不是我老公,我干嘛要认识他?”张鹏飞无语道。

丁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张大哥,没想到你这么幽默。”

张鹏飞无奈耸肩,这时候,樊玲的电话也来了,告诉张鹏飞她已经约好了王云聪,王云聪刚好在滨海的缪斯酒吧,约了一会儿见面。

张鹏飞挂了电话,直接带着丁宁去了缪斯酒吧。

一下车,就看到了一身休闲装,戴着鸭舌帽的樊玲。

“鹏飞哥哥,在这儿。”樊玲跳起来挥着手道。

张鹏飞带着丁宁走了过去,樊玲上下打量着丁宁,夸赞道:“这位是谁?长得真好看。”

张鹏飞主动介绍了一下丁宁,樊玲暗暗松了口气,带着两人进了酒吧。

昏暗的环境,炫目的灯光。一群人摇头晃脑,觥筹交错。

“今晚,全场的消费由王公子买单!”DJ一阵节奏感强烈的音乐,酒吧的气氛推向了顶点。

“樊玲,樊玲!”

三个人正找着王云聪,就见酒吧的一个包厢里,一个男子正喊着樊玲的名字朝樊玲招手。

“这个就是王云聪。”樊玲介绍道。

王云聪主动走了过来和樊玲打个招呼,目光落在旁边的张鹏飞身上。

“这谁啊?”

国民老公的危难

  “草特么的,老子最讨厌这种耍大牌的戏子,有一帮子脑残粉还真当自己就高人一等了。她不就是刘飞养的蜜吗?”

到了包厢里,张鹏飞一说,王云聪就气的拍案而起,嘴里骂骂咧咧的,拍着胸脯道:“这事儿你不用管了,就包在我身上,不把她臭丫挺的搞死,老子就别混了。”

张鹏飞听得哭笑不得,他来这可不是为了报仇雪恨的,而是来找王云聪帮忙的,不过从这短暂的接触,张鹏飞还是挺认可王云聪的,为人性如烈火,豪爽仗义,但也有那些富二代的通病,为人傲慢,张狂。

樊玲拉住继续骂街的王云聪,道:“老王,你先别发表演讲了,来找你不是让你骂街的,是有事儿找你。”

“什么事儿?”王云聪道。“你尽管说,能办的咱们办,不能办咱们想着法儿的办。”

樊玲把张鹏飞得罪了杨紫涵,要找林菲儿拍戏的事儿说了。

“这样啊?”王云聪想了想,让他带来的美女把音乐关了,直接走到一边打了个电话。

两分钟后,王云聪走过来给了张鹏飞一个地址,道:“已经安排好了,你明天可以去找她,但是能不能谈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张鹏飞道:“不管成与不成都要感谢你。”

王云聪靠在沙发上摆了摆手。

张鹏飞道:“你什么都不缺,我也没什么好报答的。就给你算上一卦,不敢说逆天改命,趋吉避凶罢了。”

王云聪哈哈大笑,指着张鹏飞道:“樊玲,你这朋友还会算卦?”

“鹏飞哥哥可厉害了呢,什么都会!”樊玲双手托腮看着张鹏飞,一脸自豪道。

“好,那你就给我算上一卦。”王云聪靠在沙发,翘着二郎腿晃晃悠悠道。

张鹏飞看他满不在乎,不禁扯了扯嘴角。他本不想算这一卦,但从王云聪的面相来看,他眉宇间黑气萦绕,最近应该有不顺遂之事。

张鹏飞让服务员找了六枚五角硬币,放在手心摇晃了几下洒在桌子上。

“怎么样?算算我什么时候能发财?”王云聪道。

他一说完,包厢里十几个姑娘都笑了起来,谁不知道王云聪是首富之子,家里富可敌国。

“你什么时候发财我不知道,但你什么时候破财我倒是一清二楚。”张鹏飞道。

王云聪一听,表情顿时凝固,猛然坐直身体,看着张鹏飞道:“什么意思?”

张鹏飞道:“卦象现实,盛极必衰,你家最近有破财之灾,恐怕是投资方面受不可抗因素出了问题。”

十几个姑娘听了都哈哈大笑,王云聪家是做房地产的,又位列国内首富。生意好的如烈火烹油一般,房地产也是居高不下的暴利行业。怎么会有破财之灾?恐怕是这张鹏飞想跟王云聪交朋友,故弄玄虚罢了。

却不知,王云聪立刻起身,赶走了十几个一直嘲笑张鹏飞的姑娘,骂道:“都特么笑什么?搞得老子一点心情都没有,滚蛋。”

十几个姑娘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出去。

包厢里只剩下樊玲和丁宁两个外人,王云聪的语气顿时软了下来,拉着张鹏飞的手,近乎哀求道:“不瞒你说,我家里的生意确实出了问题,本来招标拿下来的一块规划地铁旁的地王,结果半个小时得到通知,地铁改道,那块地王价格直接腰斩了。我家前期投入的进百亿一下打了水漂,现在是进退两难。”

王云聪拿出手机给张鹏飞看看他刚收到的消息。

张鹏飞摇着头摆了摆手。

“张哥,你有办法算到肯定知道破解之法,请您一定要帮我这一回。要是我王家度过这个难关,以后但有吩咐必定全力以赴。”王云聪说着,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像王家这种巨富,说是首富,但钱多是在股市上面,若一个项目弄不好,引起股市震动,那损失的就不是几百亿那么简单了,说不定资金链条一断,商业帝国崩盘都有可能。

张鹏飞想了片刻道:“一日一卦,今天这一卦已经算了。如果想知道破解之法的话,明天中午来找我。”

相关文章: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两个人互相纠缠

孕夫边干边生,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穿裙子真空出门做地铁|污小说短篇/绳结上的花朵

腰带反绑双手 从后进入_妹子教你黄瓜的正确使用方法

撅高姜罚,撅高|分开打肿姜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