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纯肉质量好文**乱肉肉短文合集*|无敌魔婿

2021-02-08 12:37 · 新商盟

家庭聚会

  张鹏飞余光一看,从里屋走出一个满头银发长须的老者,一身长袍,戴着一个眼睛,面沉如水。

“师傅。”陈秋忙鞠躬道。

“小姐来了。”老者朝着长发少女微微颔首,瞥了一眼陈秋道:“多大岁数了,还这么轻浮孟浪。”

“是,徒儿知错。”陈秋低着头,仿佛受到强大的威压一般,大气都不敢喘。

老者走到张鹏飞面前,和颜笑道:“小徒学艺不精,贻笑方家了。可否让老头子看上一看?”

张鹏飞也想试试老头的深浅,将檀木盒子递给了老者。

老者双手接过盒子放在桌上,突然眼前一亮,拿起盒子自己看了看。

长发少女见状,忙问道:“唐老,可是有什么不对?”

“巧夺天工,简直巧夺天工。”唐老连连咂舌,道:“小秋,去把我屋中的匣子拿来。”

陈秋忙去屋子里拿出一个方匣,唐老道:“如果我所料不错,这是明武宗时候豹房的东西,工部奉旨所造,名叫七巧盒,外表只是个盒子,其实内含机关。”

说着,唐老从自己的方匣子中拿出一块抹布沾了点不明药水,在盒子上一抹,盒子上顿时露出一块图案。

唐老忙打开盒子,在盒子底部用手按了几下,只听得啪啪几声,盒子底部顿时打开了,露出一枚光彩夺目的宝石戒指。

长发少女看着张鹏飞道:“一千万!”

张鹏飞扯了扯嘴角,从盒子中拿起宝石戒指,怪不得刚才感应不到盒子中的真气,原来这才是宝贝。

“戒指我拿走,盒子送你了。”张鹏飞摆摆手转身走了。

长发少女拿着锦盒,连忙追了上去,却发现张鹏飞早已没了踪影。

张鹏飞开车回到家,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他轻手轻脚的上了楼,却发现吴小乔正抱着双手坐在沙发上。

看到张鹏飞回来,吴小乔瞥了他一眼,视而不见。

张鹏飞径直朝自己的小房间走去,就听到身后吴小乔道:“等等。”

张鹏飞转过身,疑惑的看着吴小乔。

“明天去爷爷家,有很多亲戚,你还去吗?”吴小乔看也不看张鹏飞一眼。

“你怕我去了给你丢人?”张鹏飞反问道。

“你……”吴小乔回过头瞪了张鹏飞一眼,又转过头道:“你随便。”

“哦,我知道了。”张鹏飞神色淡然的点了点头,回到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吴小乔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张鹏飞紧闭的房门,把抱枕狠狠摔在沙发上,踢踢踏踏的回了自己房间,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了。

楼下,刚刚从医院回来的吴峰听到楼上两人的交谈,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掏出手机,给秘书打了个电话。

“小李吗?看看小乔身边还有什么职位,给张鹏飞留下。”

挂了电话,吴峰心中思绪久久不能平息。

第二天一大早,吴峰就叫上了张鹏飞,要他一起去父亲吴天德家。

张鹏飞看了一眼吴小乔,后者哼的一声钻到了车里,显然是极为不情愿。

张鹏飞正想推脱,见吴峰眼神热切,也不好拒绝。另外,他也想去看看吴小乔的爷爷了,吴家之人多对自己成见很大,唯有那个年过八十但仍然精神矍铄的老人对自己青眼相加,每次见面都要拉到身边说上几句话,让他在十年屈辱之中感受到些许温暖。

张鹏飞坐上吴峰的车到了吴家老院。这是一个三层的洋楼别墅,在滨海市最有名的温泉度假村滨海庄园之中,竹林环绕,野趣盎然。是当初吴老爷子开发滨海庄园的时候特意留下来给自己养老的,平时只有他和小儿子吴山一家一起住。

吴老爷子两子一女,长子吴峰接管家族企业,长女吴琳早年移居国外,近几年才回国发展。小儿子吴山喜爱古玩字画,经常跟一些古董行里的人在一起,日子过得也算是逍遥自在。

到了二楼,姑姑吴琳和女儿女婿都已经到了,跟小婶儿一起拉着吴小乔夸赞新娘子真漂亮之类的。

“爸和二弟呢?”吴峰问道。

“爸在屋里呢,二哥不知道干嘛去了,新女婿来了也不知道看一看。”吴琳看着张鹏飞,啧啧道:“听说哑巴会说话了,大家都惊讶坏了,我是昨天忙,没有顾得上去现场看。”

婶婶和小乔表姐都哄笑起来,看景儿似的上下打量着张鹏飞,张鹏飞面无表情的端坐着。

等到了吃饭的时候,吴老爷子才从房间里出来。三杯酒下肚,吴老爷子放下酒杯道:“今天一为鹏飞和小乔完婚,了却我二十年的心愿,以后我就是闭眼也能去见鹏飞他爷爷了。”

“爸,大喜的日子说这些干嘛?”吴琳埋怨道。

吴老爷子呵呵一笑,继续道:“再就是鹏飞能张口说话,赵家的子弟果然是非同凡响,我吴家确实是高攀了。鹏飞,我敬你一杯!”

在座众人皆是大惊,吴老爷子白手起家,挣下这一份家业。平时为人倨傲,几个子女小时候见了都老鼠见猫一样害怕,长大了之后也不曾得到父亲只言片语的鼓励宽慰。这一个倒插门儿女婿竟能让吴老爷子主动敬酒。

而且,吴家确实是高攀了之语也是真真切切听到众人耳朵里。

张家一个破落户,张鹏飞父母更是在他十岁那年意外失踪,若不是吴老爷子暗中接济,他张鹏飞能不能活下来还另说,怎么会高攀?

吃完了饭,等吴老爷子上楼了,一家人坐在客厅里闲聊天。

“张鹏飞,你早不开口晚不开口,偏偏婚礼现场的时候能开口说话,还真是奇迹啊!”姑姑阴阳怪气道。

表姐也问道:“张鹏飞,你现在能开口了就算是正常人了,现在做什么工作?”

张鹏飞道:“目前还没工作。”

“呦,那就是在家吃软饭喽。”姑姑撇嘴道:“小乔现在是大明星,一个电视剧几百上千万。男人一分钱不挣可不行,像我们家刘文峰,在佳士得拍卖行当高级鉴定师,一副画的佣金都几十上百万。男人,就得有担当,有魄力。”

“这么多呢?”小婶儿惊讶道:“吴山平时也倒腾这些古玩字画,文峰这么厉害,可以帮忙鉴定一下。”

“没问题!”姑姑拍着胸脯替女婿保证着。

小婶儿一拍大腿,又道:“小乔,我娘家侄子刚从华尔街回来,现在在国内一家网络公司当高管,年薪千万,人又长得又高又帅,赶明儿给你介绍介绍。”

吴小乔看了张鹏飞一眼,见他一言不发,心中不由得气恼。

姑姑看吴小乔的眼神,撇嘴道:“这婚姻啊,就得门当户对,自己又配不上,又拖着不放,这种人心眼得有多坏啊。”

这几乎已经点名道姓了,但张鹏飞依然一言不发,置若罔闻。

吴小乔暗道真是个窝囊废,起身就要出门。

“小乔,怎么走了?”吴小乔刚要出门,就看到二叔吴山带着一位唐装老人走了进来

鉴宝之争

  “这位是我的老师,唐金阳唐大师,古董鉴定方面的专家。”吴山一进门,就跟家人介绍道:“我最近刚收了一件东西,所以特意把唐大师请过来看看。”

姑姑女婿张文峰一见到唐金阳,立刻从沙发上坐起来,双手握住唐金阳的手道:“唐大师您好,您还记得我吗?”

“你是……”唐金阳皱眉看着张文峰。

“你曾经给我们讲过课,我现在是佳士得拍卖行的高级鉴定师。”张文峰道。

唐金阳呵呵一笑,拍着张文峰的肩膀道:“好好好,后生可畏。”

“唐大师说得对,年轻人啊,就是应该趁年轻干一番大事业,多认识一些像您这样的人物。”姑姑嘴里说着,眼睛瞥着坐着角落一直不说话的张鹏飞道:“一点本事没有,整天想着躲在女人屁股后面吃软饭,算什么男人?”

几个人听完,目光都落在张鹏飞身上。

“张先生,您……您也在这儿。”唐金阳注意到张鹏飞,顿时喜出望外,排开众人,直接小跑过去,双手给张鹏飞握手。

张鹏飞懒洋洋的站起来,伸手和唐金阳握了握手。“你好,唐大师。”

“惭愧惭愧,在您面前我哪儿敢称大师。”唐金阳谦逊道:“我还有很多问题想给您请教一下,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众人惊的下巴都快掉了,唐大师居然会跟张鹏飞这个窝囊废这么客气?

吴山道:“唐大师,您认识张鹏飞?”

唐金阳呵呵笑道:“和张先生算是有一面之缘。”

唐金阳将那天檀木盒的事儿说了出来,笑道:“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眼力,前途不可限量啊!”

姑姑本想恶心一下张鹏飞,抬高女婿张文峰,却没想让女婿给张鹏飞做了垫脚石。她撇嘴不屑道:“他会什么古董鉴定,也就是瞎猫碰见死耗子罢了。”

吴山看着张文峰古井无波的眼神,暗暗点了点头。唐金阳在古董行浸淫多年,看古董和看人的眼光一样,绝对错不了。

“小山,你不是有珍贵藏品吗?也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啊!也让我们看看张鹏飞到底有多厉害!”吴琳皮笑肉不笑道。

吴山笑着就要推脱,架不住几个人一再要求,只好从书房拿出一幅画来。

张文峰想显示自己,上去就要鉴定,被吴琳一个眼神给拦住了。

吴琳撇着嘴道:“文峰,你那么着急干嘛?万一你鉴定完了有人想浑水摸鱼,跟着你说怎么办?”

这话明显就是针对张鹏飞了,他扯了扯嘴角,起身拿起画,刚展开一半画轴便道:“这是真迹!”

“这就完了?”吴琳撇嘴不屑道:“要是这就算鉴定,那以后随便找个阿猫阿狗就可以当鉴定大师了。”

“我就说是瞎猫碰见死耗子,没想到一下子就露馅了。”吴琳道:“文峰,还是你来吧。”

张文峰打开画轴,拿出随身携带的放大镜道:“明代唐伯虎的仕女图,啧啧啧,这可是价值连城啊。不过……这是清末的仿品,是赝品,你看着着墨和画风,古板匠气,哪有一丝江南四大才子的肆意洒脱?”

吴小乔表姐听了洋洋得意,看着默不作声的张鹏飞道:“这才叫鉴定!比那些信口胡说的厉害多了。”

吴山一看自己买回来的赝品,脸色顿时黑了下来,把希望放在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唐金阳身上。“唐大师。”

唐金阳拿过画轴,仔细看了一会儿,正准备说话,突然眉头一皱,又伸手摸了摸画的用纸,顿时恍然。

“这画儿……是真的!”唐金阳捻着胡须道。

“真的!”

张文峰顿时脸色通红,吴小乔的表姐脸上顿时也有些挂不住,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张鹏飞。

“不过……这是画中画,表面上一层是仿制的赝品,真迹在下面。这画中画也差点让我打了眼,其中真迹也只不过是清末不知名画家张全中临摹唐伯虎所做,比表面上这幅值钱一些,也算不上价值连城。”

“那就还是假的喽!”吴琳松了口气。

紧接着瞥了一眼张鹏飞,皮笑肉不笑道:“张鹏飞,这唐大师和高级鉴定师都鉴定是假的了,你怎么说?”

张鹏飞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吴小乔表姐道:“妈,张大师现在正想着怎么解释呢,偏偏你这么没眼色,非要拆穿人家的西洋镜。”

小婶儿也哼了一声道:“一家人面前还故弄玄虚,我看他连哑巴都是骗人的,还是文峰为人真诚。”

张文峰压根没有看出是画中画,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能露怯,他呵呵一笑道:“我一向是有一说一的,这幅画中画也差点让我栽了跟头,不过好在多年的鉴定经验让我多注意看了会儿。”

“哼,比那些没什么本事就知道滥竽充数的人强多了。”吴琳道。

吴山见众人如此说张鹏飞,不禁皱了皱眉头,他不相信唐大师看人的眼力会如此差劲儿。而且,从他一进来看张鹏飞的神态就猜测他绝对不像是家人所说那么不堪。

“鹏飞,现在你怎么说?”吴山问道。

张鹏飞不假思索道:“真的!”

“真是死鸭子嘴硬!我看你是哑巴时间久了,不说话能急死!”吴琳冷着脸道。

张鹏飞径直起身,拿过吴山手中那副画,直接摔到了地上

相关文章:

怎样把女朋友摸到忍无可忍|怎么接吻我是女生初吻

爆乳拉拉队长带着眼镜_肉奴被灌满浓精

古风美文《宠冠天下:王妃不好惹》 墨夜行、颜汐月在线

口爱: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办公室里里的性受故事

用一段文字让我湿*大叔你那里又硬又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