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好棒好深啊给我快要到了*用力舔 别停*

2021-02-08 14:59 · 新商盟

内藏玄机

  众人皆是大惊,半晌才反应过来。

吴琳先骂道:“张鹏飞,你是不是神经病?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就敢撒野。”

吴琳女儿也附和道:“真是的,大家不过是给你提了一些中肯的意见,不让你以后再这么骗人,你至于恼羞成怒吗?”

吴小乔小婶儿忙跑过去拿起了画,指着张鹏飞道:“张鹏飞,这画多少钱你一分钱都不能少。”

张文峰忙去拉着小婶儿,宽慰道:“小舅妈,你别生气,张鹏飞也就是太年轻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拆穿西洋镜,心里有些不平衡是正常的。嗨,只是可惜了这幅画,本来还能卖个十几万的,现在……估计不值钱了。”

张文峰不说还好,他一说完吴小乔小婶儿更是恼恨张鹏飞。

连吴小乔的父亲吴峰这会儿也被张鹏飞的举动给弄蒙了,按理来说,张鹏飞不是这么冲动的人,怎么如此失态?

他厌恶的看了一眼张鹏飞,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吴山沉着脸道:“张鹏飞,你现在给我一个解释,要是没有的话,现在请你立刻出去。”

张鹏飞扯了扯嘴角,弯腰捡起画,从装裱的画轴中扣了一下,画轴的头上居然可以打开。张鹏飞从里面拿出一个卷着的画递给了唐金阳。

众人愣了一下,唐金阳看到张鹏飞打开画轴的举动之后大惊失色,忙接着卷着的画,小心翼翼的打开。

片刻之后,唐金阳口中喃喃道:“真迹,是真迹!这真迹居然会藏在画轴之中,实在是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唐大师,这……怎么回事?”吴山忙问道。

唐金阳拿着画道:“唐伯虎的仕女图真迹,这话上面还有祝枝山的题字,当真是不可多得的国宝,国宝啊!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此真迹,实在是死而无憾!”

唐金阳越说越是激动,竟然朝着张鹏飞九十度弯腰鞠了一躬。“张先生,亏得老头子痴长这几十岁,竟然……竟然……请受老头子一拜。”

众人都是傻愣愣的看着这画风突变的画轴中画,唐金阳主动解释道:“画的装裱一般分为精装和简装,像画中画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但是像这种在画轴之中装上机括的,老头子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想到这国宝居然藏在这个地方。”

唐金阳连连摇头苦笑,对张鹏飞更是执弟子礼,一口一个张先生,赞不绝口。

刚刚还言语嘲讽张鹏飞的几个亲戚彻底偃旗息鼓,特别是刚刚还接受众人夸赞的张文峰,这下彻底被打脸,红着脸退到了一边,眼神怨毒的看着张鹏飞。

张鹏飞转过头,四目相对,扯了扯嘴角又不屑的转到了一边。

只这一个眼神,张文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中对张鹏飞更是充满怨毒。他虽然没有出言嘲讽,但那不屑的眼神比打个十个巴掌还让自己难受,这说明张鹏飞压根儿没有将自己当成对手。

那刚才扮猪吃老虎,一言不发的任自己蹦跶,现在想起来多么可笑!

吴山小心翼翼的从唐金阳手中接过画,心脏激烈的跳动着。他望着张鹏飞,激动道:“鹏飞,叔叔店里还有许多藏品,你跟叔叔一起去店里看看。”

一个本来没太在意的画中居然暗藏玄机,那店里的珍品万一再有漏网之鱼?吴山心潮澎湃,恨不得搂着张鹏飞亲上几口。

张鹏飞正想推辞,吴山忙小声道:“傻孩子,这幅画是你给叔叔“捡”回来的,这画保守估计最少三千万,叔叔能亏待你吗?”

张鹏飞呵呵一笑,他还真没太在意那些佣金。

不过,他的推辞与谦虚在吴琳一家眼里看来却是故作清高,小婶儿阴阳怪气道:“都是一家人要什么佣金啊?张鹏飞是吴家的倒插门儿,吃我们的穿我们的,你有什么需要吩咐一声不就行了,他张鹏飞还能要钱?”

吴琳也附和道:“说得对,既然张鹏飞这么厉害,那你以后没事儿就带着他,说不定还能瞎猫碰见死耗子蒙对一个呢。”

吴山不满的看了两人一眼,唐金阳更是一阵摇头。

这时候,家里的保安突然打来座机电话,说道:“先生,外面有个大夫,自称是李英亮。”

“李教授?”吴峰一听,忙给接电话的阿姨吩咐道:“马上让李教授上来,不,我亲自去接。”

越是有钱越是惜命,经过那场大病,吴峰现在更是对大夫敬畏有加。

吴峰着急忙打开门,谁知道他刚打开门,李教授就满头大汗的冲了进来。“张先生,张先生。”

“李教授,你别着急,你要找谁?”吴峰道。

李英亮急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张鹏飞道:“张先生,现在有个老者受伤,急需你的救治,请你务必马上跟我走一趟,晚了就来不及了!”

“对不起,我现在没空。”张鹏飞淡然道。

李英亮焦急道:“对方愿意出千万诊金,只求张先生能施妙手救他一命!”

“我说了,没空!”张鹏飞不假思索道。

几个亲戚看到这一幕更是目瞪口呆,这位李英亮教授他们认识,吴老爷子和吴峰有什么事都第一时间找他,简直是他们吴家的御用医生。

李英亮医术高超,更是行业权威,没想到却对张鹏飞如此恳求!

千金相赠

  李英亮急的满头大汗,眼看都要给张鹏飞跪下了。

吴峰见状,忙道:“鹏飞,李教授不是外人,你就跟他去看看,能帮得上忙尽量帮忙。”

吴峰张口,张鹏飞只好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但是生死有命,我只能尽力而已。”

依他现在的修为,说逆天改命也不夸张。但生死有命,强行续命必然有损天道循环,于他修行也多有不利,所以刚他才会断然拒绝。

但吴峰开口,那一切就另当别论了。

张鹏飞跟李英亮一起出了门,吴琳几个面面相觑,今天的一切给他们的打击太大了。这个他们从来没有看上眼的哑巴倒插门儿居然能得到行业大佬尊重?

几个人不服气,都纷纷跟了上去。吴小乔表姐到了车上也是不服气,阴阳怪气道:“这个张鹏飞真是太假了,那么多事瞒着我们,还算是一家人吗?”

“哼,我看他就是瞎猫碰见死耗子,上一次大哥重病本来就是李教授的功劳,他装模做样的跟上去凑热闹。”吴小乔小婶儿也附和道。

一行人到了医院,李英亮着急忙慌的带着张鹏飞和吴峰吴小乔上了三楼的vip病房,几个亲戚都被黑色西装的保镖拦在了楼下大厅。

“樊小姐。”李英亮气喘吁吁道。

“李教授,你可来了,你说的那位神人呢?”站在病房门外焦急等待的樊玲忙迎了上去。

“就是这位张先生。”张鹏飞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樊玲望着张鹏飞,意外道:“是你?”

“原来是你。”张鹏飞表情古井无波道。

“你们认识?”李英亮指着两人道。

吴峰看樊玲气质清雅,颜值比之女儿吴小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好像和女婿张鹏飞早就相识,心中不禁有些意外。

吴小乔也不禁多看了几眼气质清雅的樊玲,在心里跟自己暗暗做了比较。

“恩,我们是在……”樊玲正想解释,李英亮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给老爷子治病要紧。”

说着,李英亮忙带着张鹏飞进了病房。张鹏飞一进去,就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位白发老者,脸上呈青黑色,显然是中毒的样子。

“有没有做过血液检测?”张鹏飞问道。

李英亮小声提醒道:“我们开始也怀疑过中毒,但血液检测结果上并没有异样。”

张鹏飞拿起老者手腕号脉,李英亮屏息凝神看着。片刻之后,张鹏飞紧锁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原来如此!”他说了一声,将昏迷不醒的老者从床上扶了起来,手中暗暗凝聚真气,片刻之后,猛然在病人后背上拍了一掌。

老者闷哼一声,猛然抬头,口中吐出一口黑血。

张鹏飞眼疾手快,手中不知何时拿了一根银针,屈指一弹,朝那团黑血飞去。

老者急剧咳嗽了几声,青黑的脸色慢慢红润了起来,紧闭的双眼也慢慢睁开了。

“多谢李教授了。”老者虚弱道。

李英亮忙道:“樊先生,是张先生救了你。”

樊老爷子扭头看了看张鹏飞,眼神中不禁露出几分激赏。

“这位老先生,你可知道你中了什么毒?”张鹏飞问道。

樊老爷子摇了摇头。

张鹏飞指着那团黑血中亮闪闪的银针道:“你中了苗疆蛊毒,下毒之人十分阴损,专门用了幼蛊,且一公一母,短期之内不会有什么异样,但随着蛊虫生长,逐渐蚕食血液。之后在血液中繁衍进入五脏六腑。用心可谓歹毒!”

樊老爷子眸中精芒一闪,随即呵呵一笑,转移话题道:“多谢张先生妙手,我老头子欠你一条命啊!”

说着,樊老爷子让人打开病房门,樊玲和吴峰吴小乔都走了进来。

“爷爷,你醒了!”樊玲一见老者,忙扑了上去。

樊老爷子爱怜的摸着樊玲的头,笑道:“都多大的人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哭啼啼,也不怕以后嫁不出去。”

樊玲撒娇道:“嫁不出去就不嫁,赖在你们家。”

樊老爷子呵呵一笑,指着张鹏飞道:“这位张先生救我一命,我樊东山不是言而无信之人。小玲,立刻给张先生开户,先存入一千万见面礼,龙江中心区的别墅和那辆迈巴赫办理好了之后一并送上。”

病房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饶是吴峰家财万贯,可这老者的慷慨也出乎他的意料。

一千万现金和价值不菲的豪车迈巴赫不说,但是省会龙江市中心的一套别墅,那可就是五千万的大手笔啊!

吴峰皱眉看着老者,猜测着他的身份,突然恍然大悟。

姓樊!

难不成就是龙江省首富樊东山?

对,就是他,也只能是他!

他们吴家在滨海财雄势大,但放在整个龙江省那就有些不够了,而樊家却是在全国都能排的上号的。

“爷爷,我告诉你,这位鹏飞哥哥我以前就见过呢,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位将我们祖传的檀木盒子送给我们的好心人。”樊玲眼神亮晶晶的看着张鹏飞。

“那本来就是你们樊家的,我只是物归原主而已。”张鹏飞道。

“另外……我还想请张先生担任我们东山集团的顾问,薪资方面张先生尽管开口。”樊东山笑眯眯看着张鹏飞。

吴小乔看着张鹏飞和家世,颜值,气质丝毫不逊于自己的樊玲有说有笑,心中顿时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吴山看女儿的表情,又察觉的樊东山对张鹏飞的“特别关注”,忙道:“樊老爷子,多谢您的厚爱,我女婿张鹏飞已经在我家公司上班,您可不能挖墙脚啊!”

相关文章:

他的小尾巴;肛罚步骤_痛呼冲破一层阻碍

跳跳糖为什么会跳起来~少主中毒侍卫解毒np

和60岁老妇发生过关系——和73岁的妇女

天天摸并天啪天天碰*包间公主服务项目

开车时被口是什么感觉#哦快点用力啊好大好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