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快一点 小黄文不行太大了要尿了_(半夏花开半夏伤)

2021-02-09 09:54 · 新商盟

第1章

“咔!”

跑车猛然停下,激起一大片水花,宁欢欢顾不上擦去裙摆上的大片脏污,她扑到车上,用力拍打战擎的车窗。


“阿擎,你已经一个星期没回家了。”

“呵!”

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了战擎那张矜贵冷漠的脸,薄唇,讥讽地勾起,唇角笑意凛寒刺骨,“宁欢欢,想要钱就直说,哪来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

宁欢欢脸一白,既然战擎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她也就不再拐弯抹角。

“阿擎,又要交住院费了,我需要……”

车门嚯地推开,战擎一把将宁欢欢按在后车座上,没有丝毫的前戏,狠狠闯入。

完事后,战擎将一摞百元大钞狠狠砸在宁欢欢脸上,“一万块,点好!”

宁欢欢忍着身上的疼痛,弯腰,将散落在地上的钞票一张张捡起,认真数好,不多不少,一万块。

她和战擎是夫妻,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小姐与恩客,他们做,明码标价,一次一万。

做完之后,银货两讫,互不相欠。

战擎从没给过她支票或者银行卡,他的身上,随时准备着大把的钞票,用来嫖她。

战擎是怎么说的来着?

对,完事后将钱狠狠甩在她脸上,才会更有嫖完之后的快~感。

只是,这一次,宁煜的住院费,需要两万块。

小心翼翼地将钱放在包里,宁欢欢咬唇搂住战擎的脖子,“阿擎,还差一万块。”

战擎冷笑,那双清贵无双的眸,阴鸷得没有一丝一毫温度,他一把将宁欢欢狠狠摁在脚边,“宁欢欢,为了那个野种,你还真是不要脸了!”

“阿擎,小煜不是野种,他是你的亲骨肉!五年前,我们的孩子没死,小煜就是那个孩子!”宁欢欢忍下眼眶中的湿意,撕心裂肺。

“呵!宁欢欢,这种鬼话你都能编,你还真当我脑残?!”

想到五年前宁欢欢做的一切,战擎恨得眸中沁了血,“宁欢欢,我的孩子,已经死了,他的亲生母亲,为了荣华富贵,将他活活杀死!”

手上骤然用力,战擎几乎要将宁欢欢的脖子扭断,五年前,他车祸重伤,医院宣判,他以后站不起来。

宁欢欢为了另攀高枝,不被他这个残废拖累,她残忍地打掉了他们的孩子!

她将装有他们孩子尸体的玻璃瓶狠狠砸在他脸上,她说,战擎,我这辈子,最恶心的事情,就是跟你做过!

他永远都忘不掉,玻璃瓶碎裂,鲜红的血液,迷蒙了他的眼,他分不清,那到底是他的血,还是他们孩子的血。

恨意如刀,将他的心扎得鲜血淋漓,战擎厌恶地从她的身体中抽出,他扣上腰带,西装笔挺,睥睨天下。

一大摞红色钞票从上而下,重重甩在宁欢欢脸上,“宁欢欢,你真让我恶心!滚!”

有几张钞票被风吹到了窗外,宁欢欢顾不上扣上自己的衣服,就往车下跳,一张一张,把掉落在地的钱捡起来。

这是,小煜救命的钱,一张都不能少。

看着眨眼被暴雨浇透的女人,战擎眸中冷得滴水成冰,她为了那个野种,不顾一切,可他们的孩子,在她眼中,一文不值!

狠狠摔死车门,银色的兰博基尼跑车,风驰电掣冲出。

看着决绝离去的跑车,宁欢欢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倏然滚落。

他们曾经,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爱情,后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第2章

她知道,战擎恨他,他以为她在他最艰难的时候背叛了她,他恨她入骨。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那时候,她比谁都想陪在他身边。

当时,她的小妈顾盼儿,用她爸爸的命威胁她离开战擎,她只能假装打掉孩子,以最决绝的方式跟战擎决裂。

后来,她找到了爸爸,没想到,她却被顾盼儿陷害成了杀死爸爸的凶手,锒铛入狱。

用力擦去眼角的泪水,那个时候,她没法跟战擎解释,现在,她能解释了,战擎却不信了。

宁欢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去到医院的,她过去的时候,宁煜正拿着画板画画,看到宁欢欢过来了,他慌忙将画板藏在了被子下面。

“妈妈,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宁煜的声音中盛满了心疼,“是不是那个人,那个人又欺负你了?”

“没有。”宁欢欢不想让宁煜担心,她努力扯出一抹笑,“是妈妈眼里不小心进了沙子。”

宁煜显然不相信宁欢欢的话,他定定地看着她,四岁大的孩子,有着不属于那个年龄的老成,“妈妈,那个人就是欺负你了!”

“妈妈,是不是因为我,那个人才会这么欺负你?”宁煜小小的拳头紧紧攥起,“妈妈,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我要快快长大,那样,就可以保护妈妈了!”

宁欢欢眼眶泛酸,她用力将宁煜搂在怀中,“小煜,你没有拖累妈妈,你是妈妈的命,只要你好好的,妈妈就什么都不怕。”

宁煜咬着唇,他没有再说话,他只是抱紧了宁欢欢,用他小小的身子温暖她。他知道,为了给他治病,妈妈受了很多委屈,他要努力好起来,给妈妈遮风挡雨,再不让那个人,欺负他最爱的妈妈!

当天晚上,宁煜的病情忽然恶化,宁煜被医生推进了急救室,宁欢欢追出病房的时候,被子从床上滑落。

宁煜的画板,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她面前,那是一副,温馨的全家福,画中,有孩子,有妈妈,也有……爸爸。

宁煜跟她说,他不要爸爸,只要有妈妈就够了。

宁欢欢的眼泪,啪嗒啪嗒掉,原来,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是渴望着爸爸的,只是,他的爸爸,永远都不会承认他……

宁煜被抢救了过来,但是他的病情,恶化得厉害,需要昂贵的进口药物维持现在的状况。

宁欢欢从监狱出来后,就被战擎拖去领证,只是,他和她结婚,无关爱情,只是为了报复她当初所谓的背叛。

他毁掉了宁欢欢所有的工作,宁欢欢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陪他做,为了救宁煜,宁欢欢只能一次次低下头,像个小姐一样,问他要钱。

宁欢欢涩然而笑,这一次,她需要十万块,需要做十次呢!

战擎又可以,拿钱砸她十次了。

“阿擎……”

别墅的佣人说,战擎今晚回来了,她急匆匆冲到他们的卧室,当看到面前的画面,宁欢欢所有的话语,都梗在了喉间。

她的小妈顾盼儿,正坐在他的丈夫战擎身上,战擎的大手,落在她背上,一下一下,帮她扣内衣扣子。

相关文章:

乖乖戴着玉势等我检查,小黄文不行太大了要尿了

把男友变成M|洗完澡坐哥哥腿上看电视阿俊

啊好大快受不了 宝贝你下面的小嘴流水_种马小说

男人55岁性功能怎么样:放荡老师漫画

调教男奴番号 分开 花唇 手指轻:老师喂我奶我脱,体育老师内裤里又硬又长j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