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难度流年》全文免费阅读丨无删减(完本)

2021-02-09 11:01 · 新商盟

第003章 永远的白月光

眼泪直直落了下来。

乔颜在顾倾墨的眼睛里看到了恨意和厌恶,仿佛是在说,她没有资格为乔语掉眼泪。

呵……

那是她的姐姐啊,从小穿一条裙子、梳一样的辫子长大的姐姐啊。

她从小最喜欢的姐姐。

十二岁那年,父母双亡,伯父乔致远接手了乔氏,并收养了乔颜。

伯父严厉,伯母温柔,堂姐乔语陪伴她长大。

乔颜的学生时代还是幸福的,起码,当时的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三年前,乔语和顾倾墨结婚前夕,乔颜回到国内给姐姐帮忙。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顾倾墨本人,比照片上更英俊,更迷人,几乎是刹那间,乔颜对马上要变成她姐夫的人心动了。

乔颜觉得罪恶,她不能对不起乔语,不能对不起伯父、伯母,她只能把所有的心事都掩埋起来,不敢表现出分毫。

可乔语还是看懂了,一夜之间,乔语不见了,只给顾倾墨留下一句话,说她成全妹妹,她退出。

乔颜毫无准备地迎接了顾倾墨的怒火,她连替自己辩白都不力不从心。

新娘不见了,伯父伯母却想出了让乔颜嫁给顾倾墨的主意。

伯母抱着她哭了很久。

“不要让小语的退让变得毫无意义,颜颜你要做幸福的新娘,小语才会高兴。”

“媒体只知道是启诚要与乔氏联姻,并不知道顾倾墨要娶的是小语,颜颜你也是乔氏的千金,除了我们几个当事人,谁都不知道的。”

“外面看乔氏风光,只有我们自己清楚快挺不住了,要是现在解除婚约,股价肯定暴跌,启诚有损失,但我们乔氏是会倒的。”

“小语,乔氏是你父亲的乔氏,你舍得看着它倒闭破产吗?”

“你听伯母的,伯母让你风风光光嫁进顾家,婚姻靠经营,你是个好孩子,慢慢来,顾倾墨会接受你的。”

那些掏心掏肺的话彻底说服了乔颜。

她喜欢顾倾墨,她不愿意乔氏破产,以乔语的性格,放手的东西就绝对不会再捡起来。

她相信养了她十年的伯父伯母。

伯母帮着乔颜把顾倾墨骗到了酒店,那一夜,顾倾墨醉得厉害,在她身上驰骋时叫的都是乔语的名字,那么温柔,又那么残酷。

那是顾倾墨最后一次温柔如水,等他清醒之后,乔颜收下的“成人礼”只有“下贱”两个字。

是啊,乔颜下贱,用生米煮成熟饭的方式来逼顾家妥协。

顾倾墨甩门而去,下午时照片见报。

同一个房间号,顾倾墨和乔颜前后离开,新娘身份终于曝光,乔氏已故董事长的千金即将出阁。

彼时正值启诚布局扩张的紧要关头,为了名声,为了股价,为了平稳,顾家掌门人、顾倾墨的爷爷拍了板,认了这个孙媳妇。

盛大的世纪婚礼,青年才俊、如花美眷,乔氏并入启诚,乔致远夫妻给了最爱的侄女整个乔氏做嫁妆,笑容留在了媒体的头条版面上,硕大的鸽子蛋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只有乔颜最清楚,她陪嫁的乔氏千疮百孔,顾倾墨根本看不上。

下贱的乔颜,帮着她算计的乔致远夫妇,都是罪人!

远走他乡、不见踪影的乔语,成了顾倾墨心中永远的白月光。

第004章 现在,脱吧

乔颜婚后,乔致远夫妻离开了华国去国外散心,半年后带回来了乔语的消息。

乔语抑郁自尽,乔致远找到她时,她已经是一块墓碑了。

顾倾墨把乔颜带到了墓地,让她在乔语的碑前跪了一天一夜,而他自己,对着乔致远给的DNA检测结论抽了一天一夜的烟。

在那一刻,乔颜才突然醒悟过来。

她太了解乔致远夫妇,也太了解乔语了。

若乔语真的死了,伯父和伯母的反应就太平静了些,乔致远的悲痛,还比不得乔颜印象里他为弟弟弟媳流的眼泪。

原来,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吧?

把被他们败空的乔氏脱手,换来华国媒体的一片称赞,与乔语一起隐居他国。

乔氏的“无力回天”,只怕是最后的资金都被乔致远抽走了吧?

而她乔颜,已经没有用了,独自承受被家人哄骗的下场。

回想起与乔语有关的往事,乔颜心如刀割。

她想过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顾倾墨,可她还是忍住了。

不是怕顾倾墨把乔语找回来,而是他不会相信她,在他眼里,这又会变成新的罪证——她还在妄图欺骗他,妄图给自己洗白。

乔颜自嘲一般笑了笑。

这几年间,她表演恩爱戏码,努力做好妻子该做的事情,侍奉顾家人,除了让顾倾墨接受她,还想让在地球某一处的乔致远夫妇、乔语知道,哪怕他们给她设了这么大一个局,她也活得很好。

她想让自己活得很好。

直到最近,乔颜才想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好。

抬手擦了擦眼泪,乔颜站起身,从包里取出了几张纸,递给顾倾墨。

“什么?”顾倾墨没有接。

乔颜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过字了。”

顾倾墨的眸子骤然一紧,显然他并不相信乔颜的话,一把抽了纸张过去,看清上面的抬头和最后的落款,他的眼中只剩下怒意:“你搞什么?以退为进?能耐了啊!”

把散下来的额发挽到而后,乔颜丝毫不意外顾倾墨的反应。

没有人会相信乔颜愿意离婚,被恩爱美满捂住了眼睛的媒体不会相信,晓得她爱惨了他、想方设法绑着他的顾倾墨更不会信。

“三年了,你说得没错,这出戏我演累了,没有意思了,”乔颜直直看着顾倾墨,看着她从第一眼见到就刻在了心里的人,压着自己几乎颤动的声音,“结婚纪念日,从这天开始,也从这天结束,顾倾墨,离婚吧。”

哗啦——

协议被顾倾墨狠狠甩在了乔颜脸上。

轻飘飘的纸张,一点也不痛,此刻感知到痛觉的只有心脏,其他各处,早就麻木了。

“逼我结婚的是你,想离婚的还是你,乔颜,你把我顾倾墨当什么人了?”顾倾墨上前一步,扣住了乔颜的胳膊,把她拖进了卧室,摔在了大床上,居高临下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没有柔情,只有愤怒,“从开始到结束?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是怎么开始的?是从你下贱地脱光衣服爬上床开始的,现在,脱吧。”

第005章 直截了当的占有

乔颜看到了顾倾墨眼中自己的影子。

狼狈、不堪、难以置信……

各种情绪包围了她,淹没了她。

乔颜不怪顾倾墨恨她,在顾倾墨心中,她是逼走乔语、让乔语客死异乡的凶手,她用卑鄙的手段,把他禁锢在这场婚姻里。

顾倾墨是受害者。

可其实,她也是啊……

她信赖乔语,信赖伯父伯母,可一切都是设计,他们把她推入了深渊。

若说有错,她错在不该识人不清,不该心存侥幸,不该爱上眼前这个男人吧。

一切都是错的,她飞蛾扑火,活该落到这个地步。

但是,她都已经下定决心放过他也放过自己,顾倾墨又何必如此羞辱她?

“我……”乔颜的唇颤得厉害。

也许是乔颜眉宇间流露的惊慌刺激了他,顾倾墨用力控制住乔颜,撕开了她的长裙。

没有细密的亲吻,没有温柔的抚摸,只有男人对女人直截了当的占有。

乔颜痛得几乎全身都抽搐起来,她死死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

除了三年前的那一夜,顾倾墨再没有碰过乔颜,那次是醉酒后的意乱情迷,这一回他清晰感受到了乔颜的反应。

稚嫩又无所适从,脆弱到让他暴怒的情绪都微微平复。

顾倾墨停了下来,他没有对女人动手的习惯,更别说是在床上了,但躺在他身下的是让他憎恨的乔颜,让他心底的柔软一闪而逝。

他一点也不想放过她。

“上一次,你明明很投入。”顾倾墨笑了起来,冷酷又无情。

乔颜扯了扯唇角,笑得比哭还难看。

上回?

上回顾倾墨醉得厉害,连她是谁都不知道,还会记得她投入不投入?

可笑至极!

乔颜想看着顾倾墨大笑,但那男人再一次开始了伐戮,以他的力量、他的速度来支配她。

她就该知道,顾倾墨骨子里是个掌控欲很强的男人,这几年却一直被她反制,也难怪咽不下这口气。

顾倾墨折腾了乔颜整整一晚上,身体疲乏,精神却格外亢奋。

他终于可以摆脱这段恶心人的婚姻了。

乔颜想离婚,当然可以!

不过,主导权在他,签字的决定权在他!

这一次,谁说了都不算!

乔颜醒来的时候,身边的顾倾墨还睡得很沉。

她蹑手蹑脚爬起来,换好衣服,最后又静静看了顾倾墨一会儿,在男人醒来之前,把钥匙放在桌上,提着包走出了别墅。

该走了,该和这三年间迷失的自我说再见了。

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

看吧,其实还是圆满的,足够让她投入新生活。

乔颜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可眼泪还是夺眶而出,叫她措手不及。

原来,离开一个人是那么痛,原来,把付出去的心收回来,是那么那么痛……

顾倾墨是被手机吵醒的。

昨夜手机扔在了餐厅,他只好去取。

刚走出房门,铃声乍然而止,顾倾墨皱着眉头抓了抓头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安静,很安静。

他往房间里看了一眼,床上不见乔颜的身影,卫生间也没有水声。

站在楼梯口往下看,客厅没有人,餐厅的桌上还摆着昨晚用过的碗筷,而厨房里也没有油烟气。

这和从前完全不同。

相关文章:

男友扒我衣服捏我奶|男朋友甜我下面好爽

二叔帮我洗包皮/可以直接在包厢里干公主吗

男朋友说他下面可难受.贫穷的我只剩美貌[快穿]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_双飞风韵犹存两个熟妇|枭雄本色

污到不行的文字,上面一个吃奶下面一个吃不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