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天尊免费阅读/凌霄天尊小说在线连载全集

2021-02-11 12:27 · 新商盟

“嘿嘿,老头子竟然将一盏美酒,封印了这么多年!”

宏伟的殿堂中,一位青年解开了多年封印的一盏美酒,眯了眯眼睛,不禁心神舒泰。

“这下,可便宜我凌风咯。”

他轻哼一声,捧着那盏美酒,一饮而尽,砸了砸嘴,可惜没有滋味。

“嗷……”

猝然!

凌风一声惨叫,坚固如圣兵一般的身躯,骤然间自焚,纵然是强大的金色太阳,自他体内浮现,都遏制不住,那种自焚。

旋即,他血肉解体,两眼一黑,意识陷入了馄饨的黑暗中……

神武大陆,灵武学院,山下。

夕阳西坠,秋风萧瑟。

一间茅草屋,四周透亮,一张破旧的竹床,咯吱摇颤,像是随时会坍塌一般。

“嗷,疼……”

凌风口干舌燥,手脚麻木而冰冷,浑身上下,都像是被拆散了,特别是头部与胸口,像是血肉被撕裂了一般,连眼皮都沉重如山,周围一片黑暗,

“麻蛋,没想到我凌风,竟因着一盏破酒,自焚而死!”

凌风乃是武圣!

他天资出色,四岁就成为了武徒,六岁入武师,七岁镇压圣山年轻一代,三十岁时,步入了武圣境界,成了整个圣山,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武圣。

那一年,他偷偷潜入圣山藏功殿,将所有的功法都翻看了一遍,最终,他在藏功殿密室中,发现了一盏古酒,被封印了很多年,因此而悲催的自焚了。

“嗷……”

突兀地,凌风头部猛地刺痛,一股驳杂的信息,骤然间涌入了进来,令他头晕目眩。

“我凌风还没有死,我竟然重生了!”

那驳杂的信息,来自于一个少年,也就是这个身躯的主人。

令凌风惊奇的是,这个少年竟然也叫凌风,年仅九岁,只是命运,却比他还要悲催。

凌风,自小就孤苦,被人抛弃在街头,在一个寒风冷厉的冬季,被一个叫做凌清的少女,自雪堆里抱回来,以身体将他暖活过来。

而凌风这个名字,就是凌清起的,寓意清风。

神武大陆,扬武敬神,武者有九大境界:武徒、武者、武师、武灵、武皇、武圣、武尊、武神、武帝。

纵然是最弱的武徒,都可断石斩浪,而最可怕的武帝,甚至可以翻江倒海,震塌乾坤,当然那是所有武者的终极领域。

因此,神武大陆,每一个少年都将成为武者,当成毕生最大的梦想。

可偏偏,凌风身躯羸弱,经脉奇诡,虽然能够练武,可是身躯与经脉都承受不住武者真气,一触即溃。

说白了,就是玻璃脉!

“废体啊,想我凌风,最年轻的武圣,竟然重生在这样的废物身上。”凌风口不能言,可是意识却很清醒。

玻璃脉,不可练武,一旦运转功法,经脉中的武者真气,就会将经脉与血肉都崩碎,瞬息间毙命,这是一种废的不能再废的体质。

可偏偏,他就重生在这样的废体身上。

少年凌风,也正是因此,而悲催死亡!

自小,凌风就与凌清,相依为命,对于凌风来说,他这条命是凌清捡回来的。

一直以来,凌清都很疼爱他,灵武学院,每个月都会发放一枚养灵丹,而每每凌清只是浅浅地咬一小口,剩余的都带下山,让他吃掉,希望可以治愈他的玻璃脉。

这让得凌风很感动,对于凌清很敬爱,将她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可惜,玻璃脉岂是,几枚养灵丹可以治愈的?!

就在三日前,三名灵武学院的外门弟子,竟然对凌清出言不逊,辱骂她是黑骨精,这触怒了凌风。

他们可以辱骂他为废物,但是绝不能羞辱他的小姐姐凌清。

那是凌风的逆鳞,触之即伤。

凌风气得面庞青紫,咬牙切齿,含怒出手,结果,体内的武者真气,直接暴走,将他经脉崩碎,就这么悲催的死了。

“姐姐,一个人会很孤苦吧?”

少年凌风,最后一丝执念,也瓦解消散了……

“孤苦的姐弟!”

凌风轻叹一声,自那少年凌风的记忆中,他了解到,凌清也是一个孤儿,三岁时,就失去了父母,靠着奶奶抚养长大。

可是,在五岁那年,奶奶也离世了,只剩下她,孤苦无依。

那一年,她一个人跋山涉水,来到了神武学院,以坚强的意志力,登上了凌武山,考核进入了灵武学院。

后来,凌清捡到了一个婴儿,全身都痛得浮肿,面目青紫,她就将那个婴儿,放在了怀中,用自己的身体,将那个婴儿暖活了。

那个婴儿就是凌风,也正因为如此,凌风才体质虚弱,病恹恹的。

至此,他们孤苦相依。

几日前,凌风血脉崩碎,是她以羸弱不堪的身躯,将凌风背了回来。

凌风的身躯冷了,她就用那娇小的身躯,将凌风牢牢地抱着,冻得浑身发寒,也始终不放手。

深夜中,她流着泪,一次次深情地呼唤着凌风的名字,直至,她昏睡过去。

那是凌风第一次见到小姐姐流泪,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她流泪……

“我凌风乃是武圣,天赋惊空,可是如今,我却想为你活一次!”

竹床上,凌风眼角落下了两行泪丝。

曾经的武圣凌风,脚踩天骄,拳撼长老,光彩照空。

如今,他重生在一个废体身上,经脉爆碎,废得比以前还要严重的多。

可是,他却要重活一次。

不只是为了他自己,更为了孤苦的“小姐姐”。

“我偷看了圣山功法,三千卷,既然经脉被废,那就从炼体开始,一步步登上武道之路。”

凌风沉默了片刻,而后呢喃道。

炼体入道!

曾经有过这样的人物,经脉爆碎,可是却以大毅力,苦熬过来,一步步登上了绝颠。

那个绝代人物,就是圣山圣主!

“吱呀”

茅草屋,那粗糙的竹门被推了开来,一道娇小、羸弱的身影,走了进来。

“啪嗒”一堆柴火掉在了地上。

“小风,你醒……醒了?”

一个清丽而哽咽的声音,在凌风的耳旁炸响,一个少女身躯一僵,站在原地。

一滴滴清泪,自那张瘦小的面庞上,滴答下来,她喜极而泣,凌风活过来了。

“小风,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姐姐的!”

那少女小跑过来,扑倒在竹床前,双目垂泪。

她紧紧地抓着凌风,娇躯颤抖,两行清泪,滚滚落下来。

“小风,所有人都说你活不过来了,可是姐姐坚信,你还念着姐姐。”

“你终于活过来了。”

凌清将凌风的小手抓了过来,放在怀中,流着泪,道:“小风手冷了,姐姐帮你暖暖。”

凌风眼皮颤了颤,口不能言,他死而复生,连身躯都冰冷了。

纵然曾经是武圣,可面对这个“小姐姐”真挚而质朴的感情,他也禁不住流泪。

“小风不哭,姐姐在呢。”

凌清更加惊喜,将凌风的手呵护在胸口,生怕这是一场梦。

“水……”

好片刻,凌风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吐出了一个字,他喉咙干涩,要裂开了一样。

“姐姐,这就去拿。”

凌清“啪嗒”一声,跌坐在地上,慌忙地去拿了一个水壶过来,那水壶皱巴巴的,像是烂泥烧制而成。

她轻抿了一口,俏颜发烫,可丝毫没有犹豫,对着凌风干裂的嘴唇,吻了下去,将口中的水,一点一点地渡入凌风的口中。

这一刻,凌风意识懵了一下,感觉有一条丁香小舌,正撬开他的牙关。

“咕咚,咕咚……”

几口水下肚,凌风的气色缓和了几分,冰冷的身躯,正在一点点的回暖。

只是,令他震惊的是,小姐姐凌清竟是以口渡水,那种温情,让他都心暖。

“怕是,她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吧?”

凌风心中怅怅然,眼角湿润,这个可怜的女孩,还不知道真正的凌风已死了。

这是一个质朴,而又孤苦的女孩,让他怜悯,不忍心伤害。

蓦地,他嘴角一动,又被那条丁香小舌撬开来,一个圆鼓鼓的东西,沿着唇间,落入了他的口中,约莫豆粒大,伴着清凉的药香。

“养灵丹?!”凌风骤然一惊。

“这不是月初吗,怎么会有养灵丹?”

据他从少年凌风的记忆中了解到,神武学院每至月底,才会发放这种养灵丹,而如今才月初啊。

这养灵丹是从哪里来的?!

“嘿嘿,今日学院竟然提前发放丹药了。”凌清傻笑,无比开心。

“这个傻女孩,就不能编个像样点的理由吗?”

凌风双目湿润,心生感动。

显然,神武学院不可能提前发放丹药,凌清为了这枚养灵丹,怕是吃了很多苦头。

那养灵丹入口即化,形成了清香的药液,涌入了腹中,令他气血一点点的复苏起来。

“窸窣……”

不久后,凌清也爬上了竹床,像是一只八爪鱼一般,牢牢地将凌风拢在怀中,以那单薄而娇小的身躯,驱散凌风身上的冰凉……

清晨,一缕阳光,穿透过茅草屋的罅隙,照落在凌风身上。

他眼皮一颤,轻轻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条蜡黄、微黑的手臂,上面有着触目惊心的血痕,皮开肉绽。

凌风的心不禁一疼。

旋即,他见到了一张蜡黄、消瘦的面庞,嘴唇干裂,眼眸青黑,小琼鼻有着一道血痕,几根干枯的发丝,落在了腮边,她嘴角微翘,纵然是睡梦中,都依旧流露笑容。

这个少女,就是凌清!

如今已入秋了,冷风萧瑟,可是凌清身上,只披着一件摞满补丁的单薄灰衣,那灰衣上有着触目惊心的血痕,像是鞭子抽出来的。

“小姐姐……”

凌风眼睛一酸,只怕那枚养灵丹,就是她以这种伤势换来的吧?

这个傻女孩!

凌风心疼不已,凌清为了“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能想象出,一个少女孤苦无依,将少年凌风抱回来,万般呵护,将最好的都给了后者,而自己则是骨瘦如柴……

而即便是在睡梦中,她都紧紧地抱着凌风,生怕他冷了,生怕他消失了。

这是一个可怜又可叹的女孩,让凌风心疼的抽搐。

“小风,你醒啦?”

凌清身躯一颤,自睡梦中苏醒过来,眼眸中闪过了一道欣喜之色,匆匆爬了起来,一溜烟跑了出去。

不久后,就听到了劈柴、生火的声音。

一碗小米粥、一颗捡来的干枯菜叶。

这就是凌风重生后,吃的第一顿饭,没滋没味,可是却很暖心。

“小姐姐,你也吃啊!”

凌风望着了一眼凌清,催促着后者,让她快点吃掉,不然就冷掉了。

“姐姐不饿,你吃吧?”

凌清双手托着那张蜡黄小脸,嘻嘻一笑,将面前的一碗清水粥,也推到了凌风的面前。

“不饿……”

凌风心中一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双手一僵,双眸湿润,这个傻女孩,还能不能编个更烂的理由?

“小姐姐,我身体才刚好,不能吃下太多东西,你若不吃那就浪费了。”凌风将那碗清水粥,推到了凌清面前。

“好吧!”

凌清甜甜一笑,端起了清水粥,大口吞咽起来,“咕咚”几口就吃完了,而后将碗底残留的一粒米,小心翼翼地拨到了口中。

“孤苦相依!”

凌风心中一痛,就是这么简陋的茅草屋,就是这么清粥野菜,可是凌清却甘之如饴。

“他”太失败了!

若不是有他这个累赘,怕是凌清早已晋级三级武徒了,甚至可能有希望进入内门。

“若是不能让这个女孩,过上好日子,若是这个女孩,依旧饱受欺凌,我凌风宁可不活这一世。”

“鳌峰、傲月,你们给我等着,我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既然重生了,那么老子要踩踏所有天才,谁敢辱姐姐,那就统统碾死!”

这一刻,凌风眼眸中闪烁着精光,虽然还很虚弱,却给人一种无比霸气的感觉。

他没有问凌清身上的伤势是怎么来的,因为他会将一切折辱与伤痛,都百倍的踩回去。

两日后,凌风有着那一枚养灵丹的滋养,伤势初愈,勉强可以下床了。

“这身躯太废了!”

凌风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气喘吁吁,脚步都踉跄起来。

他望着同样骨瘦如柴的自己,只能咧嘴苦笑。

“看样子,不能着急修炼那种功法了,得先让自己强壮起来。”凌风轻轻思索道。

“小风,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姐姐的!”

那少女小跑过来,扑倒在竹床前,双目垂泪。

她紧紧地抓着凌风,娇躯颤抖,两行清泪,滚滚落下来。

“小风,所有人都说你活不过来了,可是姐姐坚信,你还念着姐姐。”

“你终于活过来了。”

凌清将凌风的小手抓了过来,放在怀中,流着泪,道:“小风手冷了,姐姐帮你暖暖。”

凌风眼皮颤了颤,口不能言,他死而复生,连身躯都冰冷了。

纵然曾经是武圣,可面对这个“小姐姐”真挚而质朴的感情,他也禁不住流泪。

“小风不哭,姐姐在呢。”

凌清更加惊喜,将凌风的手呵护在胸口,生怕这是一场梦。

“水……”

好片刻,凌风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吐出了一个字,他喉咙干涩,要裂开了一样。

“姐姐,这就去拿。”

凌清“啪嗒”一声,跌坐在地上,慌忙地去拿了一个水壶过来,那水壶皱巴巴的,像是烂泥烧制而成。

她轻抿了一口,俏颜发烫,可丝毫没有犹豫,对着凌风干裂的嘴唇,吻了下去,将口中的水,一点一点地渡入凌风的口中。

这一刻,凌风意识懵了一下,感觉有一条丁香小舌,正撬开他的牙关。

“咕咚,咕咚……”

几口水下肚,凌风的气色缓和了几分,冰冷的身躯,正在一点点的回暖。

只是,令他震惊的是,小姐姐凌清竟是以口渡水,那种温情,让他都心暖。

“怕是,她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吧?”

凌风心中怅怅然,眼角湿润,这个可怜的女孩,还不知道真正的凌风已死了。

这是一个质朴,而又孤苦的女孩,让他怜悯,不忍心伤害。

蓦地,他嘴角一动,又被那条丁香小舌撬开来,一个圆鼓鼓的东西,沿着唇间,落入了他的口中,约莫豆粒大,伴着清凉的药香。

“养灵丹?!”凌风骤然一惊。

“这不是月初吗,怎么会有养灵丹?”

据他从少年凌风的记忆中了解到,神武学院每至月底,才会发放这种养灵丹,而如今才月初啊。

这养灵丹是从哪里来的?!

“嘿嘿,今日学院竟然提前发放丹药了。”凌清傻笑,无比开心。

“这个傻女孩,就不能编个像样点的理由吗?”

凌风双目湿润,心生感动。

显然,神武学院不可能提前发放丹药,凌清为了这枚养灵丹,怕是吃了很多苦头。

那养灵丹入口即化,形成了清香的药液,涌入了腹中,令他气血一点点的复苏起来。

“窸窣……”

不久后,凌清也爬上了竹床,像是一只八爪鱼一般,牢牢地将凌风拢在怀中,以那单薄而娇小的身躯,驱散凌风身上的冰凉……

清晨,一缕阳光,穿透过茅草屋的罅隙,照落在凌风身上。

他眼皮一颤,轻轻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条蜡黄、微黑的手臂,上面有着触目惊心的血痕,皮开肉绽。

凌风的心不禁一疼。

旋即,他见到了一张蜡黄、消瘦的面庞,嘴唇干裂,眼眸青黑,小琼鼻有着一道血痕,几根干枯的发丝,落在了腮边,她嘴角微翘,纵然是睡梦中,都依旧流露笑容。

这个少女,就是凌清!

如今已入秋了,冷风萧瑟,可是凌清身上,只披着一件摞满补丁的单薄灰衣,那灰衣上有着触目惊心的血痕,像是鞭子抽出来的。

“小姐姐……”

凌风眼睛一酸,只怕那枚养灵丹,就是她以这种伤势换来的吧?

这个傻女孩!

凌风心疼不已,凌清为了“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能想象出,一个少女孤苦无依,将少年凌风抱回来,万般呵护,将最好的都给了后者,而自己则是骨瘦如柴……

而即便是在睡梦中,她都紧紧地抱着凌风,生怕他冷了,生怕他消失了。

这是一个可怜又可叹的女孩,让凌风心疼的抽搐。

“小风,你醒啦?”

凌清身躯一颤,自睡梦中苏醒过来,眼眸中闪过了一道欣喜之色,匆匆爬了起来,一溜烟跑了出去。

不久后,就听到了劈柴、生火的声音。

一碗小米粥、一颗捡来的干枯菜叶。

这就是凌风重生后,吃的第一顿饭,没滋没味,可是却很暖心。

“小姐姐,你也吃啊!”

凌风望着了一眼凌清,催促着后者,让她快点吃掉,不然就冷掉了。

“姐姐不饿,你吃吧?”

凌清双手托着那张蜡黄小脸,嘻嘻一笑,将面前的一碗清水粥,也推到了凌风的面前。

“不饿……”

凌风心中一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双手一僵,双眸湿润,这个傻女孩,还能不能编个更烂的理由?

“小姐姐,我身体才刚好,不能吃下太多东西,你若不吃那就浪费了。”凌风将那碗清水粥,推到了凌清面前。

“好吧!”

凌清甜甜一笑,端起了清水粥,大口吞咽起来,“咕咚”几口就吃完了,而后将碗底残留的一粒米,小心翼翼地拨到了口中。

“孤苦相依!”

凌风心中一痛,就是这么简陋的茅草屋,就是这么清粥野菜,可是凌清却甘之如饴。

“他”太失败了!

若不是有他这个累赘,怕是凌清早已晋级三级武徒了,甚至可能有希望进入内门。

“若是不能让这个女孩,过上好日子,若是这个女孩,依旧饱受欺凌,我凌风宁可不活这一世。”

“鳌峰、傲月,你们给我等着,我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既然重生了,那么老子要踩踏所有天才,谁敢辱姐姐,那就统统碾死!”

这一刻,凌风眼眸中闪烁着精光,虽然还很虚弱,却给人一种无比霸气的感觉。

他没有问凌清身上的伤势是怎么来的,因为他会将一切折辱与伤痛,都百倍的踩回去。

两日后,凌风有着那一枚养灵丹的滋养,伤势初愈,勉强可以下床了。

“这身躯太废了!”

凌风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气喘吁吁,脚步都踉跄起来。

他望着同样骨瘦如柴的自己,只能咧嘴苦笑。

“看样子,不能着急修炼那种功法了,得先让自己强壮起来。”凌风轻轻思索道。

相关文章:

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 阴茎进女人

良家妇女出墙记,战恋雪类似肉类公主文

男朋友出去旅游怎么住|跟儿子洗找澡没忍住

恋爱期间男生舔胸过分吗,出轨经历天涯论坛

乖下面吐出一个樱桃来_公主把腿分大点毛笔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