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点,浪女群交的小说&山村透视兵王

2021-02-11 12:15 · 新商盟

第一章 自由和女人

第一章 自由和女人
“我终于自由了!”

当走出湘江市监狱大门的那一刻,项少龙剑眉一扬,清澈眼眸中闪过激动的神色。

身为华夏最顶级特种部队“战狼”的狼王,却在身后这座监狱中呆了整整三年,一共1095天。

为了给自己最好的兄弟和战友秦江报仇,项少龙违反纪律,独身一人潜入南亚某国边境,一夜之间,杀光了对方一个特种连的人。

因为严重违反军纪,所以,被叛入狱三年。

如果不是因为身为“战狼”的狼王,军功累累,恐怕起码几十年牢狱之灾少不了。

今天,他终于重获自由!

项少龙眼睛一眯,忍不住回忆起自己当初杀光所有敌人后,重伤坠崖。

等再次醒过来,已经在医院中昏迷了整整一个星期。

随后,他发现自己的一双眼睛虽然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但是有了神奇的透视功能,如同火眼金睛,能够洞穿一切虚妄。

而且,脑海中多了许多的奇异传承,各种稀奇古怪的治病、风水、种田神技,居然种田打怪,治病救人样样精通!

如果说,以前他这个“战狼”的狼王可以在星夜孤身抹杀一个敌方的特种连,那现在,他绝对有信心能在千军万马之中来去自如。

真是神奇!

项少龙心中感慨,到现在,他都没弄明白,在坠崖之后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这并不重要。

……

现在正是七月盛夏,滚滚热浪迎面扑来。

特别湘江市的热是那种带着潮湿的滚烫空气,笼罩逼人,就像把你放在蒸笼里当包子蒸。

别说没有风了,就算有风都带火,越吹越热。

但是站在大太阳下的项少龙,一点都不感觉炎热,因为双眼散发出来一丝丝清爽的凉意,弥漫笼罩全身,就像天然的人体空调。

稍微等了一会,再看看眼前冷清寂寥的街道,还是空无一人。他激动的心情立马如同大冬天被浇了一盆冷水,充满了失落。

自己的恋人居然没有来接他,至于家人,根本都不知道他入狱了,还以为他在部队里出人头地。

低头看看手里唯一的几件换洗衣服,连个手机都没有,项少龙苦笑着摇摇头。

“小琪,你怎么没有来接我?”

“爸妈,小妹,你们还不知道我今天出狱!以我现在的能力,一定可以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嘀……”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奥迪Q5鸣了一声喇叭,飞驰了过来,刹车,准确的停在了项少龙面前。

车门打开,走出来了两个人,是一对年轻男女。

男子手上戴着几个硕大的黄金戒指,还有一块光闪闪的金表,眉眼之间有几分暴发户的得意和张狂。

女的身材丰满,五官精致妩媚,浑身散发着美少妇的诱人光泽。

“小琪,虎子,你们来了!”

看着下车的美女和男子,项少龙眼中满是欣喜,微笑着走过去,自己的恋人和好兄弟,终究是没有忘记自己出狱的日子。

李雅琪,项少龙的大学同学,也是班花。两人谈恋爱好几年,山盟海誓,相约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雷友虎,是项少龙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入狱之后,他拜托兄弟好好照顾自己的女朋友。

“少龙,虽然你现在这个情况,不是很适合和你说这些。但是,我还是想对你说……可能这有点残忍,但是我还是得说……”

看着眼前露出欢喜笑容的项少龙,李雅琪美丽的眸子中却是冷冰冰的,没有丝毫的爱意!

“你……”

原本想去牵手的项少龙愣住了,李雅琪的话,让他内心没来由的狠狠抽搐了一下,似乎要发生不好的事情了!

“小琪,你想说什么?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再谈吧。”项少龙心中一颤,脸上的神情却很淡然。

他微微瞟了一眼旁边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雷友虎,似乎雷友虎脸上的神情有那么几分难言的尴尬。

而李雅琪的眼神十分决绝,“算了!长痛不如短痛,少龙,我想告诉你,我和虎子已经结婚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依偎到了雷友虎怀里腻歪着。

晴天霹雳!

项少龙脸色一白,勉强稳住身形,头有点晕乎乎的,耳朵里只听到李雅琪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好像苍蝇在耳边嗡嗡嗡。

“你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好,不可能在城里买得起房子,现在房价这么高,没有房子,我怎么能和你结婚?”

“你又出了这种事,兵当不成了,坐过牢,恐怕连工作都找不到。回去你那个穷山沟,生活肯定更加艰难,我不想去受穷!”

“虎子答应给你十万块钱,算我们补偿你的,留着用吧。”

“……”

终于李雅琪说完了,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让人心冷,语气更是不好到了极致。

这个时候,雷友虎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银行卡,要递给项少龙。

“小琪,虎子,你们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你们居然结婚了?还用十万块来侮辱我?就这样侮辱我们的爱情?践踏我们的兄弟之情吗?”

项少龙目紧握双拳,身躯微不可察的颤抖着。

这是因为极度难堪,更是因为被恋人和兄弟羞辱的愤怒。

看着眼前这张狗屁银行卡,还有自己朝思暮想的李雅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居然都变得这么陌生,如此的伤人。

小说电影中的情节,就这么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心中就像被利刃狠狠的插了一刀,鲜血淋漓!

看到项少龙惨然的样子,李雅琪的内心也有些微难受,不过她想到身边的男人,立刻定了定神,毫不留情的说:

“没错,这几年,都是虎子在照顾我。而且,虎子已经是宏光地产的总经理。而你呢?你现在身上有几百块钱?老天爷注定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没有可能在一起。所以,你聪明的话不如收下这十万块钱,回去你那个穷山沟,可以过好日子了,还能娶个农村媳妇。”

听着李雅琪冷漠绝情的话,看着李雅琪原本熟悉可爱的俏脸,变得如此的市侩和陌生。

项少龙的心在滴血,你结婚就结婚,要分手就分手,为什么要用钱来羞辱我!

那曾经的山盟海誓算什么?

为什么“誓言”两个字都带着口字,却偏偏都是有口无心,都是放屁!

“咳咳……”

这时候,雷友虎轻轻咳嗽了两声:“龙……龙哥,如果你真的为雅琪好的话,那就应该明白,她跟着你没有前途的……龙哥,咋不说话呢?生气了?”

“雷友虎,你给我听着,从今天开始,我项少龙和你恩断义绝!”

“还有,李雅琪,我项少龙爱你,当你是宝,你就是个宝,我当你是垃圾,你就是垃圾。当初我怎么没有发现你是个嫌贫爱富,目光短浅的女人。你配不上我,这十万块我不会要!”

紧接着,项少龙话锋一转,悲伤中隐含愤怒,嘴角更是浮现讥讽的笑容:“既然你雷友虎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照顾老子女朋友照顾到床上去了,总是要受点惩罚才对!”

“啪!”

挥起手来,一个大耳光子甩过去。

起码一百五六十斤的雷友虎,被项少龙一巴掌扇到了地上躺着,嘴里喷出来一口血水夹杂着几颗牙。

“啊!你怎么打人!”

李雅琪惊叫,连忙冲过去,想要把雷友虎扶起来。

“你……你!你敢打我?”雷友虎半边脸肿得像山东大馒头,话还没说完。

“兄弟妻不可欺!我打你又如何?”

项少龙又飞起一脚踹过去。

再次惨叫!

雷友虎连带着李雅琪摔了个滚地葫芦,狼狈不堪。

“李雅琪,老天爷注定了我项少龙这一生不平凡!注定了你只能仰望我!”

“而你呢?是什么审美?雷友虎这种挖兄弟墙脚的货色你也拿着当宝贝?”

“也是,你连身上穿的那套情趣内衣款式都很挫,我能对你有什么期望?真让人恶心!”

说完,项少龙大笑,将地上那张十万块的银行卡一脚踢飞,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只留下李雅琪和雷友虎傻愣愣的坐在地上。

“他……他怎么知道我穿的是……难道他有透视眼?不可能!”

李雅琪懵了几秒钟,看着项少龙潇洒远去的背影,瞬间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头顶,浑身上下拔凉拔凉的。

而雷友虎,龇牙咧嘴的还不服气,神情透着凶狞,“他麻的,你敢打我?你等着瞧……”

……

湘江市汽车站,出站口停着很多陈旧的中巴车。这些车都是通往湘江市下面各个乡镇的车子。

一辆开往白马乡的破旧中巴已经发动了起来,准备开车,十分闷热的车厢里差不多挤满了人。

项少龙已经买票上车,在车后排找了个位置坐下。

白马乡是项少龙的老家,远近闻名的贫困乡,乡里的人都靠着国家的援助过日子。

项少龙是“战狼”的狼王,待遇虽然很高,但是他把绝大部分的工资和补贴都捐给了牺牲的战友家人,也没有存下来什么钱。

去白马乡的车不多,一天就那么两三趟。而且,这种陈旧的中巴车,都是老古董,车厢里没有空调,只有司机坐的驾驶位置,头顶上有一个小小的电风扇在徒劳的转动着。

整个中巴车,在烈日下闷得好像一个蒸肉的罐子,人只要一上去,瞬间就是浑身湿透。

不过,就算是热成这样,中巴车还是迟迟没有开动,显然是因为中巴车还没有装到人挤人的地步,司机觉得不划算。

一个中年妇女售票员站在车门口的踏板上,伸出去半个身子,扯着喉咙大喊:“白马乡的上车了,白马乡的开车了!”

第二章 美女上车

“我靠!老司机,这么多人够了,快开车罗,热死我了!”

“开车咯,开车咯,我都要被你搞得中暑,开吧。”

车里的人实在都惹得受不了了,都操着乡音,叽叽呱呱的埋怨起来。

售票员不理不睬的叫嚷了大半天,实在看到没人上车了,才悻悻的嘀咕几句,皱着眉头东张西望了一圈:“别吵了,走了,走了!就走了,还叫唤啥。”

“轰轰……”

中巴车发动机的鸣响变大了,驾驶员准备加油走人。

忽然听到一个极其娇嫩清脆的声音响起来:“等一下!等一下!我去白马乡。”

“哇靠!美女!”

驾驶员老司机立马一脚刹车,搞得车厢里人仰马翻,怨声载道。

老司机可不管这些,立刻打开车门让美女上车。很快,车上的男人们都张着嘴巴合不拢了,痴痴呆呆的看着一个姝丽苗条的身影走上了车。

这个女人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一袭淡粉色的连衣裙,披肩长发,好看的刘海,精致的眉眼如画,苗条的娇躯,该丰满的地方十分丰满,极其诱人,神情中不失冷艳,性感中又明显透露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越是这种冷艳的女神气质,让所有男人们从心底都会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渴望征服她的欲望来。

说真的,这女人一走进这破旧不堪,人挤人的中巴车,完全就像一只从天而降的美丽白天鹅落入了一群丑小鸭当中,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丑小鸭永远都是丑小鸭,能变白天鹅的本来就是天鹅。

安静!

整个车厢里的男人女人,数十双眼睛都盯着她,上下扫描着。

忽然成为这么多人注视的焦点,林月瑶皱眉,有些不习惯。

其实,林月瑶刚刚上车之后,她就后悔了,早知道这样,就单独租车去了。

她也是刚刚到汽车站,就看到一辆去白马乡的中巴车刚好要出站,下意识的连忙上了车。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去白马乡的车子居然是这个样子的,不仅很破旧,而且里面人挤人,汗臭味,闷热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甚至还能感觉到鸡粪鸭粪和鱼腥的味道。

循着味儿看过去,原来是有好几只活鸡活鸭,还有大鲤鱼在地上蹦跶,也是活见鬼了!

不过,既然上了车,林月瑶也不打算下车了。毕竟,她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家族的追踪。也只有去白马乡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才能摆脱家族,继续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她可不想嫁给那个什么帝都的四十岁大叔,管他怎么样有权有势,我林月瑶不伺候!

缓过神来之后,林月瑶往车厢后面挤过去,前面是没有位置了,狭窄的过道里挤着几个人,还有活鸡活鸭,扁担,筐子,篓子等等农村人常用的东西。

去白马乡据说要坐四五个小时的车,她可不想站着过去,那太遭罪。

费了一身香汗,连好看高挺的小瑶鼻上都渗出来细密的汗珠,她才从前面好不容易挤到车厢后面。

但是事与愿违,很快她就发现车厢后面也差不多坐满了。

如果说勉强还能找出一个可以坐人的位置,那就只有最后一排那一长条,如果有人愿意挤一挤的话,也许可以再坐下一个不胖的人。

而林月瑶认为苗条的自己刚刚好能坐下,但是,别人愿意让吗?

她看着坐在靠窗户位置的项少龙,一个二十来岁的清秀年轻人,身材匀称结实,明显是那种穿衣显瘦,身上有肉的好身材男人。

不过,身上穿着的明显是几年前已经过时的T恤衫,外加一条薄款牛仔裤。最主要是顶着个大光头,好像坐过牢一样,让清秀帅气的脸上隐约多了几分霸气。

原本看着窗外的项少龙,感觉到林月瑶的目光。

他微微扭头,清澈的眼神在林月瑶身上扫视了一下,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艳和欣赏,但很快又消失不见。

看着有些两难的林月瑶,他微微一笑,屁股往最后排座位中间挪了挪,硬是让靠窗那边留出来大半个空位。

说实话,聪慧的林月瑶本来并不想坐在这个出狱光头犯人的身边。她相信自己的眼光,光头配合这个男人明显已经过时的衣服,显然应该是刚刚刑满释放的特征。

但是,她莫名的发现这个年轻男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没有一丝丝让人羞恼的意味,反而眼神十分清澈深邃,犹如高山上的那一汪清泉,似乎不带一丝人间烟火的味道。

难道是错觉?

应该不是个很坏的人!

而且,他细心的让出了大半个靠窗位置,免得她挤坐在两个男人的中间,虽然大半个位置依然很狭窄,但是足以证明这个男人十分细心和体贴人。

“吱!”

刹车的声音,车子忽然遇到一个急转弯,还没来得及坐下的林月瑶被狠狠晃了一个趔趄,就要摔倒。

项少龙出手如电,一只手拽住摇摇欲坠的林月瑶。

“哎呀!”

林月瑶整个人都栽进了项少龙的怀中,软玉温香抱满怀,好闻的幽幽处子香味冲入鼻间。

项少龙一愣,心中微微激荡,莫名的双眼一热,居然把这个美女浑身看了个透彻,彻彻底底的没有任何秘密了,白皙如玉的身子……

脑子一热,差点喷出鼻血来!

都怪坐牢三年,没办法,有点控制不住。

“谢谢,谢谢!”

林月瑶俏脸绯红,急忙离开项少龙的怀中,说了谢谢,赶紧擦着他的身体,小心翼翼的挤着坐了下去。

“没关系。”项少龙讪讪的捏了捏鼻子。

虽然林月瑶非常小心,但是这个位置真的很窄,空间有限。

她修长圆润的大腿有时候和项少龙的腿,不可避免的紧紧贴在一起,偏偏又是夏天,都穿着十分薄透,那种滋味,简直没谁了。

白马乡是贫困乡,有很长一段路都不是柏油路面,十分颠簸。

随着车子的晃动,项少龙和林月瑶的身体,不时的轻轻摩擦着,让林月瑶心中涌起难言的羞耻感觉。

相关文章:

春韵(三),关于春韵什么意思的介绍

子宫不停的被轮流灌满 小说肉片段_经典轮乱故事

美妙人妻系列 暴力强奷系列在线观看

测测有多少人暗恋你*用手抠女朋友下边她呼气很厉害

她哭着喊疼求他出去_日本老师和学生色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