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大又肥硕的奶头小说_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窃玉生香

2021-02-11 13:44 · 新商盟

第1章:福祸

我爸爸叫邵德中,喜欢研究赌石,不敢真赌,没钱!
但自从我和我爸爸在瑞丽,亲眼看到陈老板花二万买的石头卖出三百万之后,我爸爸就魔障了!

他不顾全家人的反对,带着抵押房子的全部家当到了瑞丽,找到陈老板的那个熟人店。在老刘的建议下,花了六十多万买了一块黑乌沙。黑乌沙赌石是缅甸翡翠矿中产量最大、赌性最强、变数最多的毛料,被称为“十赌九垮”的原石。

但是这块石头有一个“窗口”就是在石头上用切割机摩擦出一个口子,能看到里面的肉质。我爸爸看中了这个窗口,他说窗口里面的色是紫色的,极有可能是紫罗兰的种,十来公斤的料子要是满料,那得上千万了。

我爸爸当场就要了这块原石,交易结束之后,老刘说得去缅甸取料,就不能给我们切料子了。

我跟我爸爸就离开了店铺,去公行,也就是专门帮赌客切石头的地方,找了一个专门切石头师父来切这块原石。

切石头的师父看了看,说:“这块料子我不敢切,因为有鬼。”

切石头的师父见我爸爸还不死心,就给我爸爸指了个明路,他说:“如果石头是真的,那你说的当然没错,但是,这是个李鬼,仿照的紫罗兰底子做的料子,开口的料子是粘上去的。”

我爸爸听了,觉得不对,切石头的师父就生气了,把石头拿过来掰扯了几下,我跟我爸爸看着傻眼了,石头居然被分成了三个部分,这样的三层,用胶组合起来可谓完美,第一层确实是天然糯冰种翡翠,第二层假色,所以投不进去光,第三层就是开口贴染色料子的地方,真是一个完美的做假的料子。

我爸爸看着料子,当时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他沉默了很久,跟我说:“我研究的没错,不是我不懂,而是料子是假的。”

晚上回到宾馆,我还安慰爸爸,不怪他,以后还有机会。

但等我出去给爸爸买晚饭回来,我一开门,就看到房顶的电风扇上挂着一个人,我心一下子就绝望了。

是我爸爸,他就那么孤零零的一个人吊在上面……

赌石真的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陈老板一刀下去三百万,我跟我爸爸一刀下去倾家荡产,我老爸连命都没了。

我爸爸的葬礼花了好几万,全部都是借钱办的葬礼,我爸爸的死,也没得到亲人的同情,都说活该,我们也认了。

房子被收走抵债,我和妈妈被迫回姥爷家借住。但我受不了姥爷一家人异样的眼光,也受不了学校里同学们的冷眼嘲讽,发誓一定要赚钱!

我也没打算要正经的过以后的日子,在那里跌倒,就得从那里爬起来,我就要靠赌石发家致富,就算以后我会跟我爸爸一样的下场我也认了了。

我拉着脸跟班长韩凌借了一千块钱就跑到瑞丽,去了姐告赌石一条街。

姐告是瑞丽跟缅甸边境最大的一条翡翠原石集散交易地,全国一半的翡翠都是从这里批发出去的。

我没有去老刘的店,那孙子都不知道跑那去了,但是这里的店铺很多,我找了一家比较大的,害怕被坑。

吉茂赌石店算是比较大的了,门口坐着都是人,我走了进去,里面有成品区还有原石区,我没在成品区逗留,直接去原石区。

原石区附近,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赌石的人也很多,这些石头都是没有开窗的,行话叫蒙个头子,很便宜,几百块钱就能买一块,是最低档的货,开窗的非常贵,五十块钱的石头,你开个窗,窗口有绿色,就能翻一百倍。

这些原石都是按大小来卖的,最大的有几十公斤,但是得几十万,我买不起,我摸了摸口袋里钱,只有七百,我还得给我留三百买高铁票,所以能买的起的原石,我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我看着眼前只有鸡蛋大小的原石,心里很不爽,最便宜的也得五百块钱,而且只有鸡蛋大小……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釜底抽薪孤注一掷了。我看到一块黄皮壳的料子,很小,两头尖,中间圆,不到一斤,我一看就知道,典型的大马坎的小料子“一窝鸡”这种料子很好卖,我拿起来一看,皮壳很薄,我用强光灯往里面一打,非常的透,但是很难辨别里面有没有货,用一句话来说就是色串皮,雾裹色,皮肉难分。

不过我就打定主意赌这块石头了,我爸爸研究的经验说,大马坎的料子若厚皮而雾黑,便不可赌,赌来底灰水短,绿色往往偏蓝,又无反弹力,但是这块料子则是相反,所以可以赌。

我把石头拿到柜台结算,五百块钱,人家开了单子,就让我让我去排队,赌石的人很多,切石头的师父忙不过来。

我刚往那一站,突然听到有人大喊“哈哈,涨了,满色豆青种的料子,两百多斤,这个得两千多万了吧,放炮,快点放炮。”

我听着这喊声,就探着头看,地上有两块大石头,被从中间给剖开了,里面全部都是豆青色的料子,我看着眼红的很,这块料子原石至少得两百万,但是这一刀下来,是个满料,而且还是豆青种的,两千万甩大街卖,如果是我的该多好,可惜我没钱啊。

“砰砰砰……”

一阵鞭炮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来,我看着有个老板在发红包,妈的红包里面都有一千多块钱,他派了十几个,所有人都围着他转,真他妈的威风。

我手里紧紧的握着这块鸡蛋大小的原石,妈的,能不能蛋生鸡鸡生蛋就看你了,老子以后也要这么风光。

第2章:磨皮

我在店里面等了很久才轮到我切石头,前面的人几乎都没有人开出来好料子,我心里很忐忑,我把料子拿了过去,交给师父,师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石头,好像不想切似的,问我:“怎么个切法?”

我说:“大马坎的料子皮薄料小,你给我磨皮吧。”

赌石的手段主要通过擦、切、磨三种方法来实现。

因此,怎样擦,擦多深、擦多大,甚至能不能擦都要考虑清楚。

切石也是一样,可以一刀切富,也可以一刀切穷,行话有“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能否切,怎样切,都要凭你自己的经验和运气。

磨是为了看清楚内部的色和水,磨的好坏也是十分讲究的,如果磨出来有色的,就可以停手了,因为那就涨了,如果磨皮之后没色,那就得继续赌了。

师父有点不情愿,跟我说:“这么小一料子,一刀两半就成了,磨皮多费事啊。”

我心里很着急,我说:“师父,这料子就是因为小才不能切啊,万一切了里面不是个满肉,你是让我做挂件还是把件啊?”

切料子不是随便切的,你得看料子的形状大小,适合做什么东西,如果你贸然切了,有可能好料子都给你切坏了,所以切石头的师父至关重要,他要是不高兴你,一块好料子都能给你切废了。

“哎,小子,这料子这么小你就别墨迹了,师父给他切了,赶紧的,我这料子这么大个,好几十万呢,我要赶着上个老板的运气呢。”

我回头看着说话的人,是个肥头大耳的人,穿着西装,一脸的横肉,还带着个大金链子,典型的暴发户,我看着师父就要把料子给我切了,我急忙拦着, 我说:“师父,你别给我切,一定要给我磨,这块料子皮薄,满料的机会很大,如果你给我切了,就坏了品相了。”

师父有点不爽,嘴里念叨着“这么小的料子,能有什么品相?”

我看着他打量料子,心里就很着急,切石头的人一般都听石头主人的,人家有要求,他就得按照主人的要求去做,因为这样切坏了不找他的麻烦,所以虽然他不想磨这块料子,但是还是按照我说的去做。

“妈的,小子,你别耽误老子时间,老子一分钟都好几十万呢,你磨一块料子得多少时间?”

我回头看着那个老板,我没说话,我不想惹事,我还是跟师父说:“一定要磨。”

师父点了头,但是后面的那个老板不愿意了,说:“你小子找抽是吧?”

他抓着我的衣服,想要打我,但是这个时候过来两个保安,那个老板看了一下,就松开了,说:“小子,出去再说。”

我没理他,我不相信他还敢打我,姐告一条街的治安非常好,因为这里每时每刻都有成千上万的资金流动,所以安保特别严格。

师父拿着料子,在切割机上打了一下,冒出来一些火花,我心里很紧张,紧紧握着手,我感觉手心里面都是汗。

师父磨了几下,我的心跟着那摩擦的声音快速的跳动着,过了一会,师父磨开了一个口子,拿出来打了水,看着我说:“运气不错,有黄色,典型的大马坎黄翡的种,不过也不值钱,顶多一千块钱,打个吊坠还行。”

我听了松了口气,我说:“继续磨吧,看看能不能跳色。”

跳色就是翡翠里面的走色变了,一块翡翠原石里面有多少种颜色都是不定的,有时候黄色里面夹着绿色,这就叫做跳色,如果走绿,那石头翻倍就更多了,所以我很期待里面能跳色。

师父摇了摇头,那意思就是可能性不大,他把石头掉了个头,然后继续打磨,我心里很期待,很紧张,如果跳色了,那最起码得三千起步,而且好卖。

我很紧张,紧张的喉咙都冒火了,我不停的咽着唾沫,突然,我看到师父把料子拿起来了,磨开的皮里面还是淡黄色,我心里很失望,妈的,怎么还是黄色?怎么没有跳色呢?

这块料子如果没有跳色那就定性了,最多两千块钱,而且很难卖。

师父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说:“年轻人,经验还是不足,还要磨皮吗?万一里面没色,你这块石头可就废了,跳色跳没的料子我见的多了,这块就差不多,见好就收吧。”

相关文章:

公车上的程雪柔txt全文 公车上被抽插到高潮

皇帝侍卫超肉很多侍卫作品,隔着布料磨弄

女人喜欢的三种姿势|一触即破变身百合

英语老师只让你一人捅_她越喊疼我越不停不下来视频

十种哄男生的方法_浓情婚纱摄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