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然以为自己嫁了一个普通男人,谁料这个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她公司的总裁大人...

2021-02-13 09:15 · 新商盟

第18章:在家等我

如此一想,秦越点点头:“那就麻烦你帮我准备了。”

简然翻身下床,拿了件外套穿上:“你稍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好的。”

秦越也来到厨房:“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简然回头看他一眼:“你是不是很饿了?”

他点了点头:“是有些饿了。”

简然将准备好的配菜递给他:“那你负责洗菜。”

秦越欣赏同意:“好。”

他洗菜的时候,简然悄悄瞟了他一眼,他洗得非常认真,光是这做事的态度就给他打99分,不打满分是怕他骄傲。

他们分工合作,很快一碗香喷喷的杂菜面就出锅了。

简然将碗放在他身前,眼巴巴地看着秦越:“这个杂菜面也是我的强项,你看看我的手艺如何?”

与秦越身边的厨子相比,简然的厨艺真的很一般,但是秦越并不嫌弃,他点点头:“味道很不错。”

得到秦越的赞赏,简然开心地笑了笑,转身回到厨房,又在厨房里忙碌了一阵子。

秦越吃完面走进来:“你在忙什么?”

简然回头对他笑笑:“你不是说一早还要飞萧山嘛。我昨晚做了一些糕点和紫菜包饭。我蒸热放保温饭盒里,一会儿你带着,路上饿了吃。”

简然知道秦越在努力做一个好丈夫,她也想要做一个好妻子,可是她又不知道要怎么做好妻子这个角色。

她能想到送他的,他什么都有。她想不到的,他还是有。

所以简然就用自己的心意,为他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努力做一个体贴贤惠的好妻子。

看着她认真的神情,秦越抬手揉揉她的头:“谢谢你为我想得这么周到。”

“是你说的夫妻要相互关照的啊。”简然拍掉他的手,撇了撇嘴,“别老是揉我的头。”

他揉她的头的动作,就像她揉绵绵的头是一样的感觉,她是他的妻子又不是他养的小宠物。

秦越xing感的薄唇微微上扬,一把将她拥入怀里:“那这样呢?”

简然脸蛋儿一下子就红了,急得推他,却被他搂得更紧,还感觉到他忍笑忍心得xiong腔都震动了。

简然咬咬唇,抬手就狠狠掐了他的腰肉一把,但是这个男人的肉太结实,她没把他怎么样,反倒把自己的手给捏疼了。

简然气不过,抬起头再撞向他的xiong膛,本想让他吃点苦头,他再一次伸手抚她的头,像摸小宠物那样,还听得他低沉xing感的声音说道:“乖,别闹了。”

呃……

简然有些糊涂了,是她在闹么?她有闹么?她是被欺负得很惨的那一个好不好!

她又伸手去掐他,这次却被他抓住了她乱动的手,握在掌心里轻轻捏了捏:“我要准备出发了。你一个人在家要照顾好自己。”

“你等一下。”简然从他的怀里逃出来,将蒸好的糕点和紫菜包饭放进保温饭盒里,又拿了袋子装好,“你带着路上吃。”

秦越伸手接过袋子时,向来清冷的眸子里染上了些许笑意,声音也很温柔:“在家等我回来。”

简然红着脸点头:“嗯。”

秦越又揉了揉她的头:“那我走了。”

简然送他出门,站在门口目送他进了电梯。

电梯门一合上,简然赶紧摇了摇头,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自语自语道:“我没发烧啊,那就是说刚刚发生的事情是真的,不是我想象出来的。”

她没病,那极有可能是秦越病了,应该是生病了他才会说出一些平常不会说的话,做出一些平常不会做的事情。

送走秦越之后,简然也没了睡意,干脆起来去晨跑,再提前赶去公司。

简然都忙了大半个小时之后,林媚才到办公室。

她没有回自己的办公位,凑到简然的身边神秘兮兮地说道:“简然,你知不知道公关部的马丹娜被解雇了?”

简然心里咯噔一下,脸色有些不好看。

林媚未察觉,继续道:“我听人说,她好像对秦总使了什么手段,是秦总亲自下令解雇的。”

简然猜想,一定是秦越故意让人放出这样的消息,他不想把她牵扯到这件事情当中来。

秦越说她的靠山是总裁,他就用实际行动来做给她看,这一点简然很是感动。

不过,她却高兴不起来。

简然不是不希望马丹娜离开公司,而是不希望是因为自己和秦越这层关系离开的。

她不想公开与秦越的关系,就是不想在公司得到特殊待遇,想要凭自己的能力往上爬。

而如今,事情正在往她不希望的那个方向发展下去。

林媚继续说道:“马丹娜那种人真是活该,公司里不知道多少人盼着她走呢。这次秦总算是帮大家扫掉了一块碍眼的东西。”

简然笑了笑:“林媚,马丹娜去与留我都不关心,我只关心明天就要上交的企划书。”

简然不喜欢在人背后议论,而且她也知道职场远不如看到的这般简单,遍地都是坑,说不准就踩进谁挖的坑里去了。

言多必有失,这个道理简然还是明白的。

这三年来,她跟同事们的关系处得还不错,但仅仅是表面关系不错而已,都不至于到交心的地步。

赵君晴急步走过来:“简然,你的企划书初稿准备得怎么样了?”

简然说:“我再加把劲,明天一定能赶出来。”

赵君晴说:“没那么多时间了。星辉的刘总今晚要赶去京都,要是走之前没看到你的企划书,这个项目就没有机会了。”

简然咬了咬唇,说:“经理,我尽最大努力赶在下班前把这份企划书交到他手上。”

赵君晴看了一眼时间:“有需要帮忙的,叫林媚和王炜明帮你。刘总晚上九点航班,七点前要从公司出发去机场,你在这个时间之前赶过去把文件亲自交给他。”

简然点头:“好。”

三天时间本来就短,现在缩短到了一天半,这等于是强压中的强压了,但是简然也没有退缩。

在她看来,没有完不成的工作,只有你努力不努力。

并且这次是星辉的刘总指定要她来负责这个项目的企划书,她更没有推托的理由。

第19章:是不是有隐情

简然忙到中午不仅没有吃饭,连水都没有时间喝,秦越打电话来,她也是敷衍地说了两句就挂掉了。

下午累得不行的时候,是林媚帮她冲了一杯速溶咖啡。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下午五点前,简然总算是完成这份企划书的初稿。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是也能过得去。

跟赵君晴打了一声招呼,简然提前离开公司,打的赶去星辉公司找他们的总经理刘成昆。

简然赶到时,刘总对简然的态度比以往都热情,不但夸她企划书写得好,还拉着她说了好多好听的话。

刘成昆指定让她负责星辉这个项目和突然转变的态度,让简然有些担心,担心刘成昆背后的顾氏。

倘若自己在顾氏那个人的心中真有那么重要的话,当初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了。如此一想之后,简然提起的心又放下了。

好不容易从刘总那里脱身,简然接到了凌飞语打来的电话,让她过去工作室一趟。

简然回家拎了套换洗的衣服,再赶去工作室,打算晚上就住凌飞语那里不回来了。

看到简然,凌飞语高兴得转了两圈:“然然,今天我要告诉你一个特大好消息。”

看到凌飞语这兴奋的模样,简然心里已经大概猜到是什么事情了,她说:“一定是关于你情哥哥的事情吧。”

凌飞语抱着简然亲了一口,兴奋道:“程旭阳顺利拿到博士学位,并且通过层层筛选顺利进入了盛天集团,暂时在盛天美国总部工作。据说盛天的当家人LeoQin打算把国内的总部从京都搬到江北,程旭阳也极有可能调到江北来工作。”

说起盛天集团的主人秦家,那真的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啊。哪怕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顾氏和叶氏这样企业连秦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秦家系出名门,有钱又非常低调,尤其是秦家这一代的当家人LeoQin,更是低调得从未在媒体镜头前露面。

大家只知道他二十二岁正式接手盛天的所有工作,之后几年时间创下了一个又一个许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完成的商业神话。

甚至还有传闻,说他不在公众面前露面是因为身有残疾。也有人说,这位当家人是长得很好看,是世界上难见的一等美男子。

不管事实如何,简然都没有心思去猜,反正她这辈子都跟盛天集团扯不上丝毫的关系。

她握住凌飞语的手拍了拍:“亲爱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工作室要有什么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就放心去陪你的情哥哥吧。”

凌飞语一把将简然抱住:“还是我家小妞最懂我,我什么都没有说,就知道我要去美国了。”

简然翻了个白眼:“你说得还少么?”

凌飞语笑笑:“走吧。晚上我请客。”

简然也不跟她客气,两人说走就走,找了附近一家比较有名的烤肉店。

天气冷,火锅和烤肉店的生意很火爆,尤其是味道好的店,还要排队才能吃得上。

这边刚排到位置坐下还没点菜,秦越的电话打进来了。

简然看了眼凌飞语,这才红着脸儿接听:“工作忙完了么?”

“嗯。”秦越轻轻哼了一声,也没有说别的。

简然吐吐舌头,没有话说就不要打电话啊,她可是要忙着点菜吃烤肉的,才没空陪着他在这里沉默。

又过了一会儿,简然还没有听到秦越说话,她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没有的话我挂电话了。”

电话那端还是沉默,又沉默了一阵子才听到秦越低低沉沉的声音:“难道你没有话要对我说的?”

简然一怔,随即很认真地说道:“你忙完工作要记得吃饭。一个人在外面也要照顾好自己。”

简然觉得一个贤惠的好妻子应该就会说这番话。

电话那端的男人不说话了,简然又说:“那没什么事我就先挂电话了。”

“你没有其它要和我说的?”在她挂电话前,秦越又补充了一句。

简然再仔细想了想,想到了马丹娜的事情,他应该是指这件事情吧,简然说:“谢谢你。”

那边的秦越不说话了,连再见都没有说直接挂了电话,第一次如此没有礼貌啊。

凌飞语看着简然,皱了皱眉头:“简然,你刚刚是在跟你的男人通电话?”

简然看着手机黑下去的屏幕,点了点头。

凌飞语又说:“我靠,你们结婚也有一个月了吧。两个人通电话还是这种生硬模式?你别告诉我,你们两个现在连夫妻间的事情都没有做过。”

简然的脸一下子就爆红了。

他和秦越不仅连夫妻间的事情都没有做,连正儿八经的吻都没有啊。

凌飞语算是看出来了,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简然的额头:“简然,你是想要做一辈子的老姑娘?嫁了人也舍不得把自己交出去?”

简然白了她一眼,小声说:“不是我不愿意啊,是他从来都没有跟我提过这个要求。”

凌飞语刚喝一口水到嘴里全喷了出来,惊讶道:“你一个天仙儿一样的美人儿天天睡在他的身边,他竟然从来没有想要过。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不行,另一个是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

简然摆摆手:“你别胡说。他这是尊重我。他说过不会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凌飞语挑眉看着简然,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们两个到底是你不愿意,还是他不行呢?或者他找你结婚只是想要找一个掩藏他xing取向的挡箭牌?”

简然不想再聊这个话题,立即转移凌飞语的注意力:“上菜了,我烤肉给你吃。”

凌飞语也没有再问,毕竟这是简然夫妻两人之间的私事,简然不想说,也问不出什么来。

凌飞语不问,但是简然的心里却没有安静下来,她甚至细细地想了想秦越这段时间的情况。

他吃得好,睡得好,精神好,怎么看都是一个健健康康的男人,应该没有病吧。

一个男人的身体没有问题,看到女人赤条条地摆在他面前都不会动邪念,难道这其中真有隐情?

天啊,秦越找她结婚的目的难道真的是找一个掩藏他性取向的挡箭牌?!

相关文章:

《三生两世:毒医狂妃》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

两个王爷分开她的花|她看着男人在身上驰骋

刚初二就让爸爸日了_宝贝儿你都湿透了还说不要

小攻把小受虐到痴傻|宝贝你胸好大啊奶又多

英语老师打开扣子让我上,跟男朋友接吻他总是忍不住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