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 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都市神医

2021-02-13 11:41 · 新商盟

“刘主任,这个我懂,我先从实习医生做起吧。”林煜点点头道。

“你理解就好,那好,我现在为你去办手续,以后你就先做个实习医生,过一段时间以后我想办法给你转正。”刘向明点点头道。

“那就先谢谢刘主任了。”林煜笑道。

“一家人,应该的,回头到我家去坐坐,我老父亲一直在念叨着你这个小师弟呢。”刘主任笑道。

“我回头就去拜访他老人家。”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拿着一份资料走了过来说:“主任,这个需要你签字。”

“好的,石医生,这是林煜,以后就挂到你名下实习吧。”刘向明一边签字一边说。

“好的。”来者点点头。

“小煜,石医生是我们科室最好的医生,人称石快手,临床经验非常丰富,以后你就跟着他实习。”刘向明签完了字说。

“是你?”那个被称为石医生的微微的一愣。

“石医生好,这么快又见面了。”林煜站了起来,原来这位石医生,正是在火车贵宾包房遇到的那位医生,他竟然在这里见到了,这个世界还真小。

“你们认识吗?”刘向明诧异的问。

“认识,昨天在火车上见过一面。”石安宁嘴角微扬,露出一抹冷笑,这小子昨天坏了老子的事,现在落到我手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煜是第一天来到医院,一些繁琐的手续办了整整一天,等到安排好宿舍,已经是晚上了,简单的吃了点东西,然后提着一些礼物向刘向明家里走去。

刘向明的父亲刘鸿远是位中医,他年轻的时候四处拜师,曾经在师父的门下学过一段时间医术,算是记名弟子。

但是由于他姿质一般,学不了鬼谷医门医术精髓。所以师父没有正式将他纳为门下,不过刘鸿远一向尊敬师父,视他为恩师,所以这次来江南,师父便托他帮自己安排一下。

刘向明夫妇都是医生,他妻子王惠兰在第三人民医院妇科任主治医生,一对儿女现在帝都读书。只是他们刘家世代传承的中医,到他们这一代却改成了西医,这不得不让人唏嘘。

到了刘向明的家,林煜敲了敲门,片刻以后刘向明走了出来,看到林煜,他微微的一愣,随即笑道:“小煜,你来了,快请进来。”

“刘主任,我今天是来看看师兄的,冒昧之处,还希望不要见怪。”林煜笑道。

“哪里会呢,都自家人,我父亲正念叨着你呢,在家里就别叫主任了,叫明叔就行。”

刘向明边说边引着林煜走到了客厅里,客厅里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煜,这老人,就是刘鸿远。

“爸,这就是您经常念叨的小师弟。”刘向明笑道。

“哦,你,你就是林煜。”刘鸿远吃了一惊,他连忙站起来,伸出双手道:“哈哈,小煜,我正念叨着你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我记在道观学习的时候,你才只有六岁,一眨眼,长成大小伙了。”

“刘老,您的身体可好?”林煜迎上去,和刘鸿远双手握在了一起。

刘鸿远虽然退休了,但是他却是江南市中医界颇有影响力的人物,林煜寻思着叫一声师兄,会显得自己有些托大了。

“叫什么刘老,虽然师父没有正式纳我入门,但是我还是他的徒弟,我是你师兄,向明,叫师叔。”刘鸿远眼睛一瞪,有些不高兴的说。

“爸……这个……”刘向明有些傻眼了,他年纪比林煜大,在医院又是他的领导,让他向林煜叫师叔,他有些叫不出口。

“师兄,咱们各交各的,您是我师兄,但刘主任还是我主任,这不能乱来。”林煜连忙说。

听林煜这样说,刘向明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怎么行?中医最注重的是传承,礼不能废。”刘鸿远说。

“呵呵,师兄您就别较真了,我今天来给你带来一些道观里的补品,这是槐花峰胶、这是师父自制的玉琼饮。”林煜拿出了身后的背包,取出了几个瓶子,里面是一尘道人自制的补品。

这些瓶子上面都封着红泥,而且坛子的颜呈黑褐色,看起来极其老土,但是刘鸿远却眼前一亮,露出一种狂热的神色。

“这……这是师父亲自酿的玉琼饮?”

“当然,如假包换。”林煜微微一笑。

“哈哈,这可是好东西,我早就听说过师父的玉琼饮酒味道好,不上头,而且能治百病,代我谢谢师父。”

“向明,去弄几个小菜,我今天要和师弟好好喝上几杯。”刘鸿远吩咐道。

“好的,刚好惠兰也下班了,我去接她回来,爸,小煜,你们稍等一下。”刘向明点点头道。

“明叔,不用那么麻烦的,我坐坐就走。”林煜连忙站起来推辞。

“你就坐会儿吧,陪我家老爷子喝点,他经常一个人喝闷酒,早就闷坏了。”刘向明笑道,拿出汽车的钥匙下楼去了。

“师弟,你不是卫校毕业以后一直随师父云游吗?怎么这一次想来江南发展了?”儿子走后,刘鸿远打开了话匣子。

“因为我的身体,可能过不了那一关。”林煜叹道。

“你是说六浮绝脉?师父不是帮你治好了吗?”刘鸿远吃了一惊,他打量着林煜,看他面色红润,不像是有病之人啊。

“没治好,这种病有三关六劫,前面的因为师父传我道家养生功,所以都熬过来了,但是最后一个生死劫,就连师父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师父说世间万物,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他让我入世寻找那冥冥中的一线生机。”提到自己的身体,林煜脸色如常。

“天妒英才啊,你的资质极好,当初一行人一起上山求医,师父一个人也没看中,倒是你,成为了他的关门弟子,不过你的这种病,师父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刘鸿远问道。

“没有,师父他老人家又不是神仙。”林煜摇摇头道“除非我找到一位同样身具六浮绝脉的人,或者突破道门太玄心经第三重,否则的话,必死。”

“道门太玄心经?啊,就是师父修练的那门养生功?”刘鸿远呼的站了起来。

“是的,道门太玄心经共分五重,一重聚气、二重凝神、三重淬脉、四重化神境、第五重无上道境是传说中的境界,我现在勉强能算是凝神境界,想突破第三重,恐怕有些难,因为师父现在也不过是第四重化神境界。”林煜道。

“听说鬼谷医门开宗者鬼谷闲人就是第五重无上道境,一身本事出神入化。”刘鸿云感叹道“可惜啊,我资质不行,不能练习这门养生功。这门神奇的功法,突破第三重很难吗?”

“人各有命。”林煜笑了笑道:“第三重是一道分水龄,达到第三重,对医道感悟就会更上一层楼,这需要机缘,所以师父才让我入世寻找机缘,以及那冥冥中的一丝生机。”

“可惜我资质有限,没法帮你看看身体。”刘鸿远微微一叹,其实他也知道,连身具鬼谷医术和道家奇术传承的一尘道人都没有办法,以他的资质,就更不用说了。

“生死有命,其实如果不是师父,我连六岁都活不到,我活这么多年,已经是赚了。”林煜笑了笑,顿了一下又说:“师父说过,大道缺一,方是正途,我身具六浮绝脉但是上天给我一身学医的资质,这也算是公平的。”

“是啊,这是公平的,不过师弟,你现在得到了师父多少真传了?”刘鸿远用询问的目光说。

“应该有七成吧,师父他一身医术出神入化,本身又是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我资质有限,只能学这么多了。”林煜说。

“七成?”刘鸿远愣住了,他微微叹道:“七成……已经不错了,如果我能学得师父一成本领,成就也不会仅限于此,不过师父那些日子的稍加点拔,已经让我开窍了不少,好在这些年我没辱没中医,没辱没他老人家的名声。”

“师兄言重了。”林煜笑了笑,他的说法有些保守,其实他现在已经有了一尘道人九成的真传,说七成,是怕刘鸿远心里不好受。

正在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刘鸿远走过去打开门。

“刘老,我是横宇集团李总的司机,我们李总现在身体有些不大舒服,想请您过去瞧瞧。疗养院的毛院长打过招呼了吧。”来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说话间送上了手中的名片。

刘鸿远现在虽然退休了,但是他在江南市疗养院挂个职,疗养院里一般都是退休的老干部或者是江南市大领导才有资格住的,不过横宇集团的李相和身份也是响当当的,所以疗养院的领导也会卖他几分面子。

“毛院长确实是提过,我这就过去。”刘鸿远点点头。

“师兄,你去忙吧,我改天在来看你。”林煜站了起来。

看到林煜,刘鸿远心中微微一动,他笑道:“小煜,这趟诊,你替我出了吧。”

“我?”林煜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师兄,我没有行医资格证啊。”

“这个不用,有我推荐就行了,这是横宇集团李总的司机,李总是位慈善家,在江南名声很响,你跟他过去一趟看看李总是什么情况就行了,我相信以你的医术,这不是什么难事吧。”

林煜明白刘鸿远的意思,自己刚到江南,人生地不熟的,他这是为自己铺路,治好了李总的病,也算是结下一份善缘。能请得动疗养院老资格医生的,想必身份也没那么简单。

“那好,我就替师兄跑一趟。”林煜点点头道。

“回去告诉李总,我今天有点事情不方便出诊。这位是我的小师弟,医术比我要高的多,让他代我出这趟诊吧。”刘鸿远向门口的司机吩咐道。

“这……刘老。”那司机傻眼了,他是老板派来接刘鸿远的,刘鸿远的医术在江南界很响,现在刘鸿远让林煜代他去,这样合适吗?

再说了,林煜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人,他能有多高的医术,他回去该怎么向老板交待?

“去吧,随后我会向毛院长和李总解释的。”刘鸿远道。

无奈之下那司机只好点了点头,虽然有些不乐意,但想来刘鸿远也不会乱来的,既然他推荐这年轻人,那这名年轻人就一定有点能力。

“师兄,那我改天在来看你。”林煜起身道。

“好,这一次麻烦师弟跑一趟了。”刘鸿远笑道。

“不麻烦,谢谢师兄如此为我着想。”林煜笑了笑,和司机一起走到了楼下。

一路无言,司机直接开着车来到了郊外的一处别墅庄园处,这里是一个隐于都市的别墅群,每一处别墅都有自己独立的院落。在寸金寸土的江南市,这里的每一幢别墅都是天文数字。

司机把车开到了十二号别墅前,把车停到院内的停车场内,院内有数幢独立的别墅,司机停好车以后引着林煜来到了一幢别墅前。

这栋别墅门口两侧站着六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这些人身杆笔直,不难看出来是军人出身。

据林煜所知现在的保镖有一部分是保镖公司,有一部分则是私人高价请来的退役特种兵,眼前的这几名保镖,单看气势就知道实力肯定不弱。

司机上前对最前面的那名保镖说了几句,这名保镖点点头,转身走进了别墅,片刻以后,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名中年人叫赵俊明,是横宇集团老总李相和的秘书,也兼职管家,也正因为他是李相和身边的红人,所以他的态度显得有些傲慢。

“赵管事,就是这位。”保镖伸手向林煜一指。

“我不是请了刘鸿远来吗?怎么是你?你是什么人。”赵俊明看到林煜,眉头一皱道。

“我是刘鸿远的师弟,我们两个同在一起学习过医术。我师兄今天有事情,所以让我代他出这一趟诊。”林煜淡淡的说。

“胡闹。”赵俊明的神色变了,他喝道:“他刘鸿远的架子也未免太大了,连李总都请不动他了?请一个嘴上无毛的小子给我们李总治病?”

林煜心里有些不悦,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说:“我师兄是医生,医者父母心,不会向病人摆架子,他既然让我来,那就有定有他的道理。”

“你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能有多高的医术?他刘鸿远这还不是在托大?哼,改天我倒要问问毛院长,是不是不把我们李总的身体放在心上了。”赵俊明冷笑道。

“赵管事,你说的这话,让毛院长很受伤啊。”林煜不冷不热的说。

江南疗养院本来就是非比寻常的地方,做为疗养院的主事人,毛院长的级别至少是正局级,就算你李相和在江南有地位,但也架不住人家级别在那里摆着。

更何况,你一个小管家就敢趾高气昂的去质问人家一个正局级的干部?你真的以为你主子是世界首富?

“你……”赵俊明也是高傲惯了,他这才发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江南疗养院本来就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就算是李相和本人,恐怕也不敢随便对人家毛院长质问吧,他刚才是有些托大了。

不过向来高傲的赵俊明什么时候被一个没有任何来头的年轻人这样教训过,他正要招呼保镖把林煜给轰出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赵管事,中心医院的谢主任到了没有?”

随着说话声,一名年纪在三十出头的少妇走了出来,气质颇佳,看得出来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她正是李相和的妻子严雪。

一见到严雪,赵俊明原本难看的像是要死了亲爹一样的脸马上变得比菊花还要灿烂,他一溜烟的跑到了严雪的身边,脸上带着馅媚的笑意。

“夫人,您怎么出来了?估计快到了,那位谢主任可是中心医院神经科一把手,有他过来,李总的病一定会有起色的。”

相关文章:

一个晚上弄了五次:大学打了4年炮,女朋友尿很多给我喝

沙特能找女人吗;上课同桌深进我的裙子里

我真想死在你身上|大同老头嗮几几图片

不准吐出来给老子咽下去*如何口男朋友

小东西会疼忍一忍|我想让你把我弄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