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归来)啊好深好痛肉污文_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

2021-02-13 13:43 · 新商盟

“南少好大的架子,这也是带着诚意来的?”容姐冷冷的看着南少,轻巧的下巴轻轻的抬了抬,看了一眼那双碍眼的大脚在桌子上晃来晃去冷哼道。

“你算什么东西,敢给我这样说话,贱女人一个,不是看在三哥的面子上,你给我添鞋都不配!”

南春华终于把目光看向容姐,突然恶声恶气的说道,接着一口粘痰吐到了容姐的脸上。

“你——”容姐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什么你,臭女人一个,不是看在三哥的面子上,我早就派人轮了你!”南春华阴冷的笑道。

“南春华,你过分了,都是在道上混的,抬头不见低头见,都是求财,不是求气,大家和和气气的才能发财!”

黄三本来是做和事佬的,没有想到南春华如此不给自己面子,当面羞辱容姐,脸色也沉了下来。

好歹他也是南街区大佬,道上谁不给他几分薄面,南春华区区一个小辈,这么做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他老子南火龙,分分钟弄死这丫的!

“哦?哈哈,您是三哥嘛,当然给面子了,这些年,一直没有轮她就是给您面子嘛,嗯,等一下啊,我打个电话!”

南春华哈哈大笑道,说话阴阳怪气,最后拿起了手机,打起了电话,而黄三安慰容姐坐下,同时递给她一张餐巾纸。

“喂,贾叔吗,嘿,我是春华啊,好久没有给您打电话了,有些想您了——”

南春华打着电话,旁若无人,肆无忌惮,只不过黄三听着,脸色却是变了,犹豫片刻后,阴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他当然知道南春华口里的贾叔是谁,那是本市的公安局长贾齐北,南家的后台,这个混蛋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黄三再傻也知道是什么意思,看来今天的和事酒是黄了。

“嗯嗯,那好,我啊,我在和三哥在一起吃饭呢,怎么?您要和他说话么?他对您可是尊重有加呢。”南春华笑着看向黄三,哈哈笑着,接着就把手机递给了黄三。

黄三一呆,小心的接过电话,还没有说话,脸上就堆起了一朵花:“喂,贾局您好,呵呵,很荣幸和您通话,没,没事,能有什么事啊!和春华在一起吃饭呢,放心吧,什么事也没有,春华是一个不错的青年,年轻有为,嗯,那好,我知道了,一定,一定,您放心吧。”

黄三的腰几乎躬成了九十度,早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点头哈腰的,一副讨好的讪讪模样,看的容姐心都凉了,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冷冷的坐在那里不说话。

黄三终于放下了电话,冲南春华一笑,然后把手机递给了他。

“对了,三哥,您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啊!”南春华故作不明白的问道。

“嗯,这个怪三哥没有给你打招呼,阿容性格有些耿直,今天白天夜总会的事,你不要往心里去!”

“不往心里去?三哥啊,你在说笑吗?”南春华冷笑道。

“这个,阿容,敬南少一杯酒,希望南少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件事就算揭过去了,相信南少会给面子的!”

黄三打开一瓶酒,往容姐的面前的酒杯中倒了一杯,淡淡的说道。

“这就是这个说一直罩着自己的三哥么?”在一这瞬间,容姐的心凉了。

“一杯?太少了吧!”南春华拿过酒瓶,啪啪又倒了两杯,推到容姐面前:“要不把这三杯酒喝下,要不脱光衣服,从这里爬出去,二选一吧!”

“南少!”黄三有些不悦,却又不敢得罪南春华,暗中冲容姐示颜色。

“好,南少是吧,今天是我容姐不对,冒犯了您,向您陪罪了!”

容姐忍着巨大的羞辱,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接着是第二杯,第三杯,最后一杯重重的放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看也没有看黄三一眼。

“哼,什么东西,水性杨花的玩意,还真的以为攀上了三哥这个大树了么,我呸!”身后的南春天不由的耻笑道。

容姐猛的停了下来,身体一震,眼中闪过恨意,身体像是抽空了一般,慢慢的走了出去,身形有些摇晃。

“来,三哥,喝酒,哈哈,爽快,对了,我那个夜总会旗下新进的两个嫩模,才十九,还是处呢,怎么样,三哥有没有兴趣?”

“呵呵,是么,你小子,就会搞这个,三哥老了,不像你们年轻人了!”黄三眼睛一亮,随即摇摇头半推半就的说道。

“哈哈,谁说三哥老了,我和谁急,来,喝完这杯酒,我们过去看看,还需要三哥请指哦。”

“好,好,呵呵。”

身后传来两个的对话声,渐渐的消失,容姐走出了盛世豪庭,心中悲凉,没有了来时的义气风发,她知道三哥已经把她放弃了。

这一刻,容姐的心凉了。

“容姐!”

就在容姐即将走出盛世豪庭的时候,洛天突然从某个角落钻了出来。

“洛天?你怎么在这里?”容姐一怔。

“嘿!刚才上了趟厕所,容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洛天开始还打算调侃两句,见容姐神色有些不对,脸色连忙一正,不由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走吧,回去了!”容姐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容姐,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洛天脸色一变,尤其是闻到容姐说话时吐出的酒气,心里猛地沉了下去。

他忽然想到刚才在厕所,听到的那两个服务员的对话,好像是某个包厢里有人在逼人喝酒,还吐痰,总之闹的好像挺大的,本来还没联想到容姐身上,可现在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算了,洛天,以前的事不要再提了,姐有点累了,回去吧。”容姐心里有种想哭的冲动,不但没有和解,还被侮辱了一番,心里很是难过。

看到容姐痛苦的样子,洛天眼睛一下子红了,肺都快气炸了,一股暴怒的野蛮气息不可遏制的砰发出来,艹特么的,一言不发就要冲进夜总会!

“洛天,你干什么,回来!”

容姐死死的拽着洛天,害怕这个家伙闹出什么事,她也想不到洛天的反应会这么大,那是要杀人的节凑啊。

听到声音赶过来的兰兰都吓呆了,她不知道容姐发生了什么事,更没有见过这个一向笑眯眯的大流氓一怒起来是如此的怕人,大夏天的,都让她感觉到身上冷飕飕的。

洛天终于被容姐劝住了,几个人回到了车上,兰兰开车,洛天和容姐坐在后排向着容姐的别墅驶去。

一路上,霓虹灯闪过,容姐靠在洛天的肩膀上,简单的说了这次事情的经过,洛天铁青着脸,拳头握得格格直响。

“哼,有一个小小的公安局长撑长就敢这么嚣张,真是岂有此理!”前面开车的兰兰恨恨的说道,语气中闪过不屑,洛天有些奇怪的望了一眼这个丫头,并没有当回事。

“容姐,放心吧,今天这个场子,我会让他十倍来还。”

“行了,你可别胡闹,事情算过去了,有些人是得罪不起的,等有一天,你混到连局长都不怕的时候,再帮姐出这口气吧。”容姐抓住洛天的手苦笑道。

“局长?”洛天轻哼了一声,如果他的身份暴露出来,一个小小的局长在他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

“我也没有想到三哥会这样做,估计也是忌惮南家背后的势力吧!”

容姐心里很不甘心,她现在终于知道什么是寄人篱下的感觉了,自己充其量也只是三哥手里挣钱的工具而已,事关他的切身利益上,他是不可能为自己做主的,如果是一般的小混混,他派人就打上去了,可是遇到南家,他却是不敢了。

“这件事我会帮你摆平的,我会让你风光在的立足这东昌市,无人敢欺!”洛天认真的说道。

“洛天,你——千万不要找南春华的麻烦,这个亏姐认了,现在这个社会是法制社会,你千万不要做犯法的事,为了这样的人渣,你没有必要冒险!”

“好,容姐,我听你的。”

洛天淡淡的一笑,似乎恢复了本性,心里却是心疼的要命,他是绝不允许容姐受这样的羞辱的,只是洛天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他是从龙魂逃来的,一旦被上面查到自己在这里,那帮老家伙,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把自己弄回去。

“这就对了,姐相信你是一个不简单的家伙,等以后混出样子来,罩着姐就行了。”容姐苦笑道,,她的酒量不小,不过本杯白酒下去,也让她有些受不了,胃里难受之极,有些天晕地转了。

容姐最后还有一丝清醒,在她的指点下,兰兰把车子开到了一处别墅面前。

来到别墅,容姐变得有些沉默起来,默默的拿起衣服去洗澡,脱掉了衣服,淋浴下,容姐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委屈,放声痛哭起来。

只是她却不知道,这哭声清晰地落在了洛天的耳中,洛天的心都在滴血。

“该死的南春华,老子会让你不得好死!”

洛天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今天这件事,绝不算完!

“好了,我也去睡觉了!”

兰兰此刻打了个哈欠说道,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洛天一怔,觉得这丫头的神情有些不对,犹豫了一下,便悄悄跟了上去。

保护容姐是他的责任,他不能让她出任何事,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兰兰,他虽然相信自己的直觉,不过也要仔细的打探一下才行,他是不会允许任何有危险的人接近容姐的!

……

“喂,李伯,我兰兰啊,求您了李伯,千万不要告诉我家里,您从小最疼我了,我知道,没事的,对了,李伯,求您一个小小小事哈!”

接着兰兰看了一眼门外,似乎怕被人听到一样,对着话筒不知道轻声嘀咕的说些什么。

“哼,我不管,您必须帮我,她是我姐,今天在夜总会喝多了,是她帮了我,您不是常教我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嘛,好,就这样说定了啊!”

兰兰并不知道,自己在房间打电话的时候,楼上窗外,一个人倒挂金勾,倒贴在墙上,像只大壁虎一样,把她的电话内容听的一清二楚。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洛天!

一夜无话,清晨,洛天听到了楼下有轻微的动静,纵身一跃从床上弹了起来,像是一个强性钢簧一般。

“容姐,起这么早,收拾东西啊?”洛天下楼,看到容姐正在客厅里收拾东西,大包小包的,看来收了一段时间了。

“嗯,吵醒你了吧,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等会好带走!”

容姐精神有些不太好,看到洛天勉强笑道。

“怎么,你要搬家?”洛天有些疑惑,不顾得的欣赏美景,帮她把一个箱子封好。

“是的,这是三哥名下的别墅,我不想住了!”容姐神色有些落寞的说道。

洛天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他知道那个黄三让容姐寒心了,一个当作大哥的,任凭外人当着自己的面欺负,换作谁也寒心,那样的话根本不配当大哥,欺软怕硬,洛天甚至都怀疑他怎么混到南街区老大的位置上的。

“容姐,要不搬到我那里吧,换个大点的地下室,大家挤一挤,省钱!”洛天建议道,

“行了吧,姐还没有落魄到那种地步!”容姐抛给洛天一个白眼,然后接着说道:“群英夜总会我也不准备干了,姐要另谋出路了。

洛天点头,不管这个女人做什么,他只需要守护在她身边就可以了。

这时兰兰穿着睡衣,打着小哈欠迷迷登登的走了出来,看到洛天和容姐两人坐在沙发上说话,客厅里一大堆收拾的好东西,不由的眨了眨眼睛:“喂,你们这是要私奔吗?不会把我丢下吧!”

“嘿,你见过私奔带拖油瓶的吗?”洛天嘿嘿一乐。

兰兰顿时一呲牙!”什么托油瓶啊,我又不是你们的孩子,哼!”

容姐笑了笑,冲兰兰招了招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兰兰,姐要搬家了,夜总会的职务也不准备干了,恐怕不能照顾你了!”

兰兰一听顿时明白了什么,恨恨的说道:“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放心的姐,有我呢,春风吹,战鼓擂,比比看看谁怕谁!”这个丫头举着拳头,小银牙咬的咯咯直响。

容姐摇了摇头:“好了,兰兰,姐知道你有这个心就好了,这里面的道道你不懂,以后你会明白的。”

“哼,我有什么不懂的,你不就是得罪了一个混蛋么?从哪里摔倒从哪里爬起来,我会一直追随你,嘿,姐,我饿了,先做饭吧!”这个丫头只激情洋溢一半,就捂着肚子软了下来。

洛天颇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兰兰:“容姐,你先做早餐吧,这些我来收拾,既然兰兰喜欢跟着你,就让她跟着吧。”

“嘿,还是天哥够意思,我喜欢。”兰兰顿时不冲洛天呲牙了,两眼大眼睛变成了小月亮。

“你叫我什么?”洛天突然神色一变问道。

“天哥啊?”兰兰愣愣的说道。

“再叫一遍!”洛天严肃的说道。

“天哥!”兰兰更疑惑了:“怎么了?”

“嗯,没事,听着舒坦!”

相关文章:

把女朋友送sm俱乐部/撅高含着玉势羞耻惩罚

攻往受菊花塞水果榨汁/壮阳按摩手法图片

优质女频《冷面王爷彪悍妃》虐心古言在线试读

啃咬着你的小葡萄了/小受犯错被攻用皮带打

教练让我坐他身上运动|男女两人做很污的事情文章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