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冷面王爷彪悍妃》完整小说阅读

2021-02-15 10:10 · 新商盟

第1章亲事被夺!

  “啪!”

一声脆响。

脸上一痛,苏墨晚费力地睁开眼,眸子里映出一张秀美容颜,女人身着华贵的绫罗绸缎,脸上描着精致的妆容。

见她醒来,女人阴阴一笑。

“哎呀,这么弱不禁风的身子,可怎么嫁给楚王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呸!”

脸上是火辣的痛感,苏墨晚脑袋有些昏沉。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军二代,两年前在一次野外作战实训中,因意外穿越到了这个叫做云墨国的地方,成了将军府的庶出二小姐。

面前这个描着精致妆容,沉鱼落雁般的女子,是将军府的嫡女,她的嫡姐,苏画月。

虽然苏画月只比她早出生了一刻钟。

苏墨晚摸了摸刺痛的额角,触手一片黏湿,放下手来才发现触目惊心一片红!

下手这么狠,苏画月哪里来的胆子?

难道不知道她过两天就要嫁人了么?

“妹妹,你瞪姐姐做什么?这可不关姐姐的事呀!春梅你说是不是?”苏画月娇笑着对站在身边的婢女道。

叫春梅的婢女显然没料到自己的主子下手这么重,愣了愣,忙不迭应道:“是是是!这都是二小姐自己不小心撞破的!可不关大小姐的事!”

苏墨晚看着主仆二人一唱一和,蓦地笑了。

似是不能理解这种情况下她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苏画月厌声道:“你笑什么?!”

苏墨晚瞥了主仆二人一眼,淡淡地道:“苏画月。”

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警告。

这个嫡姐和自己一向不对付,明里暗里从来不掩饰对她的厌恶和看不起。

但是,苏画月从来不敢对她动手。

“哎呀春梅,你看看二小姐是不是撞傻了呀?她这是不认得我这个嫡姐了?”苏画月佯装惊诧的道。

刚说完,接触到苏墨晚的眼神,她便退了半步。

苏墨晚不予理睬,皱着眉看了看,发现自己半躺在地上,刚想撑起身子,一只做工精致的红色绣花鞋忽然就伸到了眼前来,在她有反应之前一脚踹在了她肩膀!

还未撑起来的身子一下子又倒到了地上!

苏画月居高临下看着被踢倒在地的苏墨晚,眼中闪现着无限的快意!

“哼!看来妹妹是看不清自己的处境呀!告诉你也无妨,父亲已经答应让我嫁去楚王府了,你就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什么?!让苏画月嫁去楚王府?

苏墨晚脸上现出错愕,与楚王府定亲的明明是她!

苏墨晚一时有些不可置信。前些时候楚王府的人上门提亲,父亲明明已经应允了让她嫁与楚王的!

刚想以手撑地,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苏墨晚脸色一沉。

这模样分明像是中了软筋散,怪不得苏画月竟敢对她动手!

“苏画月,你何时对我动了手脚?”

她目光太过狠厉,苏画月一时之间被吓得退了两步才站定:“我的好妹妹,这你可就冤枉姐姐了,在你茶里动了手脚的可不是姐姐,而是母亲!不过嘛……”

苏画月停了一瞬,不怀好意地道:“这是父亲默许了的!你就乖乖认命吧!”

第2章听说秦王喜欢你?

  父亲允许了的?

苏墨晚眼神一暗。

还以为父亲对她有所不同,到头来嫡出和庶出在他心里份量还是不一样,尽管她这两年帮他对付了不少敌人!

苏柳氏不是她亲妈,要怎么害她她都不在意,可是父亲……

怎么说也是这具身体的生身之父,且他平日对她也疼爱有加!

明知道她有意于楚王,他怎么狠得下这个心!

苏画月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识相认命了,幸灾乐祸道:“哦,忘了和妹妹说,今天咱们将军府还有件大喜事呢。”

说着,她走近两步,看着无力爬起的苏墨晚,意味不明地道:“秦王府的人上门来提亲了,姐姐我呢,是要嫁到楚王府当嫡妃去了,妹妹就只能去秦王府混个侧妃了,可惜呀——”

说到这里,苏画月又顿了顿,接着掩唇,得意地笑道:“妹妹想必还不知道吧!你要嫁的秦王,咱们云墨的战神王爷慕容景,已经半身不遂,只能坐轮椅出行了呢!哎呀,秦王当初揽尽多少姑娘的芳心!如今却……当真是福祸天注定呀,曾经多么风光的人物,真是让人惋惜!”

闻言,苏墨晚一怔。

慕容景半身不遂了?

她知道他的腿当年受了伤,居然,严重到要坐轮椅的地步?

而且,他为何来将军府提亲?

“瞧我做什么?我也不怕告诉你,要是今天秦王府没有上门提亲,你还是能嫁给楚王的!”

苏画月居高临下地看着苏墨晚,表情说不出的狰狞。凭什么苏墨晚可以嫁去楚王府当嫡妃,她就只能嫁去秦王府当侧妃?秦王那个半身不遂的模样,哪里还配得上她!

思及此处,狰狞的面孔又变成了得意,父亲和母亲最疼爱的,到底是她苏画月!

瞧嫡姐一脸快意,苏墨晚收回目光,淡淡地道:“听说秦王喜欢你?”

苏画月受惊似地退了半步,眼中闪过慌乱,捏了捏衣袖道:“那又如何!反正爹爹已经答应了让我嫁去楚王府!”

楚王慕容锦,圣上第四子,温文尔雅,面若冠玉,是难得的翩翩佳公子。

苏墨晚与他相识已久,早已有意于他。

可如今被苏画月一搅和,她不得不嫁给秦王慕容景。

想到慕容景,苏墨晚扯了扯嘴角。

父亲居然要让她嫁给那么一个人!

见苏墨晚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苏画月顿时觉得刚刚那番明嘲暗讽全都白费了!她不甘心地道:“你没听清楚么?你就要嫁给一个残废了!”

“苏画月,我自问没有哪里碍到你,你却处处针对我,以前的都可以不计较,但这是你最后一次抢走属于我的东西,没有下一次!”

苏墨晚说完,闭了闭眼。

她和慕容锦……终究是没有缘分。

见她如此一副淡然模样,苏画月心底妒意汹涌,一脸不甘:“呵呵,没有碍到我?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苏墨晚,明明我才是将军府嫡出的女儿!凭什么父亲上战场从来只带你不带我?你跟着父亲出了多少风头?那些本该是我的!”

苏墨晚眼角发涩。

“是啊,为什么从来只带我不带你呢……”

因为,她是庶出,就算死在了战场上,也没什么好心疼的,是吧?

苏墨晚收起难过,冷冷道:“告诉父亲,我要见他。”

相关文章:

院长不要在办公室@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抱着她走一步顶深入@跪着分腿坐

不尊重自己身体,孕妇喊话照片没4000转发就堕胎

女人喜欢男人多少厘米长|怎么试探他喜不喜欢你

额嗯不可以你拨出来*在她身上尽情驰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