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再深一点口述(超级都市奶爸)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

2021-02-15 14:19 · 新商盟

一顿早饭,吃的林昆心里美滋滋的,本来痛快的应下这份职业奶爸的工作,主要是看孩子他妈长的万中无一,结果没想到孩子还这么给力,一上来就强烈的要求他们拥抱。

话说,刚才抱住楚静瑶的那一刹那,就好像抱住了仙女一样,她身上那股淡淡微妙的馨香的味道,胸前两朵高耸柔软的触感,真叫人心旷神怡,甚至就在吃早饭的过程中,林昆还在有意无意的去回味刚才的那一幕,

吃过了早饭,楚静瑶带着小楚澄去楼上洗漱穿衣服了,林昆一个人到别墅的外面抽烟,清晨的阳光已经高高的升起,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别墅区里很安静,时而能听到海鸥的叫声,或是小鸟叽叽喳喳的声音。

林昆的老捷达停在别墅的大门口,紧挨着的是一辆红色的轿跑,闭上眼睛稍微的一回忆,昨天晚上确实看到过这辆车,没想到这辆车竟然是楚静瑶的,并且当时她们母子俩就坐在车里,呵呵,还真是缘分啊。

每栋别墅都有自己的车库,但还是有许多车停在外面,一来是因为车停在外面方便,二来呢,能在寸土寸金的中港市海边买的起别墅的主儿,有几个家里会只有一辆车?两辆车甚至都是少的,至少得三四辆。

楚静瑶带着澄澄从别墅里出来,澄澄穿着一身漂亮的校服,背着一个蓝色的卡通书包,楚静瑶把头发盘在了脑后,扎着一个银白色的精致发卡,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连衣裙,脚上踩着一双水晶款的细高跟鞋,脸上涂了一层淡妆,一眼看上去,就仿佛国际时装秀T台上的超级名模。

林昆掐灭了烟头,咧嘴笑着称赞了一句:“我老婆真是漂亮啊!”

楚静瑶恨恨的白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转过身向旁边的车库走去,小楚澄跑到了林昆的跟前,拉起林昆的手一本正经的笑着说:“怎么样,爸爸,你不在的这几年,我把你媳妇照顾的还不错吧,以后呢我就把你媳妇和我都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的照顾我们、保护我们,好不好呀?”

林昆被小楚澄逗的哈哈乐,道:“好好好,以后要是有人敢欺负我的老婆孩子,我就把他揍的姥姥都不认识……这样成了吧,乖儿子。”

小楚澄高兴的一个劲儿的点头,“好好好!”

楚静瑶把车开了出来,结果林昆差点跌爆了眼球,以为这位富家小姐能开出个什么贵族豪车来呢,结果只是一辆普通款的十多万的家庭轿车。

看来,这喜欢玩低调的,不光他林昆啊。

“澄澄,上车。”

楚静瑶摇下车窗,冲小楚澄招呼道。小楚澄拉着林昆的手准备上车,刚打开车门突然变卦了,小家伙仰起头问林昆:“爸爸,你有车么?”

林昆笑着道:“有啊。”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破捷达,“那个就是爸爸的车。”

小楚澄马上关上了车门,冲楚静瑶道:“妈妈,我们去坐爸爸的车吧。”说完,也不管楚静瑶答不答应,小家伙兴高采烈的就向捷达跑去。

楚静瑶再次忿忿的瞪了林昆一眼,不情愿的从车上下来,林昆两手一摊,无奈的一笑,示意他很无辜。

一家三口坐上了捷达,小楚澄主动坐到了后座上,楚静瑶不想和林昆挨的太近,也跟着坐在了后座上,林昆发动了车子,向小区外驶去。

路过小区门口的时候,新来的保安盯着捷达的屁股一阵的费解,等捷达开远了后,这名三十多岁的新保安喃喃的道:“MD,这社会太疯狂了吧,开捷达的都能住得起别墅了?”

这辆老捷达还真没让林昆失望,动力相当的够用,操控性也十分的流畅,比一般的合资车、国产车开起来都要舒服,大约二十分钟后,车停在了浩浩上学的幼儿园门口。

浩浩读的不是贵族幼儿园,而是市中心的一家公立幼儿园,这年头可别小瞧了公立幼儿园,贵族幼儿园的设施条件固然要比公立幼儿园好,但要读贵族幼儿园的话只要有钱就行了,读公立幼儿园有钱也不一定好使。

幼儿园的门口停满了车,打眼一看,最便宜的也是二三十万的合资车,林昆的老捷达往边上那么一停,一下子就成了最底层的了,可咱林昆不在乎这个,在场所有的车主包括在内,敢说开的车比他好的人人皆是,但敢说老婆比他老婆漂亮的,绝对一个都没有,对于男人来说,这就够了。

林昆锁好车门,澄澄一边一个拉着他和楚静瑶的手,一脸幸福的朝学校里走去,这一幕马上引来了无数非议的目光,其中有羡慕嫉妒恨,也有替楚静瑶扼腕叹息的——这么水灵的一颗白菜,咋就被猪拱了呢?

“楚澄你个小崽子,给我站住!”

一家三口刚要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声音是一个三十多岁男人的,嗓门很大,听起来十分的愤怒充满敌意。

林昆眉头一皱,回过头,就见一个膀大腰粗的男人,领着一个脸上挂彩的小男孩跑了过来,这男人脖子上拴着个大金链子,匪气十足,过来后二话不说,挥着巴掌就冲小楚澄打了过来,完全不把林昆和楚静瑶当盘菜。

楚静瑶护子心切,上前一步就要把孩子挡在身后,眼看着对面男人的大巴掌就要拍下来了,楚静瑶心里一紧张闭上了眼睛,然后就听啪的一声……

楚静瑶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但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却看见林昆高大的身躯挡在面前,完全将她和那个男人隔开。

周围立马围过来无数看热闹的人,将林昆一家三口和那个男人跟小男孩围在了中间,学校门口的保安看到这个情况后,仔细的辨别了一下界线,确定事发地点是在学校的大门外后,便老老实实的待在了保安室里,也不怪这保安不作为,能来市中心幼儿园上学的,哪个不是有点背景家庭的,他一个保安要是硬往上凑,就纯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男人的巴掌没有打中林昆,而是被林昆把手腕给攥在了手里,林昆一把甩开了他的手腕,冷着脸问道:“哥们,大清早上的你发什么彪?”

这男的抬眼上下打量林昆,仍然怒气汹汹的道:“靠,你特么的谁啊!”

林昆嘴角淡淡一笑,压住火气,道:“我是楚澄的爸爸。”

“楚澄是你儿子?”男人一把拽出了身后的小男孩,怒道:“你看你儿子把我儿子打的!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说道,我连你一块儿揍了!”

小男孩脸上多处挠伤,都已经长了血痂了,左眼眶乌青,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确实伤的不轻。

楚静瑶看了小男孩脸上的伤后,马上就严厉的问楚澄:“澄澄,这是你干的么?”

楚澄低着头,点了点头,抿着小嘴唇,眼眶里兀自的涌现出一层泪花,他毕竟是一个只有五虚岁的孩子,刚才中年男人怒气汹汹的冲过来,把他吓到了。

楚静瑶严厉的道:“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不让你在学校里打架么,快向同学道歉!”

楚澄低着头不吭声,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对面的中年男人见了急眼了,大声的怒吼道:“你个有人生没人教的小杂种,还不赶紧给我儿子道歉!”

小楚澄被这么一吓,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同时,林昆也火了,脸上的表情一冷,眼神突然变的冰冷起来,抬起手来指着男人的鼻子低声怒道:“你特么的再敢多说一句话,我马上把你送进医院,你麻痹的!”

男人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哑火了,目光触及林昆冰冷眼神的一瞬间,整个人不由的一哆嗦,仿佛看见了一头大漠里穷凶极恶的野狼一般。

男人咕噜的咽了一口唾沫,一声不吭。

林昆弯下腰下来,摸了摸小楚澄的脑袋说:“澄澄,是男子汉就别哭。”

小楚澄‘嗯’了一声,又猛的抽泣了两下,随即便强忍着止住了哭声。

“跟爸爸说,你为什么打架。”

“他……他说,我是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小楚澄哽咽的道。

楚静瑶听的心里一酸,眼眶里顿时有些干涩。

“好!”

林昆突然哈哈笑了起来,道:“打的好,儿子!不过你以后得记住了,咱是男子汉,打人得用拳头,不能用手指尖挠,那是女人的做法。”

中年男人一听林昆说这话,也不顾刚才被林昆的眼神震慑住了,马上又是一股怒火由心而起,怒吼道:“你特么的说什么,说你儿子打的好!?老子今天非给你点颜色……”

啪!!!

一记清脆的耳刮子,林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身给了中年男人一巴掌,这一巴掌下去,中年男人的怒吼声戛然而止,‘啊’的一声惨叫向旁边倒去。

林昆又蹲下了身子,笑着对小楚澄道:“澄澄,还记得早上爸爸跟你说过的么?谁要是敢欺负你和妈妈,爸爸就把他揍的姥姥都不认识。”

小楚澄抿着嘴唇点头,眼眶中泪花闪闪。

林昆又笑着道:“可爸爸不能打小朋友,你再去把骂你的那个小子揍一顿,记住要用拳头,不能用指甲,明白了么?”

“嗯。”小楚澄点头。

“澄澄,别听他的!”楚静瑶阻止道,她不想让儿子养成打架的坏习惯。

林昆抬起头,眼神异常坚定的看着楚静瑶,语气同样坚定的说道:“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孩儿他妈,你就别管了,我在教澄澄怎么样成为一个男人!”

说完,也不顾楚静瑶的反应,林昆摸了摸小楚澄的脑袋,笑着道:“澄澄,去揍他吧!”

“嗯!”小楚澄坚定的点了点头,握着一双小拳头就朝那个小男孩打了过去。

中年男人站稳了身体,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又要挨揍,就要向小楚澄扑过去,结果直接被林昆一拳撂倒,紧跟着就是一顿拳脚无眼的暴虐。

惨叫声传出了好几条街……一顿拳打脚踢的暴虐之后,一身匪气的中年男和他的儿子都躺在地上直哼哼,林昆拍拍手示意暴虐完毕,小楚澄也学着他的模样拍了拍手,看上去既可爱又滑稽,周围围观的大多是学生的家长,全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这爷俩,就这么教育孩子,将来还不得教育出一个混世魔王啊!

林昆摸摸小楚澄的头,冲他竖起大拇指,“儿子,干的漂亮!”

小楚澄嘿嘿的笑了笑,旁边楚静瑶的脑门上已经垂落下无数道黑线,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将来成了混世魔王,但这时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昆一个箭步跳到了旁边停着的吉普车顶,朗声冲周围的人宣布道:“我叫林昆,是楚澄的爸爸,前几年我在外面当兵,一直也没有回来,澄澄不是没有爸爸,希望那些过去说他没有爸爸的同学们注意了,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另外如果我儿子在学校被欺负了,下面的爷俩就是下场。”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守着这么一个暴虐型的爹,谁还敢欺负他儿子?

也不知道是谁报的警,林昆刚从吉普车上跳下来,警车也赶到了,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冲着警察大声的喊叫道:“警察同志,快把打人那爷俩抓起来!”

为首的民警队长看了地上的中年男一眼,眼神颇为的暧昧,一看就是相熟,民警队长故意阴阳怪气的冲中年男呵斥了一句:“吵吵什么吵吵,我们警察办案还需要你指挥么?”旋即又对身旁的手下吩咐道:“去把那爷俩抓起来,再打电话叫救护车,把受伤的这两个送到医院去。”

民警手下得令,其中一个打电话叫救护车,另外两个就要过来铐林昆和小楚澄。

面对民警手中的手铐,小楚澄脸上丝毫的畏惧之色都没有,这都是受林昆无形之中气质的影响,楚静瑶一把挡在了小楚澄的身前,怒目的冲民警道:“你们干嘛,连小孩子都要铐么?咱们国家哪条法律让你们可以抓小孩子?”

民警手下一愣,确实是他们理亏,人家幼儿园的小孩子打架,也没闹出人命,根本用不着他们管,学校方面出面调解给予相应的处分就行了,可关键是被打的那位,跟民警队长认识,所以这事就有些复杂了。

民警队长亲自上前,他先是被楚静瑶的美貌惊的一愣,紧跟着故意摆出一副颇有威严的嘴脸,厉声的叱道:“怎么,你想反抗我们执法么!?”

林昆抡圆了胳膊,直接一巴掌就冲民警队长那张肥脸抽过来,速度之快完全令人躲闪不及,就听‘啪’的一声脆响,民警队长那张肥脸顿时被抽的扭曲,整个人‘啊’的一声惨叫,踉跄着就向旁边摔倒去。

周围所有的人都愣了,这小子连民警队长都敢打,也忒特么的蛮横了吧!

一巴掌打下去,还不算完事,林昆紧跟着抬起脚,冲着那民警队长的小腹就踹了下去,这一脚力量有多大暂且不说,只听那民警队长朱芳强‘嗷’的一声吼叫,整个人应声凌空倒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撞在了身后的车上,把车门都给撞瘪了,整个人软瘫在地上一时也站不起来了。

周围所有的人都张大了嘴巴,眼球都快跌爆了,不单单掌掴了民警队长,还一脚将其踹飞,这绝对超出了‘蛮横’两个字的范畴,应该用‘暴走’来形容。

楚静瑶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在她旁边的小楚澄则是一脸崇拜的表情。

其他的三个民警快速的回过神,齐刷刷的掏出枪指向了林昆的脑门,大喊一声:“别动!”

拔枪了,围观的人立马眼前一亮,同时纷纷后退,怕待会出现什么差错。

“爸爸!”

小楚澄着急的大叫一声,楚静瑶抱住小楚澄,不让他跑到林昆的身边。

“放心吧,儿子,这几把玩具枪吓唬不了爸爸的。”林昆吊儿郎当的笑着道,同时从兜里抽出根烟点着,深吸一口,吐出个大大的烟圈来。

所有人都被林昆的这份淡定给感染了,心说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枪指着都不怕?绝对不会是普通当兵的那么简单吧,一定是特种兵!

林昆把烟从嘴里拔了出来,瞥了拿枪指着他的三个民警一眼,轻佻的笑道:“你们还是把枪都收起来了吧,这枪里装的根本就不是实弹,打在我的脑门上顶多就是一个包,我跟你们回警局,但你们不要难为我儿子和我老婆,否则的话你们三个会和他一个下场。”说着,抬手指了指地上的朱芳强。

三个民警互相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都不好看,今天他们是丢人丢到家了,被一个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小子给狠狠的摆了一道,同时心里也暗暗的惊讶,他是怎么看出自己手里的枪装的不是实弹的?

三个民警还在犹豫,林昆笑着走到其中一个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轻佻的笑道:“哥们,别这么认真,你们也不想想,能上的了这市中心公立幼儿园的,那都是一般的家庭么,真得罪起来你们得罪的起么?”

三个民警听完,又互相的看了一眼,这才把枪都放了下来。

林昆把车钥匙抛给了楚静瑶,“车你先开回去,这事不用跟你爸说,我自己能搞定。”转而又对小楚澄道:“儿子,你好好上课,爸爸答应你的事都做到了,谁敢欺负你和妈妈,爸爸就打的他连姥姥都不认识。”

说完,林昆微微一笑,抬手指了指躺在地上面色铁青的中年男,和另一边瘫软在地上的民警队长朱芳强,动作十分的潇洒飘逸,顿时虏获了不少学生的女家长,能有这么一个威武霸气的老公或是男朋友,而且长的还很英俊,绝对是大多数女人心中梦寐以求的。

楚静瑶的心里一阵暖流滑过,在这一刹那,她甚至觉得林昆不那么讨厌了。

中港市市中心警察局。

林昆被带到了审讯室里,被他打的民警队长朱芳强和那个一身匪气的中年男徐彬父子一起被送进了医院,朱芳强和徐彬伤的都很重,均有肋骨骨折和内脏轻微的出血,就这还是林昆手下留情的后果,如果动用了全力,两人这会儿就不是在病房里待着了,而是直接被抬进停尸房。

市中心警察局局长黄光明火冒三丈,被打的民警队长朱芳强是他的亲外甥,局里的人都知道他们这层关系,那朱芳强平时也是仗着黄光明撑腰,向来都是到处耍横的,结果没想到今天在林昆的手底下栽了跟头。

亲外甥被打,黄光明本来不心疼,他那个外甥整天只会给他惹是生非,他有时候也恨不得揍上两巴掌才解气,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亲外甥他黄光明打可以,别人要是打了,那就等同于在打他黄光明的脸一样,这口气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

“一定要狠狠的处置这小子!”黄光明拍着桌子,对手下吩咐道:“他这不光是打架斗殴那么简单,他打的是咱们警察局的执法人员,先好好的修理他一顿,然后再把他移交到司法机关,判他坐个三五年的牢!”

“是,局长。”手下得令退了下去。

黄光明气喘吁吁的坐在办公桌后,拿起电话又叫了一个手下进来,道:“你去给我查查这小子的信息,不管怎么样,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能坐到市中心警察局局长的位置上,黄光明向来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只可惜他不知道他这次却要阴沟里翻了船,而且还是翻个大跟头。

审讯室里,林昆优哉游哉的坐着,手铐早就被他自己给解开了,此时他正翘着一双二郎腿,吊儿郎当的在那吞烟吐雾,看上去好不惬意,一点都不像是在警察局,倒像是在咖啡厅或者高档饭店的吸烟室里。

砰的一声,审讯室的门被粗暴的打开了,一下子涌进来了八个身体强壮的民警,这些民警中不乏有退伍转业的军人,可以看的出各个都是打架的好手。

审讯室本来就不大,这八个民警涌进来后,马上就占据了大半个屋子,为首的正是黄光明刚才吩咐的那名手下,但见这名手下一副阴险的面相,语气冷飕飕的冲林昆道:“小子,敢打我们局长的亲外甥,你倒大霉了,今个咱们哥几个就先教育教育你,让你以后长点记性……兄弟们,给我打!”

八个民警一起怒吼着向林昆扑了过来,结果马上这八声怒吼就变成了八声高亢的惨叫以及一连串抑扬顿挫的呻吟,林昆重新坐到了椅子上,衔着半截烟卷继续吞云吐雾,八个民警全都躺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局长,不好了!”被吩咐查林昆信息的那名民警,敲开黄光明办公室的门后,慌慌张张的说道:“那个人的信息……在国家公民系统里显示‘无权查阅’,如果还要继续查阅的话,得向省级警厅请示才行。”

“什么!”

黄光明的脸色顿时铁青下来,一股不好的预感涌现,他赶紧就亲自向审讯室跑去,结果还不等他跑出门口,外面就冲进来了又一个民警。

“黄局长,不好了!”民警着急忙慌的说。

“什么不好了!?”黄光明厉声问道。

“二楼的审讯室,刚才打起来了!”

“啊?被抓来的那个小子没事吧。”黄光明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

“没事……”

“真没事?”

“真没事,有事的是咱们局里的民警,八个人全都躺在审讯室的地上,好像伤的都挺重,怎么办局长,是不是马上送到医院?”

“……”

相关文章:

用力点一深一点小碗/哈~她的花唇被撞开

给她戴上打造的锁链准备第章:不准穿衣服腿不能合拢小说

美女把衣服脱得连奶罩不剩/写一个折磨男孩的故事

当兵男友一上午要了7次_男生肢体接触含义

甜宠训诫打臀缝|我的女同学胸好软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