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情深难度流年》小说全集(原文阅读)

2021-02-16 09:27 · 新商盟

第001章 一切都是假的

所有媒体都宣传,启诚集团的总裁顾倾墨与夫人乔颜是天作之合,婚姻美满,三年前的世纪婚礼,依旧被人津津乐道,可只有乔颜才知道,一切都是假的。

顾卿墨厌恶她,厌恶乔氏,从骨子里就不接受她。

三年时间,乔颜爱得小心翼翼,换来的永远都是冷嘲热讽。

……

滴滴滴!

闹钟响了。

乔颜关了它,快步走进厨房,把煲着的汤熄火焖着,又快手炒了几样菜。

等热菜热汤上桌,她收拾干净流理台,换上亮丽的长裙,路虎的引擎声正好从地下停车室传来。

时间刚刚好。

顾倾墨拎着车钥匙走进客厅时,一眼就看见了盛装打扮的乔颜。

饭菜香浓郁,顾倾墨的目光却移到了那束娇艳的新鲜百合花上,啧了一声:“乔颜,这里没有媒体,自导自演、自娱自乐,你真有意思。”

乔颜笑了笑,顾倾墨说话一向如此,她已经不奢求能从他的嘴里听到什么好话了。

在桌边坐下,乔颜看着手上那颗鸽子蛋,道:“今天是结婚纪念日,作为媒体眼里的模范夫妻,坐下来吃顿饭吧。”

模范夫妻?

这四个字刺痛了顾倾墨的耳朵。

当年要不是乔氏设计,他怎么会被爷爷逼着娶了乔颜?

要不是为了启诚,这几年他又何必在媒体的长枪短炮前给乔颜留颜面?

他想娶的,从一开始就不是乔颜!

“我以为你更愿意出门去吃,让狗仔们拍几张照片,明天的头条又是‘总裁夫妇合体虐狗’,情人节、七夕、圣诞节、生日,但凡你想得出来的名目,一次都没错过啊。”顾倾墨在对面坐下,翘着大长腿,眼底满满都是嘲讽。

嘲她自欺欺人,嘲她奥斯卡演技欺骗所有人。

乔颜的手指压着钻戒,钻面的棱角磕得她指尖发痛,可她还是笑容不减:“我知道你不吃我做的东西,这一桌都是酒店外卖。我就算向全世界表演,也想演一场不一样的。动筷吧,还是你今天想饿肚子?”

顾倾墨的眼神沉了下来,听听,眼前的女人就是这么不要脸,演戏还讲究起戏本来了!

可她偏偏捏住了顾倾墨的软肋。

全城都知道,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这顿晚餐,他不能在一个没有乔颜的地方用。

真他妈烦躁!

顾倾墨伸手去松领口,指节搭在领带上,看着一桌子菜品,他的手顿了顿:“对了,形象,毕竟我们的顾太太还要摆拍,手机呢?还是等这吃得差不多了,拍几个空盘,传个朋友圈?”

一个个字跟一块块石子似的,接连不断砸在乔颜身上,哪怕她告诉自己习惯了麻木了,可心还是痛的。

痛得连呼吸都要停住了。

她听得出顾倾墨的意有所指。

三年前,是顾倾墨的爷爷逼着才成了这场婚姻,乔颜为了让老人家放心,做过摆拍餐桌的事情,留言为“倾墨说我做的菜很对他胃口”。

顾倾墨知道后嗤之以鼻,当场打了个电话给她,问她哪家外卖如此对他胃口。

在顾倾墨眼里,乔颜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富家女,除了在所有人面前演恩爱戏码就什么都不会了。

顾倾墨从不用恶毒的字眼咒骂她,他只用他的睥睨、他的讽刺,来告诉乔颜,她有多么的惹人厌。

第002章 你不配记得她

顾倾墨没打算饿肚子。

端起汤碗尝了一口,鸡汤清香不腻,带着丝丝甘甜。

几个菜品都是他喜欢的,而且做得颇为合他心意,有那么一瞬,顾倾墨想问乔颜这是哪家的外送,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这就是乔颜的心机,他不能让她如意。

反正底下安保出入有登记,让人查一下就知道是谁家送来的了。

乔颜吃得很慢,目光时不时落在顾倾墨身上,看得出来,她的手艺让顾倾墨满意。

她雀跃,哪怕顾倾墨不会知道这些都是她花了一下午准备的,哪怕她不能把这份雀跃显露出来,她只是微微扬了扬唇角,低头喝汤掩盖自己的喜悦。

没有亲密无间,间或夹着顾倾墨的冷嘲热讽,但对乔颜而言,这顿纪念日的晚饭,还算不错了。

毕竟,这大概是她和顾倾墨之间最后的一顿晚餐了。

铃声响起,是顾倾墨的手机。

看了来电名字,顾倾墨按下了免提接听。

曹若丰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倾墨,今晚上在哪家酒店上演恩爱戏码?”

不加掩饰的嘲弄在餐厅里回响,乔颜下意识咬住了下唇。

曹若丰是顾倾墨的至交好友,也是少数几个知道他们夫妻真实关系的人。

因为顾倾墨排斥她,乔颜很少跟他的友人来往,公开场合遇见了,简单问候两句而已。

乔颜不傻,那些屈指可数的交流让她品味出曹若丰对她就是面子功夫,但她还是第一次,如此赤裸裸的,亲耳听见这一切。

他们的态度,自然就是顾倾墨的态度,可以想象,顾倾墨在至交跟前提起她的时候,是多么的不屑。

顾倾墨皱眉,本就只靠着几样菜品,才勉勉强强和乔颜一道吃饭,现在被打断了,连食物都索然无味了。

看到乔颜眼底一闪而过的受伤神色,顾倾墨倒是愉悦了。

这几年乔颜的存在就是在恶心他,他能“回报”给她的当然就是这些。

是乔颜要跟他不死不休的,那就受着吧。

“在家呢。”顾倾墨随口答了一句。

曹若丰哈哈大笑:“怎么了?改戏码了?让我猜猜,‘素手弄羹汤,总裁夫妇撒糖忙’?这标题不错吧?”

顾倾墨嗤笑,看吧,乔颜之心,连他的兄弟们都一清二楚。

这样的事情,乔颜做得太多了,假惺惺的。

“开着免提,不如你直接问问她?”顾倾墨说道。

乔颜瞪大了眼睛,诧异望着顾倾墨,让她听着还不够吗?还要让她如此难堪?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曹若丰的声音已经传过来了。

他道:“乔颜,这些把戏弄了三年了,你够了没啊?你这深情恩爱戏,演得我都尴尬了,你还乐滋滋的?呵!你明知道倾墨只爱乔语,你还设计嫁给他,逼得乔语有家回不得,病死在国外,你不会做噩梦吗?不怕有报应吗?”

“够了!”打断曹若丰的是顾倾墨,他看着泪水盈眶的乔颜,冷声道,“你跟她提小语做什么?她是凶手,她怎么会有良心?”

乔颜强忍着眼泪,哑声道:“倾墨,我……”

“乔颜,”顾倾墨挂断了电话,“忘了小语。”

乔颜怔了怔,五味杂陈,瞬间又被顾倾墨的下一句话打翻了所有情绪,只余下腥味。

浓浓的血腥味。

她的心,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顾倾墨说:“忘了她,你不配记得她。

相关文章: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偏偏喜欢你

小说《棺内阴缘:棺人,吻安吧》在线阅读

上完床后怎么判断男生是真爱你&浊液有哪些

翁熄粗大 熟妇的荡欲 国产三级农村妇女系列

都上课了还做这么污的事.啊~啊我再也不敢逃了饶了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