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新书】狂武医仙小说全文【狂武医仙】&全章节

2021-02-16 10:59 · 新商盟

在吴二狗一脸为难的离开之后,丁烈将院子内的东西一件一件拾回,然后一件一件的摆好。

只可惜,那房门是没办法修好了。丁烈有些心疼,早知道刚才就别那么用力了。

对于这个简陋的小屋,丁烈还是有着感情的。这三年来,不管任何苦痛过后,都会回到这间小屋中,俨然已经是一个简陋的家。

做完这些之后,丁烈盘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他现在要做的,便是觉醒沉睡的灵脉。

在进入天剑宗的第一年,他继续帮助江寻月驱除寒毒,导致他的灵脉陷入沉睡,仅剩半条灵脉支撑,沦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

而在血老将《九转道经》传于他之后,他也只是借助这部奇功吸收了凝气丹的全部药力,达到后天七重巅峰,凝聚内劲。

但从始至终,他的灵脉依然只有半条,还未觉醒过来。

并不是丁烈之前不想觉醒,因为觉醒灵脉,需要灵石相辅。当时得到《九转道经》的时候,他并没有灵石。

贺云与王修杰的出现,让丁烈愈发认知到实力的重要性。

在这个世界,没有实力,其他人都会骑在你的头顶拉、屎拉、尿。

强者为尊的世界,身为弱者,这本身就是一种罪。

丁烈现在必须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不仅是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危机,更是要尽快站到江寻月的面前,甚至走到她的前面!

击杀贺云,或许是因为丁烈沉淀在心底的戾气太重,但击杀王修杰,则是出自丁烈的本意。

在杀死两人之后,他心中没有任何的害怕、不适,有的只是无尽的畅快,仿佛将这十几年来的怨气长长的呼出。

“也不知道这些灵石够不够,看来必须要尽快突破到先天之境,不然修炼资源太少。”

丁烈将包袱中的灵石摊在身前,暗自思忖。

没有过多的犹豫,拿起第一枚灵石,闭上双眼,开始内视。

在一瞬间,丁烈进入到一片黑暗之中。在黑暗的深处,闪烁着点点光芒,宛若星辰。

丁烈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半条灵脉。

这半条灵脉在黑暗中散发出强烈的光芒,艰难地撑起一小片天地,为黑暗带来一束光明。

最先感应到的,便是连接在这半条灵脉之后的另外一半条灵脉。

此时,那半条灵脉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若不是因为前半条灵脉是亮着的,估计都难以看到。

丁烈凝神,控制着自己微弱的灵识,飘向那灵脉。

轰!

当丁烈临近之后,才能感受到灵脉之上孕育的磅礴灵力,如同一股股大江浪潮,拍击而出!

灵力一波又一波地冲刷着丁烈的灵识,让他的感官都变得无比清晰。

丁烈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洗涤一般,浑身舒泰。

“好浓郁的灵力!”丁烈整个人都徜徉在灵脉之中,享受无比。

丁烈停留了片刻,便沿着这条灵脉,朝着下方游去。

在那里,才是沉睡的灵脉,他的目的所在。

一会儿后,丁烈终于来到了灵脉的尽头。

在他面前,有着一条灰色的灵脉,宛若巨龙盘踞,沉睡在此,静候他的到来!

“一定要成功啊!”丁烈的心中,出现一丝丝紧张。

如果不能觉醒灵脉的话,依然只能算是个废物,无法进行后续的修炼。因为一个修士最重要的便是灵脉。

之前,丁烈拥有五条灵脉的时候,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便修炼到后天三重。后来只剩半条灵脉之后,用了三年,却只是从后天三重初期到后天三重中期。

灵脉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重新觉醒灵脉,再加上《九转道经》的强大,丁烈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能进入内宗!

灵脉的觉醒,不容有失!

盏茶时间过去,那条灰色的灵脉却没有任何觉醒的迹象,一如既往的,带着浓浓的死气,仿佛已经废去。

丁烈的额头上浮现出一丝汗迹,脸色有些苍白。

良久,他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

他手上的那枚灵石,已经变得灰白,与普通石头无异。

“难不成是方法不对?”丁烈眼神疑惑。

他记得父亲跟他说过,要想觉醒沉睡的灵脉,只有吸收灵石中的灵气,再借此感应灵脉,从而达到共鸣,如此才能觉醒。

“灵石太少?”丁烈看了身前那堆细碎灵石,眉头微皱。

“老子就不信了!”

丁烈一发狠,所幸将全部灵石都抱在手上,再次进入到那黑暗世界中。

那半条灵脉一如往常,发出蒙蒙白光,照耀一方。

丁烈这次没有停留,沿着刚刚的路线,来到沉睡的半条灵脉之前。

虚无化的丁烈灵识,伸出手来,紧贴着灵脉,轻轻用力。

“嗡!”

一道白色光芒在丁烈的手上亮起。

………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一个时辰过去。

丁烈从黑暗世界中退了出来,眼神疲惫,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失望之色。

失败了。

所有灵石都已耗尽,然而灵脉却没有丝毫觉醒的迹象。

“灵脉当真无法觉醒吗?”

丁烈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颓废。

灵武大陆,似乎还从来没有人是依靠后天来觉醒灵脉的,都是天生。

只是,之前江寻月在驱除寒毒之后,都觉醒到七条灵脉,这又如何解释?

“既然江寻月都可以,那我丁烈也一定可以!”

丁烈甩了甩头,将脑中的杂念驱除,眼神清亮。

“不妨试试《九转道经》。”

这时,丁烈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

“血老?”丁烈惊喜道。

只是,血老在说完那句话之后,便没了声音。

“九转道经……”

丁烈脑中回响着血老刚刚说的话,眼神越发明亮,呢喃道:“我怎么没想到!”

压下心中的激动,丁烈再次进入灵脉的世界。

这一次,他没有用灵石,也没有灵石可用。

当他来到灵脉之前时,猛地吸了口气,《九转道经》运转,伸手贴在灵脉之上。

“轰!”

下一刻,一道恐怖的灵力波动,瞬间冲出!“外宗弟子丁烈,速速出来领罪!”

不一会儿,一股强大的气息接近而来,迅速降临在丁烈的那座小院内。

接着便是一阵破空声袭来,传入到丁烈的耳中。

来者不止一人,起码有十人!而且每个人的修为,都不低,甚至很强大!

从破空声来判断,对方的人已经是后天九重之境的弟子,否则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速度。

以奔行的方式造成破空声,足以证明这些人的实力,不容小觑。

丁烈神情平静,没有丝毫的慌乱。这一切,早在他的预料之中,甚至比想象中的来的更晚。

从龙门山广场击杀贺云,再到归来捏死王修杰,觉醒灵脉,时间过去整整七个时辰。

此时此刻,已经是来到了第二日的清晨时分。

丁烈来到屋外,看着十人队伍的执法队,淡淡道:“我就是丁烈。”

那整齐一致的制袍,加上清一色腰间的黑色佩剑,再配合肃杀的气息,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

然而面对这种情况,丁烈却丝毫没有畏惧,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有了实力,不用再像以前那般。

在十人执法队的最前面,站着一位背剑弟子,正是之前向藏剑长老禀报的那人。

此时,背剑弟子左手负后,右手一挥。

“拿下!”

嗖、嗖、嗖、嗖——

十人执法队中,瞬间飞出四道人影,朝着丁烈扑去。

四人都没有拔剑,但长久以来凝练的煞气,却是下意识的冲杀而出,宛如实质一般,笼罩在丁烈的心头!

丁烈眉头一拧,《九转道经》猛地运转开来,蛰伏在体内各处筋脉的内劲,宛若大江涛涛,汹涌而出,眨眼间便覆盖在周身之上。

一股磅礴的气势,从丁烈的身上冲出,竟是将四位执法队弟子的身形阻碍了片刻。

四名执法队弟子显然没料到一位闻名已久的废物,竟然拥有如此实力,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站在执法队最前面的背剑弟子,负后的左手,拳头猛然握紧,眼中浮现出一丝凝重。

“那吴二狗果然没有说谎,此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后天九重之境!”

在半个时辰以前,吴二狗向他禀告之时,他甚至都觉得吴二狗是得了失心疯。

丁烈在外宗的名声,谁人不知。入宗三年,修为寸步未进,乃是天剑宗五百年来最为废物的弟子。

在外宗的高层,都已经决定在不久后,便将丁烈遣下山去。

说好听点,是让他回家探亲,说难听了,那就是被天剑宗逐出山门!

然而现在,背剑弟子心中却是泛起一股寒意,如果丁烈这么多年来,始终在隐藏着自己,那未免有些太可怕了。

三年之前,丁烈初入天剑宗,那时候的他,才不过十三岁,还是个半小不大的少年罢了,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心性!

只是,藏剑长老有令,要将丁烈擒至地剑大殿,就算丁烈负隅顽抗,也终究逃脱不得。

“慢!”

眼看着四位执法弟子已经是碰到丁烈,丁烈猛地大喝一声,顿时犹如平地起惊雷,炸入众人心间。

四位执法弟子,在这刹那间,直接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化为一尊雕像般。

在四人的眼中,都是出现了骇然之色,心中都是惊疑不定。

这到底是何种妖术,竟然将他们给定住。

他们的见识也不浅,却也完全遇到过这种情况,着实让人震撼。

丁烈自己也是稍微楞了一下,随后眯了眯眼,轻声道:“我自己走,可行?”

此时的丁烈,心中也是好生惊讶了一番,刚刚那一声大喝,不过是情急之下发出,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威力,倒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这就是《九转道经》的第一转,血气生焰、吐气如雷?”

丁烈心中疑惑不解,按理说,他现在的修为不过是后天九重,并未突破到先天,连第一转的最低要求都没有达到,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威力。

只是,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他多想,只能压下满腔疑惑,日后再想。

他心中隐隐有种直接,这很有可能与吞噬之脉的觉醒有关!

“走吧!”那背剑弟子也是被震住了,反应过来之后,强压下心中的震撼,尽量让自己保持威严的形象,淡淡道。

“多谢。”丁烈露齿一笑,拱手抱拳道。

随后便越过执法队,沿着山道,往地剑峰的最高处走去。

那最高处的恢弘大殿,便是地剑大殿。

待到丁烈一动之后,四位执法弟子都是软了下来,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四人皆是抹了把冷汗,对视一眼,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惧。

一个人尽皆知的废物,居然有这么厉害!

背剑弟子淡淡的扫了四人一眼,没有多加责怪,转身带队紧跟在丁烈的身后。

在他的心中,感觉有点古怪。

以前他也听人提及过丁烈这个废物,但是今日初次见面,却给他一种别样的感觉。

外宗传言中那个性格死板,榆木脑袋、懦弱之辈,当真是丁烈?

如果丁烈是废物的话,那整个天剑宗外宗,恐怕没有一个是不废的,甚至可以用废物中的废物来形容了。

除了他以外,其余十人也是心中愤愤不已。

这是哪个狗、日的说丁烈是废物来着,简直就是瞎了他的狗眼!

执法队权力极大,他们执法队成员,平时都很少这般劳师动众的来擒人。此次前来,听说是捉拿那个外宗第一废物丁烈的时候,大家心中都是有些纳闷,纳闷之余有些不满。

一个小小废物,还值得他们出动十人队?

只不过现在,众人心中的想法却已经完全颠覆。

就这样,丁烈走在最前边,后面跟着背剑弟子,再后面则是执法队十位弟子。路过一座座弟子的院落时,屋内的弟子都是跑了出来,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那不是丁烈嘛,这是在干什么?”有弟子不明所以。

“嘘……我听人说,丁烈好像杀了王修杰!”

“什么?王修杰?王修杰不是王天瀚师兄的弟弟嘛,诶,不对啊,王修杰好像是后天六重境吧,怎么可能被丁烈杀了?”

“哼,你们还没看出来吗?宗门有人在给丁烈使绊子,一个废物怎么可能击杀王修杰,显然是故意冤枉!”

“原来如此……”

“……”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不少人都暗自猜想,肯定是宗门要对丁烈下手了!

只是,同情丁烈的,却是没有几个。谁让丁烈废物,还敢舔着脸去追求大家心目中的女神呢……

很快,丁烈一行人,来到地剑大殿。“妈,我一切都好着呢,您别担心,自己在家注意身体……”

程立挂了电话,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言的苦涩。

从南江医科大学毕业已经半年了,他至今还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医生这一行的竞争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偏偏他学的还是冷门的针灸和中医按摩,没有过人背景的他很难进入医院。

如今为了生存,他也只能憋屈地待在一家会所,一边准备各大医院的招考,一边当临时的服务生。

“还有两百块钱,这半个月可不要再被扣工资了!”

用手机查询了一下银行卡余额,程立皱眉叹息了一声,他的顶头上司张勇十分势力刁钻,稍有不慎犯了错被他抓住,无论大小都会被扣工资,程立和其他同事都是敢怒不敢言。

他已经决定等这个月工资一领,便离开这里,再寻其他工作。

心里实在郁闷,程立便出了门,辗转朝城中村后的滨江路走去,那里傍晚凉风习习,倒是一个散心的好去处。

刚刚走到滨江路入口处,程立突然听到前方突然传来“噗通”一声,随后便是几声路人的尖叫,其中一人惊恐地大喊道:“有人跳河了!”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程立便飞速跑了过去。

周围的人都在大声的呼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下到水里去,毕竟这条江里的流水十分湍急,没有一定的水性,莫说救人了,还很有可能把自己也搭进去。

此时,那落水者已经被江水卷着离岸边越来越远,她似乎也后悔了,正在水流中不断地挣扎。

她明显不会游泳,挣扎越激烈,她便离岸边越远,此时的情况已经十分危急!

“让开!”

就在此时,程立一声怒吼,从围观的人群中挤到了岸边。

看准了河里的人影,程立撑住栏杆翻身一跃,直接跳进了河里,随后,他便朝着那不断扑腾的人影游去!

程立速度极快,不多时便游到了那落水者身边,他猛地抓住落水者尚且露在水面的手臂,一把将她从水里捞了起来,随后右手紧紧搂着便迅速游回岸边。

此刻,岸上所有人都紧紧地盯着他,为他呼喊加油。

虽然手中多了一个人,但是程立熟悉水性,游泳也是一把好手,并没有感到多么的艰难。

因此,他很快便带着落水者游到了岸边,此时,岸上围观的人都出手帮忙,将他和落水者一起拉上了岸。

此时,程立才注意到这落水者是一名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她虽然头发散乱,却丝毫掩盖不住其靓丽的容貌,而且身材也是极佳,被水浸透之后更是显得凹凸有致。

程立不由神色一呆,心中暗道:“这世道是怎么了?有这样好的资本,居然还会想不开跳河!”

就在此时,一旁有人喊道:“她没有呼吸了,谁会人工呼吸,快救人啊!”

程立正准备点头时,旁边立刻便有人眉飞色舞地急道:“我来,我来!”

“让我来,我给她做!”

“我来!我会人工呼吸……”

……

程立脸色顿时一变,这些家伙还真会找时候啊,下水捞人的时候不见他们的踪影,现在见到有便宜占,就一个个跑出来了!

“都给我滚开,我是医生!”

程立一声怒吼,顿时便将那几人吓得呆立当场,随后,他便不再犹豫,伸手摸了一下美女颈部脉搏。

感觉脉搏几乎已经停滞之后,他便解开了美女胸前的几颗纽扣,那陡然露出的一片雪白晃得他有些头晕,这美女胸前的料太足了!

“妈的,救人要紧,我这脑子在想什么!”

心中暗骂一声,程立立刻开始给美女做心肺复苏,同时人工呼吸交替进行,他的速度不急不缓,却是极为有力。

心肺复苏这种基本的急救技能,早已经被他娴熟掌握。

之前那抢着要给落水美女做人工呼吸的几人,见到被程立抢了先,心中都是愤愤不平,不过一看到程立那十分标准的救人步骤,便立刻相信了他的话,不敢出声打扰他。

周围围观的人也都屏住了呼吸,很多人心中都在默默祈祷着。

约莫两分钟后,落水美女原本苍白的脸上陡然浮现一抹红晕,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美女终于醒了过来。

程立也终于松了口气,他正准备询问美女为何跳水时,远处却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程立抬头一看便是发现一辆救护车停在了路边,车上有着几名护士匆匆下车跑了过来。

不由分说,程立便和其他人一起扶起了浑身湿透的落水美女,将她送到了急救车上。

美女虽然已经苏醒过来,但是还需做进一步的检查。

“嘶……”

目送着美女上车,程立突然感到右手掌心之中传来一阵剧痛,他抬手一看,便是发现右手掌心不知何时被割破了,鲜血不断地流出来。

他立刻便想跟着美女一起上救护车去医院包扎一下,但是一想到银行卡里仅剩的两百元钱,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刚才还是有些着急了,应该先把她脖子上的吊坠摘下来,再做心脏按压的!”

瞥了一眼美女胸口衣服的点点血迹,程立立刻便明白自己的手是被她戴着的那条吊坠刺破的。

“无妄之灾啊,唉!人救过来了居然连谢谢都不说一声!”

心中很是郁闷地腹诽了一句,程立暗自摇了摇头,不过刚才回味刚才心脏按压的时候,那般触感可是相当的美妙。

这样看来,自己也没有亏多少吧!

想到这里,程立心中顿时平衡了许多。

向旁边一名阿姨借了一张纸巾,压住了伤口之后,

看着湿漉漉的全身,摸出早已经被河水湿透的手机,程立无奈地笑了笑,随后他便转身走出了人群,朝着城中村走去。

他并没有注意到,他右手掌心伤口之中,有着一丝白色的雾气涌了出来。

而随着这丝雾气的出现,他的伤口中的鲜血竟然迅速凝固,仅仅数秒的时间,鲜血便不再流出。

刚刚回到住处,还来不及换下浸湿的衣服,程立便感觉到脑袋一阵剧烈的眩晕,随后他整个人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这里是什么地方?”

朦胧之中,程立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处神秘的空间,这里空无一物,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片刻之后,他隐约听见有个声音传来:“你我有缘,自今日起我将所习之医术道法传承与你,望你日后行走世间悬壶济世,扬我天玄门之威名!”

“什么?你是……”

还没等程立问清楚怎么回事,那道声音便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出现!

“难道这是幻觉吗?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就在程立心中疑惑时,一股庞大的信息突然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股信息之中,包含着医卜星相,修行道法,一击一道模糊身影生前记忆中的画面。

庞大的信息流,涨得程立脑袋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啊!”

片刻之后,程立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他难以抑制地大声咆哮出来,那神秘的空间也随之瞬间消失。

程立原地坐了起来,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回到了房间之中,四周还是自己熟悉的环境。

此时,楼下也是传来了一声怒吼:“大白天地鬼叫什么?有病啊!”

程立却是一脸茫然,刚才那一幕太真实了,真实得有些可怕,最关键的是那股信息依然在自己脑海之中。

带着无尽的疑惑,程立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随后便开始消化记忆中的东西。

方才他得到的传承之中,包含的内容极多,有些许多闻所未闻的神奇医术,有着传说中仙家的修炼法门,还有极为复杂的风水玄学知识。

这些东西并没有随着他醒来而消失,直觉告诉他刚才那一切并不是梦。

他毕竟曾是医学院的学生,只是回味一遍医术方面的传承,便感觉受益无穷。

恍惚间,程立脑海中有了一种错觉。

是不是自己下水救人精神太紧张,突然放松之下出现了幻觉?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程立立刻按照信息流之中的玄清决的指引,开始缓缓地调息运气。

片刻之后,他便感觉到小腹丹田之处出现了一丝温热的气流,这股气流缓缓渐渐凝聚,并开始缓缓地流入四肢百骸。

几乎就在一瞬之间,他便感觉到大脑一片清明,原本昏昏沉沉的感觉也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右手掌心之中有些异样,他抬手一看便是发现,掌心的那道张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仅仅过了不到五分钟,他的掌心便与受伤之前别无二致!

“这……这是真的!”

亲身体验到玄清决带来的神奇变化,程立才确定自己脑海中的信息的确是真的,他心中激动不已,激动地攥紧了拳头。

“放心吧师尊,既然我得到了你的传承,我定然会谨遵您的嘱咐,行走江湖,悬壶济世,扬我天玄门之威名!”

程立目光坚定地发誓。

从衣兜中取出手机扔进垃圾桶,程立想起了尚在老家农村的母亲,他之前还给她打电话报过平安。

“妈,从今天起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程立了,我一定会凭借我的能力让你过上好日子!”

想着渐渐年迈的母亲,程立语气坚定地喃喃道。

紧紧握了一下拳头,程立开始迫不及待地梳理脑海之中的信息。

从这些信息中,程立得知说话之人名叫天玄真人,乃是天玄门的创始人,此人一身道法极为强大,所练就的医术精妙绝伦,还有着奇妙无比的风水之术,几乎无所不能,无所不会。

就是这样的一名神人,却在一次渡劫之时遭遇敌人偷袭,从而重伤陨落,一身强悍修为也土崩瓦解,只剩下一缕残魂存留下来。

这缕残魂阴差阳错依附在了一名凡人的吊坠之上,世代相传却戴在了那名落水女子的脖子上,因为沾染了程立的鲜血而被意外激活。

“看来好人有好报,这人并不是白救的!”

心中嘿嘿一笑,程立也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他立刻脱掉湿漉漉的衣衫,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后,便盘坐到了床上。

随后,他便再度开始调息运气,修炼脑海之中的玄清决。

片刻之后,他便进入了一种近乎空灵的状态之中。

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他却能够看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各处经脉血管,甚至还能看到血液在血脉之中流动!

“这便是内视么?真是神奇啊!我竟然能够清楚掌控我身体内的一切!”

“那股白色的雾气,应该便是玄清真气了,天玄真人说过,玄清真是乃是他一身修为的根本,只要修炼出浑厚的玄清真气,就能将所修之道法仙术发挥到极致!”

程立一边整理着脑海中的信息,一边按照玄清决的修炼法门调戏运气。

在这种空灵的状态中,程立已然忘记了时间,这一次修炼竟然持续了足足两天时间。

这两天时间里,程立醉心于修炼,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第三天,火热的太阳已经照进了房间之内。

“呼……”

程立长吐一口浊气,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

只是扭动了一下/身体,他的体内便传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

随后,程立直接鱼跃一般从床上跃下,他只感到全身无与伦比的轻松,脚踩地面却有着一种马踏飞燕的轻盈感觉,仿佛要腾飞而起一般。

他那两日未曾睁开的双眸,在此时显得无比炯炯有神,仿佛能够洞穿虚空!

“没想到只是短短两天时间,我便将玄清决修炼到了基础的入门境界,还掌握了神妙无比的玄清神瞳!”

根据脑海之中的信息,玄清神瞳是玄清决独有的一种神通。

这种神通练成之后,双眼深处便会有玄清真气缭绕其上,凭此修炼者便能分辨鬼神、断决阴阳,甚至还能看穿事物的本质,实在是玄妙之极!

用脑海之中的解释来说,这便是一双透视眼。

想到透视眼的神奇之处,程立迫不及待地尝试起来,他只是稍稍运行玄清决,双眸之中便闪过一道白光。

随后,他所看到的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晰起来。

厚实的墙壁似乎都变成了透明,外面街道上的车辆和行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程立心中不由大喜,忍不住感叹道:“这也太牛叉了吧!”

这要是隔壁住着一个美女正在洗澡,那福/利岂不是……

心中这样无耻地想着,程立收回了玄清神瞳,细细地检查了一番身体,发现没有一样之后,便准备试试其他的神通。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难道是张勇那个家伙?”

程立心中猜测,这两天他没有去会所上班,手机也坏掉了,张勇肯定联系不上他,找上门来也是有可能的。

没有任何犹豫,程立立刻打开神瞳,朝着门外望去。

厚厚的门板瞬间消失,门外的情况一览无余。

此时,程立面色顿时古怪起来,因为门外站着的不是张勇,而是一个身材容貌俱佳的绝色美女。

她身高约莫一米七五,上身穿着一件月白色修仙T恤,下/身是浅蓝色紧身牛仔裤,饱满的酥胸和笔直额长腿格外地引人注目,再加上那倾国倾城的脸蛋和清丽脱俗的气质,恐怕没有男人看了走的动路。

程立看得呆了呆,心中禁不住遐想万分:“穿上衣服身材都这样好,这要是脱了……”

程立看得有些心潮澎湃,忍不住就要用玄清神瞳偷瞄一下。

就在此时,他的眼睛突然传来一阵刺痛,玄清神瞳竟然无法维持了。

“我了个去,这关键时刻掉链子啊!”程立心中郁闷不已。

很快,他便明白过来,施展了玄清神瞳后,体内玄清真气会不断消耗,而他刚刚开始修炼,体内真气本就不多,刚刚一会儿的功夫便已经耗尽。

“算了,还是先看看这美女是干嘛的吧!”

程立只得无奈地压下心中的邪火,起身打开了房门。

“美女,你找……是你?!”

程立面色微变,因为他此时才发现这个美女正是两天前被他救起来的落水者!

“你真的住在这里!”

美女打量了一下程立,脸上露出惊讶和欣喜的表情。

“你是来找我的?”程立也在打量着美女,他发现美女气色不错,看来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

“嗯!”美女点点头道,“上次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恐怕都已经……”

程立倒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立刻摆摆手道:“举手之劳而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嘴上这样说,程立心中却道: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就这么死了也太可惜了!

“你看我……”程立一拍脑门儿,道:“这么热的天,还让你在外面站着,进来坐会儿吧!”

将美女请了进来,程立和她聊了一会儿。

从聊天中,程立得知美女名叫李婉,是京都大学一名大三的学生,因为遭到男友背叛,一时想不开便跳了河。

濒死之时,她才后悔了,不应该为了一个渣男,舍弃自己宝贵的生命,幸运遇到程立出手相救,才不至于留下无尽的遗憾。

这两天她一直在寻找程立,终于通过家里的关系,确定了程立的身份,并且找到了他的住址,为的就是想要当面答谢程立。

“这张卡给你,这里面有三十万,谢谢你救了我!”

李婉从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想要塞进程立手里,却被他婉言退了回去。

“我只是做了我应当做的事情,哪能要你这么多钱!”

虽然现在程立很缺钱,但是他已经得到了天玄真人的传承,想要赚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而且他得到的传承还是来自于李婉的吊坠,说来他已经得到莫大的好处了,再贪心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程立笑道:“你要是真想谢我,那就请我吃顿饭吧,反正这卡你还是自己收下吧!”

看出程立目光坚定,不像是故作姿态,李婉这才把卡收了起来。

她心中暗自琢磨程立也许心中自尊心作祟,碍于男人好面子才不收她的卡,或许应该换种方式把钱给他。

心中这样想着,又看了看程立这住处的简陋,李婉更加坚定了心中的念头。

“好,那我这就带你去吃大餐!”

两天没吃东西,程立肚中也是饥饿,因此他也没有犹豫,立刻起身和李婉一起出了门。

门外街道上停着一辆红色的宝马,李婉直接开门坐进了驾驶座,并且还招呼程立上车。

程立倒是没有多少惊讶,从刚才李婉掏出三十万银行卡,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程立便知道这个美女不差钱儿。

很快,车子便开出了城中村,朝着繁华市区驶去。

然而,车子行了不到五分钟,李婉突然哎哟一声,手中方向盘猛地一晃,车子差点儿失控。

幸好程立反应及时,一步跨过去踩住了刹车,这才没有酿成大祸。

“怎么回事?”

程立眉头一皱,这美女难道也是典型的女司机?这车技也太不靠谱了吧!

他偏头看去,却发现李婉左手紧紧地捂着肚子,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原本红润的脸颊也变得异常苍白。

“你来大姨妈了?”

李婉偏过头来,脸上忍着痛,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道:“你……你怎么会知道我……?”

李婉不由得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没有漏出来啊,他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医生,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应该是哪天跳河,身体受了凉才引起的痛经吧!”

“应该是,我以前从没有痛经过!”李婉脸色微囧地道。

程立点了点头,柔声道:“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给你揉揉,立刻就能帮你止痛,而且以后永不复发!”

“揉一揉就可以吗?”李婉将信将疑:“真的假的啊?我很多朋友得了痛经,吃很多药都不管用的!”

“当然可以,不信你试试!”程立信心满满。

他传承了天玄真人的医术,如果连一个小小的痛经都治不好,那他真的可以去跳河了。

李婉脸色有些狐疑,不过她现在小腹痛如刀绞,根本开不了车,倒不如让程立试一试,反正这大庭广众的,他也不敢乱动手脚。

至于效果,他根本不抱任何希望,揉一揉就能治好痛经,那世界各国的妇女协会还不排着队地给他送锦旗?

“好吧,你就试试吧!”李婉咬着牙,点头道。

得到了李婉的允许后,程立摩拳擦掌,立刻开始了他得到天玄真人传承后的第一次治病尝试。

他让李婉转过身来对着自己,然后伸出双手覆在她的小腹之上,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是他还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李婉肌肤那温热柔软的触感。

再加上她身上若有若无的淡淡幽香,程立只觉得口干舌燥,一阵心神不宁。

不过,程立很清楚,现在可不是占便宜吃豆腐的时候,还是先治病要紧,因此他立刻运行起了玄清决。

一丝玄清真气从他的丹田凝聚而出,随后便顺着他的双手输送进了李婉小腹之中。

紧接着在程立的引导之下,玄清真气开始在李婉小腹上的几处穴位中游走。

伴随着他的一连串动作,李婉原本紧张的神色开始有所缓和,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仅仅不到两分钟,李婉原本煞白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原有的血色。

她只感觉到腹部渐渐升起了一丝温热,比暖宫贴的效果还要快,而且之前那般如刀绞一般的痛感,也奇迹般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让浑身都无比舒畅的温暖。

渐渐的,李婉感觉浑身酥麻无比,有着如电流一般异样的感觉,在身体之中不断地流淌。

“唔……”

终于,李婉忍不住发出一声颤巍巍的呻/吟,令得程立手下一个不稳,差点儿当场失态。

“咕咚!”

程立目瞪口呆地向上瞄了瞄,只见李婉双颊一片驼色,脸色羞红恨不得埋进方向盘里。

这副娇羞的模样,更显得她秀色可餐,让人忍不住大吞口水。

“我已经……好了,你可以把手放开了……”

李婉轻声呢喃道。

此刻,她只觉得脸上如同火烧一般,不敢去看程立炙热的目光,心中也是懊恼不已:“太丢人了,我怎么会发出叫床一样的声音……”

闻言,程立也是讪讪一笑,有些恋恋不舍地将手拿开。

两人之前的气氛有些尴尬,程立轻轻咳嗽一声,问道:“怎么样?我的医术还可以吧?”

李婉点头如捣蒜,感叹道:“的确很神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揉揉肚子就可以治好痛经的!”

一开始,李婉并不相信程立能够治好她的痛经,只是痛得实在不行,才让程立试试。

虽然这是她第一次痛经发作,但是她可是亲眼看到一些朋友,为了治疗痛经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有奏效。

谁能想到程立这一下子便帮她解决掉了痛苦。

这下子,李婉再也不敢轻视程立,她看向程立的目光也充满了好奇。

她有些不明白,医术这么高超的程立,为何穷酸成这个样子,还住在那么简陋的出租屋里。

李婉脸色已经完全恢复,折让程立感到很是满意,看来这天玄真人的医术果然不同凡响。

方才他按照传承中所说,施展了比较特殊的按摩手法,再加上玄清真气,帮助李婉化解了她体内积聚的寒气,从而彻底解决了她痛经的毛病。

“程立,你除了治疗痛经,还会医治其他的病吗?”李婉目光好奇地看向程立,想要打探他的底气。

“那是自然!”程立点了点头道,“基本上你能想到的病,我都能治!”

“切!吹牛不打草稿!”李婉一副满不相信的样子,“艾滋病、癌症这些绝症,你也能治?”

程立笑了笑,脸色轻松地道:“在我看来艾滋病癌症这些并不是绝症,只是治疗起来比较费工夫而已!”

程立并不是吹牛,天玄真人的医术在某种意义上说便是仙术,在他的传承之中,就算是生死人肉白骨也并非传说。

李婉撇了撇嘴,她只认为程立是在吹牛。

“一点儿都经不起夸,看我怎么让你下不来台!”

于是,她小嘴一挑,抱着吓唬程立的想法,揶揄道:“这么说你还是不世出的神医咯?正好我有个亲戚得了癌症,过两天我请你去治治怎么样?”

她目光紧紧地盯着程立,想要看他露出慌乱的神色。

然而,程立却只是耸了耸肩,随口答应道:“好啊!”

天玄真人的传承之中,治疗癌症的就是很多种,他正好可以借此机会验证一下。

李婉心中诧异,心道这家伙还真是嘴硬啊,明显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到时候你束手无策,我看你怎么收场!”

心中腹诽了一句,李婉便与程立约好了日子,随后她便发动了车子,带着程立来到了市里一家高档餐厅。

为了答谢程立,她也必须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李婉走进餐厅便轻车熟路地点了菜,很显然她经常来这里吃饭。

很快菜便上齐了,程立两天没有吃饭,自然是一顿狼吞虎咽,也顾不得美女在面前有损形象。

他们两人旁边的桌子上,坐着两名衣着不凡的男子。

其中一名青年瞥见程立的吃相,顿时皱起眉头露出了鄙夷的眼神,“这是饿死鬼投胎了吗,吃相真他妈难看,真是倒胃口!”

他对面的中年男子立刻讨好地道:“秦少,要不要我把餐厅的负责人叫来,给你换上一间包间,免得影响你的胃口?”

那名叫秦少的年轻人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简单吃几口就行了,待会儿给你母亲看完病,我还有几个病人要看,犯不着为这点儿小事儿浪费时间!”

中年男子立刻点点头道:“是是,全听秦少您的安排!”

两人正说话间,餐厅之中却是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有人更是惊叫了起来。

“周总,周总,您怎么了?!”

“周总您醒醒,您可别吓我啊!”

中年男子寻声望去,只见餐厅中央围住了一群人,似乎有人得了急症。

“秦少,那边似乎有人晕倒了!”

“走,我们去看看!”

秦少和中年男子几乎同时起身,朝着人群凑了过去。

一旁的李婉也听到了动静,她十分好奇地观望了一阵,见到人越聚越多,便忍不住拍了拍正在吃饭的程立。

“程立,先别吃了,那边有人晕倒了,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呃……晕倒有什么好看的!”

程立正吃得兴起,胃口大开之时,哪有看热闹的心情。

“你不是说你是医生吗?刚才还吹嘘自己多么厉害呢,现在怎么能够退缩呢!而且救死扶伤是你们医生的天职,你先别吃了,快跟我去看看!”

说罢,李婉不由分说,硬是拉着程立便朝人群凑了过去。

相关文章:

火热男频《继承百亿地产》赵宇小说在线版本~

乱欲大杂烩阅读免费【一品狂少】女人脱了内衣 让男生摸

瘦老头硬硬的,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

我把整只手都放女朋友的&抽搐一进一出gif

小受不能控制排泄@鞭抽双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