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万,她被卖给了那个离过六次婚的男人。他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情感麻木,对女人只有厌恶没有爱慕...

2021-02-16 11:20 · 新商盟

17 从云端坠入谷底

司徒兰心恍然大悟,难怪在上官家的餐桌上,每次出现蟹肉的时候,她吃的香,上官瑞却碰也不碰一下,原来不是因为怕沾了她的口水,而是因为他不喜欢。

结束了午餐,司徒兰心指着楼上说:“上次结婚结的匆忙,我有些东西还没整理,我先上去整理一下。”

上官瑞慵懒点头,待她一走,司徒长风和阮金慧便开始卖力的讨好他,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唾沫星子乱飞,他却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爸妈,姐让你们来一下,她有话想单独跟你们说。”

司徒娇站在楼梯口,用最温柔的笑容望着沙发旁坐着的三个人。

夫妻俩意味深长的对视一眼,司徒长风率先起身说:“女婿那我们先失陪一下,你若想休息的话那边有舒适的客房,若想……”

“我会自便,你们去吧。”

上官瑞挥挥手,身为商场上的阎帝,他怎会看不出他们想要巴结的心理。

待两人并肩上了楼,司徒娇立马走到上官瑞面前,热情的说:“姐夫,待在屋里闷不闷?我陪你去我们家的后花园走走吧?”

“好。”

他步伐矫健的朝门外走,那身姿说不出的气宇轩昂,司徒娇痴痴的望着他,虽然也曾交过不少男朋友,可却没有一个能与他相提并论,且不论家世,光是外貌十个也不抵他一个。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尤其是笑的时候,虽然不像阳光一样热烈,却像从天边降落的甘露一样,洒在人的心里荡起丝丝涟漪。

“姐夫,你很爱我姐么?”

司徒娇硬着头皮,问出了这个令她闹心的问题。

上官瑞停下步伐,端详着一株罕见的豹皮花,云淡风轻的转移话题:“这是从巴地丝岛移植过来的吗?”

“恩是的,没想到姐夫不仅会做生意,对花草也颇有研究啊。”

“没研究,只是偶尔听人提起过。”

他继续往前走,司徒娇深吸一口气,终于沉不住气说:“其实,我差一点点就成了姐夫的人。”

“什么?”

上官瑞眉一挑,没听明白她什么意思。

“那天你选妻原本是我去应征的,可我妈心疼我姐母亲死的早,怕人家说她偏心眼儿,就让我把这机会让给我姐了。”

“你跟司徒兰心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是啊,她是我爸年轻时跟一个舞女生的孩子。”

司徒娇有意透露司徒兰心母亲舞女的身份,在那个年代,舞女是非常不正经的职业,等同于三陪小姐,一个三陪小姐生的女儿,即使将来不做三陪小姐,身体里流的也是三陪小姐的血。

如她所愿,上官瑞的脸色陡变,只是结果却不如她预料的好,他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瞬间从云端坠入了谷底。

“你怎么知道没把机会让出去,就一定会是我的人?”他上下打量她一眼:“是自信你的美貌,还是自信你的智慧,抑或是自信你的素养呢?不管你的自信源于何处,在我看来,你都是一无是处,所以,如果不是她,也绝对不会是你。”

18 你是天底下最自以为是的人

司徒兰心拎着一大包东西从楼上下来,上官瑞面无表情的替她接过,然后径直朝外面停着的劳斯莱斯走去,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扔了进去。

司徒夫妇假惺惺的跟女儿道别,司徒娇因为受了严重打击,并未出门相送。

又是一番讨好寒暄,直到车子发动引擎,司徒兰心才终于摆脱了那两张虚伪的脸。这次回门因为上官瑞的配合,算是圆满成功了,她长长的舒了口气,视线移向身边的男人,诚恳的说:“今天谢谢你哦。”

上官瑞并未回应,司徒兰心不禁有些纳闷,刚才从他接行李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他的眸子特别冷。

“怎么不说话?”

哧一声,车子急速靠向路边,上官瑞侧过身,面无表情的质问她:“为什么当初在我挑妻的时候,不明确说明你的身世?”

司徒兰心心咯噔一声,木然问:“我的身世怎么了?”

“就算我上官瑞离过六次婚,也没有将就到娶一个私生女的地步,尤其还是一个舞女所生,你那个后妈心疼你,让你顶你妹妹来应征,她是把我们上官家当什么了?乐善好施的慈善机构?”

整整一分钟,司徒兰心说不出一句话,私生女三个字就像一把利刃,毫不留情的刺穿了她的心脏。

这些年,她以为她刀枪不入,原来,还是会觉得痛。

“没错,我是司徒长风跟一个舞女生的野孩子,但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很耻辱的事,只有两种人才会逢人便说自己私生女的身份,一种是自卑,一种是想要博取同情,而我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我不是以上两种人。”

“那你是什么样的人?”上官瑞步步紧逼,司徒兰心不想过多评价自己,于是保持沉默,见她不说话,他冷笑一声:“还是我替你回答吧,你是天底下最自以为是的人。”

“是,我是自以为是的人,我以为你需要的是一个能制止你游戏人生的老婆,什么身份并不重要,看来是我错了。”

司徒兰心说完,倔强地推开车门下了车,若说不生气那是假的,上官瑞瞧不起她,这一点她没办法容忍。

走了几步,胳膊被人拉住,那是一只好看却不温暖的手:“上车。”

命令一样的口气,更增添了她心中的愠怒,手一甩:“就算我司徒兰心什么也没有了,也不会出卖我最后的尊严。”

她继续往前走,身后传来冰冷的声音:“我对女人的耐心只有三分钟,到底上不上车?”

上官瑞的意思很明显,同样的话他不会再说第三遍,事实上,在这之前,六个妻子里面,连三分钟也没有。

司徒兰心闭上了眼,默默的在心里说:“妈妈,对不起,今天,就让我任性一次吧。”

上官瑞见她不知好歹,转身上了车,砰一声关了车门,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相关文章:

肥美的倒三角/啊老板不可以啊太大太粗

在床上男脱女人的内衣 男女啪啦啪图片动态图

我今15这胸正常吗图片,我与搓澡工小哥的难忘岁月

很黄很黄地在床视频女 男人女人床上高朝视频

放荡护士口述 不要太涨了好深撞开_都市之邪少归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