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姐姐拿我的精子敷面膜

2021-02-16 11:00 · 新商盟

不在家,只有我一个人看着果园。初中毕业以后,我因为成绩不咋好,就没继续上学。

今天是立秋,本该秋高气爽的时候,但十分的闷热,我拿着个蛇皮袋子,去田间地头,看看有没有谁家遗落的玉米棒子,捡回家喂猪。

我刚走过一片玉米地,就看到这家的玉米穗子又粗又长,沉甸甸的,这谁家的玉米地,怎么都这时候了,还没把庄家收到家里去,难道不知道要下雨吗?

广播里说晚上有大到暴雨,到了晚上,这一地的棒子再不收回去,大雨一浇,田里泥泞的几天不能下脚,到时候这满地的棒子发了芽,就全完了。

我转过地垄边,不经意间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女人独自的抹眼泪。

这个女人我认识,不仅认识,还是我初中三年最向往的女人,她叫马玉香,我以前的班主任。

马玉香今年三十岁,长得眉清目秀的,一对柳叶眉尤其勾人,身材也比大多数乡下女人要丰满。

以前上学的时候,她每次写板书我都会盯着她的翘臀看,看着看着就流出了口水。

可马玉香命不咋好,孩子刚生下来,她男人就被大车压死了,留下来这么一对孤儿寡母。

“饿,妈妈!饿!”小丫头含糊不清的叫着。

马玉香抹了把眼泪,也没注意到不远处还有人站着。

她叹了口气,开始给小丫头喂奶。

我眼睛都直了,因为她是老师,平时基本不怎么下地干活,所以保养的很好,雪白的肌肤,没有一点污渍,胸前的弧形夸张的绽开。

我眼巴巴的瞅着,鼻头热了起来。

就在这时,小丫头一下就抓住了她的身子,用力的嘬了起来。

“啊呀,小丫,你轻点嘬,就连你也不知道疼惜娘啦。”

“哎,这么多棒子,你让娘一个人咋弄回去啊。”

她生气的举起手,可是落下来变成了抚摸。

原来马玉香是因为这个事哭呢,也对,到了秋收,她一个女人家咋收庄家啊。

我直勾勾的瞅着马老师,这种事在农村太常见了,乡下女人也不咋在乎,掀开褂子就奶孩子。

可眼前的人不一样,她可是老师啊,不知道咋回事,我有一种亵渎的感觉,既刺激又忐忑。

“嗯……嘶……”

突然,她俏脸突然生出一抹嫣红,屁股也扭动了一下,双腿不自觉的夹紧。

“你个鬼丫头,咋还……咋还把你娘弄出感觉来了。”

第2章收玉米

我咕咚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这什么情况,难道喂孩子也能喂出感觉来吗?

她听到声音,猛地抬头一看,顿时脸一红,把身子扭了过去:“小东,你……你咋在这啊。”

“马老师,那……那个啥,我捡点玉米棒子回家喂猪,你接着喂,我啥也没看着。”

说着,我低头就走,无意间看到马玉香一抹失望的神情,一转弯,我又回来了。

“小东……咋又回来啦。”

“马老师,我给你掰玉米吧,眼看就下雨了。”

她刚要说什么,可我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就下了地,掰起了棒子。

乡下孩子干起活来一点不含糊,麻利的很。

甭管咋说,马玉香教了我三年,虽然我学习不咋地,可知恩图报我还是懂的。

我的额头脸上汗水不停的往下淌,锋利的玉米叶子把胳膊上割出一道道印子,又疼又痒,但是我都不在乎。

马玉香看我的眼神都不同了。她来走到我跟前,把水壶递给他:“喝口水吧小东,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马玉香说着,眼圈就红了。

我接过她的水,“马老师太客气啦,能有机会给你家干点活儿,我高兴的很呢!”

在玉米地里,四处无人,我俩站的特别近,马玉香胸前出现了细密的汗珠,衫子都被濡湿了。

我舔了舔嘴唇,下边不自觉的就起了反应。

“小东,你咋了?”她见我弯着腰,有点不太自然,疑惑的问道。

“啊没事,喝的急了,肚子有点难受,不碍事。”说着,我连忙扭身继续掰棒子。

幸亏她家地不算多,两个小时以后,总算搞完了。

“马老师,你家拖拉机还能开不,棒子都弄完了,只要装车就行了。”

“好久不开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开,你试试去吧。”

她家就在村东边,离玉米地很近,去了她家,见拖拉机在棚子里停着,乌漆墨黑的,看着挺旧的了。

我试了一下,电打火是打不着了,我拿点柴火,在车底下点着,烤热的油箱,又用手摇了半天,这辆废置的拖拉机终于发出了突突突的声音。

一片乌云从西边飘过来,天色阴了下来。

我干的更卖力了,衣服完全被汗水打湿了,裤脚都在往下淌水,身上脸上也沾满了泥土。

打下手的马玉香累的筋疲力尽,蹲坐在地头实在没有力气再站起来。她在地头怔怔的看着我,竟然是一阵出神。

恍惚中,她好像看到了另一个身影!

她仿佛看到自己的男人回来了,又一次用他那有力的臂膀,为她们母女而劳作,撑起了这个家。

马玉香只觉脸上火辣辣的,赶忙攒起身上最后一丝力气,继续往袋子里装玉米棒子。

我一边干活,一边偷偷看着在地头上歇脚的马老师,不禁有点想入非非。

马玉香一块三角良田,荒芜了三年,她虽然是村办教师,但也还是一个寂寞的女人呐。

多少个孤苦夜晚过去,她的身体变得很敏感……要不然刚才奶孩子的时候,咋会呻吟了起来呢。

想着想着,我身体就开始发热,看着老师的眼神也火热了起来。

第3章喝多了

最后一车玉米收回了家,倾盆大雨也下来了……

天黑了,外面雨也下的很大,蚕豆大的雨点砸在院子里的盆盆罐罐上,叮里哐啷的响。

我在马老师家,看着外面的大雨开始发愁,这么大的雨,我咋回家啊。

小丫哭闹了一晌,早就累了,马玉香喂女儿吃过了东西以后就哄睡了。

“小东,把你褂子脱下来,老师给你洗洗。”

我都是十七岁的大小伙子了,也知道害臊,扭捏说:“别了吧,洗了也干不了,等回了家我自己洗吧。”

马玉香嗔道:“那咋行,你一个人在家也不能那么邋遢,赶紧的脱了。一会儿老师给你做点好吃的饭,吃了再走。你帮老师干了活儿,再不留你吃顿饭,让乡亲知道了不得笑话老师小气啊!”

我心里一暖,除了我爸妈,村里还从没有人对我这么好呢。

我把衣服脱了,递给了,马玉香。虽然我才十七岁,可因为经常干活,已经宽肩细腰,小腹上肌肉块隐约可见,很有几分男人味了。

马玉香见我光着膀子,看得怔了怔,不知道为啥有点不自然起来。

随即就披了雨衣,来到西边灶房一阵忙活,折腾一阵子,整出来几个菜。

不一会,板桌上摆上了丰盛的菜肴,有鸡蛋有肉,甚至还有一瓶老白干。

“咦?马老师你还喝酒呐?”

我知道村里的风气不是那么开放,有女人不上席的传统,女人当着外人的面喝酒是要被乡亲们笑话的。

我是真没想到看上去那么温婉的马玉香,竟然也喝酒。

“偶尔喝一点,你要是也能喝,就少喝一点也行,不能喝多了,对脑子不好,你还小呢。”

看着马玉香落寞的身影,突然我觉得她有点强颜欢笑的意思,她一个女人家带个孩子,肯定不容易,嗯,以后有时间多来看看老师。

我这么想着,就说:“嘿嘿,那就喝一点!来,马老师,我给你倒酒。”

“小东,今天多亏了你,要不然老师今年的秋收就落空了。来,老师敬你一杯。”

我本想少喝点,可没想马玉香却跟借酒消愁一样,一杯接着一杯的喝。我是个大小伙子,咋也不能认怂啊。谁都不自觉,你来我往的不一会儿一整瓶酒就见了底。

马玉香脸蛋酡红,眼睛里有一层水雾,她晃了晃脑袋,怔怔的看着我。

我心中一动,被老师那迷醉的眼神勾了去。

脖颈之间大片的红晕好像花朵一样绽放,一直红到耳根,红润的嘴唇,香舌偶尔吐露一下。

我还从来没看过刘老师这个样子呢。我呼吸开始慢慢的加重了,而且借着酒劲大胆的把眼神往下面转移。

那对大馒头高高的撑了起来,我透过扣子和扣子之间的缝隙,能看到里面的颜色。

是红色的。

我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个想法,要是能和马玉香发生点啥就好了。上学的时候,我们这些学生经常跟在马玉香的身后,她穿着碎花的裙子,那时候我们多希望一阵风刮过来,看看里面到底穿着啥。

我眼皮往下低,掠过马玉香的两腿之间,她黑色的七分裤,金色的金属拉链没有都拉上,还有一半露出来,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丝小内裤。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不禁有点口干舌燥。

“死鬼,看哪里呢,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相关文章:

言情系列:《春归去,情难寻》完本全集阅读+目录

灌满浓精上课书包网,塞大号按摩棒不准流出来

绝色高贵美妇雪臀_玩弄美妇系列&绝品小女婿

男朋友喜欢拍照下面——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骤富人生》(免费)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