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挑美白贵妇的花瓣,深山中玩小姑娘

2021-02-17 13:11 · 新商盟

紧挨着床上的人,然后凑过去嗅。

床上的人儿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让刘鹏飞着迷,裤裆顿时绷得紧紧的。

按捺不住了,隔着一条单薄的裤衩,刘鹏飞找准位置后贴上去,顿时感觉自己给包裹住了,舒服得让他欲罢不能,于是挤了挤。

床上的人在沉睡中惊醒,感觉到异样后哆嗦了一下,提臀想躲,却又被追了过来紧紧贴着,让她又羞又急,一时间竟忘了喊叫。

刘鹏飞觉得挺好玩的,他以为是苏小月在不知道是自己的情况下害怕了,于是开口说:“小月,别紧张,是我。”

刘鹏飞说着把手探进被窝里,摸着苏小月光滑的大腿,一点点接近大腿根内侧,感觉苏小月身子一哆嗦然后拼命夹腿,他心里暗笑,手用力一挤就到了苏小月的内裤底部,感觉苏小月来感觉了。

幻想着苏小月欲止不能的样子,刘鹏飞不由得有些得意,另一只手控制住苏小月有些反应过激的手,手指一勾就滑进了内裤里面。

苏小月的反应有些奇怪,明知道是他了竟然还在挣扎,也不说话,粗重的呼吸娇吟声听在刘鹏飞耳里却尽是诱惑。

她这手感太好了,让人流连忘返,欲罢不能,很想马上弄她。

刘鹏飞却不着急,他觉得还不够火候,于是继续,竭力压制苏小月不断弓挺想要翻转过来的身子,这让他有种墙爆的刺激,他觉得苏小月是故意的。

随着刘鹏飞的动作不断加大,苏小月紧绷的身子终于酥软松了开来,再不挣扎,由得刘鹏飞施为。

可能是疲了,也可能是汹涌的快感淹没了她的意志,只剩身体不停哆嗦。

她开始享受,偶而迎接,偶尔退让,说不上是拒绝还是想要。

苏小月身体的反应让刘鹏飞兴奋不已,于是再次行动,尽情施展十八般武艺。

苏小月被他弄得娇喘不已,“啊”声不断。

他有些忍耐不住,于是伸出舌头舔弄了几下子苏小月娇嫩的耳垂,然后猛的含着吸允轻咬,又引来一番浪叫。

他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挤进了苏小月胸罩的缝隙,里面似乎布满了细密的鸡皮疙瘩,手感非常好。

“才几天没玩,小月好像又发育了,好大!”刘鹏飞觉得很过瘾,心里快乐得不行。

“啊!不要!”

就在刘鹏飞忍耐不住要登堂入室的时候,一直紧闭樱唇的苏小月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喊,刘鹏飞听着一愣。

这个声音,似乎哪儿不太对?

刘鹏飞也就那么一想,很快觉得自己想多了,于是继续动作,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毕竟,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咦,怎么门没锁?”

刘鹏飞正要拉下裤头进入下一步,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刘鹏飞听着一震,心说:“怎么那么像小月的声音?不对,外面的人就是小月。那床上的女人是谁?”

第2章

只一瞬间刘鹏飞就意识到自己闯祸了,难怪他觉得床上的“苏小月”胸比之前大,而且声音也不对。

刘鹏飞惊悚的抽出两只作怪的手,跳下床想跑又不知道跑哪去。

这时,外面的苏小月又说话了。

“妈,你睡觉怎么不锁门?卧室的门不锁厅门也要锁啊!要不然进贼怎么办?”

刘鹏飞终于知道床上的女人是谁了,他脑袋嗡一下,心说:“完了,我把未来丈母娘给搞了。”

他知道苏小月出身在单亲家庭,家里有个单身多年的母亲苏莹。

往床上一看,一双清亮的眸子正冷冷盯着他瞧,在暗夜里似乎发着光。

就着微弱的月光,他能看出苏莹长得不错,甚至可以说是长得非常好看。

那是一张十分美丽又带着些许成熟韵味的女人面孔,能生出苏小月那么漂亮的女儿的女人又怎么会丑?

只是她现在显得有些狼狈,衣服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坐起只能拿被子紧紧裹在身上,一双修长的美腿从被下探出来,诱得刘鹏飞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想到之前的旖旎,有点可惜没开着灯搞,反正都这样了,还不如开着灯来一把痛快的。

听见苏莹一声冷哼,刘鹏飞悚然回过神来,赶忙抬头,跟苏莹对视一眼后不敢再看,低着头,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阿……阿姨,我……我……我是刘鹏飞,你……你好!”

说完暗骂自己一句:“好什么好呀!都这样了还好,不是应该先道个歉吗?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刘鹏飞是谁,小月有跟她说过我吗?”

苏莹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心里百味参杂。

她没想到自己竟会被女儿的男朋友侵犯。

她知道刘鹏飞的,她女儿有跟她说过,她也猜到了把自己当成她女儿弄的男人就是刘鹏飞。

一开始她被弄醒的时候吓一跳,还以为家里来贼了。

后来听见身后紧抱着她的男人喊出女儿的名字,她就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了。

她原想反抗的,无奈刘鹏飞力气太大,然后她就被摸软了,想反抗都没了力气。单身多年,身体的空虚也让她有些迷恋那种感觉,就放弃了抵抗。

她羞得不行,原以为自己默默忍受一下就过去了,谁知刘鹏飞越摸越过份,她才忍不住发声,结果还是没用,直到女儿回来才逃出刘鹏飞的魔爪。

想到自己竟然被女儿的男朋友给摸了那么久!苏莹又羞又怒,想打人却又不得不先想办法渡过眼前的难关。

“好个屁。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躲起来。”苏莹压着嗓子骂人,难得爆一次粗口,有些羞涩,于是将脸撇在一边。

刘鹏飞慌张四处看,一脸懵逼,学她压着声音说:“我……我躲哪儿?”

卧室里的床是榻榻米,没床底可以躲,衣柜也是开放式的,根本无处藏身。

“哒哒哒……”

外面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苏莹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心里的怒火与羞涩,掀开被子跟刘鹏飞说:“进来吧。”也唯有躲被窝里了。

只是她掀开被子后,见刘鹏飞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胸部,不由得恼怒,忙把胸罩整理好,狠狠瞪他一眼。

第3章

刘鹏飞脸一红,身手不慢,一跃就跳到床上,撩起被子钻了进去。

他身体挨着苏莹,一股难言的快感在心里澎湃,鼻端尽是女人香,更是让他情难自禁,不由得再挨紧苏莹一些,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苏莹察觉到了刘鹏飞的行为,脸上一红,想了想,不得不跟刘鹏飞说:“不行,你不能跟我并排躺着,那样太明显了。你得到我前面去,要不然就到后面。”

刘鹏飞到她后面试了下,说:“你挡不住我,我还是到前面吧。”说着钻了进去,调整了几下位置后,推开苏莹的腿,低下头去。

他这一低头,顿时觉得一股浓郁异常的女人味涌了过来,知道底下的东西不能碰,却还是忍不住低头埋了进去。虽然还隔着条内裤,姿势还是让人浮想联翩。

“啊!你干嘛?”苏莹被刘鹏飞压着,羞得只想把刘鹏飞揪出来打一顿。

就在这时,门开,灯亮,她女儿苏小月诧异看着她说:“没干嘛啊,我进来看看你睡了没。”

苏莹只觉得被刘鹏飞压着的地方酥酥痒痒的,有心捶刘鹏飞一顿,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也不能跟女儿说不是跟她说话,还得挤出笑脸说:“我就睡了,小月,你赶紧去洗澡吧,早点睡。”

“哦!”苏小月奇怪的看她一眼,转身出去,突然又回头说:“妈,你以后睡觉记得锁门,別让小偷进来了。”

苏莹刚松一口气,又被她回头吓一跳,拍着胸口不耐烦的说:“知道了。你洗完澡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

刘鹏飞虽然躲在被窝底下,还是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觉得有些好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居然恶作剧的伸出舌头弄了一下。

“啊!”苏莹两手一紧,抓着被子,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

苏小月刚扭转头,又被她吓到,倏然回头,皱着眉头问她说:“怎么了?妈,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她过来要摸苏莹的额头,却被慌张的苏莹拍开了手,说:“没什么,我刚刚以为看见蟑螂了,原来不是。”说着她隐秘的狠狠拧了刘鹏飞的手臂一下。

刘鹏飞疼得呲牙咧嘴的,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痛楚让他清醒过来,顿时不敢再冒犯。

“有蟑螂吗?哪呢?”苏小月话没听清楚,还以为真有蟑螂,竟拿着只鞋找了起来。她胆子比一般女孩大,这是单亲家庭培养出来的。

苏莹瞧见苏小月手里拿的鞋,顿时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那里,因为那鞋是刘鹏飞的,只是苏小月似乎没意识到那问题。

她又是担心,又是害怕,气不打一处来,恼刘鹏飞作怪整出这幺蛾子,又想拧刘鹏飞,谁知原来的地方肌肉绷得紧紧的捏不起肉。

她怒了,手往別处去,誓要出一口气,谁知摸到了......

她脸一红,知道摸错地方了,还是生气的一把握住,原想揪一下出气,谁知那物事太大了,她一只手握不过来,居然扯脱手了,不由得一阵心悸,心想着刘鹏飞那么吓人,女儿怎么受得了,换作自己还差不多。

相关文章:

腰身一沉停了进去~早上被含醒是什么感觉

他还在里面抱着她走楼梯/勾y有妇之夫完结

校花好紧要进去了小说,非洲女人从后面上好

按摩加钟怎么玩技师_夫君教训又红又肿

污到不行的文字,上面一个吃奶下面一个吃不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