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宝贝我还有一半没进去(傲天狂尊)

2021-02-18 13:03 · 新商盟

“没问题。”林枫点头道,虽然表面平静无比,可是心头却是感觉到有点刺激。

日,有钱人就是有钱人。

当真富豪的圈子不是这么好混的。

六万元足够林枫奋斗一俩年了,他来自农村,一年下来父母累死累活也不过收入六万元而已,而且还没有除掉平时的开销。

迷彩服男子闻言,直接拿起桌子上的牌,而后大手一挥,将牌摊在桌子上面。

“我下注三十万在林枫这里。”就在这时贝雪茵忽然走了过来,她推着一张椅子来到林枫身边。

“没问题!”冯坤点头道:“来者是客,林枫你先来吧。”

林枫微微点头,他的目光扫视着桌面,在这一刻直接开启那透视眼,果然每一张牌标记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他的手伸出,直接拿出了三张A。

“直接亮牌吧,反正不玩玄的。”黄毛淡淡的道。

林枫直接掀开了一张红桃A,而后揭开一张黑桃A。

黄毛,冯坤,迷彩服男子脸色微变,但是随着林枫再次揭开了一张牌,他们傻眼了。

“豹子!”贝雪茵美目忍不住拿起了林枫的三张牌。

“哇,他运气好好。”一个绝色女子惊呼一声。

“除非是235出来。”另一个绝色女子也道。

“该你们了。”林枫笑着叼着一根烟道:“没办法,我的运气太好了。”

“哼!”迷彩服男子冷哼一声,直接抽出三张牌,这三张牌是俩张K和一个Q,黄毛和冯坤也纷纷抽出了三张牌,这牌还没有迷彩服男子的牌大呢。

“通吃三家。”贝雪茵笑着道:“林枫,干的不错。”

“唉,这运气太好了,没技术含量。”林枫很谦逊的道,这厮心里有点小喜悦。

毕竟一把赢了十八万。

只是林枫发现最大的赢家是贝雪茵,贝雪茵这一把足足赢了三十万。

“这局我先抽牌,以此轮转。”坐在林枫左边的迷彩服男子直接将牌拿起来,搓牌,而后将牌放在桌子上。

他直接从里面抽出了三张牌。

三张牌,赫然是QKA。

“好牌,顺子。”黄毛直接也拿出了三张牌,赫然是俩只Q和一张红桃10……

冯坤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其实他们三人只要有一人赢林枫就行了,他也缓缓的抽出三张牌。

赫然是三张10……

“豹子!”冯坤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

“干的好!”迷彩服男子和黄毛纷纷道。

“该你了。”冯坤眼神轻蔑的看了林枫一眼,技术就是技术,并不是运气能比的。

一次运气好?难道还有俩次运气?

“我们下注二十万。”俩个绝色女子纷纷笑吟吟的来到了冯坤的身边,她们每个人下注十万元在冯坤这边。

“我还是下注林枫这边,三十万。”贝雪茵秀眉微皱,虽然不看好林枫,但是林枫毕竟是她的救命恩人,也是表面上的男友。

“这个……”林枫忽然很郁闷的发现,贝雪茵这妮子似乎有赢大头了,这次若是赢了,她要赚取三十万。

“怎么?林老弟,若是怕的话,这局就当开个玩笑。”冯坤冷笑着看着林枫道。

“是啊,就当开个玩笑嘛。”迷彩服男子和黄毛也是阴阳怪气的嘲讽道。

“哈哈,是我多想了,我就是感觉我们下注太少了。”林枫闻言哈哈一笑,自己和贝雪茵计较这个干嘛,自己太小心眼了。

“下注太少?林老弟,难道你还想赢?我告诉你,你的运气并非每次都好。”冯坤冷笑着道,在他看来林枫靠运气,他冯坤才是真正的实力派。

“是啊,就是感觉太少,你看人家三个大美女至少十万下注,我们六万六万的玩,有点太掉渣,爷们嘛。”林枫笑眯眯的道,说话之间林枫略带深意的看了下贝雪茵。

“这样吧,你们每人三十万,以我这里为界限,封顶三十万如何?”贝雪茵看着林枫那眼神,顿时知道林枫的意思了。

“好,反正林老弟没抽牌,我们每人加24万,凑够三十万,说的不错,我们爷们不能下这么少。”迷彩服男子闻言点头道。

“加24万。”冯坤和黄毛也纷纷加钱。

“这还差不多。”林枫笑的合不拢嘴,他的手轻轻的伸出,直接抽出了三张牌。

众人的目光落在三张牌上。

“K,K,K!”一张又一张K落在了桌面之上,冯坤,黄毛等人傻眼了,这厮运气太好了吧。

“林枫,你牌气真好。”贝雪茵美目闪烁盯着林枫,难道这家伙是扮猪吃老虎的角色?

“嘿嘿,我也想不到我运气这么牛。”林枫嘿嘿笑着道,这次又是九十万进账了,不,加上俩个美女的20万,是110万。

麻痹,这和捡钱有什么区别。

够他买房了。

黄毛,冯坤,迷彩服男子三人黑着脸,他们不在乎这些钱,在乎的是面子,这不是被大脸嘛?

“黄哥,该你搓牌了。”林枫很善意的提醒了下黄毛道。“老子搓牌。”黄毛语气有点很不爽,直接拿着牌搓了几下。

而后从里面直接抽出了三张牌,他直接翻开,赫然是5,6,9三张牌,黄毛气的直接想摔牌。

这运气太背了吧。

迷彩服男子和冯坤俩人都有点不敢看这牌了,俩人也慢悠悠的各自抽出了三张牌,这牌比黄毛的强不了多少。

好在冯坤的是同花。

贝雪茵再次下注林枫30万,那俩个绝色女子没有下注。

林枫笑而不语,直接抽出了三张牌,赫然是J,P,K,而且是清一色的红桃,同花顺。

“我擦!”

“我靠,这运气太好了。”

迷彩服男子,黄毛,冯坤三人纷纷有点想骂人的冲动,他们真的怀疑林枫这厮不是运气,而是扮猪吃老虎。

“这运气真的太好了。”林枫有点客气不好意思的笑着道,又是90万进账,靠,他身价都有俩百多万元了。

黄毛,迷彩服男子,冯坤三人是进退两难,一局是运气,两局呢?三局呢?

他们最终确定眼前的这厮是扮猪吃老虎。

麻痹,穿的和土鳖一样。

有钱为毛不买件像样的衣服,买了会死的?

在他们看来这林枫应该不是普通人,否则怎么有这么好的牌技呢。

现在这三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虽然不在乎这些钱,可是他们知道玩下去,必然伤筋动骨。

“上菜了,都别玩了。”绝色女子忽然笑吟吟的道。

“差点忘了这档子事了,上菜,上菜,不能慢待了林老弟。”迷彩服男子像是找到救星一样。

“这个林老弟,不好意思,本来想过把瘾的,却上菜了。”冯坤有点歉意的看着林枫道。

“没关系,吃过饭玩通宵。”林枫无所谓的道,麻痹,你们这帮人不是嚣张嘛?

此话一处,迷彩服男子,黄毛俩人脸色一黑。

“吃过饭玩!”冯坤脸色一沉,狠狠的点头道。

“扑哧!”贝雪茵闻言扑哧一笑,她狐疑的打量着林枫,这家伙赌术怎么这么好呢?

自己算是白白担心了。

以她的眼力自然看出林枫家境恐怕一般,毕竟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一眼就看出来。

所以贝雪茵担心林枫应对不了,这才提前拿出五百万,不想让林枫过度的失面子。

却不想林枫三局下来强势通杀,杀的这三个家伙傻眼了。

菜很快就上来了,一件又一件的啤酒上来,还有白酒,美其名曰好好招待林枫,准备将林枫这厮灌醉。

“老弟,牌技不错,敬你一杯。”迷彩服男子笑着给林枫倒了一杯白酒。

“这个,敬酒归敬酒,这杯我喝了,你是最后一个了。”林枫直接碰了下一饮而尽。

麻痹,冯坤,黄毛这俩个已经一人敬了一杯了,这一杯酒算是三两左右,三杯酒近一斤了。

林枫也就是一斤半左右的量。

“爽快,最后一个。”迷彩服男子咧嘴笑着道。

“好,我们玩几局,不玩钱,喝酒。”林枫笑着道:“咱不玩扎金花了,玩骰子,喝个痛快,如何,大兵?”

“靠,谁怕谁。”迷彩服男子迎着林枫挑衅的眼神,顿时豁出去了,何况他们兄弟仨还干不过林枫一人。

“靠,痛快。”冯坤和黄毛也纷纷道。

“女人们,该吃吃,该喝喝,没你们的事,吃完回家睡觉。”林枫拿起一瓶子茅台呵斥道。

“对,该吃吃,该喝喝,这是我们爷们的事。”迷彩服男子,黄毛,冯坤也纷纷喝道。

贝雪茵闻言狠狠的瞪了林枫一眼,而后狠狠的夹菜。

俩个绝色女子也发出妩媚的笑容,帮几位爷们倒酒。

一场新的酒局拉开。

玩的很简单,就是猜骰子大小。

十局下去,林枫几乎每一局都通杀,冯坤和黄毛终于扛不住倒下了,迷彩服男子喝的醉醺醺的。

“你牛逼,我们……三兄弟都被你一人搞定了。”迷彩服男子晃动着身子看着林枫道。

“嘿嘿,运气而已。”林枫嘿嘿笑着道,不知道为何,他喝了一斤多白酒,根本没有醉意。

“少来这套,扮猪吃老虎。”迷彩服男子醉醺醺的道,而后狠狠的将一杯白酒喝下去了。

这厮直接倒在地面上了。

这厮喝了俩斤多白酒,终于扛不住了。

“你没事吧?”贝雪茵走了上来看了下林枫道。

“没事,结下帐,密码是……”林枫掏出银行卡递给了贝雪茵,这银行卡里面有俩百多万了,吃饭的时候那三人就转账给了他。

“你真的决定结账?”贝雪茵没好气的道,毕竟这三个家伙说好听点是招待林枫,说难听点是整林枫的。

“都是爷们,也没啥深仇大恨,能在一起喝酒就是缘分。”林枫无所谓的道,林枫这人就这样,少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

相关文章:

很黄很暴力是什么原因_骨肉sm

50三岁的女人还能生育*跟兵哥哥做到腿发软h

个人的真实性经历/男主强取豪夺的肉宠文

握住它含着——皇上,慢一点,你的太大了

在教室和女同桌做 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