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乖让我疼_宝贝你的胸真好吃_(大中医)

2021-02-19 09:52 · 新商盟

“六成?还真敢说!小家伙,你这个牛皮吹大了!”

杜剑跟自己孩子是同学,吴翠花对他也很热情,但现在,她杏眼一瞪,很明显有点生气。

像杜涵义这种状况,哪怕省城专家医生到场,估计都没有一成把握,杜剑这小混蛋……

面对吴医生冷嘲热讽,杜剑直接无视,望着张婶,果断问道:“张婶,你怎么说?”

“唉!反正都那样了,你想试就试一试!”

张婶脸上流露出挣扎之色,最终,还是点点头,叹息一声,算是同意下来。

事不宜迟,杜剑懒得废话,直接走到杜涵义面前,跪下去,伸手在杜涵义头上摸索一番。

接着,他掏出一支银针,插进杜涵义头部侧面天冲穴,伸手轻轻捻搓。

九转玄功运转起来,一丝丝酒香飘荡出来,往四周散去。

“咦!”突然嗅到一股酒香,吴医生呆愣一下,望着张婶,有点惊喜笑道:“莲姐,你家黄酒好香!都飘荡到外面来。”

“是嘛?”张婶回应一声,脸上流露出古怪之色,蹙眉片刻,突然嚷叫起来:“不对!妹子,我家黄酒都快见缸底了,怎么可能飘散出如此浓郁酒香?”

话声一落,张婶猛嗅几下,望着杜剑那小子,眼睛一下子瞪圆起来。

可以肯定,酒香是从杜剑手上散发出来。

还有,在杜剑施针之下,昏迷不醒,躺在地上公公,脑袋瓜颤动一下,睫毛也颤动一下。

还有,杜剑手指轻轻捻搓银针,居然抽出一丝丝黑红色血气。

此时,吴医生也是震惊万分,盯着杜剑那小子,张开嘴巴合不下去。

没错!浓郁酒香,确实是从杜剑手上散发出来。

还有杜涵义这位糟老头,脑袋瓜确实动了。

施展五行金针,跟施展灵雾催发秘术一样,特别消耗体能。

把杜涵义头脑里面凝固血液抽离出来,收回银针,杜剑额头都溢出汗来,跪在那里大口大口喘气。

休息片刻,杜剑没有继续施针,而是伸出双手,按在杜涵义胳膊大腿上面,施展“指压松骨秘术”。

这一次,杜涵义中风相当严重,全身几乎瘫痪。

如果没有帮他捏筋松骨,就算救醒过来,也是残废,一辈子要坐在轮椅上面,甚至躺在床上。

果然,指压松骨秘术拥有神奇效果,杜剑按压片刻,杜涵义四肢开始抖动起来,脑袋瓜摇晃一下,紧闭双眼,也睁开一丝缝隙。

“妈,爷爷醒了!真的醒了!”

站在一旁杜晓峰,看到爷爷睁开眼睛,忍不住尖叫起来。

“呜……终于醒了!老爷子真的活过来,谢天谢地!”

张婶高兴哭叫着,望着杜剑那小子,脸上流露出一丝愧疚,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杜剑高考失败,张婶打心里瞧不起他。

特别是杜剑那家伙,跟自己宝贝女儿关系非常亲密,张婶心里更加排斥他。

但现在,亲眼目睹杜剑神奇医术,张婶哪里还敢轻视他?

神奇医术,代表着财源滚滚,受人敬仰,受人羡慕。

眼里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张婶非常真诚道谢起来:“阿剑,谢谢你!谢谢你!”

“阿义叔公没事了,你们可以把他抱到床上躺着,我先回家休息片刻。”

有点虚脱的杜剑,站起来,唠叨一句,转身往家里走去。

回到家里,杜剑赶紧去酿酒房,倒出一杯保健酒,咕噜咕噜喝下去。

果然,保健酒能够快速恢复体能,效果棒棒哒。

就这么片刻,杜剑浑身充满力量,又开始生龙活虎起来。

还有,保健酒对补充真气也有强大效果。

刚刚用光真气,一下子补满起来。

这时,因为关心孩子,杜铁柱夫妻也回家来。

邓秋菊脸上挂着惊喜笑容,嗔儿子一眼,心有余悸道:“阿剑,吓死老妈,你这小混蛋,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

“阿剑,你这医术……真是一位老中医传授给你?”杜铁柱盯着儿子,眼里闪过一丝怀疑之色。

杜铁柱是一位成熟男人,多少还是看出一丝端倪,感觉儿子不对劲,有什么事隐瞒着?

就算儿子有奇遇,一个月时间,也不可能成为神医。

还有,菜园里面一夜成熟西瓜,杜铁柱也怀疑是儿子杰作。

“爸,妈,我确实有奇遇,具体情况,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反正咱们家苦日子已经熬到头,孩儿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冲爸妈眨眨眼,杜剑也懒得解释清楚,从酒缸里面倒出两杯保健酒,递给老爸老妈,笑嘻嘻道:“这是杜康祖师爷流传下来保健酒,每天喝一斤,对身体有巨大好处,爸,妈,今后,你们俩每天喝一杯,保证会活到百岁,健健康康一辈子!”

“傻孩子,如此珍贵保健酒,妈哪里舍得喝下去?”

邓秋菊嗔儿子一眼,满心欢喜,但眼角却闪过一丝心疼之色。

酿造这批保健酒,儿子投入两万人民币,也就是说,一斤保健酒,本钱需要一百块。

平时节省惯了,邓秋菊确实舍不得喝下去。

但在浓厚酒香勾引之下,她最终还是狠狠心,试喝一口。

这一口下去,邓秋菊脸色一瞬间精彩起来。

呆愣片刻,邓秋菊难以置信喊叫起来:“好酒!真好喝!阿剑,妈第一次喝到如此美味黄酒,还有提神效果!”

由于身体不好,邓秋菊平时一副病怏怏样子,此时,她却精神抖擞起来。

“孩子,确实是保健酒,效果十分强大,老爸这杯下去,浑身都是热乎乎。”

杜铁柱平时不大喜欢说话,但这一次,他品尝之后,居然开口称赞起来。

“爸,另外一缸酒,效果更加强大,要不,给你品尝一下?”

杜剑唠叨一句,眼角闪过一丝诡笑,走到那缸壮阳酒面前,倒出小半杯,递给老爸。

“兔崽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爸酒量?这么小气干嘛?”

看到儿子才倒出小半杯,杜铁柱瞪他一眼,臭骂一句,抢过酒杯,一口干光。

“嘻嘻……”

看到老爸上当,杜剑傻笑着,心里充满期待。

果然,老爸喝下小半杯壮阳酒,脸颊涨红,浑身开始燥热难受起来。

“小混蛋,你要害死老子是不是?滚出去……”

明白上当之后,杜铁柱冲儿子吼叫一声,冲到老婆面前,拉她往卧室走去,还边走边哄:“阿菊,咱们进屋商量事情!”

“死老头,你发什么神经?再骂剑儿,老娘跟你没完没了……”

老公莫名其妙怒骂儿子,邓秋菊气得又掐又骂。

但这时,两人已经进入卧室里面,门也被老公随手锁上。

还未反应过来,邓秋菊就被老公抱起来,扔到床上去。

犹如饿狼一般,杜铁柱扑到老婆身上,拉过被子,把两人遮盖起来。

很快,卧室里面传出邓秋菊惊呼声,嗔骂声……

杜剑脸上浮现出一丝坏坏笑容,摇摇头,走出门去。

杜康祖师爷配制出来壮阳酒,效果不是一般的强大。

不要说其他配方,光是壮阳酒一种,就能够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想到这里,杜剑嘴角微翘,心情大好。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闪进来,撞到杜剑怀里。

“呃!”

“啊!”

撞在一起两人,皆是失声惊呼起来。

看清楚是吴医生,杜剑尴尬一笑,赶紧抓住吴医生,把她架到屋外去。

青天大白日,爸妈在房里啪啪,如果被吴医生知道,岂不丢脸死了?

但是,有点迟了。

吴医生似乎听到什么古怪声音?眼里闪过一丝怀疑之色,转头盯着屋内,笑盈盈问道:“大白天,你爸你妈躲在屋内干嘛?不会是……”

说到一半,看到杜剑脸色变得难堪起来,吴医生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没有说下去。

“翠花婶,阿义叔公咋样了?咱们过去瞧瞧!”

杜剑十分聪明,转移话题,抓住吴医生手臂,往邻居家里拉去。

“臭小子,婶子会走,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被人看见,还以为婶子跟你有一腿?”

吴医生嗔骂一句,狠狠甩开杜剑大手,往张婶家里走去。

但不知为何?她脸颊有点绯红起来,心脏也是加快跳动起来。

跟在后面杜剑,翻一下白眼,非常无语。

翠花婶确实很漂亮,身材也非常养眼,但她孩子都跟杜剑一样大,杜剑怎么可能跟她有一腿?

不过,瞧着翠花婶宽大圆臀,杜剑眼里还是有点火热。

如果对方年纪小一点,他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两人各怀心思,一前一后,走进张婶家里。

这时,杜涵义已经苏醒过来,坐在床上,四肢也恢复正常,能够自由活动。

听说是阿剑把他救活过来,杜涵义震惊之余,免不了道谢一番。

张婶跟儿子杜晓峰,皆向杜剑投去感激目光。

吴医生也盯着杜剑那小子,美眸闪闪发光。

“阿义叔公,你刚刚苏醒过来,身体十分虚弱,我回家拿杯保健酒过来。”

被他们盯着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杜剑唠叨一句,赶紧跑回家去。

片刻之后,杜剑端着一杯保健酒过来,让杜涵义喝下去。

“好酒!真的不错!”

一杯酒下肚,杜涵义脸颊涨红,大声惊赞起来。

接着,刚刚还虚弱不堪的杜涵义,居然翻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而且,走路还相当稳健,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看到如此神奇一幕,站在一旁吴医生,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很快,吴医生把目光转移到杜剑身上,眼里流露出一丝灼热,非常激动问道:“阿剑,你刚刚给大伯所喝保健酒,还有没有?”

吴医生老妈身体本来就不好,还患上怪病,走路都会喘气,常常咳嗽,甚至咳出血来。

吴医生曾经带她去大医院瞧过,查不出病根,开回好多昂贵药物吃下,一直没见好转,最近这段时间,病情还越来越严重。

杜剑刚刚端过来保健酒,效果如此强大,给她老妈喝一段时间,或许真能去除病根?

想到这里,吴医生干脆把老妈得病情况,一五一十告诉杜剑。

听完吴医生的话,杜剑犹豫一番,自信满满道:“翠花婶,你妈这种病情,算不上严重,给她施针一次,再喝几回保健酒,应该能够彻底根除病根。”

“真的?太好了!婶子先在这里谢谢你!阿剑,你是神医!小神医!想不到,咱们村居然出现一位小神医!”

吴医生大喜过望,惊赞一番,盯着杜剑那小子,美眸闪闪发光,只差没有扑过去,把杜剑搂入怀里。

“嗨!嗨!翠花婶,你才是一名合格医生,我只是碰巧而已。”

杜剑脸皮有点薄,听到“小神医”这个称号,都有点脸红起来。

随即,想到自己掌握五行金针,酿酒技术,有点吓人,一旦传扬出去,会引起巨大轰动,甚至招来闲言闲语,杜剑盯着他们几个,赶紧叮嘱一句:“翠花婶,张婶,小峰,关于我救醒阿义叔公事情,你们尽量保密,不要泄露出去。”

他们几个,虽然不明白杜剑意思,但还是点点头,答应帮他保密。

杜涵义已经没事,杜剑跟吴医生两人,也就离开张婶家。

刚刚走出屋外,吴医生就勾住杜剑胳膊,丰满身子贴紧过去,娇声娇气道:“阿剑,现在就去帮我妈治疗好不好?”

吴医生突然变得如此热情,手臂都把对方饱满挤得变形,杜剑白她一眼,笑眯眯道:“翠花婶,你刚才不是说拉拉扯扯成何体统?现在……”

“臭小子,占了便宜还卖乖!”

大白天,两人这样拉拉扯扯,确实有点不妥,吴医生嗔骂一句,红着脸,乖乖放开杜剑那小子。

呵,想不到吴医生还会脸红?一大把年纪,就跟羞答答少女似的?

杜剑站在那里,心里偷偷笑着,考虑一番,才回应一句:“翠花婶,最近有点事情,你妈病情都拖这么久,也不差这几天,等我明天去市里回来再说!”

“好吧!听你的!”吴医生点点头,妩媚笑道:“阿剑,有空到婶子诊所坐坐,咱们探讨一下医术,多交流交流……”

心跳莫名其妙加快,吴医生红着脸,赶紧转身回诊所。

相关文章:

宝贝乖把精华吃了/男友每次都换好多姿势好累

为什么给黑二代国籍*他的手指隔着布料磨弄

埋头腿间舌抽bl&他搂着她的腰不断的冲刺

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 两女互相摸呻呤_啊好大爸爸快点插

手指如何正确的插的步骤_惩罚毛笔小核失禁腐书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