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让你含着我_用力嗯嗯哦再深点嗯啊(圣眼道)

2021-02-19 12:35 · 新商盟

天色还没有黑定,位于一高档小区旁边的聚善园茶庄早早地就亮起了灯火。灯是仿古的宫灯,结合着古香古色的庭院楼榭,夜幕下的它仿佛是古时候的一个王府大院,贵气逼人。

这样的地方,不是普通老百姓能进去消费的。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车门打开,一身笔挺西装的夏雷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

一米八的身高,体型颀长健硕,线条匀称,再加上一张阳光帅气的脸庞,此刻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职场精英,气质不凡。

夏雷走进了聚善园大门。

进了茶楼,夏雷要了一杯比较便宜的飘雪,选了一张比较偏僻的茶桌坐下。

茶楼里喝茶的人很多,有的坐在大厅,有的坐在雅间,很是热闹的样子。夏雷仔细观察了一下却没有发现李青华,他随即动用了左眼的透视能力,开始在大厅旁边的雅间里寻找李青华的身影。

雅间有木质墙壁,门上也垂着不透光的竹帘。正常的情况下根本就看不见雅间里面的情况,不过在夏雷这里,雅间的墙壁和竹帘却如同虚设,在透视的状态下他一眼就能看到各个雅间里面的景象。

一分钟后,他的视线便停在了距离他不远的幽兰厅上。

幽兰厅有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女人。

男人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微胖,举止言谈间有着一种很容易辨认的“官架子”。女人二十七八的样子,身材和面貌都不错,算得上是一个美女。

夏雷很快就认出了那个男人便是李青华,至于那个女人是谁却不知道了。那个女人看上去很紧张,言谈举止也很拘束,给人一种她并不愿意与李青华在一起喝茶的感觉。相比女人的拘束,李青华则轻松随意得多,脸上也带着笑容,一双眼睛也在女人的胸、腰和臀上溜达,好不掩饰他的欲望。

就在这时,李青华伸手抓住了那个女人的手,轻轻地摩挲着,然后说了一句什么话。女人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李青华的眼神。

夏雷听不见李青华与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不过他也有他的判断,“这种情况,多半是李青华利用他的局长身份把某个下属,或者某个有求于他的女人带到了这里占便宜了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倒是一个好机会……”

夏雷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主意。

几分钟后幽兰厅的竹帘突然被掀开,李青华带着那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那个女人一直默不吭声地跟在李青华的身后,很多时候她都垂着头,不敢看人,也避开别人看她的眼光。

夏雷也离开了茶桌向收银台走去,结账之后他快速离开了茶庄。

路灯下,李青华搂着那个女人的小蛮腰顺着人行道往西边的方向走去。李青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尾随在身后的夏雷,他的手肆无忌惮地在女人的腰和臀上摩挲着,一边说着调情的话语。女人欲引还羞,放任着李青华的咸猪手在她的身上揩油。

几分钟后,李青华和女人进了一家酒店,开了房间。

一进房间,李青华就忍不住搂着那个女人亲亲摸摸,一副猴急的样子。

“李局长,不急嘛,我洗个澡,然后再好好伺候你好不好?”女人娇媚地说道。

李青华呵呵笑了笑,“真乖,你放心吧,你老公的事情我会为你摆平的,不就是换个岗位吗,小事一件。”

“你真好。”女人凑过来亲了李青华一口,然后脱了衣服往洗澡间走去。

李青华也脱了衣服,赤条条地躺在床上。他点了一支烟,惬意地等着洗干净的女人来伺候他。他浑然没有察觉到这个时候门外正站着一个青年,而那个青年正直盯盯地看着这个房间的门板。

对于夏雷来说,房门根本就不存在。他不仅看到了房间里的躺在床上的李青华,还看到了在浴室里的情况。

浴室的玻璃门并没有关好,露着一条一尺宽的缝隙。透过那条缝隙可以看见一个白花花的女人在沐浴,水花浇在她的头上,顺着她的皮肤流淌,流过她的小腰,流过她的臀,然后顺着她的腿留在地板上,撩人得很。

看到这里,夏雷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使用透视能力没有出现幻觉,他也掌握到了一些规律,那就是只要不在某一个时间段里持续使用透视的能力,不过度消耗身体和精神能量的话,他就不会出现幻觉。

李青华在等待,夏雷也在等待。

几分钟后女人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身上裹着一条浴巾。她一身白嫩的肌肤,丰满的曲线,再加上浴巾的半遮半掩,她一下子就撩起了李青华的欲望。

“宝贝,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李青华迫不及待地跳下了床,一把扯掉女人的浴巾,将她掀倒在床上,然后恶狼一般扑了上去……

砰!一声闷响,房门突然被撞开,夏雷拿着手机冲进了房间。

手机开着摄影软件,手机屏幕里也显示着李青华和那个女人苟合在一起的画面,清楚得让人脸红。

女人最先看见夏雷,她一声尖叫,“啊——有人!”

李青华猛地回头看着突然闯入房间的夏雷,他愣了一下,忽然又怒吼道:“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不许拍!”

夏雷根本不惧李青华的吼叫,他继续保持着拍摄视频的姿势。这个时候,李青华和那个女人居然还保持着螺母与螺杆那样的姿势。

“妈的!你知道我是谁吗?”李青华从床上跳了下来,冲上去抢夏雷手中的手机。这个时候,他其实已经慌了,已经害怕了。

不等李青华碰到自己,夏雷便抬起一脚踹在了李青华的小腹上。

“啊——”李青华一声惨叫,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

床上的女人慌忙抓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机,她似乎想报警,可是她按了两个“1”之后便按不下去了。让她放弃报警的原因很简单,李青华就是警察局的局长,对方连警察局的局长也敢一脚踹倒在地上,眼前这种事情报警的话,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这时夏雷关掉了手机的摄影功能,并将手机揣进了裤兜。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再拍下去也没多大意义了。

“你……”李青华这才缓过气来,他紧张地看着夏雷,“你是谁?你想要干什么?”

夏雷搬过一只椅子坐在了李青华那个女人的对面,慢条斯理地道:“你刚才问我知不知道你是谁,我现在来回答你的问题。我知道你是谁,你是李青华,海珠市北拱区警察局的局长。我说得对吗?”

李青华没承认也没否认,他恨恨地看着夏雷,猜测着夏雷的动机。

夏雷说道:“我也是被你所逼才来到这里的,我这么做也是你逼的。”

“你放——”忽然看到夏雷眼中的怒意,李青华跟着就将那个“屁”字吞了回去,转口说道:“你胡说些什么?我都不认识你,我怎么会逼你?你把你的手机给我,我们什么都好商量,我也可与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夏雷冷笑了一声,“李青华,我想你大概是没搞清楚情况吧?现在反腐的力度非常严厉,如果我将这段视频交到检察机关,或者交给媒体的话,你能想象你是一个什么下场吗?”

“你……你开个价。”李青华极力掩饰着他心中的恐慌。

夏雷说道:“我不要你的钱,我只要一个公道。”

“公道?”李青华狐疑地看着夏雷,“什么公道?”

“你有一个好外甥,名叫陈传虎。我在他工地上打工,电弧光烧伤了我的眼睛,他交了一万块钱的医药费,但治疗的费用却需要二十万,而且医生还说我的眼睛百分之九十几的几率会瞎掉。”

“你的眼睛不是没事吗?”

“我运气好,眼睛没瞎,但视力却不及以前三分之一。”夏雷直直地看着李青华,“你说,这一万块钱够吗?”

李青华倒也配合,他摇了摇头,“不够,不够。”

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我其实没想过要找陈传虎麻烦,我自己就结账出院了,他给的医药费还剩九千,我就当后续治疗的药费留下了。可你的好外甥带着人来找我,说是要我赔偿他的电焊机和变压器,你说他过分不过分?”

李青华又点了点头,“过分,过分。”

夏雷又说道:“我庆幸是一早出了院,他没找到我,但他却将我的朋友打成了重伤,现在都还在医院里躺着。住院的八千块费用还是我垫付的,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理?”

“这个……”李青华是一个老狐狸,关键的问题上就不表态了。

“就这事,李局长,你看怎么解决?”夏雷说道。

李青华想了一下,“我回头让人把他抓起来,打人的一个都不放过,你的九千块不用再退给他,电焊机和变压器也不用赔。至于你朋友的那八千块医药费,我大气点,我自己出一万,你看行不行?”

夏雷摇头,“不行。”

李青华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怒意,不过他隐藏得很好,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小兄弟,你说说看,你想怎么解决?”

夏雷说道:“我眼睛的事可以揭过去,我不找他,他也别找我。不过我朋友被打成重伤,这事可不能这么算了。我要陈传虎跪着给我朋友道歉,你让他现在就去医院下跪,并让他拍照传过来给我看。另外,我朋友的营养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和医药费,总共五万块,你让你的好外甥准备五万块带到医院去。你做到了,我们之间的事也就算了结了。”

李青华冷笑道:“小兄弟,你还年轻,社会上的事情有很多你都不懂。我奉劝你,做人不要太绝,凡事要留点余地才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句话你应该听过吧?”

“听过,但我不想见你。”夏雷说道:“你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就把刚才拍到的视频传到论坛上去。”

“别……”李青华顿时紧张了起来,“这样吧,小兄弟,钱的事没问题,但下跪这一条就免了吧?天逸那小子再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让他在医院那种场合下跪,还要拍照片给你,他肯定难做啊。”

“我还是发.论坛好了。”摆弄手机的时候,夏雷又补了一句,“嗯,明天再打个反贪热线。”

“你妈——”骂人的话到了嘴边又被李青华硬生生地吞了下去,他跟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小兄弟,别冲动,我现在就给那混球打电话,我让他带五万块钱,让他给你的朋友下跪,让他拍照片给你看,这下你满意了吧?”

李青华的声音里夹带着恨意,可夏雷一点都不在乎。他很清楚,就算他不让陈传虎给马小安下跪,甚至是不要那五万块的医药费,事后李青华也不会放过他。原因很简单,李青华这种睚眦必报的人肯定不会容忍有人在他的头上动土!

夏雷也不是二愣子,就在李青华去拿手机给陈传虎打电话的时候,他飞快地切换了手机界面,将他拍摄的视频上传到了他的百度云盘之上。有这样一个备份在他手里捏着,他就不怕李青华的报复!

李青华拨通了陈传虎的电话。

夏雷出声说道:“开免提。”

李青华回头看了夏雷一眼,眼眸中难掩愤怒的意味,不过他还是照做了。

手机里传出了陈传虎的声音,“谁啊?有话快说!”

“我是你舅!混蛋!”李青华心头火起,开口就骂人。

“啊?舅……原来是你啊,我在开车,没看来电显示,舅,你有什么事吗?”陈传虎的语气一下子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我问你,你工地上是不是有一个工人被电弧光伤了眼睛?”

“有啊,舅,你问这种小事干什么?”陈传虎的声音,“那小子叫夏雷,是个傻蛋而已,难道他跑到你那里告我了吗?”

如果是告状,那就好了。

“告你个头!”李青华将怒火发泄到了陈传虎的头上,“我再问你,你是不是打伤了人家的朋友,那人现在还在医院住着?”

“舅,我说……你老今天是怎么了?这些小事你以前从来不管的。”

“混蛋!我问你是有还是没有?”

“有。”陈传虎似乎已经感觉到李青华的怒意了,也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我现在给你二十分钟,带上五万块钱到那家医院去,跪着给人道歉!”

“舅,这……”陈传虎显然不愿意。

“你还想继续混下去的话就照我的话做!”李青华的语气里带着威胁的意味,“还有,给人家跪着道歉的时候拍一张照片发过来,我要看。”

手机另一头沉默了差不多十秒钟才传来陈传虎的声音,“舅,难道我惹上什么大人物的公子了?那小子是故意来我工地打工,体验生活的?”

“体验你个头!快去!二十分钟!”李青华对着手机吼道。

“我这就去,我这就去。”陈传虎跟着挂断了电话。

李青华转身看着夏雷,然后向夏雷伸出了一只手,“这下你满意了吧?把手机给我。”

夏雷笑了一下,“李局长,我信不过你,我们还是等你的好外甥做完了他应该做的事情再说吧。”

“你——你要想清楚你在做什么!”李青华显然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而夏雷也是第一个敢拔他虎须的人!

夏雷淡淡地耸了一下肩,“我觉得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你光着身子我不习惯。”

李青华冷冷地看着夏雷,眼神特别阴冷,就像是处在捕食状态下的蛇的眼睛。

女人躲在被窝里,面上的表情复杂得很。

二十分钟后,陈传虎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这次没等夏雷提醒他,陈传虎就开了免提。

“舅,我已经在医院里了,五万块钱也给那小子的朋友了,但是……”陈传虎试探地道:“舅,真要下跪道歉吗?”

“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李青华对着手机吼道:“照我说的做!”

“好吧,我……妈的,我跪!”陈传虎极不情愿地跪了下去,然后手机里传来了他对马小安道歉的声音,“兄弟,我陈传虎有眼无珠,得罪之处还请原谅,这是五万块钱医药费,请你收下。”

手机里隐约传来了马小安的声音,“这,你……”

虽然不在医院的病房里,但夏雷也能猜到马小安的反应,马小安此刻一定惊讶得不敢相信发生在他面前的事情。

一分钟后,李青华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彩信。

“这是你要的,你看看吧,你满意了吧?”李青华将手机递到了夏雷的面前。

手机的屏幕上,陈传虎跪在病床边,马小安躺在病床上,在他的枕头边还放着五扎钱币,刚好是五万。

马小安的表情很奇怪,即惊讶又高兴,却还又忍着,不敢表露出来。陈传虎的表情也很精彩,他很不甘愿,很愤怒,可他却要跪着。

夏雷笑了笑,“好了,这事就到这里吧。”

“把你的手机给我!”李青华冷冷地道。

“好吧。”夏雷耸了一下肩,他将手机交给了李青华。

李青华删除了夏雷刚才拍摄的视频,这还不解恨,删除视频之后他将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一脚又一脚地踩踏下去。夏雷的手机被他踩成了一堆碎渣,用任何手段都没法回复内存卡上的数据了。

夏雷走了过去。

李青华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你想干什么?”

夏雷弯腰捡起了他的SIM卡,然后笑了笑,“别紧张,我只是拿回我的卡。你损坏我的手机的事就算了,再见,李局长。”

“小子,你有种,我们走着瞧吧。”李青华阴测测地道。

走到门边的夏雷回过了头来,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冷笑,“李局长,如果你想报复我的话,我劝你放弃这个念头,我能整你一次,就能整你第二次。第一次你还能过关,第二次就没这么容易了——我会整死你!”

李青华面无表情地看着夏雷,一直到夏雷开门离开,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他才冒出一句话来,“敢打我的主意,小子,你完了!老子不整死你老子就不姓李!”

李青华拿起了他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走出酒店,心中的怒气,所受的委屈都一股脑地消失了,夏雷一身轻松。

一个小时后,夏雷来到了马小安的病房里。他的手里拿着一只手机盒,从澳门回来的时候他就想过给马小安买一部iphone6plus,现在他兑现了。

一见夏雷,马小安顿时就激动了起来,“雷子,你知不知道……”

夏雷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过瘾吗?”

“过瘾!”马小安笑道:“你没看见,陈传虎那家伙跪在我面前赔礼道歉的样子……等等,这……这是你做的吧?”

夏雷拍了拍马小安的肩膀,“不要问了,你知道结果就够了。这是我给你买的手机,你看看,土豪金,你不是一直想要一部吗?它是你的了。”

马小安这才注意到夏雷手中的苹果包装盒,他愣了一下,跟着摇头说道:“你疯了吗?你妹妹的学费还没着落,你给我买什么手机?我正想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拿钱。对了,这五万块钱我留两万,你拿三万去给夏雪交学费。”说完他就从枕头边拣了三扎钱币要往夏雷的手中塞。

夏雷按住了他的手,笑着说道:“我要是没钱,我能给你买手机吗?我不仅给你买了,我自己也买了。”他掏出一部崭新的小米4在马小安的面前晃了晃,“看见了吗?我也有。我不喜欢苹果手机,用起来麻烦,不然我自己也会买一部的。”

马小安傻眼了,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雷子,你……怎么突然有钱了?”

夏雷笑了笑,“这事你就别管了,你好好养伤吧,这些钱你留着,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妹妹的学费我已经给她了,你就别操心了。”

“你去抢了?”马小安瞪大了眼睛看着夏雷。

夏雷一巴掌拍在了马小安的脑袋上,“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哎哟……”马小安疼得裂开了嘴,不过他的心里却是很高兴的。

这时夏雷的手机忽然响了,夏雷看了一下屏幕,来电显示却是“未知号码”。手机铃声响第三下的时候他挂断了连接。

“谁打的?怎么不接电话?”马小安问道。

夏雷说道:“未知号码,大概是推销保险之类的电话吧,懒得去接。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雷子,这手机我不能要,你拿回去给夏雪吧。”马小安说。

夏雷瞪了他一眼,“你还想再挨一下是吧?”

马小安顿时闭上了嘴巴,心里却在暗暗地道:“等我出院了,我给夏雪买一台苹果笔记本,让她带京都大学去!哼!”

相关文章:

紧腿别让樱桃掉下来/同学吃我的奶|孙兰

受整晚含着攻不放,姜汁的惩罚

【全章节】一朝邂逅一生痴小说免费阅读

被主人在办公室露出调教:语音让我湿语音

与美女换身玩身体h_啊哦泄出来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