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山村透视狂兵全文章节无弹窗

2021-02-20 09:02 · 新商盟

“若风,真是痛快!这几天,我真是受够这个尖酸刻薄的女人了。”

等到医生和女人离开后,林若风小姑李娟说道。

“像这种自以为有几个钱就了不得的女人实在是太多。”

林若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了,若风,刚才你说你可以手术?”

这时李娟想起来了林若风和女人吵架的原因,开口问道。

林若风点了点头,说道:“我在部队这几年,和老中医学了一些医学上面的东西,不过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就算我想给妈做手术,医院也不会还给我提供手术室的。”

“是啊。”

李娟也很是担忧,医院并不傻,不说医院不相信林若风有这个能力,就算相信,也不会提供给他手术室的。

手术成功了,医院赚不到钱。

手术失败了,医院要承担责任。

这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林若风思考了很久,显然要想医院相信自己,那自己必须展现出非常厉害的手术水平才行。

就在这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隔壁床尖酸刻薄的女人回来了。

直接冲到林若风面前,女人伸出手掌就打向林若风的脸庞:“啊,都是你,我老公原来好好的,你一句话就说的他伤势复发了,现在抢救更是出现了生命威胁,你还我老公命来。”

林若风伸手一把抓住女人的手,冷冷的说道:“我说话就那么灵光?那我现在说你去吃屎,你怎么不去吃屎啊?”

“你——”

女人大怒,现在医生都在抢救室里,他的丈夫出现了生命危险,无处发泄之下,他只能将气撒到林若风身上。

“你什么你?你想不想要你的老公活命?”

看着女人,林若风心中一动,沉声大喝道。

“想!”

被林若风的大喝声吓了一大跳,女人下意识的回答。

“好,现在只有我可以救你的老公,你想办法让我进入手术室,否则你的老公必死无疑。”

这时,林若风双眼中陡然绽放出两道紫色的光芒,这种紫光类似于催眠术,有催眠的效果,也是传承中的一部分,林若风趁着女人急躁之时趁虚而入,短暂的控制了她的心神。

虽然这么做有些卑鄙,但是林若风并没有觉得不妥,因为任由医生这么瞎折腾下去,她的老公真的可能会被玩死在手术台上。

他之前之所以说她老公的情况会恶化,就是因为从她老公那急促的呼吸声中听出了问题,而且他在透视之下,发现了她老公肺叶内部扎入了一块铁片,这个铁片不知道什么原因,医院并没有发现。

在林若风催眠的提示之下,林若风总算是有机会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悍妇。

女人竟然直接大闹急救室,将所有的医院和护士都从急救室中撵出来。

等到林若风进入急救室后,将所有医生、护士撵了出去,更是手持拖把拦在急救室的门口,谁上来就打谁。

医院的医生几次上前都被状若疯狂的女人手持拖把打开,还有一名医生比较倒霉,被拖把敲在了脑袋上,鲜血淋漓。

无奈之下,医院只能报警。

等到警察赶来时,林若风手术已经结束了。

这时,女人也反应过来。

“啊!我在干什么?”

女人大叫一声,扔掉了手中的拖把。

“你在干什么?你的丈夫有生命危险,你将我们全部从手术室赶出来,而让一个陌生人进入手术室这么久!”

主刀医生眼都红了,冲着女人吼道。

女人脑中轰鸣一声,两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她只是被催眠了一下,所发生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

当林若风说能救她丈夫的时候,她怎么就相信了?

而且还做出将医生、护士都轰出了手术室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哼!”

主刀医生冷哼一声,随后大踏入进入急救室。

“急救室岂是你能随便进出的?”

主刀医生刚想训斥林若风,但陡然间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手术台上睡的很是安稳的中年人。

“这——”

主刀医生目瞪口呆,看着那各项仪器上平稳的线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手术做好了!

之前中年人的伤情有多严重,他比谁都清楚,结果现在——

再次看向林若风,主刀医生满眼不可思议的光芒。

他是怎么做到的?

林若风是怎么办、做到的,自然不会告诉他。

此时林若风拿着从中年人身体内取出的金属片走到主刀医生面前,淡淡的说道:“伤者肺叶里有一块金属片,我想被你忽略了吧?”

看着林若风手中的金属片,主刀医生身体一震,好在有林若风,如果不是林若风救了中年男子,那么中年男子死后,尸检报告发现了金属片的话,对他来说,这就是重大的手术失误,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在这个医院肯定是呆不下去了。

不仅在这个医院待不下去,就算其他医院也不敢聘请他,那他的职业生涯就毁了啊。

可以说,是林若风拯救了他的职业生涯。

摸了摸额头的汗水,主刀医生握着林若风的双手,非常激动:“谢谢,谢谢你救了我。”

“我也不想看着一个人死在自己眼前。”

林若风看着主刀医生说道,“现在我想请你帮一个忙,将我母亲送到手术室,我想亲自做手术。”

“可以,可以。”

主刀医生赶忙点头,林若风给他帮了这么一个大忙,他自然不会拒绝这么一件小事,甚至在此过程中产生的一些费用,他也一并帮忙付了。

半个时候后,林若风从手术室中走出,而他的母亲也被推回了病房。

“噗通!”

当林若风回到病房时,隔壁病床,嚣张跋涉的女人直接跪倒在林若风面前。

“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丈夫,之前是我有眼无珠。”

女人非常的后悔,同时心中也非常的后怕,如果不是林若风,她的丈夫可能已经死在了手术台上。

“起来吧,以后不要因为自己有点钱就看不起普通人。”

林若风淡淡开口,让一个比他大的女人给他下跪,这可是一件折寿的事情。

“我知道了,谢谢你。”

女人站起来,满脸的感激之色,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盛气凌人。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林若风的父亲,林大牛满头大汗的冲了进来。

“钱凑齐了,可以手术了。”

“爸!”

看着林大牛额头上那明显变瘦的脸颊和已经半白的头发,林若风内心发堵。

他的父亲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几乎以一己之力支撑起这个家。

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人了,而他父亲那如大山般的脊背却有些微微佝偻了。

“若风,你回来了。”

林大牛将手中的钱放在一旁,略显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

“恩,爸,妈的手术已经做过了。”

林若风笑着说道。

“什么?手术做过了?”

林大牛顿时愣住了,“哪来的钱?”

为了筹集做手术的费用,他绞尽脑汁,甚至于还签了协议——

结果现在好不容易凑齐了钱,林若风竟然告诉他手术做过了。

“我自己做的手术。”

林若风笑着说道,“我在部队里和老军医学习了医术,所以就自己动手了。”

“对了,爸,你从哪里借来这么多钱的?”

林若风将目光转向林大牛,这可是三四十万的手术费,而不是三、四万啊,他不相信他的父亲能借到这么多。

“这个,这个——”

林大牛目光闪烁,笑着说道,“只要你妈做过手术那就好啊,既然钱用不到了,那我抽空就将钱给还了。”

看着林大牛那闪烁的目光,林若风就知道他在欺骗自己,不过他没有点破,而是不动神色的说道:“爸,你一定累了,还钱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吧,你说你借了谁的钱,我去还就行了。”

“那,好吧。”

林大牛从身上掏出一张纸,递给林若风说道,“借来的钱我都记录在这上面了,明天你帮我还了吧。”

“那个战友的钱,就由我亲自送给他吧,你也不认识。”

“另外——”

说到这里,林大牛压低声音说道,“别让你妈知道。”

林若风看了一眼纸张上的姓名。

大姨家:500元。

小姨家:500元。

小舅家:1000元。

雷军:15000元。

张强:20000元。

苏依依:10000元。

朋友:30万。(159519XXXXX)

看着白纸上记录的具体数额,林若风心中真是五味陈杂。

他也明白了林大牛为什么不想让他的母亲知道这件事情。

林若风母亲排第二位,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他们三家都住在县城里,生活条件相对来说还是不错的,结果呢,两个姨都只借给了五百块,而小舅也只是借出了一千块。

这哪里是借钱?简直是打发叫花子。

难道他们就没有想过他们是亲戚?而且躺在病床上的是他们的亲姐妹?

林若风觉得很好笑,原来亲情在金钱面前一文不值。

想到王大壮家那么困难,但还是硬塞给了自己五千元,林若风突然觉得古时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远亲不如近邻。

除了三个无情无义的亲戚,林若风又向下面看了看,特别是看到苏依依的名字时,面色无比的复杂。

雷军、张强、苏依依都是他高中同学,雷军、张强是他的好哥们,而苏依依更是他的初恋,不过最后迫于苏依依父亲的压力,林若风被迫和苏依依分手,也就因为那次分手,林若风一时伤心之下,才去部队当了兵。

至于林大牛怎么会借到他们的钱,从林大牛口中得知,原来是雷军因为发烧来医院里吊水时,无意间碰到了林大牛,这才得知林若风母亲韩梅住院的事情,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张强、苏依依,随后三人一同前往,硬是将钱塞在了林大牛的手中。

得知事情的原委,林若风很感动,这才是好兄弟,好——前女友!

林若风随后将目光定格在最后一个30万上。

三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以林大牛家庭的困境,一旦借给林大牛,很可能一辈子都还不起。

所以,能借给他三十万的朋友,必然是有着过命的交情。

只是有着过命交情的人,自然会有彼此的联系方式,怎么会将联系方式写在金钱的后面?

这绝对有问题。

“爸,我手机没电了,你将手机借给我用一下。”

林若风借故从林大牛的手中拿过手机,随后走出了病房,来到一个偏僻无人的角落。

林若风拨动了白纸上的按个号码。

片刻功夫后,电话接通,从电话中传来嘈杂的音乐。

“喂,大牛,又有什么事?不会想加钱吧?呵呵,一个肾只值三十万,而且我们是签了协议的,能将钱提前给你,那还是看在你的肾正好匹配的份上。”

林若风脑中轰然间炸响!

他的父亲哪有什么有钱的朋友,这三十万分明是他用一个肾换来的。

林若风心中很不是滋味,眼角湿润,鼻子更是发酸,林大牛为了这个家真是愿意付出一切。

不过好在钱是对方预付的,还没有动手摘肾,一切还能挽救。

不过在没有摘肾之前就将钱给了林大牛,显然是有恃无恐,根本不怕林大牛逃脱,如此看来对方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林若风久久没有回应,电话那头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冷冷的开口:“你是谁?林大牛的手机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林若风深吸一口气,这件事迟早都要解决的,于是沉声说道:“我是他儿子林若风,谢谢你的钱,不过现在手术的钱已经解决了,所以谢谢你了。”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功夫后才传来对方冰冷的声音:“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肾不卖了?”

“对,不卖了,我现在就可以将钱送还给你。”

林若风沉声说道。

“呵呵,你说不卖就不卖了?”

电话里传来对方冷漠的声音,“合同都签了,你真当这是儿戏?你以为我们的三十万是那么好拿的?”

“哼,告诉你那死鬼老子,明天早上九点钟,黑龙夜总会,准时过来摘肾,这颗肾我们要定了。”

“如果明天早上九点钟没有看到你那死鬼老子,那么你那重伤的母亲在医院里随时可以发生什么意外。”

“啪!”

说完后,对面直接挂断了电话。

“该死!”

林若风一拳头狠狠的砸在墙壁上,对方竟然用她母亲的安危来威胁。

为了父亲和母亲的人身安全,看来明天怎么也得去一趟黑龙夜总会了。

林若风亲自动手手术,可以说手术非常的完美。

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好好调理。

夜晚,林若风来到医院的花坛中,挑选了几种野草的根茎,然后按照传承中的知识,选取各种野草可以用药的部分,挑选完毕后,又从中药店买了一些草药,随后在超市里买了一个迷你电饭锅,加上小半锅的水,开始熬煮。

第一次当水温加热到六十度时,将水倒掉,第二次当水温加热到八十度时,再次将水倒掉。

直至第三次将水煮沸后,保持沸腾状态半个小时,这才将电饭锅的插头拔下。

此时电饭锅里的水已经很少了,而且呈现一种碧绿色。

成了!

林若风面露欣喜之色。

这是他获得传承中一种可以加速骨伤恢复的药方,对骨伤的恢复拥有奇效。

做完这一切,林若风将小半碗的药液交给父亲林大牛,说道:“待会妈醒来的时候让妈将这半碗药喝完。”

将药液交在林大牛的手中后,林若风便离开了病房,在医院对面的宾馆开了一间房。

明天必须要去黑龙夜总会,很可能凶险万分,所以林若风必须确保自己有足够自保的手段。

而想要自保,林若风脑中自然响到了关于不死金身的介绍。

不死金身是一种纯粹修炼肉身的功法,按照传承中对于不死金身的介绍,如果能将不死金身炼至巅峰,仅凭肉身之力,一拳之下,无坚不摧,无物不破,万物不可挡。

不死金身的修炼分为皮、肉、骨、血四个境界,而每个境界则分为入门、小成、中成、大成以及巅峰五个小境界。

林若风得到传承后,就一直在修炼不死金身,但奈何得到传承的时间并不长,短短数日而已,目前连第一层不死皮的入门境界都未达到。

不过虽然未达到不死皮的入门境界,但是林若风通过修炼,依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皮肤的坚韧。

而只要进入不死皮的入门境界,普通刀锋将难以破开不死皮的防御,而且不管是力量、速度还是反应能力都将暴涨。

修炼不死皮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将传承中介绍的一种药液倒入温水中,随后整个人浸入,让药液的药力通过接触的方式被皮肤所吸收,通过这种方式来达到修炼的目的。

在浴室的浴缸中放满水,林若风进入水中,随后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一瓶红色的药液倒入水中。

随着药液的倒入,林若风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气息顺着皮肤毛孔渗入身体内,灼热的气息进入身体后,开始在体内游走,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某一时刻,林若风身体猛然间一震,他能明显的感觉到,以前很多次进入身体的能量在轰然间爆发。

“啊!”

林若风仰天大吼,感觉整个身体都要爆炸了。

与此同时,风浸泡在浴缸中的身体表面出现了一层黑乎乎、油腻的物质。

成了!

林若风面露激动之色。

按照不死金身上的介绍,身体外出现的这种油腻的黑色物质,是人体内的杂质,随着人体内的杂质第一次被拍出,意味着修炼者正式进入不死皮的入门境界。

从浴缸中站起来,林若风将身体外的油腻物质清洗掉,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皮肤呈现出一种极弱的金黄色,这再次证明了自己已经入门。

握了握拳头,林若风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体内那蛰伏如汪洋般的强大力量。

为了验证不死皮的效果,林若风亲自购买了一把水果刀,结果水果刀划过皮肤,只能在皮肤上留下一条白痕。

林若风很满意不死皮的效果,有了不死皮的保护,对于明天夜总会一行,林若风更有信心了。

来到医院后,他的母亲已经喝下了他熬制的药剂,正睡的香甜。

这几天,他的父亲和小姑一直在医院里轮流照顾着,都很疲惫,林若风便让他们前往宾馆洗洗澡,可以好好休息一晚上。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晨,经过一夜休整的两人再次来到医院。

“爸,刚才你那战友打电话来找你了。”

林若风不动神色的说道。

林大牛的面色为之一变,有些结巴的说道:“那,那他说什么了吗?”

“没说什么,他问手术进行的怎么样了,我就说一切顺利,连钱都没用上,我说要把钱还给他,那边沉默了一会,就同意了。”

林若风笑着说道。

“真,真的吗?”

林大牛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一会就将钱给他还过去。”

“不用了,这种跑腿的事情还是我去吧。”

林若风拦住林大海,笑着说道,“我要好好感谢他,在我们林家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

“那,那好吧。”

为了不让林若风怀疑,林大牛只得答应。

“那我去吃点早饭就将钱给人家送去。”

林若风撒了一个善良的谎言,将钱拎起来离开病房。

不过在离开病房后,林若风脸上的笑容消失,眼中更是迸射出两道冰冷的寒芒。

早上九点钟,林若风来到黑龙夜总会。

这个时间段,夜总会自然关门了。

林若风在门上拍了拍,一段时间后,一个黄毛一脸警惕的走来。

“你找谁?”

黄毛冷冷的问道。

“我是来还钱的,三十万!”

林若风扬了扬手中装钱的背包,淡淡的说道。

夜总会的大门被打开,在黄毛的带领下,林若风来到酒吧最里端的工作间。

令林若风凛然的是,工作间中还另有乾坤。

只见黄毛在一张桌子底下按了一下后,“轰隆”声中,一侧的墙壁竟然翻转,露出墙壁后蜿蜒向着下方盘旋的楼梯。

楼梯通道很黑,就像是一只张大嘴巴,择人而噬的怪兽。

“请!”

黄毛声音平淡,目光更是冰冷,看着林若风的目光中不带丝毫感情。

林若风目光闪动,他明白,从这里走下去,很可能将是刀山火海。

但是,他依然不惧。

深吸一口气,林若风目光坚定,一步迈入通道。

相关文章:

【完本】眷恋不已的深情小说全集全本

新书推荐《相爱似水流年乔以沫傅司年》小说完结版阅读

帅哥刀捅肚脐眼自尽_主仆命令|颤抖:求饶,惩罚

《完本》微光暖暖晴方好小说完结篇大结局TXT

办公室浪荡女秘小说(都市之傲视群雄)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