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小话说又粗又大,宝贝不哭进去就不疼了,无上医仙

2021-02-20 09:11 · 新商盟

王成顿时就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方宏宇亲自来竟然是专门为了凌冽家拆迁赔偿的问题,而且好像还知道了自己私吞赔偿的事情,并且打算向他兴师问罪。

“方总,我……”

“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做出了决定,跟你中止一切合作事宜,很快就会有律师联系你,你好自为之吧。”方宏宇一脸的冷意,态度不容拒绝。

扑通!

王成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面如死灰,为了这一次开发,他可以说将自己的全部家当都已经砸了进去,而且为了跟风云地产搭上关系,就连送礼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果跟风云地产的合作黄了,他不但赚不到一毛钱,甚至连内裤都要赔掉。

而一边的琳琳则是更加的懵了,她认为傍上了王成这条粗大腿之后,以后将来就是锦衣玉食,却不曾想转眼间这条粗大腿就被废了。

领着方宏宇到了家中,安顿好奶奶之后,两人坐了下来,方宏宇笑道:“按照风云地产的赔付方案,凌先生会得到一套两百平米的房子,另外还有七十万的赔款。”

听见这话,穆镜心立即惊呼了起来,这有点儿太多了,因为按照正常的赔付数目,顶多也就是一百平米,还有不到十万的赔款。

“另外,穆老太太这一次受伤也跟风云地产的开发有关,风云地产理应负上全部责任,这里是一百万,就当是慰问金跟医药费了。”方宏宇掏出一张支票道。

穆镜心这一次算是彻底的懵住了,一个小破院子,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套两百平的房子,还有一百七十万?

“这是不是太……太……多了?”穆镜心结结巴巴的说道。

从小到大家里都过的比较清苦,百万,对于穆镜心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凌冽知道方宏宇是想结交自己,自己也懒得矫情,大方道:“那就多谢方总了,以后但有拆迁,知会一声。”

“哈哈哈,凌老弟说这话就严重了,还叫什么方总?我比你年长,不如就叫我一声方大哥吧!”方宏宇大笑道。

临来之前方宏宇亲自去了一趟医院,对自己的身体重新做出一次检查,而检查的结果是自己的肾衰竭竟然真的好了,这让他肯定了凌冽的神奇医术。

经历过病痛,方宏宇更加明白病痛的可怕,能跟凌冽深交,以后有了什么毛病,凌冽会好意思拒绝吗?

“呵呵,好,方大哥,今天高兴,咱们哥俩儿喝一杯?”凌冽道。

“好,喝一杯!”

就在这时,方宏宇的手机响了,接通之后,脸色顿时一变,道:“我知道,我现在立即赶往医院。”

挂掉电话之后方宏宇一脸歉意道:“老弟,真不好意思,我现在有要紧的事情,只能先告辞了。”

凌冽刚才听到方宏宇要去医院,就道:“方大哥先去忙吧,如果有我能帮的上忙的,尽管联系我,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送走了方宏宇之后,凌冽突然咧着嘴鬼叫了一声,道:“啊……死丫头,你掐我干什么?”

“我试试疼不疼,我怕是在做梦!”穆镜心拿开了掐住凌冽腰的手道。

“你想知道疼不疼,怎么不掐你自己?”凌冽怒道。

“只要你疼就行了嘛。”穆镜心笑嘻嘻道。

确实就跟做梦一样,就在几个小时前,穆镜心还觉得奶奶要活不成了,房子拆了之后,自己会无家可归,然后流落街头。

可是现在奶奶安然无恙了,有了一套两百平的房子,还有一百多万,简直就成了一个小富婆,前后的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穆镜心问道:“对了,哥,你跟方宏宇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穆镜心就算是再傻,也能看的出来,方宏宇之所以亲自前来,一定是跟凌冽有着一层非凡的关系。

“也没什么,我只不过是保住了他的命而已。”凌冽道。

穆镜心愣了一下,道:“什么?你救了他子的命?”

凌冽尾巴顿时就翘了起来,牛逼哄哄的说道:“以后你可要记住了,你哥现在是神医,救个把俩儿人又算了什么?”

穆镜心突然叫道:“哥!”

“干啥?”

“哥!”

“有事儿你就说啊!”

“没事儿,就是觉得你回来了就好,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穆镜心红着眼睛道。

凌冽沉默了下来,他不难想象自己走的这四年,奶奶跟镜心过的有多么艰难,如果不是自己赶回来,奶奶可能已经死了。

镜心呢?

要么流落街头,要么为了活下去,从此堕入风尘,开启悲惨的一生。

“镜心,哥向你保证,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

穆镜心做了一桌子的菜,这四年里就算是过年也从来没有这么丰盛过,奶奶的身体已经好了,胃口打开,一个劲儿的往凌冽的碗里夹菜,嘴里还唠叨着:“多吃点儿,多吃点儿,也不知道你这四年跑哪儿去了,估计都吃不饱吧,你看你都饿成什么样儿了?”

看见碗里对尖子的菜,凌冽两眼发红,道:“奶奶,我够了,您也吃!”

“这哪儿够了?我还不知道你个小兔崽子?从小就能吃,现在长的这么高,肯定饭量又涨了,都给我吃完,不吃完不许睡觉!”

穆镜心在一边捂着嘴偷笑,凌冽却是想哭,心中的想法更加坚定了,他要让奶奶跟妹妹过上最好的日子。

吃完饭正准备收拾碗筷,凌冽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方宏宇打来的,接通之后,就听见方宏宇声音急促道:“凌老弟,可能这一次还真的需要你的帮忙。”

“方老哥但说无妨?”

白云文,光州白家的大少爷,白氏集团的掌舵人,人已接近中年,妻子总算是怀孕了,而且还是双胞胎,这是天大的喜事。

可是白夫人竟然出现了早产,失血过多,大人小孩生命迹象垂危,形势非常的危急,现在的情况是要么放弃孩子,全力救助大人,要么就是剖腹产,救大人,放弃孩子。可是白云文年轻的时候身体出现了状况,如果这一次没有了孩子,可能就绝后了,可又不能放弃自己的妻子,现在的白云文简直就是痛不欲生。

凌冽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宏远医院,一堆人都挤在了手术室的门口,方宏宇身边一个身材干瘦的男人,气质不凡,可这个时候却是两眼通红,一脸的暴戾,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母子平安,我白云文的一切都可以拿走!”

“白先生,请您冷静一下,现在白夫人母子的形势非常危急,以我们现在的医学手段,真的只能保住一个,请您尽早做决定吧!”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道。

“尽早做决定?”

白云文瘫坐在地上,双手抱头,一脸的痛苦,无论是谁,在面临这样的事情,估计都会感觉到绝望无力。

方宏宇终于看见凌冽来了,顿时大喜,道:“老弟,你可算是来了。”

凌冽道:“希望没有来晚,快点儿带我去见产妇吧。”

“好。”

方宏宇向白云文道:“白先生,这位就是我跟你讲的小神医,有他在,我相信白夫人一定会没事的。”

白云文顿时打起了精神,道:“真的?”

白家在光州的口碑不错,凌冽很认真的说道:“白先生请放心,我能保证白夫人母子平安。”

在场有很多医护人员,听见这话都是一愣,稍微有点儿医疗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大人小孩能保住一个就不错了,竟然还有人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是不是疯了?

“胡说八道,产妇这是早产的迹象,而且失血过多,要么全力救治产妇,放弃孩子,要么立即剖腹产把孩子拿出来,放弃大人!”

之前那个医生蹦了起来,脸色铁青冲凌冽道:“你是谁?哪一家医院的,我看你还是一个没有毕业的医学院学生吧?”

“我不是医学院的学生,我也没有上过医学院,我是一名中医。”凌冽道。

那个医生一听,顿时就怒了,道:“胡闹,真是胡闹,方总,你这是什么意思?白夫人现在情况这么危急,稍微出一点儿差错就是一尸两命,你竟然找一个中医骗子过来做手术,你安的什么心?”

方宏宇顿时脸一黑,虽然他亲眼见过凌冽的医术,但他毕竟太年轻了,而且还说自己是中医,要知道现在是西医雄霸天下,中医根本就没有任何立足之地,这么大的手术,用中医来主刀,说出去估计会被人喷一脸的吐沫星子。

“你说中医是骗子?”凌冽冷声道。

“难道不是吗?中医根本就不能治病救人,简直就是迷信,只会害人性命。”那个医生道。

凌冽出生神农谷,容不得别人诋毁中医,冷声道:“哼,你不懂中医只能说明你没有见识,现在我要替产妇接生,如果我不能做到母子平安,我来抵命!”

众人有些惊呆了,感觉这个家伙是不是疯了,竟然拿自己的命来赌。

“痴心妄想!”那个医生根本就不信。

“但是如果我成功了,我要你当众承认中医,并且向我赔礼道歉!”

那个医生冷笑道:“你觉得可能吗?”

“你不敢?”凌冽反问道。

“好,如果你成功了,我就当众承认中医,并且向你赔礼道歉!”那个医生道。

白云文突然一下子就冲到凌冽的跟前,抓住他的手,道:“只要你能救活我的妻子,一切都可以不追究,甚至我的一切你都可以拿走!”

凌冽是光州人,很久以前就听过白云文的名字,这个坐拥亿万财富的人竟然对自己的妻子如此看重,甚至不惜放弃自己的全部身家。

“白先生请放心。”

凌冽转过身向一名护士道:“立即准备大量的血包,产妇大量失血,需要的及时的补血,还有准备双倍份量的肾上腺素,除了你,所有人都出去。”

既然白云文都同意了,其他人也都没有再说什么,而且他们还巴不得,只是等着手术失败之后,承受白云文的报复吧。

“给产妇输血,准备好肾上腺素,随时准备注射!”凌冽向小护士冷声道。

小护士手脚麻利的将血包输进产妇的身体里,只见凌冽手指一弹,六根银针飞射而出,刺入产妇的身体里面,神奇的是,针头不停的颤动,泛起点点金光。

凌冽冲小护士再次冷声喝道:“注射肾上腺素!”

小护士立即将手中早就准备好的肾上腺素注射进了产妇的身体里,顿时,产妇的生命体征出现了大幅度的波动,全身一阵抽搐不已,凌冽目光一凝,掏出一颗黑色药丸送进产妇的口中,道:“准备接生!”

“哇……哇……”

手术室之中响起了婴儿的哭声,外面的人顿时一阵振奋,白云文更是浑身一震,激动道:“生了,生了……”

可是大家心里还是悬着,孩子是生了,但是大人呢?

“哇……哇……”

第二道婴儿哭声,双胞胎都顺利的生产了出来,但是所有人的心却因为白夫人的情况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相关文章:

当着男友把处给了摄影师,我就蹭蹭不进去我就动两下

有一种惦记叫做深爱|深爱而不联系

上课时,我和同桌作爱_女朋友叫我把他绑起来

高中生在学校发生的污事#H全肉学校公共厕所

四个男生把我带到男厕所强.啊用力啊再深点好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