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细致文小说,啊,《唐少的赌石人生》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2021-02-20 10:03 · 新商盟

第十一章 九峰雪霁图

“呵呵,怎么,你对这枚玉蝉感兴趣?我一万五买来的,你要是真想要给个本钱就行。”唐大少笑道。

唐大少倒不是想要巴结王军,而是觉得不好意思,好歹在人家的玉器里吸收了不少灵气,让自己的异能升了级,怎么着也要报答一下吧。

用钱?钱在人家眼里就是一个数字,根本不在乎。直接送玉蝉?非亲非故你送上的东西人家会要才怪,说不定还说你动机不纯。

“那怎么能行,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唐老,您是这方面的行家,给开个价吧。”王军转过来朝着唐老道。

“呵呵,这枚玉蝉也算是双沁色了,和你那些凑成了一套价值更高,十万左右,你那一整套的玉九窍塞,有三个双沁色,市场价在一百二十万到一百五十万之间,就是进入拍卖行也就一百五六十万,去掉手续费和各种税,实际拿到手的也就这么多。”唐老笑道。

“那就十万块,我给你开支票。”王军直接拿出支票本写了张十万的支票递到唐大少手里。

唐大少接过支票,看也不看装进了口袋,把玉蝉交给王军,以王军的身家,不可能开一张假支票给自己,况且还有唐老,金铭轩的人看着。

而一旁的祝标看上去就更眼热了,恨不得自己把那十万块支票一把抓回来,十万块啊,他一个月的工资奖金加提成啥的全部算起来也就不到两万,这可是他半年的收入呢。

“这黑市的东西还挺便宜的,我买了这么一堆的玉器也就花了一百万,没想到光是玉九窍塞就全部本了。”接过玉蝉的王军开心的笑道。

“黑市上的东西来历不明,当然便宜,你这玉九窍塞是成了一套,材质都是和田玉,汉八刀雕刻,所以价格才髙,一个没沁色的一般玉九窍塞也就一两万块钱。”唐老摇头道。

一旁的唐大少听得汗颜不已,显然那摊主也是知道价格的,只是把这玉蝉当成了普通的玉九窍塞卖,而王军又是一套全在,只差这一只,这才让唐大少捡了个便宜,不然就是双沁色,最多也就五万块钱。

“你小子运气也太好了,买个木盒子翻了五十倍,一万五买了个玉蝉也能卖十万,现在你还敢说你是新手?”唐老打趣道。

唐大少哭笑不得的说道:“俺真的是新手啊。”

“行了,别再卖乖了,拿出你的真玩意来看看。”唐老笑骂道。

唐大少立马恭恭敬敬的把画轴递给唐老,然后道:“您老看看。”

唐老打开画轴,迎面是一副山水画,唐老第一眼的印象就是粗糙,虽然他不是字画类的专家,可是见过的精品字画自然不少,眼前的这幅画,给人的感觉就是呆滞,不可能是什么名家作品。

“小子,你不会就拿着这幅画来点晃我们吧,小庄,你也看看。”唐老把画递给庄海,然后冷笑的看着唐大少。

庄海小心翼翼的结果画轴,看了一眼画后皱了皱眉头,然后看向唐大少。

只见唐大少一脸苦相的解释道:“唐老,这幅画有问题,而且有很大的问题。”

“哼,当然有问题,这幅画根本就是一副解放后的作品,没有落款,没有题字,画面呆滞,放在市场上卖估计也就五百块钱吧,你就拿着这样一副破画来让老头子掌眼?你这分明就是打老头子的脸啊。”唐老怒道。

一旁的秦雷看了祝标一眼,暗自点头,这小祝的眼里还是可以的,和唐老判断的差不多,再历练一下应该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而祝标看向唐大少的眼神中充满了幸灾乐祸,叫你小子能啊,这下看你怎么收场。

这时,庄海突然发出了一声“咦?这幅画有问题。”

祝标一只看不惯庄海,一个野路子出身的老头居然在自己头上拉屎撒尿,闻言不由说道:“当然是有问题了,刚刚唐老不是说了吗?”

庄海也是鉴定的行家,虽然在名声上比起唐老来可是差了不少,可术业有专攻啊,唐老的成就主要是在杂项和玉石上,而庄海主攻字画和陶瓷,所以专门比起字画鉴定,唐老还要逊色庄海一筹的。

庄海闻言,皱眉看了祝标一眼没有说话,用手蘸了点茶水点在画卷的一角,慢慢的搓。

一旁的唐老看着庄海的动作一愣,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失声道:“画中画?”

在动乱的年代里,许多宝贝被付之一炬,许多收藏家为了保住心血,各出奇招,比如上次唐大少买的机关盒,所谓画中画就是做一副不怎么样的画和真品用特殊药水粘合在一起,使其表面看起来就是一副普通的画,用来掩饰真迹。

“我现在也不确定,不过唐小弟的眼光不俗,能鉴别这么多玉器,想必这幅画也不会如此简单。”庄海沉声道。

而一旁的祝标闻言贬低到:“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唐大少闻言顿时冷了脸色,眼睛死死的盯住祝标道:“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假如我这画中另有乾坤,这幅画价值多少,你就给我多少钱,反之这十万就是你的,如何?”

秦雷闻言眉头一皱,祝标是他店里的人,不论是输是赢都不太好,输了,如果真是画中画,弄不好祝标就要赔的倾家荡产,赢了,人毕竟是唐老带来的,撅了唐老的面子,那更不好。

祝标闻言却是一喜,道:“好,赌了。”

十万块啊,那可是他半年多的收入呢,至于真的出了画中画他拿什么赔,已经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的祝标选择了刻意遗忘……

秦雷见祝标答应的如此之快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时,庄海已经小心翼翼的拆下木轴,用茶水浸湿了一角,缓缓的搓起一层纸。

瞬间,祝标面如土色,而秦雷则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神奇的一幕。

唐老喃喃道:“画中画,传说中的画中画啊,就是不知道下面隐藏着什么宝贝。”

“嘿嘿,不管是什么宝贝,反正赌局,我是赢了。”唐大少嘿嘿一笑道。

一旁的王军见证了这神奇的一幕,不由得站起来狠狠拍了一下唐大少的肩膀道:“你小子真厉害,唐老都没能看出这画中玄机,你居然发现了,了不起。”

唐大少装作很痛,呲牙咧嘴道:“我哪有那个水平啊,之前纯粹是看那个老太太可怜,正巧又收了个玉蝉能赚点,所以才买下来,只是买下之后感觉这画按照老太太说讲述的,应该不是那么简单,所以才来找唐老求证的。”

这时,画中画的真实面目在庄海灵巧是双手下呈现在众人面前,这是一副山水画,只是相比之前的掩饰品来说,这幅画透露着一股子灵动,那山间的白云似乎真的一样,显然就算是以唐大少和王军这种外行人也能看出来这幅画不简单。

“没想到居然是黄公望的真迹《九峰雪霁图》,天哪这幅图不是保存在故宫吗?”庄海哑然失色道。

“真的是《九峰雪霁图》?”唐老闻言面色一沉,凑了过来仔细打量,而秦雷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直接凑了过来。

一旁的王军和唐大少面面相觑。

王军仔细打量了一下唐大少,二十来岁的年纪,比自己还小几岁,怎么运气和眼里就这么好?

仔细研究片刻后,唐老和庄海纷纷啧啧称奇道:“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这个应该是真迹。”

“唐老,这《九峰雪霁图》世上应该只有一幅吧。”王军突然道。

“废话,当然只有一幅了,这可是国宝。”唐老骂道。

“那这一幅是真迹,故宫博物馆的岂不是赝品了?”王军道。

唐老脸色阴晴不定,过了片刻道:“这本来是保存在宫里的东西,应该是当年战乱的时候,有人趁机给掉了包。嘿嘿,这幅画一出世,我看故宫里的那个老家伙的脸往哪搁,这故宫里的《九峰雪霁图》当年可就是他鉴定为真品的。”

唐大少听到唐老的话,估摸着这位鉴定《九峰雪霁图》的专家和唐老应该是有过节的。

“那这幅图值多少钱啊?”王军问道。

“你小子怎么就知道钱?和你那个老爹是一样的货,这可是黄公望的作品,传世的国宝啊。”唐老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就算是国宝,总也有个价吧。”王军嘟囔道。

“恩,你说的对,就算是国宝也有个价,小庄啊,你是这方面的专家,给估个价吧。”唐老道,术业有专攻,在字画方面,他知道庄海更有发言权。

“呵呵,在说着画之前,还是先说说他的作者吧。黄公望是元代的画家,本名叫陆坚,字子久,号一峰,因为他还是全真教的道士,所以又叫大痴道人。与

吴镇、王蒙、倪瓒合成元四家,不过他是元四家之首。现存作品据说有五十幅以上,可是大部分存于故宫博物馆,民间流传极少,价值不菲啊。”庄海没说价格先是介绍了一下作者。

“行了,庄老,你就说说这幅画能值多少钱吧。”王军当然不能托大叫小庄了,唐老喊小庄是因为人家的辈分,名望,年龄在那放着呢,说起来庄海也是五十多岁的小老头了,被唐老一句一个小庄叫的怪别扭。

第十二章 一千三百万

“呵呵,这幅画我估价为一千三百万,上了拍卖行碰到喜欢的人出价还会更高,突破两千万也有可能。”庄海道。

这时,一声噗通……,原来是祝标听到庄海的估价之后直接被吓晕了,一千三百万?就是三百万,把他卖了也凑不出来啊,而一旁的秦雷嘴角也抽动了几下,要知道原本这画可是别人卖给他金铭轩的。

而一旁的唐大少则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给砸晕了,嘴里不停地叨叨道:“花两万块买的,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千三百万。”

唐老一巴掌拍过去,打在唐大少的头上,道:“别犯晕了,小心成了范进中举。”

唐大少被唐老一巴掌拍回现实,一千三百万啊,自己家全盛时期也就这么多家产吧,不由得唐大少不高兴啊。

“额,我说兄弟,你这幅画打算怎么处理?”王军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是卖了,留下又不能当饭吃。”唐大少闻言就知道王军的意思,玩收藏?对于现在的唐大少来说根本不是时候,先把家业恢复了再说吧。

“那就卖给哥哥我怎么样?我出一千五百万。”王军不一会儿就升级为唐大少的哥哥,还多出两百万,一千五百万好像在他眼里就是一千五百块一样。

“既然大哥你想买,什么一千五百万,就一千三百万,给你了。”唐大少毫不犹豫道。

王军不由得看了唐大少几眼,两百万说不要就不要,这可是需要很大的魄力的。

“好,痛快,一千三百万我马上开支票给你。我叫王军,交定你这个兄弟了。”王军笑道。

“呵呵,小弟唐飞,见过王大哥。”唐大少笑呵呵道。

一旁的唐老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虽然认识唐大少不久,但是对这个五百年前是一家的小辈感觉很喜欢,而王军则是他故交的后辈,所以他也乐得看两人交好,王军喜欢古玩,可惜眼力不济,而唐飞不论眼里还是运气都不错,俩人一起,说不定可以让王军少买点赝品呢。

这时,祝标已经被庄海,掐了人中,醒了过来,用求饶的眼神看向唐大少。

这时,秦雷小心走了过来道:“唐先生,祝标年轻气盛不懂事,您看是不是可以放他一马?”

一千三百万的债啊,他秦雷都背不起,除非把金铭轩给卖了,否则他也拿不出一千三百万的现金来,一旁的祝标则用求饶的眼神看着唐大少。

唐大少看了看唐老,只见唐老抿嘴一笑道:“一千三百万,如果没有意外让他还一辈子也还不起,你小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也算是给小秦一个面子。”

秦雷苦笑着道:“唐先生大人大量,不看僧面看佛面,今日喜得《九峰雪霁图》,我们就去君悦大酒店摆一桌,我请客。”

“呵呵,老秦,你这么说不是打我的脸吗?君悦就是我家开的,哪能让你出钱请客呢?当然是我请了。”王军笑呵呵的说道。

“王少,这次您就别和我抢了,祝标不管怎么说也是我店里的人,不能就这么不管啊,我请客,也算是代表祝标向唐先生赔罪。”秦雷道。

王军建秦雷如此说,也就闭口不言了。

庄海也道:“唐先生,祝标为人虽然狭隘了些,可本性不坏,尤其难得的是好学,也看在我为你取出了画中画的份上,就饶过他一次吧,想必有了这次的教训,他会有所变化。”

唐大少见三人都替祝标说好话,也知道就算是硬要祝标履行赌约,估计杀死他也拿不出一千三百来,便说道:“三位都如此说了,我唐飞自然也不是不讲情面之人,我得了《九峰雪霁图》,然后卖给了王哥,这都是喜事,自然要庆祝。也不用秦老板请客了,就让这小子在君悦摆上一桌,也算是赔礼道歉了。”

君悦大酒店是文明海市的五星级酒店,里面据说有皇家御厨的后代掌勺,消费自然极高,以前的唐大少也不过是去消费过一次,还是他老爸为了谈生意请客人吃饭带他去的。让祝标在那里摆上一桌,再加上酒水消费,一次下来估计要十来万,这也差不多是祝标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秦雷见唐大少是铁了心想给祝标一个教训,其实秦雷心理也很腻歪,如果不是你祝标猪鼻子里插大葱在那里装象,让庄老来鉴定的话,说不定就看出了画中画的奥秘,那这幅《九峰雪霁图》不就是自己了?一千三百万啊,都能再买一个金铭轩了,想到这里秦雷不由得狠狠看了一眼一旁的祝标,呵斥道:“还不快谢谢唐先生大人大量,饶了你这一次。”

可怜的祝标还不知道他已经被老板给恨上了,君悦的名声他自然听过,不过还一次都没有去消费过,闻言也顾不得心疼钱,慌忙朝着唐大少道:“谢唐先生大人大量。”

唐大少瞥了祝标一眼,一个小人物而已,他唐大少懒得与之计较。

一行人下了楼,秦雷也大方的直接宣布今天暂停营业,给小伙计门放了假。

出了金铭轩分成两拨人,秦雷、庄海和祝标三人上了一辆本田,而唐大少,唐老,王军三人则进了一辆悍马,王军坐在驾驶位,唐大少登上了副驾驶位,唐老一个人做后面。

“王哥,你这悍马多少钱买的?真带劲啊。”唐大少上下打量了一遍悍马的室内装饰,真皮沙发,超大空间,这才是真男人开的车,可比以前唐大少的那辆宝马强多了。

“呵呵,这可是我托朋友从国外弄来的,也不贵,就一百多万,不过改装了,改装费的价格差不多也能卖一辆新的了,前前后后花了差不多两百五十万吧。”王军笑道。

唐大少听了不由得竖起大拇指,两百五十万搞一辆车,也就王军这种顶级大少才搞得出来,像他这种二流大少,买一辆宝马花的钱还不如人家一个零头,就着还是墨迹了他老爸好长时间才墨迹过来的,唐大少对它比对女人还温柔,擦着碰着都心疼的不得了,可惜家里生意失败后,连车子也进了拍卖行。

“王哥果然是富豪啊,就这车,一年光保养费,油费,都能买一辆车了。”唐大少赞道。

“呵呵,现在你小子也是千万富翁了,怎么你喜欢这车?那送你了。”王军笑道。

之前那幅画他开价一千五百万,唐飞只愿收一千三百万,加上之前那块玉的事情,王军认为唐飞是个讲究人,既然这样,他王大少怎么着也不能被比下去啊,而且他家里本来就有车行,不就是一辆车嘛,根本不放在他王大少的眼里。

“嘿嘿,王哥,你这么说,我哪好意思夺人所好,而且,车这东西对我来说就和女人一样,我不喜欢二手货,您懂得。”唐大少嘿嘿一笑道。

“兄弟果然是个妙人,哈哈。”王军听了哈哈大笑道。

“哼,什么妙人,狗屁不通。”唐老在后面冷哼一声道。

唐大少闻言打了一个哆嗦,与王军对视一眼,老人家守旧,有些段子,在他面前还是留在心里的好。

这时,唐老的手机突然响了,唐老拿起电话接通,只听对面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道:“爷爷,您在哪里啊?”

“呵呵,是小嫣啊,今天没出任务吗?”

“恩,我今天休假了,爷爷,我买了一块古玉,想找您看看。”对面传来的声音道。

“呵呵,好,正好有人请客,君悦大酒店,你过来吧。”唐老笑道。

“嗯好的,又是哪个冤大头请客啊,我正好在君悦附近,一会见。”啪的一声电话挂了。

唐老尴尬的看着电话笑了笑道:“这疯丫头,一直这么风风火火的,以前教她的那些礼节上了个大学全还给我了,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是小嫣妹妹吧,呵呵,她性子直爽。我也好久没见她了,她什么时候也喜欢上收藏了?以前不是只喜欢武术吗?”王军似乎对唐老的家庭特别熟,连电话对面的女孩是谁都知道。

“恩,她哪里是喜欢收藏啊,无非是听我讲了小唐昨天捡漏的事情,也想去捡漏罢了,不过她那点水平不说也罢。”唐老苦笑着摇摇头。

……

君悦大酒店距离老前门不远,不过五分钟左右,两辆车停在了君悦的门口。

唐大少和王军簇拥着唐老刚下车,就看到一个靓丽的美女飞奔了过来。

那女子身着纯白色衬衫,漏出一节莲藕般的玉臂,将衬衫的扣子紧绷,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下身穿这牛仔裤,修长的大腿虽然隔着牛仔裤,仍然能让人感觉到惊人的活力。

唐大少看着这女子有些面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但一时想不起来,之间那美女跑到唐老身边,拉住唐老的一只胳膊抱在怀里晃了晃道:“爷爷,你怎么才来啊。”

原来这就是唐老刚刚说的小嫣,等等,嫣?唐如嫣?霸王花?唐大少顿时愣住了,这不就是昨天在公交车上见到的女警霸王花吗?

相关文章:

《爱如潮水小说》啊老板在开会含起来,老板办公桌上放什么

花径,撕裂虚弱稚嫩肚子|摸美女拉的地方

放在里面不拿出来的文@女主撩禁欲系男主肉多

一个男人越是睡不到你;水好多好滑快进

(鬼夫缠人:夫人乖乖就寝)唐跃苏铭鹿瑶全文小说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