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奶好大我想吃 宝贝你的胸真好吃&重生弃少

2021-02-20 12:16 · 新商盟

“医生,有医生没有?”

白发老者一倒下,旁边几个人马上就大叫了起来,神色显得十分的慌张。

老者身边的一个年轻人一摸老者的口袋,更是瞬间脸色一白:“完了,忘了带药出来。”

“让开,给我看看。”林君河赶紧起身,走了过去,只见那老者面色苍白无比不说,而且眉关紧锁,额头上在不断的往下冒虚汗,情况十分的眼中。

“你?你是医生?”

年轻人看了林君河一眼,见他如此年轻,不由得大怒:“都什么时候了,一个学生还来捣乱!滚开!”

“我不是医生,但是我可以救他,如果你再闭嘴,我就不救了!”林君河冷漠的道。

“你……”

年轻人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林君河突然一把推开,因为林君河看出来了,如果再不动手,这老者命不久矣。

前世,自己可是名震玄界大陆的炼丹宗师,这老者的问题,自然是一下就看了出来。

突发性心绞痛。

如果有随身携带药物,自然很容易就可以控制住,如此自己有前世的修为,也可以抬手治之。

但是现在,就不得不冒一下险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林君河突然拿起一次性筷子,从中间猛的将其一下掰断,露出了尖锐的口子之后,直接朝着老者的心口刺去。

“混蛋,你在做什么?”那年轻人大怒,连忙想去阻止林君河,却已经晚了。

“滚开!”

林君河吼了一声,直接把那年轻人给吓得七魂没了六魄,下意识的瘫坐在了地上。

曾经的一代仙尊,就算是修为没了,光是残存的一丝威严,也不是一般人能撑得住的。

一次性筷子刺入老者的心口之后,一道鲜血飚了出来,林君河没有犹豫,赶紧按压了起来。

这一动作持续了约莫半分钟之后,老者面部紧绷的肌肉,居然奇迹一般的松懈了开来。

老者的眉头跳动了几下,而后居然缓缓睁开了双眼。

“我这是……”

老者缓缓开口,虽然声音很是虚弱,但是终归是清醒了过来。

看着老者苏醒,年轻人已经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连忙扶起老者做好之后,年轻人一阵面红耳赤,十分惭愧的看向林君河:“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厉害,真的把我爷爷给救了回来。”

“没事,人平安就好。”

林君河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毕竟现在自己修为很弱,刚才这么一番救治,还真是耗费了自己很大的体力。

“我姓韩,兄弟,你可真是厉害,以后要是遇到麻烦,尽管找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年轻人显然也是性情中人,递过来一张名片,林君河接过一看,上边写着韩涛二字,便收了起来。

等老者缓过神来,想要好好谢谢这救了自己的人的时候,却发现林君河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由得叹了口气:“施恩不图报,当真是一位难得,小涛,如果再见到他,一定要留住他,我要好好谢谢他!”

“是,爷爷!”韩涛望着门外,也是心里异样。

他的朋友不少,但是他也清楚,都是为了自己的身份地位接近而来的。

这个人,救了自己爷爷之后居然连一个要求都没有就这样走了,真是难得!如果再见到他,一定要再好好谢谢他才行。

此时,林君河依旧离开了面馆,苏敏菁连忙追了出去,却发现林君河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由得心里一阵莫名失落。

“如果下次还能见到他就好了……”

苏敏菁自言自语,却马上脸色一红:“哎呀,我在想什么呢,真是的……”

都没跟苏敏菁说一声就走,其实真不是林君河的错,因为在店里的时候,他无意间瞥了外边一眼,发现了一个熟人,便马上追了出去。

追赶上了那人的背影,林君河脸色一寒,在他肩膀上一拍:“告诉我,这件事你有没有参与在内?”

“君河,你脑子秀逗啦,吓我一大跳!”

那人一愣,回头发现是林君河,连忙笑骂起来,眼中又闪过一丝迷茫:“那件事,哪件事啊?上次去喝花酒我可真没报告给你家老爷子啊!”

看着眼前这个胖子眼中那深深的迷茫,林君河也确定了七八分,陷害自己的事情他应该没有参与在内。

自己刚才,不过就是想诈一诈他罢了。

眼前这胖子,一米七刚出头的身高,虽然穿着一身名牌,但是也掩饰不住他身上猥琐的气息。

这人是自己,也就是林君河的死党之一,秦业。

虽然名字挺高富帅的,但是不管是长相还是性格,都是一等一的猥琐。

从记忆中,林君河得知昨天这幅身体的主人在去那个酒店之前,就是跟这个胖子在一起的。

“吓唬你玩呢,瞧你给吓得。”林君河淡淡一笑,糊弄了过去。

秦业大大的松了口气,咧嘴笑道:“我说林大少,你可真牛逼,这气势,差点把我给吓尿了,我还以为你去大保健被抓了,现在要来找我兴师问罪呢。”

“不说这个了,你知道周少峰人在哪里么?”林君河问道。

“周少峰?你找这王八犊子做什么?”秦业一脸不解,这周少峰跟自己还有林君河可不是很对付的那种。

“这小子送了我一份大礼,我要回报他。”林君河淡淡开口。

这周少峰,就是昨天晚上拿着相机对自己拍个不停的那个人。

“靠,林大少你终于准备修理他去了,这敢情好,那王八犊子我知道啊,现在就在红马俱乐部里得瑟呢。”秦业道。

他可是圈子里有名的百事通,消息灵通的很。

“行,我们这就过去,那个……你身上带钱了么?”林君河有些尴尬的问道。

“干啥用啊?现金不多,就一千多了。”

“打车。”林君河不好意思的道,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自己现在身上就剩两钢镚了。

“我靠,打个屁啊,坐我的车走!”

秦业也不废话,马上就拉着林君河上了他的法拉利488。

不得不说,秦业的白色法拉利488还是很骚包的,一路炸街而去,吸引了无数妹子的注目。

这种感觉让林君河感觉也挺不错的,虽然这玩意速度肯定是比不上飞剑的,但是也别有一番味道。

自己前世在地球上的时候一直在潜心修炼,生活过得跟个原始人似得,这倒是不错的体验。

二十分钟后,林君河就跟秦业一起进了红马俱乐部。

这红马俱乐部,林君河记忆之中印象还是十分深刻的,本市非常豪华的一家俱乐部,自己以前没少跟狐朋狗友在这里玩过。

这边最有特色的地方,就是有着一个赛马场,不少富二代都养了纯血马进行赛马。

不过自己父母死得早,在林家不是很手重视,自然是没那个余钱养一匹有血统的赛马玩的。

林君河一进去,一个狐媚的女人就朝着他迎了过来。

那女人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右眼眼角有一颗泪痣,让她比起其他的成熟女人还多了一丝特殊的魅力在里边。

“林大少,秦大少,你们可是好久没来玩了啊,是嫌弃我们这里不够有意思吗?”女人咯咯的笑着,风情万种。

“哪儿能啊,红姐,我们这不就来了么?”秦业笑了笑,还颇有深意的看了旁边的林君河一眼。

因为林君河以前可是对这个红姐很感兴趣的,还追求过她,虽然最后失败了。

不过,让他感觉意外的是,这次林君河见到红姐,却没有跟以前一样流口水,而是一脸的淡然。

“周少峰在这里么?我们找他有事情。”林君河淡淡道。

他对红姐没有太大的兴趣,同时也在心里暗骂这幅身体原来的主人有眼无珠。

不管怎么看,楚默心都比这个红姐漂亮太多。

而他放着家里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跑来这里花天酒地还追求这个红姐,真是脑子给驴踹了。

看到林君河今天见了自己居然这么淡定,红姐也是有些意外,不过林君河不烦她,她自然是乐得清闲,便笑了笑道:“周大少啊,他现在正在赛马场呢。”

“是么。”

林君河淡淡回了一句,直接就朝着赛马场走去。

秦业赶紧追赶了上去,讶异的道:“君河,你小子今天是怎么了,以前不是巴不得跟红姐多呆一会儿的么?”

“今天我是来找周少峰的。”

林君河摇了摇头,快步向前,出了走廊,突然一片豁然开朗。

一个有足球场大的赛马场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赛马场里,有不少富家子弟在三五成群的说笑,还有少数的人在骑马。

林君河一眼就看到了周少峰,昨天那个抢着给自己拍了一大堆照片的人。

此时,周少峰正骑在一批棕红色的马上,穿着一身赛马服,气质非凡。

嘴角划过一抹冷笑,林君河从地上拾起了一块小石子,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君河,要不我们也搞匹马骑一会儿?这里真的好久没来了。”

秦业正有些兴奋的说着,却见林君河突然右手猛的朝着前方一甩。

而后,正在小跑的一匹红马突然发出一声悲鸣,扑倒在地,骑在它身上的人直接飞了出去。

“君河,你,你在做什么……”秦业有点傻眼了。

这要是一个弄不好,可是会出人命的啊!

“找他问话。”林君河平静的开口,朝着被摔下了马的周少峰走了过去。

秦业彻底懵逼了,今天这林君河不对劲啊,怎么跟变了个人似得。

要是换成以前,林君河见了周少峰肯定马上就屁颠屁颠的上去称兄道弟了,因为周少峰在周家的待遇可比林君河在林家的待遇好多了。

此时,周少峰从马上摔下来,只感觉自己屁股都快坐裂了。

还好刚才骑马的速度不是很快,不然现在非得骨头都给摔掉几根不可。

揉着屁股龇牙咧嘴的站了起来,周少峰一抬头,就见到了林君河正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不由得一惊。

“林君河?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林君河嘴角划过一抹冷笑,眼神冰冷的瞥过周少峰:“昨天晚上,你拍照拍得很起劲是吧,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你,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周少峰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恼怒的道:“你自己做下这种畜生行径,正好被我们撞见了,你还想狡辩是吗?”

“好你个林君河,你现在不呆在林家好好认错悔过,你还来找我兴师问罪,我可真看错你了,你真是个不知悔改的小畜生!”

“小畜生?”林君河眼中闪过一丝寒意:“这里确实有一个,不过不是我。”

说罢,林君河直接一耳光甩在了周少峰的脸上。

“林君河,你敢打我?”

相关文章:

大炕上的人肉体乱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

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bl(爱爱小说)

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公息乱大全小说/《2519》

和岳姆干得水直流 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

含巨龙醒来|浓精撞开宫口,小腹鼓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