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性器具的调教女小说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

2021-02-20 14:11 · 新商盟

“都给我听好,马上要去伺候的客人都是身份煊赫的大贵客,你们可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伺候,别惹祸了,知道了吗?”领头的红姐低声吩咐。

走廊上,领队红姐低声吩咐她带着的那四个姑娘。

这四个女人无一不身材匀称高挑,面容娇艳,为首的那一个尤其惊艳明媚,一双风情万种的桃花水眸,眼波流转间尽是勾人心魂的魅惑。

红姐特地对着她说:“若水,里面有个客人是专门为你来的,你一会好好表现,别砸了我们头牌的名声。”

顾若水嫣然一笑,举手投足皆是楚楚风情。

“我知道了,红姐。”

“行了,都进去吧。”

红姐推开至尊VIP包厢的门:“先生们,我们的姑娘来了!”

包厢里光线昏暗,两个男人立马站起来拉女人的手,轻笑声传出,气氛瞬息间多情炙热起来。

顾若水眸光一转,落在了角落的那个一身严肃西装的男人身上,他静默的坐着,表情掩藏在阴影里,看不到表情,也不见他说话动作。

可他那一身与众不同的贵气与凌然气场仍旧势不可挡的散发出来。

顾若水心脏一缩,径直走过去,她无比主动的靠了过去。

“这位先生,你长得很像一个人。”顾若水与他咫尺而视,男人俊美如画的面容映在她漂亮的水眸中,“像我前夫,他叫……叫什么来着?”

顾若水好似想不起了,困惑的皱起精致的小脸。

“哎,我坐了五年牢,过去的事情都记不清了……”她突然露出一个明艳的笑来,“我就记得啊,他特别厉害,是我遇见过的最厉害的人……唔!”

话还没说完,顾若水就被他狠狠掀了下去。

包厢立马安静下来。

男人站起身来,身上那股阴冷气场瞬间冲断了包厢里的纸醉金迷。

顾若水跌在地上,本就很短的包裙更是缩上去一截,姣好的身形在暗淡的光线里狠狠刺激着男人的眼睛。

“滚出去。”他阴冷道。

顾若水轻轻地笑起来:“先生你生气的样子更像他了……”

她爬过去,抱着男人的腿,嘴角依旧挂着愉悦的弧度。

“我们离婚五年多,我每天晚上都在想他。”

男人猛然掐着顾若水的脖子,将她提起来。

他侧头,对着一旁呆若木鸡男女们说:“滚、出、去!”

几个人反应过来,连忙离开包厢,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顾若水低低笑起来,动作间不断的挑衅眼前的男人。

男人却愈发用力的收紧掐在顾若水脖子上的手,好似要就这样杀了她。

“顾若水,五年牢都没让你长记性?”

顾若水还是笑:“我这人天生健忘,长不了记性。不过啊,倒是记得你的味道,每次午夜梦回方时候都能想起……你呢?想我么?”

她伸出手想抱霍允琛。

霍允琛粗暴的按住她:“顾若水,你真让我恶心!碰你我都反胃!”

“是吗?”顾若水笑得愈发张扬明媚,“可我怎么记得,当初我们刚结婚的时候,你整天夸我好,要迷死你了……”

“你闭嘴!”霍允琛吼叫起来,几乎遏断了顾若水纤细的脖子,“我当初要是早知道你是个连自己孩子都能烧死的歹毒女人,新婚第一夜,我就弄死你了!顾若水,我就不该对你心软,我应该让你在牢里待一辈子!”

顾若水被霍允琛掐得无法呼吸,她想说话,脖子上的大手掐得她无法发声,她眼眶凸出,窒息难受。

霍允琛大概是真的想她死……

也是,监狱那几年,顾若水过得生不如死,每日都被狱友欺辱,不就是霍允琛的意思吗?

他对她,恨之入骨!

濒死之际,顾若水反而狰狞凄惨的笑起来……

“你笑什么?”霍允琛狠狠将她摔在地上。

顾若水额头撞上茶几,磕出一缕鲜血,沿着她雪白的肌肤,蜿蜒流下……

“能死在你手里,我开心啊。”顾若水撑起身来,勾唇笑的异常妖娆,“你知道的,这些年,我有多想你……”

她爬到霍允琛脚边:“哪怕被你弄死,折磨死,我都心甘情愿,不过……在死之前,我想再要你一次,允琛……”

“滚!”霍允琛一脚踢开顾若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

他说完抬脚便要走。

顾若水又笑起来:“霍总就这么走了,那我今晚只好去找别人排解了,不过他们都没有你厉害,所以我至少得找两个才够……”

霍允琛猛然停下脚步,阴鹜的盯着顾若水:“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顾若水爬上茶几,坐下,两条匀称修长的腿微微曲起,弧度优美。

“我缺不缺,霍总试试不就知道了?”

霍允琛两眼通红,狠狠盯着顾若水,像是要将她撕碎了然后生吞下去。

顾若水笑容张扬,脸颊上一道猩红的血色,妖冶又魅惑,摄人心魂。

她微微扬起头,修长的雪颈上还留着青色的指印,“霍总,来嘛,人家真的……很想你……”

霍允琛呼吸渐乱,终于克制不住,他掐着顾若水脖子,提起来,压在沙发上……

顾若水疼得一颤,可面上她却婉转柔媚的叫起来,嘴里不断的说着恬不知耻的话。

“闭嘴!”霍允琛扯下领带,塞进顾若水的嘴里,“你给我闭嘴!”

顾若水仰起细白脆弱的脖子,像是不能承受更多了一般。

霍允琛疯了一般,带着满腔的恨意,折磨着她。

顾若水好不容易熬到结束,她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身心俱疲。

霍允琛坐在一旁抽烟,他黑发散乱下来,像一只慵懒的猎豹,只是他眉头紧紧皱着,身上那股暴戾的气息更加浓重。

顾若水猜想,他一定在想着怎么收拾她。

是再丢进监狱里去呢,还是扔进护城河里?

都无所谓了……

顾若水勉强打起精神坐起身来,她慢条斯理的整理着凌乱的衣裙:“霍总,有件事,忘了和你说……”

霍允琛烦躁地看向她,等着顾若水的后文。

“我刚刚给你现任妻子打了个电话……”顾若水风情万种的笑起来,“让她赶紧过来看戏……我算算时间,这会应该到门口了……”

“你说什么?”霍允琛瞬间被激怒,伸手扯住顾若水的脖子,“你竟然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她!?你找死吗?”

顾若水笑道:“别这么生气啊霍总,你忘了我们刚刚有多恩爱了?”

“你闭嘴!”霍允琛厌恶道,“我就应该弄死你!”

他扔开她,抓起一旁的外套,起身就走。

“我开玩笑的,霍总。”顾若水软声开口,“我怎么可能真的让你妻子来,她不介意我还怕坏了我名声呢。”

顾若水别起别起脸颊边的乱发,笑意盈盈地看着霍允琛。

“毕竟我可是这里的头牌,好多人排队等着点我呢,要是被你妻子过来闹一场,那我以后可就没法做生意了。”

“你真贱!”霍允琛咬牙切齿道,“我警告你,别再去找蔓雪!她身体不好,要是你敢刺激她,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顾若水眨眨眼睛:“霍总你对你现任妻子真好,可惜我和你结婚那会,你还一点柔情都……”

哐当——门被狠狠摔上了,霍允琛头也不回的走远。

顾若水顿了顿,自顾自的接着说:“一点柔情都没有呢……”

她静默的看着狼藉的地面,良久后,她哭似的凄笑起来。

霍允琛,你就这么爱她吗?

你知道她当初是怎么对我,怎么对我们刚出世的孩子的吗?

“若水!”红姐推开包厢门,急急冲进来,“你没事吧?”

顾若水立马笑起来:“我没事啊。”

红姐皱眉看着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

“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

顾若水借着一旁金色的反光墙面一看,她额头破了一道口,嘴角破了,脖子上好几道重叠的指痕淤青,还有锁骨,手臂,乃至大腿……全是青紫的痕迹。

活像是被人虐待了。

顾若水抚摸着脖子上的伤口,忽然想起她在监狱里被人殴打的日子。

她缓缓笑起来:“霍总裁下手真狠呢……”

红姐犹豫道:“真是霍总弄的吗?我看他不像是这么残暴的人……”

顾若水笑道:“这世上啊,你想不到的事情可多了。”

她带着那一身伤口,就这么大咧咧的走出去,凡是有人问她身上的伤口怎么回事,她就直接说“霍总赏赐给我的”,甚至还笑着问别人“好看吗”,引得大家议论纷纷。

没到一天,霍总有虐待倾向,将闺中香头牌折磨得浑身伤口的事情就被传得人尽所知。

顾若水出狱后就跟着红姐,吃住都在闺中香,因为一身的伤口,红姐给她放假,让她在家里休息,也建议她少出门,少让人说霍总闲话,免得惹怒了大总裁。

可顾若水要的,就是把事情闹大。

她还故意带着一身伤口,到霍氏名下的私人医院去看淤伤。

医生问她伤口怎么来的,她就说是陪一位姓霍的客人玩的时候被他弄的。

医生表情奇怪的看了她几眼,开单子让顾若水去检查。

“若水……”医生办公室门这时被人推开,轻柔温和的声音响起。

顾若水身体无法控制的僵了僵。

面前的医生立马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喊道:“霍太太。”

来人,就是霍允琛现在的正牌妻子,顾若水的同母异父的亲妹妹,顾蔓雪。

“你出狱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她温温软软的说。

顾若水勾唇,比顾蔓雪更加柔情似水的笑着说:“我当然是想来见你的,可霍总不让啊。”

她摸着脖子上狰狞的淤痕:“我说我要来看看你,他就差点把我掐死呢。”

相关文章:

老婆爱玩骑大马游戏_男人肌肌碰到女人肌肌

女朋友高潮脚乱动/让娇妻做了一回妓女

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 师生乱合集2第一部分|诱爱

求你了太痒了给我*老师我哪里痒啊快帮帮我

他的巨大缓缓挺入|忍一点,一下就舒服了不要痛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