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从床上做到浴室的小说

2021-02-22 11:53 · 新商盟

宁婉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整个人有些酸软,眼皮犹如坠了千金重一般无法睁开。

  今天是她和卢展的恋爱纪念日,两人一起吃了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因为开心,一向不怎么喝酒的她还小酌了两杯,然后就意识渐渐涣散……

  耳边突然传来卢展熟悉的声音:“我已经安排好了,是顶层的副总统套房对吧?我马上派人把她送过去。”

  卢展在跟谁说话?宁婉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去看。

  “李总说了,只要把宁婉送上他的床,这个单子就稳给我了,这关系到我的升职,绝对不能被搞砸。”

  什么?卢展要把自己送到别人的床上?

  卢展嘴里的李总她见过,是一个五十几岁挺着啤酒肚的地中海老头子。他竟然要把自己送到一个老头子的床上,就为了自己的升职加薪?

  宁婉难以置信,两人在一起两年了,感情一直都挺稳定的,卢展平时对她也还算不错,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呵,我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在一起这么久,除了牵手别的都不让我碰一下。真当自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了?说实话,要不是她还是个处,李总还不一定能看上她这样的。”

  “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先把她送到房间去。”

  卢展挂了电话,把沙发上的宁婉放进了早就准备好的餐车里,然后交给买通好的酒店服务员送上楼。

  不得不说,卢展的安排简直天衣无缝,不会让人找到一丁点的证据。

  宁婉浑身无力地躺在狭窄的餐车里,心中满是悲凉和绝望。

  她怎么都不愿意相信,明明前一刻还在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展望未来,说好以后的恋爱纪恋日会一直陪伴对方的人,转脸却为了自己的事业和利益,下.药要把她送上别人的床!

  这就是她满心信任的男人带给她的爱情……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是她眼瞎遇上一个人渣,但却绝不能就这样被这个人渣毁了自己的人生!

  宁婉用尽全身的力气,用力地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疼痛让她的头脑变得无比清醒。

  她一直全神贯注地听着外面的声音,很快便听到叮的一声,是电梯门到了,顶楼被打开的声音。

  必须尽快找办法逃走,不然被送进房间就完蛋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酒店服务员随身携带的对讲机里传来了声音。

  “45号,总统套房急需要替换专用床单用具,十分钟后傅总会入住,你立马进去准备!”

  “45号收到。”

  机会来了!只要服务员进了房间,她就有机会逃跑了。

  宁婉全神贯注,原以为服务员会把餐车放在外面,却没想到餐车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被推进了房间里。

  这变故让宁婉有些失神,但想到这是唯一能够逃生的机会,躲进别人的房间,总好过浑身无力被送到那个老男人的床上……

  趁着服务员换东西的空隙,宁婉拼尽全力从餐车里爬了出来,并且迅速藏匿到了床底下。

  完成这一切,她脱力地躺在黑暗中,一直等到服务员收拾好一切离开房间,才终于敢大口呼吸。

  只是还没等宁婉放松下来,房间门突然被再次打开,她被吓得屏住了呼吸,然后便听见一个步履沉稳的脚步快速朝这边走了过来。

  进来的人没有开灯,宁婉瞪大了眼睛也看不清进来的是什么人,只能隐约看到一双深色的定制手工皮鞋。

  “咚咚咚”

  进来的人刚在床边坐下,门外就传开了敲门声,紧接着,传来了一个声音:“您好,客房服务。”

  宁婉瞪大了眼睛,她记得,这是那个45号服务员的声音!

  那人一定是想进来找她!

  宁婉整个人高度紧张,眼看着床边的人抬脚似乎想去开门,她用尽力气从床底爬了出来,抱住了那人的腿:“不要……去……”

  “谁?”一个低沉醇厚的男人声音从头顶传来,声音十分悦耳磁性,却又带着拒人千里外的冰冷。

  宁婉却没有那么多心思去关注这个,她抬了抬头,发现黑暗中根本看不清男人的模样,只能断断续续地开口,“求求你,帮帮我,有人要害我……”

  “我凭什么要帮你?”男人弯下身,一只手钳住宁婉的下巴,出口的声音冰冷无比。

  因为男人的靠近,一股浓烈的男人气息迎面笼罩而来,带着清冽的古龙水香味,让宁婉一时间有些迷蒙。

  从胸膛中升起了一股燥热,而后蔓延到了全身,就连脸颊都发烫起来。

  宁婉突然意识到,卢展给自己下的不仅仅是迷.药,还有那种药!

  她羞愤难当,想要挣脱开男人的手,可下巴处和男人手指相触的地方传来的清凉感却舒服的让她有些舍不得,甚至下意识地用脸蹭了蹭对方。

  傅霆眯起了眼睛,他虽然看不清地上女孩的脸,但却能清楚感觉到,地上女孩那如剥壳鸡蛋般的脸颊在自己手上蹭着,平白蹭得他小腹起了一阵邪火。

  这是黄总送过来的?竟然还玩这种老套的欲擒故纵的把戏……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嗯?”男人低沉的声音透露出些许喑哑。

  “我在……求你……啊!”

  “救我”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宁婉整个人被傅霆环抱了起来,扔在柔软无比的大床上。

  “记得,是你求我要你。”

  男人的声音犹如带着魔力一般,将宁婉最后一丝清明掳走,而后霸道无比地倾身压了下去。

  宁婉被淅淅沥沥的水声吵醒,只觉得浑身酸痛,整个人都犹如被车碾过一般。

  浴室里传来洗澡的声音,宁婉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整个人慌乱无比的从床上起来,摸索着穿好衣服,一刻都不想再多待地匆匆离开了房间。

  此时天已经微微亮了,她打车回到宁家别墅,却没想到一家人竟然都等在了客厅。

  “天呐,姐姐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还这么衣衫不整的,你知不知道昨天卢展找了你一晚上?”宁瑜表情夸张,调子喊的很高,很明显就是想要把事情闹大。

  宁天昊一双眼睛里装满了怒火:“你妹妹说你在外面跟乱七八糟的人鬼混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这么不自爱!简直丢尽了我宁家的脸面!”

  “宁婉你也是,跟卢展在一起好好的,非要去外面乱玩。你不顾及自己的名声,也想想家里啊。”一边的继母方云跟着火上浇油。

原来如此。

  宁婉看着眼前这一幕,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这明显就是宁瑜和卢展一起设计好的!

  一个是相爱了两年的男朋友,一个是一直以来都在她面前扮姐妹情深的继妹。宁婉甚至都不知道他们两是怎么勾.搭在一起的。

  他们一个把她送上老男人的床,另一个则打算毁掉她的名声!

  而她的亲生父亲,却不分青红皂白地直接定了她的罪。

  都说有后妈就有后爸,她早就应该看清楚了不是吗?

  自从母亲去世,父亲几年前把方云娶进了门,她在这个家里就更像是一个外人一般,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而自己则成为了无形中被排挤的对象。

  她不愿意去争什么,只想完成学业过好自己的日子,却没想到,自己的男朋友竟然和宁瑜勾搭在一起要毁了她一生!

  宁瑜被宁婉洞察的目光看着,后背不由得有些发毛。难道宁婉这个蠢货已经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了?

  不过很快她又放松下来,就算被发现了又怎么样?一切已成定局,宁婉这样的蠢货注定只能成为她的手下败将,任她随意搓揉捏扁!

  宁婉自以为卢展是她的真命天子,结果还不是被她随便勾.引诱惑一下就背叛了对方?

  想到这里,宁瑜心中十分得意,继续火上浇油:“姐姐,你干嘛这样看着我们?你别生气,爸爸妈妈也是为了你好,你这样不明不白地在外面玩,被卢展知道了肯定要跟你分手的啊,到时候外面说不定要怎么传你呢。”

  果然,宁天昊被宁瑜这么一说,明显更加生气了,“你还有脸生气?我们宁家的脸面都被你给丢光了!”

  此时的宁婉浑身酸痛,又渴又累,根本没有精神跟他们争辩,“不管你们信不信,我都没有在外面鬼混,我现在很累,爸爸,等我休息好了再跟你解释好吗?”

  宁天昊见宁婉非但不认错,还狡辩推脱,一时怒火攻心,“你还想去休息?我宁家没有你这样的逆子,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好,我滚。”宁婉离开前深深地看了一眼宁天昊,拖着精疲力尽的身子离开了这个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的家。

  四年后,华国国际机场。

  一个头扎马尾,身穿纯白体恤配白色牛仔裤的女孩推着行李架从出机口走出,脸上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她大半张脸。

  “宁小婉!你是不是忘了些什么!”一个稚嫩的童声从后面传来。

  被叫住的女孩一拍头,赶紧停下了步子,回头补救道:“我的记性哪有这么差?我就是把自己丢了,也不会丢了我的宝贝修啊。”

  只见一名三、四岁左右的小男孩,身穿牛仔背带裤,身后背着一个蓝色帆布包,小小的人儿五官精致可爱,犹如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小人儿撇了撇嘴,似乎并不相信她的话。

  宁婉将脸上的眼镜拿下,一张清丽绝美的脸上满是无奈,“还有,宁小修,你再直呼妈妈的名字,妈妈真的会生气的。”

  宁修禹白白嫩嫩的包子脸上很是严肃,斩钉截铁地摇头拒绝:“青青宝贝说,回了国就不能再叫你妈妈了,这样会影响你寻找第二春的。”

  宁婉嘴角微微抽了抽,也就只有安青那个不靠谱的能给一个三岁大的孩子灌输这种乱七八糟的思想了。

  毕竟一个二十几岁的老阿姨,还好意思让自己的儿子叫她青青宝贝,这操作就已经够没节操了。

  她蹲下身子,跟小小的宁修禹保持平视,语气温柔耐心,满是循循善诱:“宝贝修,妈妈不需要找什么第二春,妈妈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很幸福了。”

  四年前她被卢展和宁瑜设计,被赶出家门之后却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

  她连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不是没有想过打掉,但医生却告知她子宫壁过薄,如果做了人流,可能再也怀不上孩子……

  刚好当时学校有去国外交换生的名额,她申请之后瞒着所有人出了国,而后休学一年生下了眼前这个宝贝。

  如果不是她的学位必须要完成国内学校的毕业考才能拿到,可能她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到华国。

  容颜清丽绝美的女孩蹲下身子,和五官精致犹如漫画娃娃一般的男童对视。这个画面美好的让周围人来人往的人们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甚至有随身带着单反的人下意识拍下了这一幕。

  看着眼前好像一下子就长成了一个大小孩的儿子,宁婉的眼中满是来自母亲的温柔慈爱。

  “可是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不想着找个人嫁了怎么行?我以后可是要娶媳妇的,你要是把全部的心思全放在我身上,会让我和我以后的老婆压力很大的,而且我肯定要被别人说是妈宝男的。”

  “你也不想以后变成一个讨人嫌的老太婆的,对吧?”宁修禹说完一大堆,最后一脸认真地来了个总结,“总而言之,给你找老公是我和青青宝贝一起商量好了的,宁小婉你就不要再挣扎了。”

  宁婉:emmmmmm?

  脸上的笑生生僵住,宁婉翻了个白眼站起了身,觉得自己真是糊涂了才对着自家倒霉儿子上演什么母子情深。

  在一个三岁就能捧着一本时间简史研读的天才儿童面前,她刚刚的操作简直就是在秀智商下限。

  出了机场,宁修禹看着外面车来车往,歪头一脸疑惑,“青青宝贝不是说会有帅气的小哥哥来接机吗?怎么没看见人啊?”

  宁婉也有些奇怪,掏出手机刚开机,就收到了安白发过来的好几条短信。

  ——抱歉婉婉,我临时有台手术必须赶回去,你先带着小修回家去行吗?

  ——我让司机在机场外接你们回去,晚点回来亲自给你们赔罪。

  ——这是司机的电话,你下飞机记得打给他。

  宁婉回了一句没事之后,便给司机打了个电话,告知对方自己所在的出口。

  刚挂了电话,站在一边的宁修禹突然蹿的一下站到了她的身后,糯软的童音里带了一丝惊恐:“妈咪,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宁婉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宁修禹的话是什么意思。

  之前一直忙着处理回国前的事情,竟然把大姨妈这么重要的日子给忘了。

  她一把拿过宁修禹背在身后的帆布书包挡在自己的屁.股后面,把手机递给宁修禹嘱咐他在原地等司机,推着行李箱就去找厕所了。

  宁修禹看着仓皇离开的宁婉,白嫩的包子脸上眉头紧皱:“哎,这个不靠谱的妈咪,真是少操心一点儿都不行!”

  就在宁修禹在暗自腹诽自家妈咪太不靠谱的时候,一辆黑色宾利缓缓停在了他面前。

  他眼睛一亮,难道这就是来接人的帅哥哥?

  宾利的后门被打开,一名身材修长高大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男人面容冷峻无比,一双眼睛深邃犹如大海一般,俊美无俦的五官犹如造物主最完美的杰作,完美得没有丝毫的瑕疵。

  宁修禹粉嫩的小嘴微微张开,一双大眼睛里装满了惊艳,这个小哥哥未必也太帅了一点吧?

  而且……看起来,好像还有点眼熟?

  宁修禹没想太多,上前来到男人的面前,仰头问道:“小哥哥,你是来接我和宁小婉的吗?”

  傅霆被拦住了去路,英挺的眉有些不耐烦地皱起。

  他低下头,却在看见小包子的脸时瞳孔微微一缩。

  这个小孩,为何会跟他长得这么相像?

  或者准确一点来说,眼前的这个小男孩,简直跟幼时的他长得一模一样。

  因此,傅霆顿了顿才开口:“你是谁?”

宁修禹见傅霆周身气质冰冷,原本扬起的笑脸收了收,端出了平常在外人面前严肃的高冷范,面无表情道:“你好,我叫宁修禹。”

  自我介绍完,他眸子亮晶晶地盯着面前帅的惨绝人寰的男人:“你是来接我们的司机吗?”

  “你觉得,我长得像司机吗?”傅霆的声音很冷,再加上周身独属于上位者的强大气势,让一般人几乎都不敢靠近。

  平常就是年长于他许多的人在他面前都不敢造次,但面前这个小男孩却好像根本感受不到这一点,目光坦然无比,没有丝毫的害怕。

  这不由得让傅霆升起了一丝兴趣。

  他不是个喜欢小孩的人,但是此刻却觉得面前的宁修禹有些可爱,让他不由自主想要亲近。

  宁修禹歪了歪头打量了一番傅霆,很是实诚地摇了摇头:“你长得这么好看又这么有气质,一点儿也不像司机……”

  说着,他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是司机马上就要到了。

  宁修禹这才知道自己搞错了,连忙跟傅霆道歉,“对不起啊帅哥哥,我还以为你是来接我的呢,接我的人已经到了,我先走了,拜拜~~”

  小小的身子蹬蹬地跑了两步之后,又转身回来对着傅霆微微鞠躬,“抱歉,耽误了你的时间。”

  而后,才又转身小跑着上了一辆白色的路虎车。

  看着宁修禹上了车,傅霆的眼睛微眯,其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利芒。

  一个不过三四岁的小孩,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刚巧碰上了来机场接人的他。

  更主要的是,这个小孩还长得有九分跟他相似,傅霆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给我查一下那个小孩是谁家的。”扔下这么一句话,傅霆才步履沉稳地走进了机场。

  宁婉在洗手间换好了裤子,正准备出去,就听见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

  “妈,我刚下飞机,现在正在洗手间补妆呢。傅霆说好了会来接我……”

  虽然四年没见,但宁婉还是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宁瑜的声音。

  洗手台前,宁瑜一边涂着口红,一边跟耳机那边的方云说着话,“妈,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不管四年前发生了什么,既然傅霆已经认定了那个人是我,那就只有我才是未来的傅夫人,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

  “好了好了,傅霆不喜欢等人,我得赶紧出去了,先挂了。”宁瑜匆匆地说完,紧接着就是高跟鞋远走的声音。

  确定了宁瑜已经离开,宁婉才推开隔间的门出来。

  她没有想到,她会在刚回国的时候就碰到宁婉。

  四年前她被卢展和宁瑜合伙陷害,还不得已失身于一个根本不认识的男人,说不恨是不可能的。

  可是有了宝贝修之后,她现在一心只想带着宝贝修一起好好生活,让他健康快乐地长大就是她唯一的心愿了。

  从前的事情她可以不去计较,只要以后他们不要再来招惹她就好。

  宁婉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准备离开,却正好撞见了去而复返的宁瑜。

  宁瑜原本是回来拿自己忘在洗手台上的手包,却没想到竟然见到了消失了四年的宁婉。

  “宁婉!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跟踪我?”宁瑜眼中装满了惊讶,原本娇柔的声音竟然有些破音。

  宁婉皱了皱眉,冷声道:“你这话说得真是好笑,难不成华国国际机场是你家开的?谁来这里都是跟踪你?”

  “宁婉,你少给我装蒜了,你不是早就出国去了?怎么?国外待不下去了?”宁瑜眼中满是鄙夷,“我告诉你,别想着再回家,爸爸早就已经当没有你这么一个丢人现眼的女儿了!”

  宁瑜一字一句都像刀子一样刺进宁婉的心里,鲜血淋漓。

  在母亲没有去世之前,宁天昊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爸爸。他和妈妈一样都很宠爱宁婉,两父女的关系很好很亲密。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跟宁天昊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爸爸再也不会慈爱地对她笑,也从来不关心她的学习和生活。

  逐渐的,原本属于她的宠爱全都转移到了宁瑜的身上,甚至四年前她从家里离开,爸爸都没有联系寻找过她……

  明明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不是吗?为什么心里还是会犹如针扎一般细密地痛呢?

  看着宁婉明显有些变白的面色,宁瑜心中很是得意,果然,宁婉这个蠢货四年了还是没有丝毫的长进,注定了只能被她踩在脚下!

相关文章:

刮弄奶尖儿 器大_好热啊 别好烫h

下贱的精便器:被老头摸上面亲下面

男主特别腹黑的小说,男主腹黑的小说古代,微型小说也腹黑

小说推荐【婚途漫漫情似海】无删节全文全集

男生一直硬着对身体不好&我的第一次给黑人做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