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神级狂兵全集列表/透视神级狂兵完本TXT

2021-02-22 11:13 · 新商盟

没有工作!没有任何专长!就是一不学无术的软饭男!

这是江月蓝对陆山河做出的终极评估。

我到底造过什么孽,怎么摊上这么个主儿啊……

坚决不能跟这种人在一起!

可是面对父亲的压力,她还不能说分手就分手。

终于她咬了咬牙,下了重大决定:“咱们虽然名义上是男女朋友,但实际上并不属于彼此!以后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互不干涉私生活!你可以去追求别的女人,如果我遇到心仪的男人,也可以追求自己的爱情!”

“你这是想绿我吗?”

“呵!你要是怕被绿,就主动和我分手好了。”

“想得美,难得找到一个不干涉我私生活的老婆,想想以后可以随便去浪,我做梦都会笑醒的,哈哈哈!”

“混蛋!不要脸!”

江月蓝气的就快抓狂了,遇到这种极品,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生活还得继续,冷战下去也不是办法,不能给自己找不痛快呀。

她揉着眉心,叹了口气说道:“回头你去我公司上班吧,做我的司机得了,这样你能跟我多学习一些业务方面的东西。”

毕竟以后要在一段时间内和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江月蓝觉得,就算为了自己不那么郁闷,也有必要带带这小子,提高他的素质。

她又看了看手表,说道:“今晚有一场聚餐,你以司机的身份,陪我去参加。”

“哪方面的聚会?”

“就是江城市富家子们举行的一场宴会,去的全是青年才俊,我觉得有必要跟他们交流一下,这样有利于公司以后的发展。”

“行啊,有钱人的聚会,一定有很多好吃的,必须去吃个够!”陆山河露出十分嘴馋的表情。

江月蓝心里又是一阵抓狂。

这个不成器的家伙!人家要带你去见世面!你却只想到了吃!

吃死你个王八蛋!

由陆山河开车,载着江月蓝来到一处私人别墅。

这里便是聚会的场所。

刚走进聚会大厅,江月蓝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就在她的面前,摆着一个心形的玫瑰花阵。

花阵的中间,站着一名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

男子一身的贵气,神态绅士自若,嘴角挂着迷人的浅笑,手中捏着一束玫瑰,深情告白:

“月蓝!这朵玫瑰,是我从地上一万朵里面挑出来的!这代表你在我心目中,是万里挑一的!接受我吧!”

花的海洋,帅气多金的男人,深情款款的表白。

大多数女孩子面对这种告白,肯定会心如小鹿。

然而江月蓝却升起强烈的反感。

她听说过这个家伙的劣迹,对方名叫赵鑫铭,是当地的大企业赵氏集团的少东家。

是个出了名的衣冠禽兽,仗着自己的身份,不知玩弄过多少女性,玩儿完了就甩。

如果把人搞怀孕了,还专门安排人去迫害怀孕的女子,让其流产。

这些恶劣的行径,圈内人皆知。

但由于赵鑫铭出身高贵,周围的阔少们不但没人批评他,还全都和他走的很近。

这不,赵鑫铭刚刚示爱,立即有人配合:

“江大小姐,赵少对你用心良苦,赶快接受他吧!”

“多少女人想向赵少投怀送抱,他都不会多看一眼,难得赵少对你有意思,赶快同意吧!”

“错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儿了!”

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大厅里响起了十分高端上档次的舒伯特小夜曲。

“月蓝,我可以与你在夜曲下共舞吗?”赵鑫铭伸出右手,十分绅士的说道。

为了这次表白,他可是煞费苦心,相信在这等气氛烘托之下,江月蓝一定会感动的接受自己。

“不是聚餐吗?怎么变成舞会了?这让我怎么蹭饭啊。”陆山河突然说话了。

浪漫的氛围,瞬间被打破。

赵鑫铭见着陆山河穿着一身地摊货,一直没把他放在眼里,不屑的扫了他一眼,就看向江月蓝:“月蓝,这小子是谁?”

江月蓝深吸一口气,一把挽住了陆山河的胳膊,“他是我男朋友!”

虽然她反感陆山河,但她更反感赵鑫铭,情急之下,便拉陆山河来当挡箭牌了。

整个现场的氛围,都为之一滞。

“月蓝,我看这小子就是被你拉来做挡箭牌的!我才不相信你会看上他!”赵鑫铭说道。

“你不信?我给你证明一下好了。”

陆山河突然双手扶住江月蓝的脸颊,对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重重的吻了上去。

全场目瞪口呆,惊爆了一地的眼球。

人们集体安静,又瞬间爆发出一阵不可思议的呼声。

江月蓝大脑一片空白,初吻!我的初吻啊!

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如此的亲密接触,一阵从未有过的酥麻感袭上心头。

整个人仿佛被电流电到,浑身瘫软无力,甚至有种想要抬手搂住陆山河后背的冲动。

过了好一会儿,江月蓝才如梦初醒,紧忙推开了陆山河。

毕竟是为了向赵鑫铭证明她名花有主了,江月蓝只是幽怨的瞪了陆山河一眼,没有说什么。

“这下相信我们的关系了吧。”陆山河冲着赵鑫铭说道。

看着自己追求不到的女人被别人亲了,赵鑫铭火气很大,不过在自己心仪的女人面前,他还是得表现的大度一些。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还是晚了一步啊!”赵鑫铭把玫瑰花轻轻放在地上,“为我刚才的唐突,向你道歉。”

“没关系。”江月蓝出于礼貌,微笑着摇摇头。

然后她拉着陆山河,冲着她所认识的公子小姐们做着介绍。

赵鑫铭来到了一名浓妆艳抹的女人面前,冲她说了几句悄悄话。

那女人点点头,走到江月蓝近前,“月蓝啊,你是做化妆品生意的,我朋友正好从法兰西寄过来一盒美白护肤品,你帮我鉴定一下是不是真品吧,就在楼上呢。”

江月蓝与这个女人并没太多交情,只是见面问个好的简单关系,但是见对方这么热情,也不好意思拒绝。

“山河,你在楼下等会,我去去就来。”江月蓝道。

“好的!”陆山河点点头。

“姐妹们!都一起过来体验一下我的新护肤品吧!”

浓妆艳抹的那个女人又招呼其他女士们,一同上了楼。

楼下,剩下了清一色的男士们。

赵鑫铭的嘴角挂起一抹阴狠的邪笑,心道:女人们都上楼了,这下可以好好修理你了,敢跟我抢女人,找死!

其他少爷们也都立刻会意,不怀好意的看向了陆山河。

赵鑫铭来到陆山河近前,笑道:“江月蓝可是江城商界第一美女,你能成为她的男朋友,一定很有身份了?”

“是的,我的身份是一名司机。”陆山河笑道。

江月蓝说过要让他做自己的司机,陆山河也算是有职位的人了。

“噗嗤!!”

周围的公子哥们全都被逗乐了。

赵鑫铭却十分不悦,想他堂堂赵家的大少爷,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司机抢了女人,让他窝火的不得了。

“你一个小小的司机,也配跟月蓝在一起?真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赵鑫铭怒道。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做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一个破司机,就该做司机应该做的事情,老老实实开你的车!”

“我看这小子还没认清自己几斤几两,应该撒泡尿照照自己才对!”

“土包子,乖乖的做你的癞蛤蟆,别想着吃天鹅肉了!”

这些公子哥儿挂着轻蔑的笑容嘲讽,毫不掩饰对陆山河的鄙视。

赵鑫铭挂起一丝狞笑,“小司机,我警告你,马上离开江月蓝,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吃,只要我想整你,整个江城市都没有你的立足之地,连你的家人都会遭殃!”

陆山河微微抬眼,冷冷的看向赵鑫铭,双目之中杀气升腾。

他不介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也不介意任何人找他的麻烦。

但是,绝不容许任何人威胁他的家人!

对视陆山河一眼,赵鑫铭不由得心头颤了一下,但转念一想,又不屑起来,对方只是个开车的,没权没势的,又能把他怎么样,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

“看你的样子,想动手不成?”赵鑫铭道。

“是的,趁我还没动手,你最好向我道歉。”

陆山河声音平淡,眼中的寒光却愈发凛冽。

赵鑫铭先是一怔,转而哈哈大笑。

围圈的人也全都哄笑起来。

没人相信一个做司机的,敢把大家族的未来继承人怎么样。

“一个穷酸吊丝,还敢威胁本少爷?你他妈的……”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断了赵鑫铭的说辞。

所有笑声戛然而止。

赵鑫铭在吃了一巴掌之后,直接扑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刚刚出手的陆山河。

他们的笑容来不及收回去,全都僵在脸上,尴尬至极。

赵鑫铭堂堂的赵家大少,竟然被一个司机扇了脸,让他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没被抽的半边脸也红了。

“你敢打我!”赵鑫铭捂着脸咬牙瞪眼。

“敢打赵少!活腻味了!”

一名和赵鑫铭关系不错,身形很壮的公子哥儿窜向了陆山河。

陆山河一脚后发先至,踹在对方的肚子上,那名公子哥顿时上不来气,叫的叫不出来,跌出去之后,就呈大虾状,捂着肚子艰难的呼吸。

“混蛋,一个开车的而已,都敢这么嚣张!”

“大伙一块上,废了这混蛋!”

“就是,这混蛋没钱没背景的,就算弄残他,咱们都不会有事!”

在场的男士们全都摩拳擦掌,恨不得上去把他撕了。

“想动手就放马过来,别跟个娘们儿似的只知道哔哔!”

砰!!

话音刚落,他就腾起一脚,正好踹在赵鑫铭没被抽的那半边脸上。

“嗷嚎嚎!!”

赵鑫铭发出一通惨叫,整个人跌飞出去,脸上留下一个黑红的大鞋印,半跪在地上咳出一口血水,顺带吐出三颗断牙。

人们的叫嚣之声戛然而止。

“混蛋!就算你能打,但你别忘了,你的女朋友还在楼上!要是真打起来了,你顾得上她吗?”

一名自以为很聪明男青年说道,他感觉自己找到了制敌的战术,得意的邪魅而笑。

“你竟然用我未婚妻来威胁我?你敢动动她试试!”

陆山河蓦地看向那名男青年,一股摄人的威压之气席卷而至。

那男青年不由得的打了个寒颤。

就在他愣神的空挡,陆山河瞬间窜到了他近前,一把採住他的头发,另一只手狠狠的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响,那男青年飞扑出去,直接倒地晕掉,被採的那撮头发,尽数留在了陆山河的手里。

现场传来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

这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们,平常也就在老实人面前装装逼,见到陆山河这般狠辣,全都被震慑的不敢多言了。

“我还是那句话,谁想动手,就放马过来!不敢上手,就在那儿当缩头乌龟!”

“江月蓝是我未婚妻,谁敢伤害她,老子不管他是谁,直接弄死!”

说话的时候,陆山河的目光如刀如剑,冷冷的扫视全场。

阔少们或侧头或低头,不敢正视他的眼睛。

凝固压抑的气氛,让不少人额头渗出冷汗。

“一群软蛋怂货。”

陆山河挂起让人胆寒的冷笑。

公子哥们被骂成软蛋,十分憋闷和羞臊,但他们确实全被吓成了软蛋,不敢反驳。

陆山河坐在了一张桌前,起开一瓶啤酒,就着桌上丰盛的饭菜喝了起来。

这才是他来这儿的真正目的——蹭饭。

赵鑫铭的脸肿如猪头,不好意思在这儿现眼了,躲在了一个单间当中,拿手机拨了个电话,说道:“刀疤,我被人打了,你带人,从半路把他截住……”

说话的时候,他嘴角不停的抽搐,双目中凶光毕露。

没多久,江月蓝和其他女士们,全都下了楼。

此时楼下的不愉快已经过去,也没让江月蓝感觉到不对劲。

“别只顾吃喝!”江月蓝拍了陆山河一下,“还没给你介绍完我的朋友!”

之前介绍的时候,其他人都只是为了给江月蓝面子,才会多看陆山河一眼。

这一次介绍的时候,那些公子少爷们,可全都小心翼翼,恭恭敬敬的与陆山河问好了。

江月蓝不明就里,吃饭的时候,悄悄冲陆山河说道:“想不到你还挺受欢迎嘛。”

陆山河哈哈一笑,“那是,向我这样优秀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像黑夜中的萤火虫那样鲜明,那样出众的。”

“切!”江月蓝白他一眼,看了看周围,“奇怪,赵鑫铭怎么没在这儿?”

“哦,可能是追求你不成,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待在这儿了吧。”

这个理由江月蓝不觉得违和,点了点头。

饭局结束之后,江月蓝正要离开,陆山河一把将她拉住了。

他看了看地上,先前赵鑫铭摆好的玫瑰花阵,说道:

“现在有灯光,有音乐,地上还有花瓣,这么浪漫的环境,咱们跳支舞吧,不过这个舞曲档次不够,咱换一首高级的!”

紧接着,陆山河来到了音响前,关掉著名的舒伯特小夜曲,找到一首“最炫民族风”播放起来。

听着这首接地气的神曲,周围这些自诩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公子哥儿们,有种被拉低身份的感觉,纷纷一阵脸热。

可是想起刚才陆山河凶残的样子,他们哪儿敢表示丝毫的不满?

陆山河则大摇大摆的把江月蓝拽进了玫瑰花阵当中。

江月蓝有些郁闷,不过看在今天陆山河为她解围的份儿上,耐着性子跟他跳了起来。

她身材曼妙,配上穿着束身的黑色套裙,随便跳两下舞蹈,都引得周围不少牲口垂涎不已,可是想到陆山河刚才的凶狠,他们全都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敬。

躲在单间里的赵鑫铭,把房间拉开一条缝,看着自己心仪的女神和陆山河踩着自己铺的玫瑰花阵跳舞,气的脸都绿了。

陆山河根本不懂舞蹈,就是胡乱蹦跶,冲着大伙喊道:“掌声在哪里!?”

那些阔少们全被他刚才的气势给吓到了,纷纷不情愿的抬手鼓掌。

一曲终了,陆山河伸了个懒腰,拉住江月蓝的手,“不早了,我要跟我老婆回去睡觉了,你们继续嗨吧!”

“谁跟你睡觉!”江月蓝狠狠掐了他一下。

在小房间里偷看的赵鑫铭又是一阵窝火,自己被抽了一顿不说,心仪的女神还要被人家睡,气的他恨不得吐血三升。

陆山河拉着江月蓝离开了。

那些阔少们才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全都围在了赵鑫铭身边。

“赵少,你没事吧!那个混蛋实在太过分了!”

“是啊,不能放过他!”

赵鑫铭咬了咬牙,恶狠狠道:“我已经安排人半路拦截他们了!”

周围人闻言,心里全都升起即将报仇的快感。

再说陆山河,正开车拉着江月蓝,行走在回家的路上。

拐过一道弯路的时候,注意到一辆加长版的商务车横在前面的路口。

商务车中,一名脸上留有刀疤的男子吐了口烟圈,说道:

“就是这辆车!都别着急出去,不然把他们吓跑了,等他们车停在跟前,再下车动手!”

“是!刀疤哥!”车中的六名大汉齐声应答,不约而同的攥紧了手中的钢管。

这些家伙,正是赵鑫铭的打电话叫来,半路拦截陆山河的混混们。

这条道路本来就不宽,有车横在路上,其他车根本就过不去。

“开慢点儿吧,前面有车。”江月蓝道。

陆山河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谁没事儿闲的会横着停车?

他眼中锋芒一闪,透视能力瞬间开启,直接看穿前面车身,车里的状况尽收眼底。

他这个透视能力,来的很是凑巧。

小时候在深山里进行修炼的时候,正好是下雨天,一道闪电劈在了他身上。

当时他的内劲正好因为修炼在体内运转,与电流融合在一起,不受控制在他体内冲击,激发了他某些先天潜能,便有了透视的能力。

这是他师父的分析。

陆山河见到车里有一众手持武器的混混,顿时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猛地一脚油门轰了下去。

玛莎拉蒂瞬间提速,如同炮弹一般,照着前面的商务车撞去……

江月蓝因为惯性,一头撞在了靠背上,“你疯了呀!啊!!”

嗡嗡!!

陆山河再次加重油门,发动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强烈,汽车速度越来越快。

“卧草!他们怎么提速了!?”

商务车中的混混们全都不淡定了。

他们的车横向挡在路中间,如果对方的车直冲过来,死伤更严重的绝壁是他们!

车上有七个人,在被撞到之前,根本没办法全部逃出车里。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刀疤脸,狠狠扇了司机一个耳刮子,“快开车让路!妈的!”

嗡!!

商务车发动起来,径直冲向了前面的马路沟里……

刀疤脸等人随着车一同翻滚下去,在车中连滚带撞,“嗷嗷”叫唤着。

就在他们滚落的时候,江月蓝的车卷起一阵沙尘,飞驰而去。

“你疯了你!”江月蓝愤怒的锤着陆山河。

陆山河把车停了下来,“你回头看看,就知道我是不是疯了。”

江月蓝微微皱眉,看向后视镜。

正见着一群手持钢管的混混,从马路沟窜出来,冲向这边儿。

“啊!有贼!快开车呀!快快!”江月蓝不停的敲打陆山河的肩膀。

陆山河又一脚油门踩下,汽车扬尘而去。

刀疤脸等人冲到了近前,吃了一嘴的汽车尾气,又蹦着粑粑叫骂起来。

在玛莎拉蒂开出去将近五百米的时候,陆山河又把车停了下来,“你等我会儿,我去大便。”

“就不能憋会儿吗?那些贼追过来了咋办?”江月蓝还有些紧张,不想停车。

“这么远了,他们追不过来了,你要是不让我去,我就在你车上拉了啊。”

“恶心!快点儿解决!”

陆山河下车,往路边的树丛走去,走了几步回头笑道:“你可不要偷看。”

“我没那么无聊!”江月蓝羞怒道。

此时天已经全黑了,她一个人在车上有些害怕,于是又喊道:“别走太远啊!”

“不让我走远,是为了偷看方便吗?”

“你……不可理喻!”

江月蓝咬咬牙,狠狠的别过头去。

再说刀疤脸一拨人,正看着马路沟里四脚朝天的商务车捶胸顿足。

一辆跑车开过来停下了。

赵鑫铭从车上下来,小跑到了刀疤脸面前,“搞定了没有?”

他被抽的十分郁闷,很想亲自看看陆山河被修理的惨样,便开车过来了。

刀疤脸摸着刚在车里被撞出血的鼻子,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讲述了一遍。

赵鑫铭气的呲牙咧嘴,“妈的!这次算他走运,下次有机会,我非弄死他不可!”

“用不着下次了。”一个声音传来。

赵鑫铭等人被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回身看去。

正见着陆山河两手抄着裤兜,不慌不忙的走了进来。

这混蛋明明逃掉了!竟然又返了回来!

赵鑫铭、刀疤脸等人全都有些发懵。

就连江月蓝都不可能想到,陆山河并不是去方便了,而是返回来杀了一个回马枪!

相关文章:

我被十几个男人一起_扒开粉嫩的小缝

《一夜娇宠总裁大人请关灯》(首发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完整版《重生之神豪奶爸》&(全文在线阅读)

看见男的搭小帐篷就想坐/洛灵犀不要了

将军崖岩画 中国最古老的岩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