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yin荡的高中女1&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2021-02-22 13:42 · 新商盟

2009年,桐城,霍家故宅。

夜深,大宅内寂静无声,慕浅小心拉开房门,轻手轻脚地下楼走进厨房。

晚饭时霍柏年和霍太太程曼殊又吵架了,一屋子的霍家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更不用说她这个寄养在此的小孤女。慕浅只能躲进自己的房间,连晚饭也没有吃。可是半夜这会儿实在是饿得不行了,到底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慕浅没能扛住饿。

打开冰箱,慕浅只找到两片白吐司,聊胜于无。

窗外忽然有强灯闪过,有人驾车回家。

慕浅熟练地躲在厨房门后,一面咀嚼吐司一面聆听动静。

大厅门被推开,有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慕浅听着声音数步伐,数到三十下的时候从厨房内探出头去。

月色正浓,皎白清冷,落在屋内如满室清霜。

男人踏霜而行,身似柏杨,修长挺拔,那抹清霜落在平阔的肩头,浑然融入,再无一丝痕迹可寻。

慕浅看了片刻,缩回脑袋,心满意足地继续啃吐司。

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没见到他,慕浅原本以为今天也不会见到了,没想到他却回来了。

她藏起心底的那丝雀跃,默默吃完最后一口面包,拍了拍手,听外头没有了动静,便拉开门走出去。

刚出厨房,一抬头,慕浅便僵在那里。

蜿蜒的楼梯中段,脱了西服外套的霍靳西正倚在扶栏上抽烟,姿势随意而放松,再不是平日一丝不苟的凌厉模样。一室清辉,落在他纯白的衬衣上,晕出淡淡光圈,朦胧了身形,似幻似真。

慕浅站在厨房门口,犹如一只受惊的小鹿。

霍靳西朝她的方向转了转脸。

朦胧的月光勾勒出他精致立体的脸部线条,清隽的眉目却隐于暗处。

他似乎正在看着她,又或者……是在等着她。

慕浅一时间有些无措,光洁瘦弱的手臂不自觉放到了身后,紧张地捏了捏自己的手,随后才走上楼梯。

走到霍靳西面前,慕浅抬头,这才看清楚他的眉眼。

他果然是在看着她,眼中薄有趣味,嘴角似乎有笑,却并不明显。

“晚上没吃饱?”他问。

“嗯。”

霍靳西看着她单薄瘦削的肩头。

“那现在呢?”

“吃了两片吐司,饱了。”慕浅如实回答。

霍靳西继续抽烟,指间那点猩红明灭,映出他嘴角淡笑。

“真好养活。”他说。

慕浅也不知道这句是好话还是坏话,抬眸看向他。

霍靳西却只是看着她,眸色深深,不再说话。

慕浅渐渐开始有些不自在,收回视线转身准备上楼,谁知道却一脚踩空,头重脚轻地往前栽去!

霍靳西眼明手快,丢掉手中的烟头,伸出右手来捞住了她。

掌心之中却是始料未及的一片柔软。

慕浅僵住,霍靳西一时竟也没有动作。

全身血液冲上头顶的瞬间慕浅才回过神来,那一瞬间,她脑海中转过千百个想法,大脑和内心明明都处于极度混乱的状态,身体却奇迹般地镇定下来。

她没有闪躲,没有回避,只是转头,迎上了霍靳西的视线。

慕浅生着一双鹿眼,明眸清澈,月光之下,眸中似有光。

那丝光,分明为他而生。

霍靳西凝眸。

那一年,她17岁,他25岁。

霍靳西第一次意识到,那个10岁来到霍家的小姑娘,长大了。

一年后。

2010年5月,慕浅18岁,即将迎来高考。

微风穿林而过,浅色的窗帘随风而动,慕浅趴在书桌上,数着手表上一圈圈转动的指针。

阴历十五,霍家约定俗成的家宴日,霍家的人应该都会到。

慕浅心里期待着,却又不敢太过于期待。

近一年来,霍靳西似乎越来越忙,常常两三个星期不回家。

慕浅从一年前保留了夜晚加餐的习惯,却很少再在深夜见到他。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一个多月前。

分针转过三圈,一辆黑色车子驶入了霍家大门。

慕浅一下子站起身来,看着那辆车子由远及近,停在庭前。

一分钟后,霍靳西推门下车。

慕浅转身走向房间外,来到楼梯口,她停住脚步,低头看了看自己全身,深吸一口气,这才往下走去。

她的身影出现在楼梯上时,霍靳西正好推门而入。

客厅里人不少,霍夫人程曼殊和两个姑姑坐在沙发里聊天,两个姑父和三叔四叔坐在一起品红酒,几个年纪小的弟弟妹妹在电视机前玩着新出的体感游戏……一片闹腾之中,霍靳西一眼就看到了楼梯上站着的慕浅。

十八岁的第一天,慕浅第一次尝试红色的裙子。

五月的天气尚有些微凉,无袖的裙子裙摆只到膝盖上方,胸口也开得有些低,却完美勾勒出一个成年女子应有的曲线起伏。浓郁而热烈的色彩,衬得她肌肤雪白,眉目间却愈发光彩照人。

慕浅从小模样便生得极好,进入青春期后愈发眉目分明,容光艳丽,所幸那双鹿眼干净澄澈,洗尽魅惑之气。

这样的容貌,原就该配最浓烈饱满的色彩,所以她穿红色,很好看。

慕浅明知道这样穿着会让这屋子里很多人不高兴,却还是任性了一回。

成年的第一天,她想做最好的自己,只为讨一人之欢喜。

霍靳西看着她,目光深邃沉静。

慕浅迎着他的目光,踩着自己的心跳缓缓走下楼梯。

霍靳西却依旧站在门口,在慕浅走下最后一级台阶时,霍靳西收回视线,转头看向了门外,伸出了手。

下一刻,他牵着一个女孩的手走了进来。

“我女朋友,叶静微。”霍靳西对着客厅里的人开口。

所有人顿时都看向门口,看着被霍靳西牵在手里的女孩。

没有人再注意慕浅。

她本是屋子里最夺目的存在,却在那一瞬间,失了所有的颜色。

七年后。

1月费城,冰天雪地。

慕浅正准备出门时收到纪随峰发来的信息,说想要见一面,还发来了附近一个咖啡馆的定位。

这不太像纪随峰的一贯作风,慕浅略一思量,看了看时间,准备赴约。

出了公寓,走到约定的咖啡馆不过五分钟,慕浅推门而入时,却没有见到纪随峰。

她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刚准备打电话,面前就多了一道身影。

慕浅抬头,看见了沈嫣。

费城的华人圈不大,她和沈嫣见过几次,知道她出自桐城名门沈家,在费城主理家族海外业务,颇为冷傲。

沈嫣在慕浅对面坐了下来,神情平淡,“我是代随峰来见你的。”

慕浅大概察觉到什么,看了眼时间之后开口:“那麻烦沈小姐开门见山。”

“随峰会跟我回国。”沈嫣盯着慕浅的脸,“我们会在今年结婚。”

慕浅脸上并没有出现沈嫣想看到的表情,相反,她笑出了声,“所以,你是来通知我,他劈腿了对吗?”

“大家都是成年人,没必要在这些事情上多费唇舌。”沈嫣从手袋里取出一张支票推到慕浅面前,“这是随峰给你的补偿。”

慕浅拿起支票数了数上面的零,微微挑眉,“两百万,以现在的经济来说,会不会少了点?”

沈嫣眼底闪过一抹轻蔑,“以慕小姐的出身来说,这笔钱不算少。况且以慕小姐的资质,外面多得是高枝让你攀,这种赚钱的机会应该大把。”

“这倒是实话。”慕浅竟点头表示赞同,“那我还得谢谢沈小姐夸我,以及提点我咯?”

沈嫣看着这样的慕浅,脸上神情没什么变化,呼吸却不由得微微加快了。

慕浅生得很漂亮,这种漂亮是天生的,虽然她也化着精致完美的妆,可夺人眼目的却是妆容下的那张璀璨容颜,明明娇妍到极致,却无一丝媚俗。换句话说,这种女人,想怎么美怎么美。

沈嫣一时失了神,还没开口,咖啡馆的门忽然被人大力推开,伴随着灌入的冷风,纪随峰颀长的身影出现在咖啡馆里。

一眼看到坐在一起的慕浅和沈嫣,纪随峰英俊的眉眼霎时冰封。

慕浅靠坐进沙发里,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微笑。

纪随峰大步走过来,却是一把将沈嫣拉了起来,“你干什么?”

沈嫣脸色十分平静,“你来晚了,该说的我都跟她说了。”

纪随峰怒极,捏着沈嫣手腕的那只手指尖都泛了白。随后,他才有些僵硬地看向慕浅。

慕浅看戏一般地看着他和沈嫣,迎上他的视线之后点了点头,“嗯,她的话说完了,现在该你了。”

纪随峰却只是看着她,漆黑的瞳仁清晰可见种种情绪,呼吸起伏间,他一言不发。

慕浅却没有耐性去解读他眸子里无声的言语,她看了看时间,皱起眉来,“我时间不多了,你要说就快点。你可以告诉我沈小姐是因为单恋你,对你一往情深,所以用这样的手段想要拆散我们。”

沈嫣闻言冷笑了一声,纪随峰面容僵冷,对上慕浅灼灼的视线,依旧开不了口。

“所以你无话可说对吗?”慕浅不想再浪费时间,站起身来,“好,我知道了。”

慕浅走向咖啡馆门口,纪随峰蓦地伸出手来拉住了她的手臂,“浅浅!”

慕浅没打算停步,纪随峰拉着她不放手,直接就将她外面裹着的羽绒服从肩头拉了下来。

羽绒服里面,慕浅只搭了一件性感的抹胸小黑裙,短到大腿,勾勒出曼妙曲线,露出光洁修长的脖颈和莹白如玉的大片肌肤,配上她脸上勾人的小烟熏妆,分明是精心装扮过的。

纪随峰愣住,沈嫣则毫不客气地冷笑出声,看着慕浅,“像慕小姐这样的记者,我还是没见过。”

慕浅闻言笑了起来,嘴角挽起的弧度恰到好处,精致的脸上每一处都散发着动人的光彩,嚣张而迷人。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叹息一般地开口,“毕竟长得漂亮又不是我的错。”

说完这句,慕浅彻底挣开那件羽绒服的束缚,推开门,走进了窗外的那片冰天雪地中。

纪随峰抬脚想追出去,沈嫣一把拉住他,声音清冷,“纪随峰,你不会以为跟我在一起之后,还能和她继续保持关系吧?你觉得我是这么好打发的?”

纪随峰僵了僵,下一刻,却还是猛地挣开沈嫣,大步走出了咖啡馆。

沈嫣脸色赫然一变。

然而纪随峰走出咖啡馆后便停在门口,只是盯着慕浅离开的方向。

费城初识,他追她两年,交往两年,在他背叛这一刻,她却连一丝愤怒和委屈都吝于给他。

纪随峰双目泛红地看着慕浅远去的背影,最终僵硬地转向另一个方向。

另一边,慕浅迎着路人或诧异或惊艳的目光翩然前行,如同冬日里一朵神秘惊艳的娇花,盛开了一路。

月底,纪随峰和沈嫣离开费城,双双归国。

2月初,美国A.D通讯社揭露出费城一群富二代聚众吸毒Y乱的大丑闻,由记者慕浅调查报道。

……

岁末年初,桐城。

中央商务区各幢写字楼空前冷清,霍氏大厦26楼却依旧是有条不紊的工作状态。

秘书庄颜整理好各个部门送上来的资料,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霍靳西坐在办公桌后看文件,虽然已经在办公室待了大半天,身上的西装却依旧笔直挺括,连发型也是纹丝不乱,眉宇间是惯常的疏离淡漠,明明冗事缠身,在他身上却见不到半丝疲态。

庄颜跟他数年,知道他人前人后都是这般端正持重,早已习惯如常。

若非他如此作风,霍氏这艘大船只怕早已沉没在七年前的风浪中。当年他不过二十多岁,凭一己之力扛下岌岌可危的霍氏,用七年时间让霍氏重归桐城企业龙头的地位,心思手段又岂是常人可窥探。

庄颜将几份文件放在他的案头,一一汇报。

霍靳西安静听着,视线并没有离开手头的文件。

电脑里传来“叮”一声,是邮件提醒。

霍靳西这才抬起头,往电脑屏幕上看了一眼。

随后,他竟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庄颜十分诧异,忍不住朝电脑屏幕看去。

屏幕上是一张女人的照片,看背景像是国外,冰天雪地的环境,周围行人全都裹紧了厚重衣衫,唯有那个女人,穿一条抹胸小黑裙站在街边,丝毫不顾旁人的眼光,见有人对自己拍照,她甚至对着镜头展露出了笑容。

像童话世界里的小巫女,偏又美貌惊人,灿若夏花。

庄颜还想再看,霍靳西已经关了照片,察觉到自己失态,庄颜忙转身朝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回身关门时,她看见霍靳西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点了支烟。

落地窗外云层厚重,已经阴霾了大半个白天,此时却有迟来的日光穿破云层,照耀远方。

霍靳西指间夹着香烟,神思缱绻。

隆冬已过,春天也该来了。

相关文章:

花心男变忠犬男主小说_我开发好几个前女友男人

55岁女人还能有水吗…含住旋转珍珠研磨小说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用性器具的调教女小说

新婚当晚新郎被罚出去跑圈,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经典强奷系列小说/真心话劲爆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