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风韵犹存两个熟妇&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2021-02-22 14:57 · 新商盟

在女人最美的年纪,她却做了席慕野见不得光的人,整整十年。

今天,他要结婚了。

她却在陪一群厌恶的男人喝酒卖笑。

“来来来,喝喝喝,继续喝啊,今天谁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张导,来,我敬你。”顾星辰撩了一把长发,精致的脸上带着笑容。

“今天小星辰很放得开啊,平时求你敬一杯酒都不肯!”几个老板和导演争相给顾星辰倒酒。

顾星辰仰起头,将带着苦味的啤酒一饮而尽,冰凉的啤酒顺着她小巧的下巴滑下了锁骨,周围的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小星辰,今晚陪陪我怎么样?”一个满脸油光的导演将一沓现金放在了顾星辰面前。

顾星辰正想拒绝,钱已经塞到了她的手上,那人动作也开始不规矩。

顾星辰已经醉了,她的眼神忧伤又迷离,眼前突然浮现一张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的脸。

她清楚地记得,男人带给她的爱恨纠结以及痛楚。

顾星辰仰着脖颈,想起疯狂迷乱的昨夜,他结束之后低声告诉她:“我明天要结婚了。”

七个大字,压得顾星辰无法喘过气来。

她歇斯底里地求他不要走,他还是无情地走了,留给她一室的荒凉……

顾星辰正想着他离开时决绝的背影,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脸色阴沉的男人一脸煞气地走了进来,看到顾星辰手里攥着的钱,冷声道:“缺钱怎么不找我?”

“我哪儿要得起席总的钱啊?”顾星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从男人面前走过。

席慕野闻言脸色更黑,双眸死死地盯着顾星辰身上穿的吊带黑色蕾丝裙,美丽的双肩显露出来,想也知道这不要脸的女人刚刚是怎么勾引别人的。

其他人本来想开口大骂,一看来人是席慕野,顿时都不敢哼声,只能眼睁睁看着顾星辰离开。

顾星辰刚走到昏暗的走廊上,就被男人扛起来。

她像疯了一般激烈地挣扎着,一拳一拳砸着席慕野的后背。

“再动我就当众惩罚你!”席慕野冷着脸说道。

至于是什么样的惩罚,不用明说,顾星辰都能想得到。

她讽刺一笑,“你来呀,被记者拍下来,明天你就会成为整个娱乐圈的头条,所有人都知道,你把新婚妻子扔在家里,出来会情人……”

“住嘴!”席慕野走到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一把将顾星辰丢了进去。

席慕野车速飞快,很快到达距离顾星辰住所不远的荒凉公路上。

车子一停稳,顾星辰立马想开门下车,却被席慕野锁在了车里。

顾星辰看着居高临下盯着自己的男人,冷嘲热讽道:“席总这是打算出轨?今晚可是你的新婚之夜!”

“我妻子在家好得很,人家是正经女人,我当然要小心对待,不像你,不过是被人玩坏的破鞋!”席慕野鄙夷的说着,伸手去扯她裙子的拉链。

原来在他眼里,她那么不堪呀?

可她明明只有过席慕野一个男人。

只可惜,他不信!

“不要,席慕野!”顾星辰受不了地用尖锐的指甲刺入席慕野的后背。

席慕野看着身下的女人,清纯漂亮的脸蛋上挂着泪痕,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宛如柔软的蛇一般紧紧缠绕着他。

这个女人的一切,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

“不愧是‘魅夜’的头牌,当初花十万块钱买你下来,一点儿也不亏。”席慕野阴阳怪气地说道。

十年前,她因为母亲重病急需用钱,将自己卖进了‘魅夜’夜总会。

长相漂亮的顾星辰只学了三天,就被‘魅夜’的经理送去接客,学着对男人风情万种,像个妖精一般。

她一直小心地保护着自己,直到有一次躲不过去,差点儿被人得逞的时候在走廊被席慕野撞见。

顾星辰只是朝席慕野看了一眼,席慕野便如她所愿地出手了,她最后给了席慕野。

那一夜,她虽纯洁,却在别人的刻意教导下伪装成一个老手。

当席慕野问她第一次给了谁的时候,顾星辰笑容灿烂地在他耳边说自己早已身经百战……

她的动作那么纯熟,眼神那么惑人,席慕野当然信了她的话。

她也正是因为信了经理的话,才会这样说。

做了这一行沦落了身体不要紧,至少要守住自己的心,她骗了席慕野,却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席慕野花了十万块将她买下来,解了她的燃眉之急,可是顾星辰的母亲仍去世了,她脱离了‘魅夜’,却从此沦为了席慕野的发泄品!

“看我结婚了,你就迫不及待找下家了?你就这么爱钱?”席慕野拽着顾星辰的头发道。

顾星辰吃痛地皱眉,她不确定席慕野爱不爱她,却十分肯定这个男人喜欢她的身体。

“只有钱才能让我有安全感,有什么不对吗?席慕野,你已经结婚了,你放过我吧,十年了,你到底要我怎样?”

顾星辰捂着脸,许多事情,她早已无力承受。

“十年又怎么样?买你不就是为了做情人的?你觉得你配当我的妻子吗?顾星辰,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要!”席慕野恶狠狠地道。

“够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我不会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她不可以,她绝对不可以步母亲的后尘。

破坏别人的婚姻,是要用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去还的!

席慕野扬起一抹残忍的笑,“来不及了,你已经做了。”

十年的纠缠,他终究是摸不透这个女人的心。

不,这么长的时间恐怕石头都能焐热了,这个女人一定没有心!

除了不肯承认她爱他以外,他让她做的事,没有一样她做不来的。

这个女人简直无所不能!

并且,还在他最信任她的时候,跟他的好朋友滚了床单,背叛了他!

席慕野曾经有多疯狂地爱顾星辰,如今就有多恨她。

爱上一个妓.女,偏偏人家压根没将他放在眼里!

顾星辰绝望地闭了一下眼睛,之后开始麻木地穿上衣服,“回去陪你妻子吧。”

顾星辰攥了一下拳头,以她的身份,早就知道席慕野不会真的看上她。

“还穿什么?下车,我要赶着回家。”席慕野冷声道。

顾星辰冷漠地抬起腿,下一秒,席慕野将她猛地推下了车,“既然你叫我回去陪她,那你就自己走回去!”

顾星辰坐在冰凉的公路上,她的身上只穿着那件薄薄的黑色蕾丝裙,里面的贴身衣物留在了席慕野的车上,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席慕野开着车疾速离开自己的视线。

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席慕野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留给她。

顾星辰苦涩一笑,低头看了看因长年穿高跟鞋而有些变形的脚。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顾星辰马上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在哪?那个小野种又发烧了,你要是不想管她,那就让她去死!”

眼泪突然汹涌而至,“我马上带她看医生,你先帮我照顾好她……”

“老子没有那个闲心,上哪捡来的孩子,天天多病多灾的,还是个小哑巴,除了哭什么也不会!”电话那头传来酒瓶子砸在地上的声音,顾星辰顿时头皮一麻。

“你别这样,爸,我求你了,我拿钱去给你,你等着我!”

顾星辰擦干眼泪,挂掉电话,焦急地在路上打车,一想到父亲口口声声说的那个‘小野种’,顾星辰的心都在滴血……

顾星辰抵达父亲住的居民楼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她的父亲顾朝峰坐在门口喝酒,地上全是玻璃碎片。

顾星辰没有注意,一脚踩了下去,伤痕累累的脚顿时鲜血淋漓。

晚晚躲在角落里,战战兢兢,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顾星辰。

看到晚晚手上的伤痕,顾星辰顿时气急,“你又打她了?她还小什么都不懂!”

不管不顾地抱着晚晚上了出租车,总算听不见顾朝峰骂骂咧咧的声音了。

“晚晚,你觉得怎么样?说说话,求求你,说说话好不好?”顾星辰心疼得掉眼泪。

晚晚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脆弱,始终一言不发。

顾星辰好恨!

这是她差点儿死在病房才保住的女儿,她却只能告诉晚晚:“我是你的姐姐。”

明知道父亲是个人渣,可是除了将孩子放在这里,她想不到更好的住处,她没钱,她也摆脱不了席慕野。

到了医院,护士给孩子吊了针水后,顾星辰一直坐在床边看着晚晚的睡颜发呆。

顾星辰吻了吻晚晚滚烫的额头,天一亮,烧退了后,顾星辰马上将晚晚送回了顾朝峰那里,并厉声警告道:“如果你还想拿到钱,就好好对她!如果你非要鱼死网破,那我就报警。”

顾朝峰气得破口大骂,“果然你这个婊.子生的就没好东西,我早就怀疑你压根不是我女儿了,谁知道你妈当过多少人的第三者!”

顾星辰狠下心离开,回到自己的住处。

泡在浴缸里,顾星辰死死地抱着自己,冷水浸泡着她的身体,冷得她微微颤抖。

顾星辰探手出来,摸索着浴缸旁边扔着的药罐子,一个空了,随手扔掉,再继续摸。

结果摸来摸去,每一个都是空罐子,顾星辰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声,将脸埋进了冷水里。

门铃像催命符一般响了起来,顾星辰披上浴袍,擦了擦干头发,走出去开门。

“终于找到你了,贱人!”站在门外的女人一看到顾星辰的脸便扬起手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顾星辰一个字都没说,下意识想关门。

女人用力一推,顾星辰没有防备,顿时倒在了地上!

相关文章:

满肚子浓精涨走路调教_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小说【一念情深:慕少,轻点吻】无弹窗【完本试读】

按摩男给我添下面自述|护花兵王

啊啊啊不行了,你胸真大水真多真紧_不要再深一点好爽

医生指尖抵弄着小花珠~肉茎顶端囊袋边缘青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