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辫 R18车肉_绝望岛憋尿

2021-02-23 10:25 · 新商盟

我一口气跑到后山打算洗个冷水澡。

几天前一场暴雨,让后山干涸许久的干河沟再次变成一条小溪。

谁知道树叶子一扒开,居然有人捷足先登,一具雪白的身子泡在溪水中,她满足地闭上眼睛,最关键是她的手,放在两腿之间,这是要干啥呢?

溪水被她的手激荡出声音,啪啪作响,就好像撞击声一样,这完全是因为手速太快在水里搅合出的动静,还有那女人的娇哼,声音不大,伴随着手指的动作而传出娇喘低喃,仿佛很享受。

我仔细一瞧,这泡在水中的女人,不正是二毛口中一双脚都可以玩一年的方巧燕吗?

我心里偷笑来的还真是时候,反正是她自己跑后山来洗澡的,又不是我跑去她家窗户下偷看,这等于看了也白看。

方巧燕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一枝花,脸蛋俊俏,皮肤白净,而且前凸后翘特别喜欢穿紧身衣服和超短裙,把镇上老少爷们给弄的眼馋,有的光棍汉甚至做梦擦枪走火都喊她的名字。

每次看见她的胸,我都想入非非,那么大,好像两个碗挂在胸口上,这要是能捏一把…,不知道有多爽。

农村结婚早,方巧燕十八岁就嫁人了,她家老爷们出去打工后,家里就剩下一个寡妇婆婆和她,听说门槛都快被村里一群老爷们给踏断,虽然风言风语不少,但愣是没瞧见谁占了方巧燕的便宜。

村里不少妇女编排了方巧燕的很多坏话,说她是个‘吃货’,才嫁人没一年,就把自家男人的身子给吃垮了,还说一个月夜夜笙歌,就算来了亲戚也不停,楞是把自己男人给吓的出去打工也不敢回家,因为实在满足不了她。

但没人料到,这些坏话脏水不仅没把方巧燕给弄的人人嫌弃,反而让村里的男人们更加有了兴趣,一个个聚在一起闲聊,都是说着想去试试方巧燕的深浅,是不是真能吞夫。

二毛还经常在我面前说,要是早出生几年,砸锅卖铁也得娶方巧燕。

我笑着问他,村里人都说方巧燕到处跟人睡,名声都臭了,你就不怕顶绿帽子做人?

二毛拍着胸口就说:“不要紧的。”

我当时就给逗乐了,方巧燕结婚都有一年多了,估计天天晚上夜夜笙歌,下面磨的肯定早就不紧了。

虽然说归说,但真有机会偷看方巧燕洗澡,我心里也是痒痒难受,悄悄朝前方走过去,非得看看这方巧燕白花花的身子是不是真那么诱人。

我做贼似地没走几步就听见溪水边上传来呼救的声音。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方巧燕发出痛苦的呼救。

我心里想着要不要过去,最后还是开口就问:“谁在喊啊?”

“是我,我被蛇咬了,好疼啊,来帮我一下。”方巧燕呼救地喊道。

我想着能名正言顺看她酮体,急忙朝小溪下面跑去。

看见她人后,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最为显眼,此时的方巧燕一屁股坐在溪水边上,身上就穿着内衣,下半身浑圆雪白屁股袒露着,双腿夹紧,中间也不知道有没有穿内*裤,她双手死死抓住左腿脚踝,我一眼望去,脚踝旁边就是蛇咬的牙印。

“怎么搞的?”我随口一问,眼睛瞄着方巧燕的身子,真是性感的滴水,看的人心里痒痒,都恨不得上去摸一把捏几下。

“东子,赶紧帮帮嫂子把蛇毒吸出来,要不然我这腿都得废了。”方巧燕认出我就喊。

我一听吸蛇毒,这可要了老命,村口张铁匠就是给自己小孙子吸蛇毒,差点没把老命给搭上,出院后人都有点神智不清醒,说是送去医院太晚,能保住命就算不错了。

瞧见我犹豫,方巧燕痛哭起来,说再不抓紧的话,她就没命了。

但我说吸蛇毒太危险了,一不小心我这条命就得搭上,我媳妇都还没娶呢。

“你帮我把毒吸出来,我就给你当媳妇。”方巧燕哭拽着我就哀求。

我瞧见她胸前一对大白馒头使劲晃悠,直接把我脑袋都给晃晕了,简直是口干舌燥,心跳加速,恨不得扒开外面的罩子,看看里面有多白多大。

鬼使神差之下,我真没考虑太多,想着嘴巴能亲方巧燕如玉般精致的脚就很亢奋。

“嫂子,这可你说的,不许反悔啊!”我看着方巧燕就认真地说道。

当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当时是被方巧燕给弄的连命都不要了,后来想起都是一阵后怕。

方巧燕发誓赌咒地跟我保证,只要吸出毒就给我当媳妇。

我抓住她的脚踝,方巧燕脸色一红,有点羞涩地扭头不敢看我。

或许除开她家老爷们之外,她的脚还没被其他男人这样抓住过。

我瞧着伤口,嘴巴直接盖上去,使劲一吸,一股血腥味钻进我口腔内。

我急忙朝着溪水里面一吐,紧接着又开始吸,接连吸了好几口,手都能够感觉到方巧燕颤抖的全身。

但我微微感觉嘴巴有点火辣辣的麻木,方巧燕让我抓紧用溪水簌口,要不然得中毒。

想着方巧燕能给我当媳妇,我越吸越有劲,一直到她喊停,说血都变正常了,不用再吸了。

我急忙用溪水簌口,不知道是不是命大,嘴皮有点麻之外,其他一点事都没有。

方巧燕让我扶她起来,还不许我扭头过去看,但那能真那么老实?

我的眼睛就几乎没离开过她的身子,真的很白很大,那屁股那胸脯,另外还有两腿之间的地带……

方巧燕满脸绯红,赶紧穿上连衣裙,随后瞪着我就说:“臭小子,你才多大就知道看女人?”

尼玛,心说老子都二十几了,还不知道看女人,又不是二傻子?

“嫂子,你脚踝上的蛇毒,我可给你吸出来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我笑嘻嘻看着方巧燕,只要她认账,这口毒吸的也不冤枉。

方巧燕俏脸一红,挖我一眼就说,都是一个村的人,帮你嫂子吸口毒有啥的?改天请你吃顿好吃的。

我一听气炸了,刚转身就跟老子翻脸不认账,你真当老子是个馒头,你可以随便捏啊?

我脸色阴沉地看着方巧燕,她有点害怕,让我别乱来。

其实这会天已经黑透,后山又没人来,真要是把方巧燕给上了,老子好像既能出口气,又能惩罚这不讲信用的女人。

但是强来可没啥意思,我只能放弃这点想法。

第2章 不吃亏

方巧燕确实浑身冷的厉害,不知道是不是余毒未清,看着我就哀求,非得让我背她去镇上医院给治下。

我问她还要不要脸,刚才怎么说的,扭头就反悔,现在还想我帮你,门都没有。

方巧燕虽然冻的厉害,但顶多满脸苍白,嘴唇发紫,脚踝上蛇毒都被我给吸出来,绝对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我跟她耗的起。

这后山天高皇帝远,除开我之外,她想找人帮她忙,还真没可能。

“东子,不是嫂子说话不算数,实在你是大山哥那人很倔,他要是知道我跟你有事,还不得劈了我们俩啊?”方巧燕苦着脸解释起来。

“那我先前冒死帮你吸毒就这样算了?你也想的太容易了。”我一点不让步,打算讨点利息。

“嫂子冷的很,东子你先送我去村医那里看看,我什么都答应你。”方巧燕直接哆嗦地摔倒在地。

我瞧着她这样,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冻的厉害,急忙指着旁边黑漆漆的地方就大喊一句有蛇。

谁知道方巧燕吓的急忙让开,我笑了笑说这不没事吗?

瞧她不情不愿,我扭头就走,方巧燕急了,怎么喊我都没用,最后问我要怎么才能再帮她一次?

按照我的判断,如果这会提出非分之想,或许还真能成事,不求一辈子夫妻,只求一晚上的偷鸡。

瞧见我的样,方巧燕随口就问,是不是打算跟她在这地方睡一次?

我点着头心里期盼着这炮能打上,要是能在这地方打次野,回家足够让二毛羡慕死。

“嫂子要求挺高,可不是随便就跟人睡,你个头长相都还不错,就是不知道那玩意顶用不,别搞的嫂子兴趣来了没几下就缴械投降。”方巧燕没像先前那样羞涩,反而一副老**鸨子的模样,眼睛勾魂似的看着我,好像要反客为主,把我给就地正法一样。

我挺下胸,故意露出下面的玩意,胀鼓鼓一团,早就被方巧燕给逗的兴致勃勃了。

“鼓的挺高,该不会是塞根胡萝卜在里面吧?”方巧燕好像渴都不行,家里老爷们出门一个多月,她都是靠自己解决,但那有跟男人一起舒服?现在被我这一顿调戏,再加上四周漆黑环境和潺潺小溪,早就把她给激发的有点难以把持,先前说不干,有几分欲拒还迎的意思。

我笑了笑,告诉方巧燕,我这裤裆里面可没胡萝卜,这可是我传宗接代的大家伙,威力十足,能帮女人把荒地给犁成良田大水田。

方巧燕呵呵一笑,说我骗人,真有那么大?

尼玛,你自己男人的家伙小,就以为全天下男人的都小。

我问她不相信,要不要亲自试试看,到底多大多小?

方巧燕有点蠢蠢欲动,朝四周看一眼,发现荒山野岭没人知道,大着胆子朝我裤裆上一摸,立马脸色一喜,瞪大眼睛,就好像发现什么宝贝似的。

这娘们显然是心里痒痒全身都开始燥热了,我伸手摸她手背一下,真是挺光滑,笑着就说这样弄,一会我没地方泻**火咋办?

方巧燕冲着我笑了笑,眉角含春,那模样简直就是任君采摘。

我起身要走,方巧燕急了,说得把她也给带走。

我说你慢慢瘸着腿回家吧,要不然一会去镇上派出所告我对你做了啥,我还有理说不清了。

刚走没几步,方巧燕就大叫着让我别走,说她有点害怕。

你要是不张嘴,我哪敢动你,万一你翻脸不认账,我还得去蹲几年大牢。

但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关键是方巧燕已经冻的浑身发抖,继续让她站在小溪边上,别真给弄出病来,那可就麻烦了。

我走过去,埋怨着方巧燕,一点好处都不给占,还得使唤人。

方巧燕瞧见我走回去,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我看着她就问,扶着能走回去不?

方巧燕试探地走动两步,疼的龇牙咧嘴,摇头就说不行。

还真别说,这娘们身上的味道挺好闻,我低头一瞧,还能瞧见她连衣裙衣领下面的一抹雪白沟壑。

先前我就瞧过,白大嫩,捏一下不知道得有多带劲。

方巧燕满脸绯红,开口让我抱着她走,说实在走不动,脚踝疼的厉害。

我心里暗笑,这可是你让我抱的,随后一把搂住方巧燕的屁股给抱起来,人不重,也就七十多斤,谁知道抱着她屁股刚走几步,手一动,她就有了反应,一挣扎,我们俩立马就给摔倒在路边的草丛里。

这娘们一看要摔倒,紧紧搂着我,我整个人压她身上,柔软湿润,感觉是真的不错。

方巧燕一把推开我,擦着嘴就质问我是不是故意的?

我说我也摔的不轻,要故意也不是这样弄啊。

方巧燕让我抓紧起来抱她回镇上去,我笑着又出手搂着她。

不得不说这屁股软软的很有弹性,我伸手摸着,方巧燕脸都快滴出水来,羞涩低头不敢瞧我。

她不挣扎,我可就不客气了,一路上双手没少占便宜,弄的方巧燕满脸通红,几次都是大声喊停,我才没继续弄下去,要不然这娘们说不定都得被我给挑起欲**火,主动把我给睡了。

我们这四周村庄都给按上太阳能路灯,唯独我们村太偏僻啥都没有,黑漆麻乌,一个不注意踩下去就是一脚泥,村口唯一一盏路灯也不知道被那个王八蛋用弹弓给碎了,而每家每户都是小院紧闭,半点灯光都透不出来。

方巧燕家在村里一处农家小院,到了那里非得让我把她给放下来,说被人瞧见不好。

我问她一路上把我给累的够呛,怎么就不知道让我歇歇?

方巧燕红着脸说我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路上怎么收拾她的,她可都给我记好了,以后慢慢跟我算账。

算账?我怕你个逑,老子也就过下手瘾,这点便宜都不占,我又不是傻帽。

我趁她一瘸一拐朝前走,我故意走快几步,与方巧燕擦身而过的时候,直接一只手覆盖在她翘臀上,狠狠揉了一把。

方巧燕吓的惊叫,我笑呵呵撒腿就跑。

想着刚才一路上的那一幕,心里偷笑这一趟也不算白来,该摸的也摸了,该看的也看了,就差黄鳝进洞这关键一步。

相关文章:

马背上粗大快速深入h限_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

一个人的时候想做爰怎么办*女朋友怕疼到处躲

男友对我污的过程_最污街头采访喜欢大的

《热门新书》神针侠医免费阅读/神针侠医小说全本

月薪过万的文科职业,月薪3万税后多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