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50/严重书荒,十年书龄推荐/好看的玄幻小说推荐

2021-02-24 11:02 · 新商盟

“我说我是鬼你信吗?”

林若风冷笑着开口。

“信,我信你妹啊,装神弄鬼!”

杨伟破口大骂,“你特么的找死啊,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林若风平静开口:“我来这里,当然是揍你的啊。”

“揍我的,你特么的是神经病吧?”

杨伟满脸的不可思议,在县城里,还有谁敢揍他?

杨伟忍不住的问道:“要揍我,你特么知道我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

林若风嘴角轻扬,淡淡的说道,“你的名字和另外一个词经常一起出现。”

“哪个词?”杨伟下意识的问道。

“早泄!”林若风笑着开口。

“早泄?”

杨伟一脸懵逼。

“卧槽!”

随后,杨伟反应过来了,林若风竟然说他是那地方没用!

“你特么找死!”

杨伟大怒,林若风竟然讽刺他阳痿,在大怒的同时,杨伟也有些疑惑,林若风是如何知道他现在有些力不从心了?

“找死的是你!”

林若风目光冰冷,冷冷的说道,“调戏我女朋友,你哪来的胆子?”

“你女朋友?”

杨伟怪叫一声,指着林若风,不可思议的开口,“你,你和依依是不是已经睡过了?”

“废话,难道你和你女朋友不睡吗?”

林若风故意大惊小怪的说道,“你不会,你不会真的是阳痿吧?”

“啊,你,你这个混蛋,竟然和我抢女人?”

杨伟大怒,指着两名保镖,大声说道:“你们两个傻逼还愣着干什么,他竟然和老子抢女朋友,给我打,向死里打,打死人我负责。”

两名保镖面色一寒,放开苏依依,向着林若风冲来。

苏依依一个弱女子,家就住在这里,还怕她跑了不成?

从林若风出现,苏依依就一直处在震惊之中。

四年了,她已经有了四年没有看到林若风了。

虽然两人分手了,但是她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她的父亲苏康采取逼迫、甚至是威胁的手段,林若风不会和她分手的。

虽然是林若风提出的分手,但是苏依依心中一点都不怪林若风,反而对林若风心生愧疚。

此时,再次看到林若风,心中那四年的思念顷刻间爆发,泪水更是瞬间弥漫了双眼。

“啊,若风,小心啊。”

这时,见两名保镖要去对付林若风,苏依依焦急的喊出声来。

“依依,你放心吧,我这四年在部队里可不是白混的。”

为了让苏依依不那么紧张,林若风还特意的向着她眨了眨眼睛,这才猛然间迎上去。

“砰!砰!”

杨伟的两名保镖拳头砸在林若风胸口。

然而还没有来得及喜悦呢,蓦然间从拳头上传来一股极为强大的反震力。

两人感觉上不是砸在了林若风的身体上,而是砸在了一块铁板上。

“该我了吧?”

林若风咧嘴一笑,趁着两名保镖震惊的功夫,双脚连环踢出。

“啊!啊!”

两声惨叫声中,两名保镖同时捂着肚子倒了下去,身体更是弯成了虾米状。

苏依依张开小嘴,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她完全想不到,林若风从部队回来后,竟然这么厉害了。

一看就不是善茬的两名保镖竟然被林若风如此轻松的就解决了。

苏依依震惊,杨伟更是震惊到无以复加。

他的这两名保镖可是花了大价钱才雇佣来了,是曾经的特种兵退役,结果现在在林若风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样。

“你,你——”

特别是当林若风将目光转向他时,吓得小腿肚子都在哆嗦。

林若风咧嘴一笑,说道:“你刚才说什么?像死里打?打死负责?”

“我,我刚才只不过和你开一个玩笑而已啊。”

杨伟哭丧着脸,“要是知道依依是大哥你的女朋友,打死我,我也不敢骚扰她啊。”

“哼,知道就好!”

林若风面色一寒,猛然间抬起手掌拍在身旁汽车前盖上。

“轰!”

一声轰鸣,林若风一掌就在汽车前盖上留下了一个洞。

“再敢来骚扰依依,这辆汽车就是你的下场。”

林若风冷冷的说道。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望着那个洞口,杨伟浑身都在哆嗦。

如此坚硬的汽车都被林若风一掌拍出一个大洞,这要是拍在自己身上,杨伟都不敢想象是怎样的一个结果。

“滚吧!”

林若风挥了挥手,大白天的,他又不能将杨伟给弄死了,只能让他滚蛋。

“谢,谢谢大哥。”

杨伟哆嗦的进入车中,也不顾自己两名保镖了,脚掌一踩油门,“轰隆”一声冲了出去。

不过在离开之际,杨伟将目光转向林若风,满眼的怨毒之色。

看着那不断颠簸离去的汽车,林若风心中涌现出一股强烈的杀机。

“若风,没想到我还能看到你。”

杨伟走后,苏依依直接扑进了林若风的怀中,这两年来所受的委屈在顷刻间爆发,豆大的眼泪如断线风筝般落下。

“好了,好了,还是先回去吧。”

林若风拍了拍苏依依的肩膀,心中也很痛。

不过好在现在他回来了,有他在,他不会再让苏依依这么累了。

进入苏依依的家中,林若风发现这是一套很是紧凑的两居室,也就在六十平米的样子,毛坯房,没有装修。

房屋中光线很暗,客厅中摆着一张老式真皮沙发,外面的表皮很多处都磨损坏了,露出里面已经发黄变色的海绵。

饭桌也是老式的木头桌子,桌面看上去油腻反光。

此时,主卧室门打开着,昏暗的房间中,能够看到一个身影蜷缩在床上,床边零星的散落着一些劣质的酒瓶,而主卧室连着的阳台上,一名中年妇女正坐在那里,望着窗外,目光呆滞。

看着这一切,林若风心中发堵,原来好好的一个家竟然落到了如今这一步,而这一切需要苏依依一个柔弱女子去承担。

林若风握了握拳头,暗暗发誓,他一定要改变这一切。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苏依依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说道,“外面有些乱,到我房间里来吧。”

推开小卧室的门,林若风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虽然小卧室里很简单,但却很简洁,和外面客厅中以及主卧中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

一张小床,一个衣柜,一张书桌,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依依,以前我们分手了,是我混蛋,我们复合吧。”

看着面前魂牵梦绕的女生,林若风心中一荡,开口说道。

“复合?”

苏依依囔囔自语,随后摇了摇头,眼中留下两行清泪,咬着牙说道,“若风,我配不上你,我父母这样,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怎么会成为我的负担呢?”

林若风笑着说道,“你放心吧,我有办法治好阿姨的抑郁症,也有办法让叔叔重新振作起来。”

“真的吗?”

苏依依双眼中顿时露出明亮的光芒,一眨不眨的看着林若风。

“当然,你觉得你男人会骗你吗?”

“谢谢你,若风!”

苏依依激动的看着林若风,猛然间将林若风扑倒在床上,主动献上香吻。

一切顺理成章。

这一次两人无比的疯狂,将这四年来对彼此的思念统统的发泄出来。

虽然四年没见面了,但是他们对于彼此的身体还是那么的熟悉,一切轻车熟路。

酣战持续了一个钟头,最终在两人高昂的呐喊声中,风止雨停。

“若风,你比以前更加的强壮了。”

柔滑小手不断的在林若风胸口画着圆圈,苏依依媚眼如丝。

“那是自然,这四年兵可不是白当的。”

林若风指着腹部说道,“以前腹肌是一整块,现在已经变成了八块。”

“噗呲!”

苏依依直接被林若风给逗笑了,一笑之下,倾国倾城。

“依依,你还是那么美。”

林若风都看呆了,由衷的说道。

“你啊。”

苏依依白了林若风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看这四年兵当的,你不仅变的强壮了,而且还会说甜蜜的话哄女孩子开心了。”

“哪有,我发誓,我刚才说的都是实话而已。”

林若风握着苏依依的手,认真的说道。

“好啦,和你开一个玩笑而已啦,我相信你了。”

苏依依开始穿衣服,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得做饭了。”

“今天中午别做饭了。”

林若风将苏依依拉回床上,说道,“待会叫外卖吧。”

“叫外卖?很贵的。”

苏依依脸色一变,摇了摇头说道。

林若风内心一酸,以前花钱大手大脚的苏依依竟然会说出这张话,可想而知,这两年她所面临的窘境。

“没事,你男人我现在有钱了。”

林若风岔开话题说道,“对了,依依,你现在哪里上班啊?”

因为现在是白天,又不是周末,而苏依依却在家照顾父母,那她哪来的经济来源?

闻言,苏依依面色一僵,神色有些黯然,低声说道:“我在,我在酒吧上班。”

“酒吧上班?”

林若风很是惊讶,以苏依依的姿色在酒吧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上班,这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

“若风,我虽然在酒吧上班,但从而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也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相信我啊。”

苏依依握着林若风的手掌,焦急的解释道。

“我相信你。”

林若风反手握住苏依依略显冰凉的小手,认真的说道,“不过那种地方你以后就不要再去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那里上班还是太危险了。

“可是不去那里上班,在这个小县城中,工资太低了,我还要缴房租,给爸爸买酒,给妈妈买药——”

苏依依脸上满是忧郁的神色。

“别担心,我养你啊。”

林若风笑着说道。

我养你啊。

听着从林若风嘴里说出的这句话,苏依依内心一颤。

这一刻,她觉得等了林若风四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管以后两人能走到哪一步,林若风现在能说出这么一句话,这就足够了。

“行,我答应你,不去那里上班了。”

苏依依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了,我再去上最后一天班,然后就将这个月的工资给结了,好不好?”

“行!”

林若风想了想,便同意了。

反正最后一天而已,而且今晚上他也可以去苏依依工作的地方,有他在,苏依依不会发生什么事的。

两人久别重逢,有很多话要彼此倾诉,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

“依依,我对你家这片区域不熟,你去外面的饭店打包几个菜回来,顺便将阿姨带出去走走,对她的抑郁症有帮助。”

林若风站起来笑着说道。

“嗯,我听你的。”

苏依依点了点头,说道,“好久没有这么奢侈过了,今天有你在,那就奢侈一次吧。”

等到苏依依和她的母亲离开家门后,林若风的面色渐渐冰冷。

来到隔壁房间,还未走进房间,林若风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劣质白酒的味道。

昏暗的房间里,苏康蜷缩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

林若风目光冰冷,走到床边,直接将被子从苏康身上掀开。

“依依,到吃午饭时间了吗?”

苏康含糊不清的说道。

由于身侧着向着另一面,所以并不知道是林若风将他的被子给掀了,还以为是他的女儿喊他起来吃饭。

“呵呵,吃饭?就你这样的人还好意思吃饭?”

林若风冷哼,“你怎么不去死,你这种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也是浪费空气、浪费粮食。”

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苏康的酒顿时清醒了一半,转过身,面色一变:“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

“呵呵,我是谁?你认不出来了吗?”

林若风冷笑,“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

“你是——你是,林若风?”

仔细的盯着林若风看了又看,苏康终于认出来了。

虽然这四年林若风有些变化,但是还没变到让人认不出来的地步。

“你终于认出我来了吗?”

林若风冷笑,“我记得四年前,你趾高气扬的和我说,让我和依依分手,因为我永远给不了你能给她的高品质生活,呵呵,现在这样的生活就是你口中高品质的生活?”

被曾经自己看不起的小屌丝赤果果的鄙视,苏康那邋遢的脸上阵红阵白。

当时在说这些话时,苏家的发展正如日中天,他完全没想到苏家会在短短的两年内就破产了。

“呵呵,你是专门来嘲笑我的吗?”

苏康眼中渐渐出现疯狂的神色,“就算我苏家破产了,还轮不到你来嘲讽?就算我苏家破产了,我依然能让依依过上高品质的生活,只要她愿意成为张伟的女人,以张家的财力和在县城的影响力,她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没有?”

“一切都是她自己固执,我就想不明白张伟有什么不好的?不就是花心了一点吗?作为一个有钱有权的男人,能有几个不花心的?她要是答应成为张伟的女人,那么我还能借助张家东山再起,而她的母亲的抑郁症也不会拖延到现在了。”

听着苏康那混账的话语,林若风怒极反笑,难不成造成现在这样的状况,还是苏依依的错了?

无耻!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无耻的父亲。

不仅要女儿养着,还要将一切责任都推到女儿的身上。

林若风紧紧的握着拳头,沉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杨伟有多么的人渣?你昧着良心说这话,不怕天打雷劈吗?”

“作为一个女人,迟早要嫁人的,就算现在被杨伟玩上一段时间,也能换回一大笔钱来,依依这么漂亮,到最后还不是便宜了你这个小子?”

苏康握着拳头,咬牙说道。

“砰!”

这一次,林若风再也忍不住了,抬起一拳头就砸在了苏康的脸上。

人渣!

彻头彻尾的人渣!

“轰隆!”

苏康那早已经被酒精麻痹的身体一个晃荡,重重的摔倒在地。

“啊!”

鲜血长流,苏康捂着鼻子惨嚎起来。

“你,你竟然打我?”

苏康含糊不清的吼道。

“我不仅要打你,我还要杀了你。”

林若风很是心寒,一个人怎么会变化如此之大。

以前的苏康是个自信张扬的成功人士,虽然霸道一些,但是对于苏依依却是无比的疼爱。

但是现在,苏康已经沦为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了。

有这样的父亲,林若风非常担心苏依依。

被林若风那冰冷的目光盯着,苏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别乱来啊,杀人是要偿命的。”

苏康面色惨白,一步一步后退。

“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我只会让你成为永远的残废。”

林若风一步出现在苏康面前,随后一脚揣在苏康的肚子上。

“砰!”

伴随着惨叫,苏康的身体被林若风一脚踹飞,撞在了墙壁上,随后顺着墙壁缓缓的滑落。

刚从墙壁上滑落,林若风就再次出现在苏康面前,又是一脚踢在苏康的肚子上。

“噗!”

这一脚下去,苏康只觉得五脏六腑仿若都搅在了一起,口中更是狂喷鲜血。

苏康无比的骇然,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在心底弥漫。

林若风不是吓唬他的,这是真的要将他给打残啊。

“林若风,你住手,你不能这样,我可是你未来的老丈人啊。”

苏康怕了,如果真将他完全的打残废,那比杀了他还难受啊。

“未来的老丈人?我觉得没有你,未来我和依依的生活反而会更好。”

林若风咧嘴一笑,随后目光一寒,再次抬起脚。

“啊!住手,住手,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这一次,苏康吓的亡魂皆冒,虽然林若风说不杀他,但是他真担心自己会被林若风这一脚直接踹死。

“不会哪样了?”

林若风的脚停在空中,居高临下,冷冷的开口。

“不会再作了,你放了我吧,只要你放了我,我一定好好工作,好好养家糊口。”

苏康快速的说道。

他真怕自己说慢了,林若风一脚下来将他给踢死了。

“真的?”

“真的,比珍珠还真!”

苏康将脑袋点的像是小鸡啄米。

“哼,我希望你记住你说过的话,肩负起一个男人该尽的责任,如果让我知道你继续堕落下去,那么下一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林若风这才满意的抬起脚,冷冷的说道,“看你一身的邋遢样,滚去洗个澡,然后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等到苏康艰难的进入浴室后,林若风来到小区的花园中,挑选了可以入药的野草,搭配一番,简单的熬制了一碗药剂。

一会功夫后,苏康从浴室中走出,经过清洗,苏康的面色虽然依旧有些苍白,但是在形象上却已经好了很多。

指着桌子上的药剂,林若风淡淡的开口:“你喝了太多劣质的酒,体内残存了不少有害物质,将这碗药剂喝了,对你有帮助。”

对于林若风,苏康心中已经产生了阴影,林若风让他喝,他不敢不喝。

几分钟后,苏依依带着有抑郁症的妈妈回来。

推开房门,但看到坐在凳子上,穿戴整齐的苏康时,苏依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爸,你这是?”

已经颓废了接近两年的父亲竟然穿戴整齐的出现在屋中。

有些畏惧的看了林若风一眼,苏康说道,“依依啊,这两年来,爸没有做好一个身为父亲和丈夫的责任,还要你来养我,是爸对不起你啊,以后爸会好好工作,好好照顾你们母女俩。”

“爸——”

苏依依怔怔发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已经颓败了两年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依依,爸说到做到。”

从苏依依手上接过从饭店打包的酒和饭菜,苏康将饭菜放在桌子上,随后将白酒瓶盖打开,将酒全部倒进了下水道,沉声说道:“依依,改变从现在做起,爸爸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爸爸。”

苏依依再也忍不住,直接扑进苏康的怀中。

“女儿!”

苏康眼角湿润,之前他是被林若风逼着的。

但现在,抱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这两年都是女儿在支撑着这个家,苏康心中无比的愧疚。

深吸一口气,苏康心中蓦然间升起一股豪气,以前他是孤身一人,白手起家,现在为了妻子和女儿,更要努力奋斗。

在心中升起一股豪气的同时,苏康整个人的气质完全的不同了。

这种气质的改变就算连别人都能看出来。

林若风心中暗自惊讶,看来苏康还是有救的,自己这一顿胖揍还是效果斐然的。

“咦?爸爸,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自从进门看到苏康的改变后,苏依依非常震惊,直到此时发现在苏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这个,刚才,刚才在浴室洗澡的时候跌的。”

苏康目光闪烁,讪讪的说道,“酒喝多了,身子骨虚,浴室又那么滑,所以就摔倒了。”

“那爸你没事吧。”

苏依依紧张的问道。

“没事,好在,好在有若风在。”

“对,依依。”

这个时候,林若风站了起来说道,“依依,你可能不知道,我在部队这几年,和部队的老军医学习了一些医术,刚才已经给叔叔检查过了,只是一些皮外伤,多休息休息就会没事的。”

“另外——”

说到这里,林若风故意停顿片刻,这才说道,“另外,叔叔这两年喝了太多的酒,身体骨骼太过脆弱,需要多锻炼才行。”

苏康顿时一凛,林若风这是在提醒他以后要多锻炼。

相关文章: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最强教练

啊嗯嗯哦再深一点用力快嗯好爽_高辣h文乱乳

男朋友抱着我在教室做 男友接吻手伸进裤子里摸|最强上门女婿

浴血华沙删减的是什么,华沙的盛宴

(完整版):《总裁你儿子找上门了》-(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