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熬夜必看小说[免费]

2021-02-24 11:39 · 新商盟

“好极了!”赵鑫铭嘴角一抽,“这可是你自找的!废了他!”

随着赵鑫铭一声令下,刀疤脸等混混们齐刷刷的抡起钢管,冲向陆山河。

砰!!

陆山河腾起一脚,将冲到最前面的刀疤脸踹飞出去。

同时他伸手将对方的钢管抓到了手中,随手将钢管扫出。

“叮叮当当”一阵响,混混们手中的钢管全被陆山河扫的脱手飞出,一个个虎口都被震裂了。

不给他们任何求饶和逃跑的机会,陆山河杀进人群,一阵“砰砰砰”的声音过后,混混们全都捂着受伤的部位打滚惨叫。

赵鑫铭还以为随便找点儿混混带上武器,就能把他废掉呢。

哪里想得到陆山河这么强悍。

见着这等架势,紧张得他浑身筛糠,哆哆嗦嗦的跑进车里,两手颤抖着拧动车钥匙……

啪擦!!

侧方玻璃突然爆碎,一只手伸了进来,直接採住赵鑫铭的头发,将他从车窗里拽了出来。

“别……别乱来……”

赵鑫铭看着面前陆山河如魔鬼一般的邪异笑容,两腿一抖,直接尿了。

砰!!

陆山河不跟他客气,直接一脚踩在他的腿上。

清脆的断骨声响起。

“啊!!”

赵鑫铭捂着断腿,发出一阵凄厉的哀嚎。

“先要你一条腿,再有下次,要你的命!”

陆山河把钢管扔在地上,又腾起一脚,将赵鑫铭踢到了马路沟里。

环视他们一眼,陆山河掸了掸双手,转身离开了。

“着急了吧!”

“啊!”江月蓝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旁边的陆山河,怨声道:“方便完了?”

“嗯,刚才有没有偷看?”

“去你的!谁稀罕看你!白给我都不看!”江月蓝温愠的抱怨,“赶快开车走了!”

回到别墅后,江月蓝还有些小紧张,“真想不到,会碰见贼!”

她可不知道陆山河惹上了赵鑫铭,更不知道那些人是赵鑫铭派去的。

“看样子你还有点儿害怕,一个人睡觉肯定做噩梦。放心,我会搂着你给你安全感的?”陆山河笑道。

“去你的!我睡二楼,你睡一楼!没我的允许,你不准来楼上!”

感觉跟这小子没法交流,江月蓝丢下两句狠话,飞快的跑上了二楼。

陆山河随便从一楼找了个房间,没着急睡觉。

而是坐在床上,双目微闭。

很快,他身体周围出现了一阵气息波动,仿佛有力量在身上流转。

这是他的内劲修炼方式。

修炼了一会儿,他便躺下休息了。

在市中心的位置,有一座格调高雅的茶楼,名为四言堂。

顶层,一个不对外开放的包间当中,一名衣着华贵,气度不凡的年轻男子,一边品茶,一边听着旁边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青年冲他汇报情况。

坐在轮椅上这位,正是不久前被打断腿的赵鑫铭。

把被揍的经过讲述完毕,赵鑫铭又道:“韩少,那小子打了我,也是打了咱们公子会的脸啊!你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啊!”

公子会,是当地一个由各路富家子弟组成的组织,他们拉帮结派,成为一股在当地商界颇有影响力的势力。

创立者便是来自江城市四大家族的四名少爷,人称江城四少,这个韩少,名叫韩庄,便是江城四少之一。

韩庄把茶杯往桌上一戳,起身来到了赵鑫铭近前,抬脚就将他连同轮椅一同踹翻了,道:

“你算那根儿葱,还好意思追求江月蓝?知不知道老子和白少都想追她呢?你敢跟我们抢女人?”

赵鑫铭打了个哆嗦,结结巴巴道:“我……我不知道您和白少对江月蓝有意思,不然借我俩胆儿,我也不敢追呀!”

韩庄扇了赵鑫铭一巴掌,眼中闪过一丝戾气,“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那个叫陆山河的打了我公子会的人,我必然让他好看!”

“多谢韩少!多谢韩少!”一听韩少愿意为他出头,赵鑫铭登时兴奋起来。

“别高兴的太早!”韩庄道:“一个小小的司机,就把你收拾成这样,公子会不收留你这种无能之辈,从今天起,你不再是公子会的人了!”

赵鑫铭慌了,“韩少!不要啊!求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想办法把面子找回来的!”

“滚!”韩庄摆摆手,旁边两名手下立即上手,将赵鑫铭扔了出去。

韩庄随手转动手指上的名贵玉戒指,嘴角挂起一抹邪魅,“我韩家正打算借着商业合作,吞掉江月蓝的千峰集团呢,我正好抢个头彩。”

第二天一大早,江月蓝早早的起床洗漱,穿好了工作正装,把自己的形象整理的一丝不苟。

而后下楼叫陆山河起床,“上班时间到了!我昨天也跟你说了,让你做我的司机,马上跟我走!”

陆山河有些不情愿的随便洗漱一下,就坐上了江月蓝的车。

“待会儿再去公司,先拉我去花雨会所。”江月蓝说道。

“去那儿干什么?”

“谈生意!韩氏集团打算和咱们千峰集团谈一笔化妆品的代理生意,他们的少东家韩庄会亲自和我谈,韩庄是江城市年轻一代当中的翘楚,也是江城四少之一。”

“江城四少?这名字挺唬人啊!”

“不是唬人,是他们真有本事!而且江城四少还成立了一个公子会,专门吸纳江城市的青年才俊!他们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江城商会!”

“这么牛逼?老婆,你看你老公我,也算是一表人才,你说韩少见到我,会不会也吸纳我入会?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让我做他们会长,我就勉为其难的加入他们组织。”

“老老实实开的车!”江月蓝险些背过气去。

这个混蛋!连加入公子会的资格都没有!还想进去当会长?能再自恋一点儿吗?

二人先找个早餐店吃完早饭,便驱车来到了目的地-花雨会所。

花雨会所,是一个集餐饮、健身、住宿、洗浴、休闲为一体的娱乐中心。

江月蓝领着陆山河来到了三楼,顿住脚步提醒道:

“待会儿碰见了韩少,你可不要乱说话,得罪了他,就是得罪整个公子会,我都保不了你!”

怕陆山河再口无遮拦的乱扯,警告完之后,江月蓝立即敲门。

“请进。”一个充满磁性,十分绅士的男人声音,从房间里响起。

江月蓝推门而入。

“江总,你来了。”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一名身穿西装的男青年,优雅的站起身来。

他便是这次江月蓝要见的韩氏集团的少东家-韩庄。

江月蓝微微浅笑,“韩少,你好。”

“这位是?”韩庄看向陆山河。

“哦,他是我的司机陆山河。”

当听到陆山河三个字的时候,韩庄的目光在他身上定了一下。

原来就是这小子打伤了赵鑫铭!哼,敢动我公子会的人,找死!

韩庄心头暗恨,脸上却满是亲和的笑容,主动与陆山河握手,“你好,我和江总要谈的生意,涉及到一些商业机密,还请你回避一下。”

他冲旁边的辛秘书说道:“你带陆先生去保龄球馆玩儿玩儿。”

说话的时候,微微使了个眼色。

辛秘书点点头,“陆助理,随我来吧!”

“我说韩少,你把我支走,不会是看我们江总长得漂亮,对她有什么特别想法吧?”陆山河笑道。

“你胡说什么!?”江月蓝瞪向陆山河。

这单生意对她来说实在太重要了,生怕陆山河口无遮拦,给搅和黄了。

“陆助理说笑了,我承认江总的样子足以迷倒众生,但如果我喜欢,会光明正大的追求,绝不会做龌龊之事的。”韩庄表现的很有素养。

“好吧!”陆山河点点头,随着韩庄的辛秘书往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又突然回头看向韩庄,“韩少,如果你敢欺负我们江总,我可跟你没完。”

“陆山河!注意你的言辞!”

江月蓝已经注意到韩庄有些不悦了,生怕失去这单生意,紧忙冲着陆山河呵斥。

陆山河又道:“江总,有麻烦的话,记着喊救命。”

“你……”

江月蓝又想呵斥,陆山河已经关上了门。

她紧忙一脸歉意的看向韩庄,“韩少,你别介意,我这个司机太年轻,又是刚刚工作,还不懂事。”

“无妨!”韩庄十分大度的摆摆手,“咱们边喝边谈吧!”

他拿起桌上的一瓶红酒,“这瓶罗曼尼康帝,在我小时候,就已经珍藏在家里了,咱们一起品味一下。”

“韩少太客气了,咱们还是直接谈生意吧!”江月蓝不是不能喝酒,是不想跟男人喝酒。

“别那么扫兴嘛,大多数生意,不都是在酒场上谈成的嘛,俗话说,酒喝好了,生意也就成了,你说是不是?”

韩庄已经起开酒瓶,给江月蓝倒了一杯。

“那……谢了。”一听关系到生意,江月蓝把心一横,接过了酒杯。

话说陆山河,随着辛秘书来到了同一层的保龄球馆。

大早起的,这里十分冷清,只有十来名男子围作一团,看着一名魁梧的大汉打球。

那男子一个甩身,将保龄球抛飞出去,保龄球带着风声,直接在空中飞向了球瓶。

只听“砰”的一声,球瓶全被冲飞。

周围的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通惊叹。

陆山河也饶有兴致的看了过去。

这么快、准、狠的飞球,绝不是一般人能玩儿出来的,这个魁梧大汉肯定是个练家子,而且实力不弱。

“岳哥,人带来了!”辛秘书突然喊话,并往后退了几步,抬手指向陆山河,“就是他!”

魁梧大汉回身看了过来,原本围在他周围的小弟们,则不约而同的走到陆山河近前,将他围了一圈,目光狰狞的盯着他。

陆山河没有丝毫的紧张,笑道:“我好像没惹到你们。”

“呵呵。”辛秘书玩味的笑道:“你昨天打了赵鑫铭,知不知道他是公子会的人?韩少身为公子会的会长之一,当然不会放过你!”

那魁梧大汉走上前来,说道:“我叫王岳,听说你很能打,我很想见识见识!”

“好啊,我赶时间,你们一起上好了。”陆山河无所谓道。

“哈哈哈哈!”围圈的小弟们全都哄笑起来。

“我岳哥一个人,让你一只手都能把你打趴下!你哪儿来的自信让我们一起上!”

“我看这小子就是皮痒了,想挨一顿暴揍!”

“岳哥,干脆你坐下看戏,让我们好好教训教训他吧!”

“住口!”王岳呵斥一通,小弟们通通闭嘴。

他有些复杂的看着陆山河,很想看出这小子是真的自信,还是在装腔作势,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用不着他们,我一个人就够了!小子,既然你答应跟我切磋,受伤了可不要怪我!”王岳恶狠狠道。

陆山河道:“这话应该我问你。”

“狂妄!”

王岳厉声一呵,箭步上前,猛然踢出一个正蹬腿。

泰拳!!

陆山河心头暗忖,微微一个侧身,就闪了过去。

王岳露出一丝惊色,突然另一条腿又弹了起来,用膝盖顶向陆山河的胸口。

如果普通人中了这一招,绝对肋骨齐断。

千钧一发之际,陆山河腾起一脚,扫向对方的小腿。

砰!!

在众人的一片哗然中,王岳发出一声闷哼,整个身子被扫的在空中翻了两个两个跟头,脑袋朝下撞向地面。

情急之下,他用手护住脑袋,但还是摔的不轻,一身的狼狈。

“岳哥!”手下们紧忙围上前去。

“都滚开!”王岳咬咬牙,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再来!”

噗通!!

话音刚落,小腿处的一阵剧痛,让刚刚站定的王岳再次跌了个跟头。

再看陆山河,正十分悠哉的站在原地,用手轻轻掸了掸裤腿。

这……这怎么可能?

辛秘书傻眼了,紧张的后退两步,“岳哥,你和你的手下一块上,狠狠教训他!”

“我看谁敢上!”王岳咬着牙站了起来,突然冲着陆山河做了个拱手的手势,“甘拜下风!”

“王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可是收了我们钱的!”辛秘书呵斥道。

“回头我会把钱原数奉还!走了!”

王岳招了招手,领着手下们离开了。

这个王岳,倒是条汉子,陆山河心道。

“你……你们……你们别走!”

辛秘书要追过去,却被陆山河拽住了衣服。

“韩庄叫你带我来这儿打保龄球,咱们还没开始玩儿,你怎么能走呢?”陆山河抓着他的肩膀,一脸无害的笑道。

陆山河越是不生气,辛秘书越是紧张,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我……我球技不精,肯定不是陆爷您的对手……”

“你只是球技不精,我连打都不会打,你正好教教我。”

陆山河拿起一个保龄球,递给了辛秘书,“要不你先给我做个示范?”

“好……好的……”

辛秘书哆哆嗦嗦的接过保龄球,用还算标准的姿势,把球扔进了跑道,撞倒了八个球瓶。

“大概……就是这么打,呵呵。”辛秘书一边擦汗,一边小心翼翼的颤声讲话。

“嗯,我已经学会了,接下来看我给你露一手吧。”陆山河道。

“我给您拿球。”

“不用了!”

就在辛秘书转身去拿球的时候,陆山河突然一把抓住了辛秘书的脑袋,生生将其提到了半空。

紧接着他以打保龄球的姿势,顺势一甩,将辛秘书整个人扔进了球道。

“啊!啊!啊!!”

辛秘书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身体在跑道上滑行,一头撞向了前面的球瓶。

哗啦啦啦!!

辛秘书的脑袋把球瓶全部撞倒,又一头撞在墙板上晕了过去。

“全中!”

陆山河给自己鼓两下掌,离开保龄球馆。

包间当中,韩庄不停的冲江月蓝敬酒倒酒。

二人已经喝了多半瓶。

江月蓝感觉有些迷糊,她晃了晃脑袋,“韩少,我不能再喝了,咱们还是谈生意吧。”

韩庄仍然为之倒了一杯酒,说道:“代理的合作没问题,我们只抽百分之五的代理费,咱们随时可以签合同,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江月蓝揉着眉心,声音已经有些迟钝。

刚刚说完话,她就一阵恍惚的靠在沙发上,失去了意识。

药效终于发作了!!

韩庄眼中闪过一丝侵略的光芒,嘴角挂起丝丝邪魅。

他早就往红酒里下了让人失去意识的药物,自己则提前吃了解药。

“哼,待会儿先把你搞定,再给你拍点儿照片,到时候……你还不乖乖的听我控制?”

咣当!!

就在韩庄得意的自言自语之时,房门突然被人踹开。

陆山河一个箭步冲了进来,坐在江月蓝旁边,“江总,你怎么样了?”

韩庄被吓了一跳,难道辛秘书没有把他搞定?

王岳曾经是地下拳王,怎么会搞不定这小子!

这时,韩庄的手机响了一下,拿出一看屏幕,是一笔入账的短信提醒通知。

接着又收到了王岳的短信:没能搞定陆山河,酬金原数奉还!

韩庄如遭雷击。

王岳都打不过这小子,还有谁能搞的定他?

眼下,必须先稳住他,否则自己也得挨揍!

可惜没能搞定这个女人,妈的!

韩庄暗自咬牙,挤出一丝笑容,“陆先生,江总刚才喝多了。”

“嗯,我看也是喝多了!”陆山河笑着看向韩庄,眼神中,却闪过如刀的锋芒。

突然,陆山河抬手拍在了江月蓝的后背上,将一股暗劲灌了进去……

“噗!!”

江月蓝猛然喷出一口红酒,全都喷在了韩庄的脸上。

韩庄原本白净的脸蛋,立即变成猩红一片。

陆山河不停,又在江月蓝的后背拍了一下。

“噗!!”

江月蓝又喷出一大口,酒水再次打了韩庄一脸。

虽然是美女喷出来的酒水,但喷在脸上,也是让人恶心至极呀。

韩庄忍着想吐的冲动,拿出手帕擦脸。

“不好意思,喷了你一脸。”陆山河拍了拍韩庄的肩膀,笑道。

韩庄微微抬头,“没关系……”

“噗!!”

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陆山河再次拍打江月蓝的后背,又一股呕吐物喷在韩庄的脸上。

这次喷出来的不是酒水,而是江月蓝胃里已经消化了一半的早饭……

既然吐出了早饭,这也说明,江月蓝喝进去的酒水已经吐净了。

不过因为部分药效已经发作,她还是有些精神恍惚,靠在沙发上迷糊着。

“呕!!”韩庄终于受不了,随便拿手抹了抹脸上的粘稠呕吐物,低头呕吐起来。

在他弯腰的空挡,陆山河突然目光一沉,腾起一脚踩在韩庄的后脑勺上。

噗通!!

韩庄直接面门着地,整张脸和自己的呕吐物来了个亲密接触。

“你……你最好别太过分……”韩庄趴在地上,喘息着说话。

陆山河道:“我还没把你怎么样呢,你就说我过分了?”

“我是,我是江城四少之一,公子会的四名会长之一!”韩庄为了自保,紧忙报出自己的身份来镇场。

“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而你只是一个畜生,更不用对你客气!”

话音刚落,陆山河再次抬脚,照着韩庄的脸踩了下去……

砰!砰!砰……

“饶命!饶命啊!”韩庄彻底怂了,就算他背景很强大,但在这个房间里,他是惹不起陆山河的。

陆山河把脚收回,坐在沙发上,“刚才你们谈完生意了吗?”

“还没有……”韩庄慢慢爬起来,低着头小声应答。

“咱们接着谈吧。”

“你……你能代表江总吗?”

“废话!我还能代表你爹来踹你呢,信不信?不信是吧?我踹!”

砰!!

陆山河直接一脚踹在了韩庄的脸上。

韩庄吃了一嘴土,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再也不敢造次,“好……那……谈生意……生意的主要内容是,我们韩氏集团,对你们千峰集团进行化妆品代理的业务,收你们销售额百分之五的代理费……”

“百分之五?太高了!调低点儿!”陆山河道。

“那……百分之四点五,怎么样?”

“还是高!”

“那就百分之四吧,已经非常低了……”

“放屁!我说高就是高!”

“那……那您说改成多少?”

“免费代理!另外,你们还要付给我们公司百分之五的被代理费!”陆山河道。

韩庄闻言差点儿哭了,“这……这哪儿有被代理方跟代理方要钱的道理啊……”

“怎么没道理了?我们给你们面子,才让你们代理我们的产品,这百分之五,就当是面子费!你有意见?是不是不给面子啊?”

陆山河目光一凛,冷冷的看向韩庄。

相关文章:

头埋在双腿间你那里好美,总裁抵冲刺

含好不许吐h,女人外阴缝多长才算正常

漂亮女知青献身老村长*女人高謿会出水吗

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老千世界

二进豪门:《二进豪门:总裁夫人不好当》小说(原文试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