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 粗大 啊 水 揉捏_黄得让人湿的片段|这个女婿有点猛

2021-02-24 11:33 · 新商盟

第三章 心怀不轨

约定的时间是中午,夏梦看已经快到十点,直接让黄莉备车。
尽早不尽晚,她想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半点不敢怠慢,张建设对她来说,是极尊贵的一个客户。

韩东是听到外头脚步声,才打开门询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黄莉想回答,被夏梦眼神冷冷的止住。

韩东哪管三七二十一,随便穿上T恤就跟在了两人身后。

整个夏家,如果说有一个人能让韩东对其保持亲切跟尊重,那就是他岳父夏龙江。

出门前,夏龙江亲口叮嘱他说临安市不太平,夏梦一个女人很不安全,让他务必照看。

韩东七年军旅生涯学到的就是言出必践,他跟岳父说不离左右,就会做到自己所说的。

车上,夏梦抬眼从前倒车镜里冷冷瞥了一眼韩东。

这人今年二十五岁整,相貌倒也不遭人烦。相反,清清秀秀,很是顺眼,尤其是一双眼睛,之中藏着的东西,有时候让夏梦都看不透。

此刻额头上用纱布简单包扎了一下,显然是她那一玻璃杯的威力,精神有些委顿。

如果不是昨晚的事情,她对韩东其实没有任何的成见。不喜欢归不喜欢,但能到结婚地步,不可否认,她并不排斥他。

她跟韩东两人从小就认识,只不过后来随着生活环境的不同,再也没了交集而已。

想到了今早无意看到他背上的那个恐怖狰狞的纹身。

她当时情绪激动,没有过多琢磨。

现在想来,着实奇怪的紧。

正常人谁会纹那种像是蛇形的纹身,且是一整条盘踞在背后,让人看了就从心底胆怵。

特别是韩东平时的言行举止,跟那个纹身反差简直是太大了。

韩东并不知道她想什么,也在不时偷看夏梦。

她换了身衣服,标准的A字裙跟白衬衫,最上头的一颗扣子没系,微微露出的雪山一脚,让他禁不住的分神。

上天赋予了女人一张漂亮面孔,往往不会给其相应的身材跟气质。

但夏梦就是这么幸运,韩东至今除了脾气上,没办法挑出夏梦的任何缺陷。

人如其名,她就是每个正常男人心里的梦。

“小莉,前面左转么?”

在路过一个岔路口之时,韩东随口问了一句身边的秘书黄莉。

二十来岁的女孩,相貌谈不上太漂亮,却阳光青春。

韩东在公司里跟她关系就还可以,属于能开玩笑的那种同事。

黄莉从知道韩东是夏梦丈夫后,态度就悄然在变,忙道:“是的,深蓝茶餐厅。”

“是在花苑公寓附近的那个吧。”

“对,就是那个。”旋即惊讶:“你来过临安么?”

不光她,夏梦也略感奇怪。

据她所知,韩东高二的时候就被其父亲送到了部队,一呆就是七年,什么时间来的临安?

韩东不解释,打头转弯后直行。

到达茶餐厅门口,韩东车子停稳之后,夏梦带着黄莉下了车。

韩东则在车内塞着耳机无聊等待。

电话这时响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笑着摁了接听:“怎么了?”

打电话的人是他在东阳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哥们之一,叫郑文卓,也是发小。目前也还跟韩东父亲住在一个小区里面。

“东哥,我怎么听伯父说你出差了。”

“没错,在临安市。”

“什么时间回来?”

韩东跟他半点也不客气:“有屁就放。”

郑文卓嘿嘿直笑:“这不想东哥您了嘛!”玩笑一句,郑文卓正儿八经的说了来意。

是几个朋友一块做点小买卖,他出面来询问韩东有没有兴趣入股。

韩东没好气道:“我穷的房子都卖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哪有钱……”

聊着,韩东眼角余光注意到一辆奔驰600停在了他车子不远处,一个像是秘书的人先下了车,毕恭毕敬的帮后下车的中年男子拉开了车门。

男人穿着西裤跟白衬衫,皮鞋锃亮。光头,年龄约在四十岁左右,脸上有一道隔了很远也能清晰看到的刀疤,横肉累累,尤其是一双眼睛,小且圆,密布凶光。

以韩东的眼力判断,这人面有恶相,不像是什么好东西。瞧他进茶餐厅后,径直往夏梦那桌赶,他知道这就是夏梦要见的那个客户。

……

夏梦看着来到面前的中年男子,有些迟疑:“张总?”

她实在想不到,恒远的董事长会是如此形象。

如果面前这人褪下西装,换上一身松垮的休闲装,夏梦会以为对方是个混混。

张建设跟她观感恰好相反,他去过东阳,也听说过夏梦这个名字。所以被秘书告知,是夏梦要跟他谈生意的时候,他推掉所有工作抽时间赶了过来。

暗自惊艳对方姿色跟气质,张建设心道传闻果然不是假的,这个夏梦还真是一个罕见的绝色佳人。

笑容不由就亲密了些,主动伸出手道:“夏总,久等了。”

夏梦确定对方身份后,旋即收了心思,笑着起身握手:“早听说过张总,刚才是没想到您还那么年轻,没敢认。”

张建设旦觉手里像是抓了一团水,柔腻的触感,让他不忍松开,也不落座,皮笑肉不笑道:“夏总更是年轻漂亮,我最喜欢跟你们这些年轻人打交道。”

他一笑,露出满口不怎么好看泛黄的牙齿,并且脸上肌肉扯出了几分若隐若无的凶厉,十分的让人别扭。

夏梦勉强把手抽了出来,叫来服务生到:“张总,吃点什么。”

张建设目光灼灼,好半天才慢悠悠道:“夏总看着点,我不饿。”

夏梦掩饰的躲闪开视线,觉得今天的谈话可能会不太顺利。

她是个女人,对于一些男性的意图感觉特别明显。

这个张建设话不说几句,眼睛就像是要吞掉她一般……

简单叫了些点心跟一壶茶,夏梦顺手往张建设茶杯里添了一些,笑着道:“张总,这茶您尝尝,看合不合口。”

张建设欠身点了支烟:“小夏,我听秘书简单说了一下关于你们公司的事情,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夏梦心里一松:“张总,我先跟您说一下情况。振威目前招聘的保镖跟保安全部都是最专业的,跟您签约保证不会弱了您公司的名声……至于价格方面也好商量,我现在没有其它目的,只要能妥善安置这些人便可……”

张建设听清楚了夏梦意思,无非就是振威现在大约有五百人左右的保镖跟保安待安置,想让他帮忙临时安置一下,这是第一步的合作,还有就是夏梦想跟恒远签署长期的员工续约合同……

怎么说呢,这对他而言就是一件最微不足道的小事。

几百个人,张建设一个电话,就能全部安排出去,并且,恒远还会因此在中间赚一笔费用。

可是,这就跟一个狮子面对一块不如巴掌大的肥肉,一口就能吞进去,但不吃的话也没任何影响。更何况,在见到夏梦人之后,张建设的兴趣完全从生意转移到了人的身上。

他打断了夏梦介绍,看向了黄莉:“小秘书,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们夏总说,能不能回避一下。”

像是在征询黄莉的意见,可其实话里根本就没有商量余地。

黄莉这会正翻动准备的资料,要补充夏梦没有说完的话,闻言愣了愣,然后忙起身离开。

等就剩下两人,张建设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坐姿:“夏总,以振威眼下的规模,这几百个人,估计不是小麻烦吧?”

夏梦犹豫了下,坦诚说:“张总看的透彻,确实是这样。”

张建设把烟摁灭到了烟灰缸里,眼睛放在了夏梦放在桌上的手,似无意般道:“夏总手是怎么保养的,这么漂亮。”

夏梦想不到他会转眼之间把话题从工作扯到她的手上。

强撑着道:“您真会开玩笑。”

张建设若有所思,抬起手腕看了看:“我稍后还有个会要开,夏总,这样好了。晚上咱们在华庭酒店谈,里面的中餐厅不错。”

夏梦要再看不出张建设什么意思,就真是一朵白莲花了。

她心底无力:“张总,哪好总耽误您时间。”

张建设起身,笑的尤为肆无忌惮:“不耽误,一点都不耽误。”

第四章 卑鄙的张建设

夏梦并不知道,她所面对的张建设到底是什么人。

早些年的张建设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混混,就算是现在,跟一些道上的人也有所牵扯。

其人最大的特性就是好色,在临安市不说人尽皆知,也是赫赫有名,各种夜场欢场的常客,无女不欢。

碰到这种不寻常的人,夏梦来谈生意,首先就注定了如果不付出一些代价,根本就不可能谈拢。

当然,换成别的业务员过来,张建设恐怕来也未必会来。毕竟恒远现在市值数十亿,别说振威旗下的一个押运集团,就算是振威集团本身在他面前根本就没有谈合作的资本。

出门,阳光仍旧灿烂,她脚步却像是灌了铅水一样。

有昨夜没休息好的缘故,也有完全看不到振威未来在哪的缘故。

她从小就在赞誉中成长,不管是相貌,能力,方方面面,都自认为是最拔尖的。

自美国最出名的商学院毕业之后,夏梦幻想过该如何大展拳脚,发展家族企业。

可惜,真正步入社会,她才发觉事情跟她想的一点都不同。

这个世道,想要正正经经的做生意,真是举步维艰。这种认知,彻底击碎了她的信心。

车内,黄莉正在跟韩东闲聊着张建设的诡异之处。

“韩东,你不知道,他看夏总是什么目光……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说话间,她打住了话匣子,是夏梦走了过来。

砰的一声关门上车,夏梦吩咐道:“回酒店。”

韩东偷偷看了她一眼,他从黄莉的话里已经基本判断出夏梦想依靠张建设解决公司困境,根本就是不现实的……除非,她愿意陪张建设睡一晚,或者是几晚。

想到这种可能性,韩东简直是无语到了极点。

邱玉平这个前男友状况还没弄明白,又来了个更凶恶的张建设。

不行,这绿帽子怎么也不能戴。

“夏梦。眼下公司的问题在于那些闲置的安保人员,我认为就算是亏一些,也能在东阳市就把人给安置好……”

夏梦一腔恼怒正没处发,不等韩东说完,直接吃枪药一般打断:“你懂什么,这根本就不是权宜之计,我来临安市是为了公司的长远考虑。”

韩东不爽道:“冲我嚷什么,有这脾气干嘛不对张建设使。那种毛手毛脚的货,大耳瓜子扇上去就行了!”

夏梦不想吵架,尤其是当着黄莉的面。

再懒得理会让她想起来就抓狂的韩东,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她示意让停车。

韩东稍转念,联想到了什么。

昨晚两人没任何安全措施,这女人估计是怕怀孕……

他想的不差,夏梦确实是因为这件事情。

到了药店,她做贼一样。看客人很多,就状若无事的在药店里闲逛起来。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启齿,也不知道该买什么药。

药店员工注意到了她,上前恭敬道:“小姐,您想买什么药?”

夏梦看左右没人,低声道:“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临时改口说:“我随便看看。”

这时,身后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有没有避孕药,事后的。”

她猛然回头,脸色时红时白,这个该死的韩东怎么跟过来了,并且这么不要脸的直接问这个。

还有,他怎么知道自己要买避孕药。

可她看来如此为难的事情,其实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药店员工稍询问了两句,就拿了一盒递给韩东让去前台结账。

少顷,韩东付钱后看也没看她一眼,把药装进口袋里走出了药店。

“拿来。”

出门,夏梦紧走几步追了上去,毫不客气。

韩东笑笑,把药递给了她。

夏梦迅速装进手包,径直先往车子走去,就是路过韩东的时候,高跟鞋直接落在了他脚面上。

韩东脸色微变,你麻痹的,好心下来帮她买药,竟然这么恩将仇报。

这一下弄的他连走路一时间都有点困难,这贱女人鞋跟怎么如此尖锐!!

……

到酒店,韩东一瘸一拐的回到自己房间,去掉鞋子后发现脚面都有些青了。

头,脚。

今天简直就是流年不利。

昨晚没休息好的缘故,这会倒是困了。简单冲凉,身体沾床就睡了过去。

睡眠质量并不怎么样,刚睡着,噩梦就放电影一般一帧一帧的出现。

有时候是战友牺牲的场景,有时候是执行卧底任务被人用枪指着脑袋的场景……

死,生。

梦里的韩东尽数看淡。

他豁然坐了起来,神情疲倦,双眼呆滞,这才注意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叹了口气,以为退役后一切事情皆可释怀。现在才知道,自己太过于想当然了。

这些刻在记忆里的刺青,恐怕会伴随着他的一生。

肚子有些饿,出门找东西的时候路过夏梦门口之时,他想到了什么,上前敲了敲门:“媳妇,吃饭没?”

没有回应,好像人不在。

他疑惑这么晚夏梦能去做什么,下意识打了她秘书黄莉的电话。

得知黄莉跟夏梦两人在华庭酒店,他不由道:“去那儿干嘛,怎么不叫我。”

“夏总不让……韩东,你赶紧过来,有点不对劲。张建设根本不让我进去,我怕夏总会出意外……”

她声音很低,有点慌乱。

韩东不及多想,连鞋子都没换,就跑下了楼梯。拦了辆的士,去往华庭酒店。

他已经明白过来,八成是张建设约夏梦过去的。

以那女人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性格,估计就算猜到有蹊跷,也会抱有侥幸。

可韩东是男人,他不会有任何侥幸心理。

且不说夏梦是不是有打算献身张建设,他可是夏梦的丈夫,这种事情在他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华庭酒店距离他所住的这家酒店并不远,五分钟左右也就到了地方。

韩东第一眼就看到了夏梦那辆红色的宝马R8。

里面就黄莉一人,韩东上前敲了敲窗子,等玻璃降下连忙追问:“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都快一个小时了,夏总的电话也打不通……”

黄莉一脸着急,看到韩东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

韩东又追问几句,得知夏梦在中餐厅后,他连忙走了进去。

可是此刻中餐厅里根本就没有几个客人,又哪会有夏梦的影子。

心道不妙,很明显的,夏梦现在还在酒店里。

那如果不在一楼,会在哪?

楼上可全他妈是客房,难不成她现在已经跟张建设开房去了。

念及此,韩东暗骂了一句,大步进了电梯。

以张建设的身份,如果开房,应该会选择总统套房,一般酒店这种房间都属于观光房,要么在最顶层,要么才次一两层之间。

韩东摁了四十八层,然后挨个找了过去。

运气还算属于不错的,他刚走步梯到四十九层,就在走廊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是下午时候帮张建设开车门的那个秘书。

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西装革履,身材稳健的男性,像是保镖。

此时,几人正在一块,略神秘暧昧的说着什么。

韩东靠近之时,听到了一些敏感而关键的词汇。

女人,下药,张总,视频……

脑子都不用动,韩东也能听出来,此刻夏梦跟张建设正在房里,并且那个蠢女人被人不知不觉下了药。

火往上撞,韩东眼睛悄然变暗。

“你谁啊!”

一名保镖发现了正走来的韩东,上前一步就用手去推,意图拦阻。

只还未碰到来人,他手腕就被对方单手卡主。

那种不可逆的力道,让保镖眼睛睁大,抬脚就踹了过去:“你他妈的……”

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就觉身体被火车给撞了一般,保镖闷哼着倒跌而退,捂着肚子重重撞在墙上。

能跟着张建设的保镖又岂是什么简单角色,杀人的差事都干过,此刻再看不出韩东来意不善才傻逼了。

另一名保镖见状当即将匕首抽了出来,他本能以为来人是张建设的仇家。

可惜,匕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对准韩东,保镖就捂着咽喉见鬼一般嗬嗬有声,叫都叫不出。

相关文章:

小说推荐【伴你朝暮如初】在线完整版全文

绳结.闺蜜帮打飞是什么感觉

爱一个人身体会很强烈需求,总裁手指隔着布料磨弄

重生到宝宝H——别闹人家想要快点

幼儿园入园体检,幼儿园入园申请怎么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