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玄幻】狂武医仙小说免费阅读全集

2021-02-24 12:38 · 新商盟

不过,程立很清楚,现在可不是占便宜吃豆腐的时候,还是先治病要紧,因此他立刻运行起了玄清决。

一丝玄清真气从他的丹田凝聚而出,随后便顺着他的双手输送进了李婉小腹之中。

紧接着在程立的引导之下,玄清真气开始在李婉小腹上的几处穴位中游走。

伴随着他的一连串动作,李婉原本紧张的神色开始有所缓和,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仅仅不到两分钟,李婉原本煞白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原有的血色。

她只感觉到腹部渐渐升起了一丝温热,比暖宫贴的效果还要快,而且之前那般如刀绞一般的痛感,也奇迹般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让浑身都无比舒畅的温暖。

渐渐的,李婉感觉浑身酥麻无比,有着如电流一般异样的感觉,在身体之中不断地流淌。

“唔……”

终于,李婉忍不住发出一声颤巍巍的呻/吟,令得程立手下一个不稳,差点儿当场失态。

“咕咚!”

程立目瞪口呆地向上瞄了瞄,只见李婉双颊一片驼色,脸色羞红恨不得埋进方向盘里。

这副娇羞的模样,更显得她秀色可餐,让人忍不住大吞口水。

“我已经……好了,你可以把手放开了……”

李婉轻声呢喃道。

此刻,她只觉得脸上如同火烧一般,不敢去看程立炙热的目光,心中也是懊恼不已:“太丢人了,我怎么会发出叫床一样的声音……”

闻言,程立也是讪讪一笑,有些恋恋不舍地将手拿开。

两人之前的气氛有些尴尬,程立轻轻咳嗽一声,问道:“怎么样?我的医术还可以吧?”

李婉点头如捣蒜,感叹道:“的确很神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揉揉肚子就可以治好痛经的!”

一开始,李婉并不相信程立能够治好她的痛经,只是痛得实在不行,才让程立试试。

虽然这是她第一次痛经发作,但是她可是亲眼看到一些朋友,为了治疗痛经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有奏效。

谁能想到程立这一下子便帮她解决掉了痛苦。

这下子,李婉再也不敢轻视程立,她看向程立的目光也充满了好奇。

她有些不明白,医术这么高超的程立,为何穷酸成这个样子,还住在那么简陋的出租屋里。

李婉脸色已经完全恢复,折让程立感到很是满意,看来这天玄真人的医术果然不同凡响。

方才他按照传承中所说,施展了比较特殊的按摩手法,再加上玄清真气,帮助李婉化解了她体内积聚的寒气,从而彻底解决了她痛经的毛病。

“程立,你除了治疗痛经,还会医治其他的病吗?”李婉目光好奇地看向程立,想要打探他的底气。

“那是自然!”程立点了点头道,“基本上你能想到的病,我都能治!”

“切!吹牛不打草稿!”李婉一副满不相信的样子,“艾滋病、癌症这些绝症,你也能治?”

程立笑了笑,脸色轻松地道:“在我看来艾滋病癌症这些并不是绝症,只是治疗起来比较费工夫而已!”

程立并不是吹牛,天玄真人的医术在某种意义上说便是仙术,在他的传承之中,就算是生死人肉白骨也并非传说。

李婉撇了撇嘴,她只认为程立是在吹牛。

“一点儿都经不起夸,看我怎么让你下不来台!”

于是,她小嘴一挑,抱着吓唬程立的想法,揶揄道:“这么说你还是不世出的神医咯?正好我有个亲戚得了癌症,过两天我请你去治治怎么样?”

她目光紧紧地盯着程立,想要看他露出慌乱的神色。

然而,程立却只是耸了耸肩,随口答应道:“好啊!”

天玄真人的传承之中,治疗癌症的就是很多种,他正好可以借此机会验证一下。

李婉心中诧异,心道这家伙还真是嘴硬啊,明显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到时候你束手无策,我看你怎么收场!”

心中腹诽了一句,李婉便与程立约好了日子,随后她便发动了车子,带着程立来到了市里一家高档餐厅。

为了答谢程立,她也必须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李婉走进餐厅便轻车熟路地点了菜,很显然她经常来这里吃饭。

很快菜便上齐了,程立两天没有吃饭,自然是一顿狼吞虎咽,也顾不得美女在面前有损形象。

他们两人旁边的桌子上,坐着两名衣着不凡的男子。

其中一名青年瞥见程立的吃相,顿时皱起眉头露出了鄙夷的眼神,“这是饿死鬼投胎了吗,吃相真他妈难看,真是倒胃口!”

他对面的中年男子立刻讨好地道:“秦少,要不要我把餐厅的负责人叫来,给你换上一间包间,免得影响你的胃口?”

那名叫秦少的年轻人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简单吃几口就行了,待会儿给你母亲看完病,我还有几个病人要看,犯不着为这点儿小事儿浪费时间!”

中年男子立刻点点头道:“是是,全听秦少您的安排!”

两人正说话间,餐厅之中却是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有人更是惊叫了起来。

“周总,周总,您怎么了?!”

“周总您醒醒,您可别吓我啊!”

中年男子寻声望去,只见餐厅中央围住了一群人,似乎有人得了急症。

“秦少,那边似乎有人晕倒了!”

“走,我们去看看!”

秦少和中年男子几乎同时起身,朝着人群凑了过去。

一旁的李婉也听到了动静,她十分好奇地观望了一阵,见到人越聚越多,便忍不住拍了拍正在吃饭的程立。

“程立,先别吃了,那边有人晕倒了,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呃……晕倒有什么好看的!”

程立正吃得兴起,胃口大开之时,哪有看热闹的心情。

“你不是说你是医生吗?刚才还吹嘘自己多么厉害呢,现在怎么能够退缩呢!而且救死扶伤是你们医生的天职,你先别吃了,快跟我去看看!”

说罢,李婉不由分说,硬是拉着程立便朝人群凑了过去。

此刻,在那餐厅中央,人群已经围了一圈又一圈。

程立和李婉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只见地面上躺着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看他衣服的牌子和手上的名贵腕表,此人的身份似乎有些不一般。

中年男子捂着胸口,脸色煞白地躺在地上,虽然已经晕倒,脸上却依旧充斥着痛苦的神色。

男子身边蹲着一名身穿黑色短裙的美少妇,她脸色焦急六神无主,刚才呼救的声音就是她发出来的。

“这人长得好熟悉,我好像在电视上看见过!”

“我好像也见过,对了!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那个吴俊豪吗!”

“哪个吴俊豪?”

“吴俊豪你都不知道?领军集团你总知道吧,吴俊豪就是领军集团的董事长,他身家上百亿,在南江市的富豪里都能排上前十!”

“原来是他啊!”

经过周围人这么一说,大家才知道地上这名晕倒的男子竟然便是南江市鼎鼎有名的大富豪吴俊豪。

“真的是吴俊豪,我父亲还跟他有过商业往来呢!”李婉细细看了一眼,确认的确是吴俊豪后,她禁不住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随后,她扯了扯程立的衣角,急道:“程立,他这是怎么了?”

“他应该是……”

程立正开口时,旁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他是突发心肌梗塞!”

说话的人正是之前吃饭时,坐在程立旁边的年轻人秦少。

他出声之后,周围数十道目光便纷纷投了过来。

人群中央正手足无措的美少妇,听到声音后也瞪大了眼睛看了过来,点头道:“没错,没错,你说得没错,吴总他心脏一直不太好,今天还准备去医院检查一下呢,哪里想到……对了,你是医生吗?快来救救吴总吧!”

秦少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可以,吴总的大名我也是听过的,我今天就破例出手救他吧!”

他话音刚落,立刻便有人质疑道:“嘿!小伙子,你行不行啊!他得的可是心肌梗塞,弄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

“对啊!你别救不好人,把人还给弄死了,我看还是送医院吧!”

“还是让我来吧,我是市人民医院的医生,我来给他做人工呼吸!”

周围众人七嘴八舌,明显对这年纪轻轻的秦少很不信任。

听到周围人的话,那美少妇也不由得迟疑起来,脸上露出了质疑的目光。

就在这时,秦少身后的中年男子顿时冷笑了起来:“一群无知的家伙,你们知道秦少是谁吗?”

“秦少可是秦神医的亲孙子……秦晓天,在咱们南江市都有着小神医的称号,平日里他都只给有钱人诊治,一次诊金少说都得数十万,吴董事长能够遇到他真是天大的运气!”

“你们这个时候居然还敢怀疑秦少,真是愚蠢之极!”

中年男子话语一处,顿时全场皆惊!

“啊!他就是秦晓天?”

“我听说过他的名字,据说他不仅是秦神医的孙子,还得到了他的真传!”

连李婉都惊讶得长大了嘴巴,眼中露出崇拜的目光,喃喃道:“原来他就是秦晓天啊,传闻中可是天赋异禀的小神医!”

秦晓天的名号爆出来之后,刚刚出声质疑的人立刻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吴俊豪身边的美少女更是如获至宝一般,她慌忙站起身来,一脸恳求地对秦晓天道:“秦神医,请您出手救救吴总吧,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唐突地质疑你!”

秦晓天摆摆手,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道:“无妨,你们之前都不认识我,有些质疑也很正常,现在都给我让开空间,我要给他施针!”

众人连忙推开之后,秦晓天立刻走了过去。

他从上衣口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盒,从木盒中取出一排细如牛毛的银针,随后,他便扯开了吴俊豪的衣领露出了胸口。

此时,秦晓天深吸一口气,不见他有什么多余的动作,手中的银针便如同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陡然间绷得笔直。

这一幕看得围观之人瞪大了眼睛。

“这技术真是厉害啊!”

“果然不愧是南江小神医!”

秦晓天身后的中年男子脸色兴奋地道:“秦少这是要施展他的祖传绝技,太玄神针了!”

周围顿时传出阵阵惊呼,纷纷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秦晓天的神技。

此时,程立也密切注意着秦晓天的动作,因为在他的传承之中,也有着这样的一套施针之法。

他也想知道天玄真人的太玄神针,传承到现在是否有了改变。

然而,当他看到秦晓天的动作时,眉头却突然皱了起来。

“不对!”

他忽然抢先一步,在秦晓天将要下针的时候,猛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喝道:“住手,你这不是在救他,而是在害他!”

程立一句话,顿时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众人纷纷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他,一些人更是忍不住一阵嘲讽。

“你在胡说什么?”

“小神医会害他,你开什么玩笑!”

“从哪儿冒出来的傻X!”

……

秦晓天略微诧异了一下后,抬起头瞄了程立一眼,旋即嘴角挑起了一抹冷笑,那笑容之中分明带着浓郁的鄙夷之色。

原来是刚才邻桌那个饿死鬼啊!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质疑我的医术?”秦晓天紧盯着程立冷喝道。

“我没有质疑你的医术,只是你这样下针,的确会害了他!”程立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呵呵,笑话!我秦晓天身为神医之后,只会治病救人,哪里有害人的道理?”

秦晓天脸色傲然地扬了扬手,喝道:“放开你的手,耽误了救治病人,这个责任你担待不起!”

中年男子也附和道:“就是,秦少的医术众所周知,哪里用得着你在这里多管闲事,赶快滚一边去!”

他开口之中,周围人也都纷纷附和指责程立,一旁的李婉却不乐意了。

她立刻站出来,维护程立到:“你们不要这么看不起人,程立他也是医生,医术也很好的,他说的话未必没有道理,或许他有更好的办法救治吴总呢!”

“他?”秦晓天鄙夷地扫了程立一眼,问道:“你是哪个医院的?”

程立道:“我不是医院的,只是已经从医科大学毕业了!”

秦晓天顿时轻蔑说道:“这么说连医生都还算不上了?那我问你,你迄今为止治好过的最严重的病症是什么?”

程立想了想,看了一眼旁边的李婉道:“痛经!”

“什么?痛经?”

围观众人皆是一愣,旋即几乎所有人都哄笑了起来。

“呵呵!”

“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治过最严重的病是痛经,居然还敢来质疑我,真是可笑之极!我四岁学医,六岁坐诊,十六岁名震南江市,迄今为止我治好的病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我救活的濒死之人比你在医院实习见过的病人还多,攻克的疑难杂症更是数不胜数,这才获得了小神医的称号,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治病救人?!”

秦晓天一脸鄙夷地将程立的手甩开,再懒得看他一眼。

他自信自己一席话足以让程立颜面扫地,再没脸继续呆在这里。

围观之人也是叫好连连。

“小神医牛逼!”

“班门弄斧,这小子现在肯定自惭形秽了吧!”

“还敢在秦晓天面前装X,这下可好,脸都被抽肿了吧!”

围观众人都在想这小子是个逗/比吧,刚从学校毕业就敢在小神医秦晓天面前装X,简直就是找抽啊,估计很快就会乖乖滚蛋了。

谁能想到,程立却只是冷哼一声,双眼微眯道:“既然你一意孤行,待会儿出了问题可不要后悔!”

后悔个毛啊!

围观众人看向程立的眼神愈发地嫌弃,这小子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非要等吴俊豪醒过来才肯认输吗?

一旁的李婉脸色涨得通红,那些数落程立的话落在她的耳朵里,就如同数落她自己一般。

毕竟刚才也只有她站出来为程立说话。

她也想再次站出来为程立辩解两句,可她的话根本站不住脚,无论是名气还是自理,程立跟秦晓天根本无法相比。

美少妇也看不下去了,她语气冷漠地道:“小伙子,你赶快起开,不要耽误小神医为我们吴总医治,看你这穷酸样,要是我们吴总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可负不起责任!”

她刻意强调了最后两个字,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

闻言,程立耸了耸肩,随后淡淡地起身退后。

“好,既然你们都不相信,那我们就看结果吧!”

话音一落,人群又是投来一阵鄙夷的目光,到现在还不肯服输,待会儿看小神医不把你的脸抽成猪头!

唯有李婉咬着下唇,在程立耳边轻声道:“我相信你!”

她的声音很小,明显是有些底气不足。

程立之前救了她一命,刚才又治好了她的痛经,她已经从心底里把他当做了最好的朋友,在这种时候,作为朋友自然是要鼓励程立的。

程立朝他微微一笑,说道:“相信我就对了,待会儿有他急的时候!”

美少妇撇了撇嘴,懒得再跟程立争执下去。

她催促秦晓天道:“小神医,现在救人要紧,你还是赶紧出手吧!”

秦晓天点了点头,道:“好!”

他面色一凝,重新捏好手中的银针,细如牛毛的银针再度绷得笔直,接着如同蝴蝶穿花一般被他轻松刺入吴俊豪胸口的几处穴位之中。

随后,秦晓天深吸一口气,脸色愈发凝重,用手指挨个在银针后轻轻一弹。

嗡!

银针骤然间抖动了起来。

围观众人顿时看得目瞪口呆。

“天芒火!”

“这是秦家的独门绝技,失传已久的太玄神针啊!”

中年男子高声喝了几句。

围观众人纷纷露出恍然的神情,原来这就是太玄神针,果然名不虚传。

既然周围没有几个人懂得中医,但是看到此情此景都已经震撼不已。

“小神医连太玄神针都涌上了,吴总肯定马上就能醒过来了!”

“是啊,待会儿吴总醒过来,我看那小子脸往哪里搁!”

“所以我就说嘛,人得有自知之明,没本事还装X那不是找抽吗!”

围观群众得意洋洋地评价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秦晓天治好吴俊豪的情景。

只有少数几个人注意到,吴俊豪的脸色越来越差,而正在施针的秦晓天额头上不知何时已经汗珠密布。

这般情景维持了十来分钟,原本一动不动的吴俊豪,脸色突然由煞白变成绛紫色。

“快看,吴总这是怎么了?”

“啊,吴总流鼻血了!”

周围众人惊愕不已,他们虽然对医术了解不多,可也能看出状况很不对劲儿!

若是吴俊豪病情得到缓解,他的脸色应该变得红润才对。

而一旁的美少妇和中年男子吓得脸色都白了!

秦晓天脸色也无法镇定了。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脸上充斥着骇然之色。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我的太玄神针怎么治不好他,这不可能,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他完全没有弄明白,吴俊豪怎么会变成这样。

心肌梗塞这种病症,他不是没有治疗过,以往他只需要用太乙神针中的天芒火行针一遍,便能疏通患者全身血管,将其治好苏醒过来。

可现在他施针之后,吴俊豪的病情不但没有缓解,反而急剧恶化,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秦晓天前所未有地慌乱起来。

他心中不由懊恼起来,刚刚怎么不听程立的劝说呢,说不定他还真有其他的办法。

想起程立的话,他连忙将目光投过去,正看见程立对着他冷笑。

“我说了,你这是在害他!”

“可是……”秦晓天感觉脸挂不住,想要辩解却是心中无力。

“别可是了,赶紧让开,让我给你展示,什么才是真正的太玄神针!”

程立走上前,将慌乱的秦晓天一把拨开,他蹲在吴俊豪身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所有的银针尽数拔了出来。

紧接着,他也和秦晓天一样,深深吸了一口气。

“嗡!”

细如牛毛的银针再度绷直。

一旁的秦晓天看得双眼一突,惊呼道:“太玄神针,你怎么会我们秦家的祖传绝技太玄神针?!”

程立却没工夫搭理他,而是自顾自地将银针插入了吴俊豪胸口。

“住手!”

“你这是想要杀人吗?!”

“人的心脏靠近左边,你却往右边下针,这是想要他的命吗?!”

秦晓天见状,几乎是失声爆喝出来。

“到底是谁在杀人,谁又在救人,你给我看好了!”

程立淡淡说了一句,随后屈指轻轻在银针尾部一弹。

“嗡!”

银针再度颤抖起来,只是与之前的颤抖不同,银针在程立手中颤抖的速度比秦晓天快了无数倍!

更让人惊奇的是,只是数秒之间,那几枚银针便仿佛着了火一般,呈现出神奇的赤红色。

“你们看,吴总的脸色变好了!”

“真的哎,吴总的鼻血也止住了!”

在全场骇然的目光中,吴俊豪咳嗽了两声,眼珠转动了两下后,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相关文章:

跟男朋友在学校做了_在教室里男朋友要了我

车上狠狠揉捏着她的奶,肉描写详细的小黄文|圣手辣医

打臀缝惩罚最嫩的地方*饱满的花唇缝

胸上涂奶给老公吃弄死你*真紧小妖精

春暖花开|太大了要撑坏了肉bl古代 受被两个攻轮流做3p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