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贴身兵少【精彩全集全本免费】

2021-04-02 14:52 · 新商盟

开往青州市的飞机上,林澈睡了一觉,慢慢地醒来,醒来后就发现身边坐着一位美女。

美女生的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

一身翠绿的裙子,夺目鲜润,修长圆润的双腿被轻薄的肉丝仅仅包裹,弹性细腻中平添了一丝诱色。

美女名叫李婉香,芳龄25,是青州华盛集团的大总裁,本来她想买头等仓的,但卖完了,就只能屈就坐经济舱。

李婉香翻着一本QINGQU杂志,上面有各种产品的介绍,这一次她专门从A国的CR展回来,她准备在青州开拓这种产品,这是未来最赚钱的行业。

李婉香看的入神,时不时皱眉思考,眸子灵动,似乎要身临其境一般。

林澈见美女看这种杂志,诧异了看美女打扮是如此的空灵文雅,但是想不到骨子里是个……反差萌,有趣有趣!

李婉香在两款粉蛋产品之间踌躇了,她没有用过这些东西,不知道开拓哪种产品合适。

林澈笑了,说道:“我看这款电动的好,不费劲,可以尽情享受。”

李婉香一愣,转头看林澈,旋即露出鄙夷的态度,“LIUMANG!”

林澈蒙了一下,心想,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又要当那啥,又要立牌坊啊!那么正大光明的看QQ产品,却装出淑女的样子,真是可笑。

“美女!别害羞嘛,这几款用品本来就是给女人用的,你要抉择不定就都买了,要是钱不够,我可以帮你付。”林澈打趣道。

“你是不是有病啊?”李婉香恼怒了。

“是啊,我是有病,我帅癌晚期了,怎么办?”林澈没脸没臊的继续揶揄道。

“你……”李婉香气得杏眼圆睁,柳眉倒竖,“不要脸!你再乱说,我就叫空警了。”

“美女真是双大呢。”

李婉香木讷了一下,“什么双大?”

“XIONG大,脾气大!”

“无.耻,下.流、卑.鄙。”李婉香声音越来越大,引来边上乘客的注意,无奈下,把后面想骂的话给憋了回去,她合上去,戴上眼罩不理会林澈。

真是晦气,遇到这么个色·狼混蛋!李婉香心里愤愤不平。

林澈心想,美女生气的样子都那么漂亮。

林澈今年28岁,14岁以少年兵进入部队,16岁加入华国最顶尖的“铁帽子”特种兵,18岁成为队长,24岁退伍,战功彪悍,被元首成为“国之栋梁”。

退伍之后他就去了国外,短短几年就成为了佣兵之王,黑暗世界的王者,人称“狼王”。这一次从A回国,是受以前部队里的一位老领导之托,去青州保护一个人的。

时间过去半个小时,林澈前面座位的两个乘客小声嘀咕:“怎么按了半天按钮,也不见空姐过来?”

“恩,我刚才口渴想叫空姐拿饮料,但是也没有反应,是不是线路出故障了啊?”

小声的对话引起了林澈的注意,他也按动了一下按钮,但空姐没有过来。

林澈皱眉感觉不对劲,拿出军用罗经(和指南针是一个原理),发现飞机正朝着西北方向飞行,而青州位于东南面。

“空姐!空姐!”有人在喊空姐。

片刻后,空姐从后舱慢慢地走过来,“请……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你们这是什么服务啊,我们都按了半天的服务按钮,你怎么没有反应?是不是睡着了,我要投诉你。”一个中年胖男人恶狠狠地说道。

林澈转头,看到空姐后天跟着一个留着络腮胡的年轻男子,是中东地区的人,他手上罩着一块布,正对着空姐的背后。

“对不起各位,我现在就去给您拿饮料。”空姐面色难看,额头冒汗,整张脸很不自然。

林澈基本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飞机被劫持了。

“妈妈,这位叔叔手上有枪。”络腮胡边上座位刚好坐着一个小男孩看到了布下面的枪托。

络腮胡见暴露了,狠狠瞪了那小男孩一眼后凶相毕露,索性扯掉布,亮出了手枪,这是一把黑色凝固塑胶手枪,看外观是3D打印出来,然后拼装的,估计子弹也是塑料的,所以才没有被发现。

络腮胡吼了一句阿拉伯语,所有人都慌了,有人开始大声叫空警,有人叫救命,有人呼喊。

林澈眉头一皱,他精通各国语言,知道他说的是:“不准吵。”

但是除了林澈外,根本没有人听的懂是什么意思。

“砰”的一声闷响,络腮胡身前的空姐后脑勺中弹,倒地一命呜呼。

这一下,机舱内的乘客都不叫嚷了,一片死寂、噤若寒蝉。

林澈身边的李婉香在乘客叫喊的时候就醒过来了,她看到这一幕,心惊胆战,急忙低头。

这个时候,前面机舱口也出现一个中东人,是一个瘦高个,瘦高个的手上也拿着3D枪。

络腮胡的手枪顶着一个老太太,老太太满脸的皱纹都在晃动,嘴唇颤抖,眼泪横流。

林澈叹了口气,如果是在别的地方,他能让这人跪下来喊出中国话的爸爸,但此刻他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有那么多人质,而且是在飞机上,要是飞机中了子弹,那大家都要一起死。

一般劫持飞机,就两个目的,一个是拿飞机上的人质交换劫匪的同伙,逼国家放人;另一个就是制造暴恐事件,比如飞机撞A国世贸大厦。

不管是哪个情况都不妙,现在驾驶室恐怕已经被中东人控制了,空警肯定也牺牲了。

为了人质安全,等待机会出击吧,林澈如此想。

络腮胡和瘦高个一前一后盯着机舱内的人,恐怕后面机舱内还有中东人,只有悄无声息的处理这两个人,才能处理后面机舱的中东人。但是一站起来就会成为目标,虽然有把握可以干掉这两个混蛋,但是人质的生命却不能保证。

正当林澈思考怎么突破的时候,那个瘦高个往前走了几步,色MM地对着座位上的乘客伸出咸猪手。

“不要啊!不要啊。”一个女孩发出呼喊。

“再叫就毙了你。”瘦高个怒吼,拿枪顶着女孩的脑门,虽然女孩听不懂阿拉伯语,但是枪顶着脑门,就不敢叫了。机舱内的乘客咬牙切齿,却不敢站出来。

“呜呜呜……”女孩凄惨的哭泣。

瘦高个狂妄大笑“哈哈哈,可惜这有点小啊。”

林澈听到这句话后,脑中闪过一个计划。

“美女!借你XIONG用一下。”他低声对身边的李婉香说道。

李婉香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忽然感觉身前一凉……

李婉香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衣服就被林澈扯了开来,惹人夺目。

“你干什么?”李婉香本能的叫了一声,但是立马止住不吭气了,这环境下吭气就是死路一条啊。

李婉香的叫声吸引了瘦高个的注意,他一眼就看到了李婉香,两眼放光的放掉面前的女孩,舔舔嘴唇就走朝李婉香走了过来。

李婉香捂着胸,心里那个绝望啊,完蛋了,冲我来的,我身边的就是个恶魔啊,他这是要我死我。

瘦高个走到了李婉香的身边,李婉香害怕的哭了。

瘦高个伸出咸猪手,李婉香本能的抗拒,“不要,不要……”

瘦高个恼怒了,手枪指着李婉香按在胸口的手撇了一撇,意思是把手拿开。李婉香迟疑着,但想到空姐的下场,只能忍着刀割一般的屈辱,慢慢移开了双手。

看着眼前的一幕,瘦高个高眼睛撑圆了,李婉香的胸不输给外国妞,瘦高个饥渴的看着,终于忍不住俯下身子,他张开嘴巴就要咬下来,李婉香吓得呼吸急促,头脑一阵晕眩,就暂时晕了过去。

就在瘦高个的头贴近李婉的时候,林澈眼中冷芒一闪,快如闪电的手刀直接打在瘦高个的脖子上,瘦高个两眼一翻直接晕死过去。

林澈低身拖住瘦高个,不让瘦高个倒下去。

络腮胡见瘦高个不说话,还保持这么一个姿势不动,心下疑惑,他喊了一句:“你在干什么?”

没人回答他。

“问你话呢?”络腮胡呼喊。

觉得不对劲后,络腮胡慢慢地从林澈的身后走过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在快能看清状态的距离时,林澈双腿一蹬,手掌往前面的座位一拍,整个人就往前面飞了出去,络腮胡急忙举枪,但是来不及了,林澈一拳就将他打晕了。

这架飞机就两个机舱,靠近驾驶室的机舱末尾处,还有一个中东劫匪,林澈掏出一只钢笔,远距离,一下就干掉了这个劫匪,钢笔整根都插进了劫匪的脑门里。

最后就是驾驶室,驾驶室的门,只能从里面打开,这扇门驾驶室的门就算用枪扫射,也打不开,但是这难不倒林澈,林澈是何等人物,他气压丹田,爆喝一声,一个旋转踢,就把驾驶室的门踢开了,里面的两个中东劫匪一脸错愕。

不等两个劫匪做出反应,林澈一拳一脚,就打晕了这两个劫匪。

林澈救了乘客和空乘人员,大家感激不尽,机舱内爆发出鼓掌声,还有好多人喊着英雄!

等李婉香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机场临时医疗站,而林澈本来是要接受笔录和记者采访的,但是林澈在下飞机的时候,在人群中离去了。

林澈在旅馆洗了个澡,然后就朝华盛集团去,到了华盛集团门口,林澈仰头一看,好家伙,这华盛大楼高耸入云啊,果然是大企业。

老领导先前打过电话,告诉林澈到了青州就给找李天仁董事长,李天仁董事长会告诉他详细情况和要保护的对象。

这个老领导名叫洪建功,大军区司令,20年前是华国最顶尖特种兵团“天刀”的领导者,林澈能16岁进入“天刀”就是洪建功提拔的,所以对林澈有授业之恩,林澈虽然现在名动全球,但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这才肯屈就来保护一个人,换作别人,哪怕是总统,林澈也不一定答应。

进了大厅,林澈就走到前台,微笑着对前台小姐说道:“我找你们董事长。”

前台小姐张丽一愣,心道:董事长你是想找就找的吗?她眉毛一挑颇为不屑的说道:“先生有预约吗?”

“没有!”

“那您先预约,预约好了再来。”

“还要预约啊,那么麻烦?”林澈见张丽一副叼不拉几的样子,心里不舒服了,他走开几步打了个电话给洪建功,洪建功让林澈在楼下等着。

挂了林澈的电话后,洪建功就给李天仁打了个电话,告诉李天仁林澈已经到了,并告诉李天仁,要以礼相待,李天仁本来就有事要求着林澈,自然明白什么是以礼相待的意思。

“喂,没事请到外面去,不要在前台晃来晃去影响我的工作。”张丽是个关系户,学历只有高中,凭着叔叔张天明的关系开后门进来的。

“我等你们董事长,他马上就下来。”

一听这话,张丽嘲笑道:“就凭你?”

“恩,就凭我。”

“哈哈哈……”张丽捂嘴笑。

“你这是明显不相信啊,要是你们董事长下来了,你就让我亲一下怎么样?”林澈见前台小姐面容姣好,就想调侃一下。

“好!”张丽爽快的应承下来,“要是没下来,你输我1000块钱。”

“成交!”林澈爽快的答应。

边上一个长辫子的前台小姐,笑眯眯的拉着一下张丽的衣角,低声道:“张丽,晚上你要请吃烤串哦。”

“OK今天遇到傻帽了。”张丽觉得自己稳操胜券。

不一会儿,李天仁风尘仆仆的下楼了,“哪位是林澈先生啊?”李天仁喊道。

林澈举手说道:“董事长,我在这里。”

李天仁赶紧迎上去握住林澈的手说道:“劳您大驾,快上楼喝杯茶水再说。”

张丽和边上的前台小姐,惊讶的目瞪口呆,这什么情况,董事长竟然亲自下来迎接一个毛头小伙,这家伙什么来头?董事长竟然那么谦逊客气。

路过张丽身边的时候,林澈笑眯眯的说道:“这个吻,先欠着哦,等我以后来取。”

李天仁和林澈走远后,张丽还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上了楼,进了董事长办公室,李天仁就开门见山的说了,这次保护的对象,是他女儿,之所以要保护她女儿,是因为一年前的一起枪杀案。

一年前,李天仁的女儿无意间目睹了一起枪杀案,那个杀手是A国人,杀的是A国的一个特工。凶案现场是青州某条小巷子中。案件发生的时候,在楼层上的李天仁女儿恰巧用手机拍下了僻静巷子中发生的整个杀人过程,也看清了杀手的样子。华国的警察处理现场的时候,李天仁的女儿,就提供了视频,然后通过视频,在飞机场截住了准备潜回A国的杀手。

因为死的不是华国人,所以这案子就移交给了A国的FBI。可是就在一个月前A国FBI发来消息,说杀手从监狱里逃出去了。

本来逃了就逃了吧,但是李天仁的女儿突然收到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我来找你了,你准备好迎接死亡了吗?

李天仁的女儿不以为然,觉得是某个恶作剧,但是活到50多岁的李天仁却觉得没那么简单,多方打听,才得知,逃狱的杀手名叫黑金,在杀手界,有着“镰刀”的名号,精通多过语言,杀人无数,从未失手,唯一一次失手,就是栽在李天仁的女儿手上。

李天仁觉得普通的保镖是保护不了自己女儿的,于是通过老朋友洪建功,找来了林澈。

李天仁问过洪建功,林澈的身手如何,洪建功说了一句:“犹如大闹天宫的孙悟空。”

“好的,事情的始末我已经了解了,请把你女儿叫过来吧。”林澈说道。

“好!”李天仁当即打了个电话给他女儿,让女儿赶紧过来。

几分钟后,有人敲门。

“进来!”李天仁料定肯定是自己女儿来了。

大门推开,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色瘦身西裤的女孩进来了。

林澈看向这女孩,一看,眉毛一挑,心道:竟然是她。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飞机上的李婉香,李婉香脸色巨变,平时稳如泰山,波澜不惊的大总裁,此刻内心翻江倒海,虽然机场的安保人员说是眼前这个人救了全飞机的人,但是利用自己的胸救人这一点,她实在无法接受,她都想把林澈千刀万剐了。

“怎么你们认识啊?”李天仁惊讶的问道。

李婉香怕林澈口无遮拦,急忙说道:“我们在飞机上坐一块。”

“哦,是嘛!那真是有缘呢,哈哈哈……”李天仁爽朗的笑。

林澈眸子一转,嘴角一勾,朝李婉香邪乎一笑。

李婉香咬牙切齿,但是不好发作,毕竟被人扯开了胸,这话怎么说,“爸,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还能是什么事情?当然是那个杀手的事情,这位是我拜托一位军方高层才请来的大神,以后就负责保护你。”

“爸,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不需要保护,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我自己能保护自己。”李婉香觉得李天仁有些夸张了,不就是一条垃圾短信吗,用的着劳师动众、小题大做吗?

“你真的可以保护自己吗?”林澈意味深长的插嘴道。

这话说到了李婉香的痛处,要是自己能保护自己的话,飞机上就不会吓得晕过去了。

“我当然能!”但李婉香还是倔强的回答。

“小婉,听爸的,爸也是担心你啊,就让这位大神保护你吧。对了忘记介绍了,这位是我女儿,名叫李婉香,温婉的婉,香味的香。”

林澈微微一笑,绅士的伸手过去,说道:“李婉香小姐你好,我叫林澈,森林的林,清澈的澈。”

但是李婉香没有伸手过来,而起讥讽的说道:“你真的清澈吗?”

林澈收回了手,坏坏一笑,说道:“我可能真的不清澈,但是你是真的香呢。”

“你……”李婉香气得杏眼圆瞠。

李天仁不明白二人的对话,有些晕乎。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李天仁问道。

“爸,网络用语,你不懂。”李婉香搪塞过去。

“恩,你俩都是年轻人,有空多聊聊,林先生以后就拜托你照顾我女儿了。”李天仁伸手过去。

林澈握住李天仁的手,点头道:“董事长你放心,交给我吧,还有以后你就叫我小林吧,先生先生的听着怪别扭的。”

“哈哈哈,好,那你以后就叫我李叔叔吧。”

“恩,李叔叔。”林澈乖巧的喊了一声。

一边的李婉香气得就要暴走了,“爸,反正我不同意!”

李婉香站了起来,气呼呼地摔门而去。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李天仁叹气道,“真是女大不随父啊。”

“没事李叔叔,不管她同意不同意,我算是接下这个任务了,我现在就开始执行任务。”林澈站了起来。

“哦,等下,这是我女儿家里的房门钥匙,我希望你能贴身保护。”李天仁郑重的递过钥匙,他也是军人出身,曾经和洪建功是战友,洪建功只透露林澈当年在“天刀”服役,身手就好像大闹天宫的孙悟空一般,却没有道出,现在林澈的身份,可想而知这个林澈不简单。洪建红推荐的人,以前又是军人,钥匙交到他手上,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好的!李叔叔,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林澈微微点头说道,“那我去找李总。”

出了董事长的门,林澈就问外面的女秘书,李婉香的办公室位置在哪里,女秘书给了方向,他就找到了李婉香的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前也有一个秘书台,是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女孩长得清纯可人,精致娇美,特别是那红唇,娇艳欲滴,让人恨不得咬上去。

“我找你们总裁。”林澈拍拍桌子说道。

女孩名叫桃红,站了起来,打量了一下林澈后,露出两小酒窝,温柔的问道:“您有预约吗?”

林澈一听预约头就痛,“我是她保镖,不让我见,我就直接进去了。”

“滚进来!”李婉香突然开门吼道。

林澈不怒,嬉笑一下就走了进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李婉香怒火冲天。

“保护你。”林澈干脆的说道。

李婉香冷哼一声,鄙夷的说道,“不需要!让你保护我,等于送羊入虎口。”

“李总,昨天飞机上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你要理解。事情就翻篇吧,这个杀手不简单,你现在有生命危险。”林澈沉下脸,严肃的说道。”

这个黑金,林澈是听说过的,在杀手界有镰刀的称号,虽然没有正面交锋过,但杀手是暗中杀人,这种随时出洞的蛇,要么不出洞,一出洞就要咬死人。

“好,就算我相信那个杀手要来报复我,但是我为什么要你保护我呢,青州那么多保镖公司,那么多武术高手、退役特种兵,为什么一定要你保护我呢?”李婉香在飞机上昏迷了过去,所以没有看到林澈的身手。

林澈下巴上扬,大气的说道:“因为只有我能对付黑金,只有我能保你周全。”

“自大!”李婉香唾弃的看了一眼林澈,就推开门往外走。

“你去哪里?”林澈跟了上去。

“你谁啊,我要向你报告。”

李婉香一直走到了地下停车场,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去停车场,林澈一直跟到了停车场。

“你是跟屁虫啊?”李婉香恼怒转身骂道。

林澈不语。

就在这个时候,停车场出现了保安科科长王有道,他是一名退役的省散打运动员,曾经拿过省散打冠军。

“李总,您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王有道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澈说道。

李婉香突然有了一个点子,说道:“你来的正好,你不是散打冠军吗?能对付他吗?只要你打翻他,我就给你升职加薪。”

一听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王有道顿时来了精神,他拍着胸脯说道:“李总,你在一边瞧好,看我怎么收拾这混蛋。”

林澈无语。

“呵呵,禽兽,你不是很牛吗,怎么不说话了,怕了吗?还天下无敌、武功盖世。切!”李婉香倒竖中指、嗤笑道。

林澈叹口气,不紧不慢的也伸出一个手指头。

李婉香皱眉,“什么意思?”

“一招定乾坤。”林澈话音落,身形一闪,一拳轰在王有道的下巴处,这一拳快如闪电,王有道都没有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倒地后就晕了过去。

李婉香惊愕,无比的惊愕!因为她都没有看清楚林澈是怎么出拳的。

相关文章:

《唐少的赌石人生唐飞》——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精灌满小嫩H/小鲜肉给我添下面自述

单渝薇陆泽承小说《情深似海:我的律师你别逃》全文阅读

跟男朋友洗澡的感觉/高中时没了第一次经历

我喝多了被弄了.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