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霸道的他(火热上线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4-02 14:53 · 新商盟

繁复的吊灯别具一格,散发着微弱的光。

“嗯……”锦月觉得身子重的厉害,像是被庞然大物压着那般,她有些动弹不得,只能抗议的轻逸出声。

她吃力的睁开那双迷离的眸,暧昧的气味萦绕在了鼻息。

她浑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滚烫的厉害,她的理智早已被掏空,那双白皙的藕臂微微抬起,环抱住了压在她身上的伟岸男人,那完美的肌理和线条感让锦月的指尖微微发烫……

他那绵密却又极具占有欲的吻落在了她浑身上下的每一处地方,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陷入了在男人那霸道的气息之中……

他的掠夺是疯狂的,锦月浑身瘫软,根本承受不住!

那种酸涩感让她的神经紧绷着,一刻也不敢松懈下来!

她看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脸,只有那极度模糊的轮廓,但那轮廓线条是绝对的完美。

她就像是那破布玩偶,被狠狠撕碎……这个男人,是谁?

可就在一切刚刚平息的那一刹那,极为尖锐的声音倏地响起!

“苏锦月,你真是浪荡!”

下一秒,浑身无力的锦月整个人被狠狠拽了起来!

锦月只觉得耳边“嗡”的一声,她一点点睁开眸子……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锦月的脸颊上,她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这疼痛感也让她的脑袋更加清楚起来。

“苏锦月,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不知羞耻的朋友!”

锦月望着眼前怒气冲冲的乔语筝,微愣住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紧抱住了下滑的薄被,低头一看,这才看到自己身上那点点的红莓印记,她轻轻一动身子,痛的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刚才所经历的一切不是梦?竟然是真的?!

锦月的脸色瞬间煞白,错愕的望着眼前的乔语筝,“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还有脸问?苏锦月,你看看你现在的这幅样子,一看就被人爱过,你胆子真的大啊,偷情偷到傅家主宅来了,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乔语筝破口大骂,怒气冲冲的指着锦月。

听着乔语筝的指责,锦月感受着她言语里的愤怒,一下子无法做出回答。

她仔细回想着,她只记得那滚烫的肌肤之亲,男人那如同猛兽一般的占有让她无法负荷。

这不是真的!

锦月不停地摇着头,说什么也不相信!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记忆非常模糊,锦月只记得今天是她未婚夫傅浩帆回国的日子,她是来这里找他的啊!

可是又怎么会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就连那个男人是谁,她都不知道!

“不可能的……”锦月的小嘴微启,喃喃出声,“傅浩帆回来了吗?我要见他!”

就在锦月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傅浩帆进入了房间内。

他温润尔雅,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满脸都是对锦月的失望,痛心疾首的看着她。

“我已经回来了,锦月,真没想到,背叛我的人竟然是你。”

锦月在瞧见傅浩帆的那一刹那,眼眶瞬间就红了,眼泪打转着,随时都会滑落而下……

“我没有……”锦月的声音很是无力,她身上全然都是红莓印记,现在的她根本就是百口莫辩,就连张嘴解释都是越描越黑。

乔语筝听到锦月的否认,突然就笑了起来,那满是讥讽的语气瞬间响起,“没有?苏锦月,既然你没有背叛傅浩帆,那你解释解释这化验单是怎么回事!”

下一秒,一张医院的化验单丢在了锦月那张白皙俏丽的容颜上。

化验单掉落在了锦月的面前,她伸手拿起化验单,看到上面的检验结果,她完全懵了。

“怀孕两个月,苏锦月,你真是厉害!浩帆两个月前在国外,你偏偏怀孕两个月,你倒是说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哪里来的?!总不可能是浩帆的吧!”乔语筝质问着锦月,极为不善的看着她,咄咄逼人。

“这不可能!”锦月瞪圆了眸子,她身子微颤着,对这化验单的结果感到难以置信,“我没有背叛他,也绝不可能怀孕,这化验单一定是假的!”

“假的?苏锦月啊苏锦月,你睁眼说瞎话的能力真是厉害,这上面身份信息全部和你对的上,怎么可能是假的?医院难不成还能开假的化验单吗?”乔语筝冷声质问着锦月,像是证据确凿那般,对锦月步步紧逼着。

锦月皱着秀气的眉,浑身都在痛,但最痛的地方是左胸口的位置,那里隐隐作痛,抽痛的非常厉害。

化验单究竟是怎么回事?锦月无法解释也无从解释,这上面的身份信息的的确确是她的,可是她从没有去医院做过这种检查啊!

她抬起那双泪眸,望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傅浩帆。

“傅浩帆,你信我吗?”锦月深吸一口气,强忍着不让眼泪夺眶而出,她出声问他。

她要的,不过就是他傅浩帆的信任。

傅浩帆静静的望着眼前的锦月,约莫十几秒钟后,他才出声说:“月月,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你也都看到了,证据就摆在我的面前,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呢?”

言下之意是,他不信她。

听到傅浩帆的这一番话,一滴清泪瞬间夺眶而出,从眼尾急速滑落而下,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锦月抬手,不着痕迹的拭去了脸颊上残留泪水,她嘴角微微扯动,朝着眼前的傅浩帆笑了起来,那笑容无比惨淡。

“是啊,证据确凿,你怎么会相信我呢……你说得对,既然这样,那订婚取消吧。”

傅浩帆没有任何惋惜的表情,反倒是面露喜色,但只是那么几秒钟,他的表情很快又变得严肃、痛心。

锦月看着他此时此刻的表情变化,更是觉得啼笑皆非起来。

苏锦月,你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白痴,他傅浩帆早就不爱你了!

“苏锦月,就算你不说,浩帆也会取消这场荒谬的婚约,你现在这副破败的身躯,加上肚子里的那个东西,你根本配不上浩帆!主动取消婚约,算你识相!”

锦月笑了笑,“乔语筝,我配不配得上傅浩帆,不是你说了算的,但是我主动提出取消婚约,是我苏锦月不要他傅浩帆,希望你弄清楚这一点。”

锦月此话一出,乔语筝的脸色一白,没想到再这样的情况下,锦月依旧能够挺起脊梁骨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乔语筝完全懵了。

没等乔语筝开口说什么,锦月便再次出声:“他这个未婚夫,我不要了,你这个假朋友,我也不要了。”

锦月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说的无比的淡定。

眼前的傅浩帆和乔语筝一脸震惊的望着锦月,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锦月会如此笃定,甚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将他们两个人全部一脚踹出了局!

乔语筝气的身子发抖,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苏锦月,你以为我想和你这样的贱货做朋友吗?我倒是要把傅伯伯和伯父叫过来,让他们好好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看看他们曾经心仪的儿媳妇现在这幅浪荡的模样!”

乔语筝话音落下,转身就朝着房间外快步走去……

锦月笑了笑,用那薄被将自己包裹住,而后她一点一点站起身,她浑身上下的每一块骨头都好痛,像是被狠狠碾压过那般。

她将那一头长发简单的绾起,望着眼前的傅浩帆,轻轻一笑。

傅浩帆被她这一抹笑给震慑住了,呆愣在了原地。

傅浩帆完全没想到锦月会这样镇定,甚至从容的整理着自己的长发,还不忘对他露出笑容……但他不知道锦月是在强颜欢笑,她的心里比谁都苦,比谁都难受。

约莫几秒钟后,傅家人很快齐聚在了房间门口,看到眼前的苏锦月,他们全部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是怎么一回事?”傅瀚明第一个冷静下来,率先出声问道。

乔语筝迅速添油加醋的说:“伯父,我刚刚不是和您们说了吗?苏锦月背叛了浩帆,给浩帆戴了绿帽子!关键是她竟然堂而皇之的和别的男人在傅家做出这种事情来,现在那个野男人肯定跳窗逃跑了。伯父您看呀,那边的窗还开着呢!”

锦月听到乔语筝这番杜撰出来的话语,觉得可笑至极,她嘴角微微扬起,笑的极为甜美。

“乔语筝,你连我的情人什么时候走的,你都清清楚楚,你不会是躲在房间里偷看吧?”

乔语筝怔了怔,有些失态的喊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苏锦月,你背着浩帆和别的男人乱搞,你还这么有底气?真是不要脸!”

锦月非但没有被乔语筝激怒,反而朝着她笑的更甜了。

锦月也没有和她废话,而是将视线移到了傅瀚明的身上,出声喊道:“傅伯伯。”

该有的礼貌,她苏锦月一样也不会少,但该狠的时候,她苏锦月也一样不会客气!

随后,锦月再次说:“傅家这样的名门望族,不会连一件衣服都不给我吧?我要是穿成这样从傅家走出去,明天的头条新闻,一定又是傅家的,到时候傅伯伯是不是还要感谢我?”

锦月的语气带着些许威胁,她很清楚自己现在处于劣势,如果不狠厉一点,她会被眼前这一大群人给剥皮抽筋,狠狠欺负!欺善怕恶,就是这个道理!

傅瀚明到底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姜还是老的辣,他没有生气,但言语也是非常不善,吩咐着一侧的佣人说:“给苏小姐准备最好的衣服,安排最好的车,用最快的速度送苏小姐回家,现在的苏家正是需要苏小姐的时候。”

傅瀚明的话完全就是话里有话,锦月一听就觉得不大对劲,她微微皱了皱秀气的眉,笑着说:“车就不必了,傅家的车,我没这资格坐,给我一套衣服就可以了。”

“就准备一套衣服。”傅瀚明再次吩咐着佣人。

很快,佣人拿来了一套全新的套装丢在了锦月的身上,很是嗤之以鼻。

锦月也不恼,拿着衣服进了洗手间,很快就换上。

等到她再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内早已是空荡荡的了。

锦月拿起那张掉落在床铺上的化验单,她身子虚软,无力的靠在墙壁上,眼睛酸涩的厉害,她深吸一口气,用力的闭上双眸,将随时可能会滑落的眼泪硬生生的往回咽。

苏锦月,你不能哭,现在这样的情况,容不得你掉一滴眼泪!

她挺直腰杆朝着楼下走去,可她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自己的步子是虚的,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来……

楼下,像是三堂会审那样,所有人都用审判的目光盯着她,她就像是被判了死刑那样,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

锦月很是冷静地挺直腰杆准备离开,但却被乔语筝给叫住了。

“等等!”

“还有事么?”

“拿着你做的芝士蛋糕,从这里滚出去,假惺惺的女人!”乔语筝将那盒芝士蛋糕塞到了锦月的手里。

盒子已经烂了,里面的芝士蛋糕也早就已经不成样子了。

锦月朝着乔语筝走近了一步,抬手将芝士蛋糕全部倒在了她的头上……

“啊——”乔语筝发出了惊恐的喊叫声,“苏锦月!”她生气的咬着牙,怒气冲冲的瞪着锦月,随即准备和她大打出手。

但锦月的速度太快了,直接抓住了乔语筝的手,而后抬手狠狠一巴掌打在了乔语筝的脸颊上……

“啪”一声响,在场的众人全部震惊。

“这一巴掌是我还给你的。”锦月那张漂亮的脸蛋凑近了乔语筝,她嘴角微微上扬,笑的灿烂,“你设计陷害我,这笔账,我会和你算清楚!”

乔语筝的脸色一白,一下子没了底气。

锦月看也不看众人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这个地方,她已经没有多留一分钟的必要了。

她只是觉得自己的脊背发凉,像是被一双充满着寒冷气息的利眸紧盯着……

她想回头找到这双眸子的主人,可是眼泪却在这一刻毫无征兆的滑落而下,她不能回头,只能快步朝着主宅外走去。

此时,位于三楼上,那双利眸的主人很是慵懒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上全然都是极为可怕的冷意,深邃的眸散发着冷冽的寒光,他唇角微扬,似笑非笑。

“苏锦月,你是我染指的女人,你男人注定姓傅,可惜不会是楼下那个孬货!”傅战霆的嗓音极为低沉,那笃定的话语声慢条斯理的响起。

傅战霆,单单是这三个字,就足以让人闻风丧胆!这个不可一世、权势滔天的可怕男人,是澄江市帝王般的存在!

……

深秋的夜晚,无比寒冷,一声怒雷响彻云霄,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瓢泼大雨瞬间倾泻而下。

锦月拖着那破败的身子行走在这湿漉漉的街道上,那滚烫的热泪伴随着冰凉的雨滑落而下,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锦月,你看清楚了吗……你爱了那么久的男人,他不过是个人渣,在你最无助的时候,他不相信你,你们之间连一点信任都没有,你们的爱情真是可笑!”

锦月痛苦的闭上了那双通红的眸,伸手胡乱抹去了脸颊上的泪水,任由雨水冲刷着她,让她保持清醒!

她不会倒下,她绝对不会倒在这里,让他们看笑话!哪怕是爬,她也要爬回家!

她抽泣的厉害,在这空荡荡的街道上,锦月只觉得心凉一片,纤细单薄的身子微微发颤着,她一步一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那里,是现在唯一可以给她温暖的地方了,她好冷,真的好冷。

没走多久,锦月的双脚疼得厉害,她咬了咬牙,摘下了鞋子,她这才发现原来鞋垫下方有着碎玻璃渣……

她是痛到麻木了吗?竟然连碎玻璃渣也没有发现,她是痛到没有一点思考能力了吗?连这点伎俩都没有识破……

锦月没有丢掉这双价格高昂的鞋,她提在手里,赤足朝着家的方向走去。现在的她宛如一只可笑的落汤鸡,有没有鞋穿,早已经不重要了。

锦月到达家门口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只见大门敞开着,老管家一人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

“张管家。”锦月的声音颤抖的厉害,出声喊着面前的老管家、

张管家在听到锦月声音的那一刻,他迅速抬头望着眼前的锦月,看着锦月如此狼狈的模样,他很是错愕的问道:“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锦月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管家的问题,她要怎么说?说她被栽赃陷害?被傅家人当笑柄?说她和傅浩帆之间彻底完了,婚约彻底取消了吗?

锦月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就在此时,她的视线落在了里头空荡荡的正厅,沙发、茶几和所有的摆设全部都消失了,地上一片狼藉,整个苏家破败不堪!

锦月瞪圆了眸子,错愕的望着眼前这一切,她迅速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正厅内。

“张管家,这是怎么回事?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锦月的声音焦急万分,颤抖的非常厉害,她望着眼前的张管家,哽咽的问道。

张管家叹了一口气,“小姐,就在两个小时前,集团宣布破产了……”

“什,什么?!”锦月的步子彻底虚软了下来,她整个人蓦地倒退了好几步,而后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小姐!”张管家看到锦月跌倒在地,立即就要上前搀扶。

“爸妈呢?我哥呢?他们都去哪里了?”夏月抓着老管家的双臂,急急忙忙出声问道。

老管家看了看锦月,欲言又止。

“你说啊!我爸妈还有我哥呢,他们都在哪里?!怎么只有你在家里,其他的佣人呢?”

“小,小姐,老爷他跳楼自杀了,生死未卜,少爷在赶往医院的途中遭遇了车祸,老夫人现在正在医院,还不知道医院那边是什么情况,其他的佣人都已经走了,我留在这里……是看门的,以免那些债主又来搬东西抵债。”

“什么?!”锦月简直觉得难以置信,她在这一瞬间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耳朵,她是不是听错了?

一夜之间,集团破产。

一夜之间,她父亲跳楼,生死未卜,哥哥遭遇车祸。

一夜之间,整个苏家乱成一团。

锦月环顾四周,看着这狼藉一片的家,她感觉到的却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现在的苏家正是需要苏小姐的时候。

她的耳边,忽然响起了傅瀚明的话语,现在她明白傅瀚明这句话的意思了……

“小姐,你可要振作起来啊!小姐……你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啊!”老管家说着说着,老泪纵横,谁都没想到纵横了那么久的苏家,居然破败的那样快,宛若昙花一现。

锦月的身子发抖的无比厉害,她伸手环抱住自己颤抖的身躯,耳边不断响起“嗡嗡嗡”的声响,脑袋一片混乱……

她现在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我要去医院,我要去医院找他们!”片刻后,锦月这才一点点冷静下来,她用力的撑起自己虚弱的身子,忍着脚底的剧痛朝着别墅外走去。

“小姐!”老管家看到锦月的背影,迅速追了上去。

她要确定她的家人是不是都平安无事!

可就在锦月刚跑到庭院的时候,迎面直接撞上了一群长相魁梧,面色不善的彪形大汉。

他们一个个面目狰狞,在这寒冷的深秋,他们露着臂膀,展现着他们身上那极为吓人的纹身……

锦月瞪圆了眸子,被眼前这几个面目可憎的男人给吓到了,她朝后倒退了一步,声音微颤着问:“你,你们是谁……”

相关文章:

《夫人别闹,咱不离婚!》(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做妓女的日子里/令人销魂的成熟美妇

按摩棒塞好,别拿出来,要检查|抱着我在桌子做

污小说_一只猪把女主日了

皇上奴牌夹不住了御书房:疯狂的交换1—6

文章标签